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端 x 華爾街日報

沒錢寄回家:海外勞工失業,發展中國家匯款流入銳減

受疫情影響,作為發展中國家一大經濟支柱的跨國匯款流入急劇減少,這輪降幅或將是2008年金融危機導致的匯款降幅的四倍。失去一大經濟來源的居民不得不節衣縮食,甚至在家門口手舉白旗求援。一名受訪者說,「我真的很害怕。」


2020年3月30日,一名婦女在菲律賓馬尼拉一個空曠的購物區行走。 攝:Ezra Acayan/Getty Images
2020年3月30日,一名婦女在菲律賓馬尼拉一個空曠的購物區行走。 攝:Ezra Acayan/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從在法國南部勞作的波蘭農場僱員,到在加勒比地區待客的菲律賓郵輪員工,疫情衝擊經濟之際,這些海外勞工紛紛失業,逐漸捉襟見肘,無錢寄回家鄉,給發展中國家脆弱的經濟帶來一記重擊。

去年,數千萬印度人、菲律賓人、墨西哥人和來自其他發展中國家的海外勞工寄給家鄉匯款高達5540億美元,創下歷史最高紀錄。據世界銀行(World Bank)稱,這筆錢大於所有中低收入國家的外商直接投資總額,是外國政府所提供發展援助資金的三倍以上。

這類跨國匯款金額急劇下降,全球數百萬依靠這些錢購買食品、燃料和醫療服務的人們生活受到影響。從南亞到拉丁美洲,很多家庭無法負擔房貸和學費。

世界銀行研究匯款的首席經濟學家迪利普·拉塔(Dilip Ratha)稱:「有些家庭嚴重依賴跨國匯款這條生命線,而如今生命線斷裂了。」世界銀行預計,今年流入發展中國家的跨國匯款將下降20%。

這一降幅將是2008年金融危機導致的匯款降幅的四倍,也是世界銀行自20世紀80年代開始記錄匯款數據以來的最大降幅。

4月份,薩爾瓦多海外匯款金額驟降至2.87億美元,降幅達40%,成為該國發生食品危機的原因之一。貧民窟居民站在家門口手舉白旗,表示他們已經飢腸轆轆,而當地慈善團體在竭力填補缺口。

在孟加拉國,4月份,該國另一主要外匯來源服裝出口金額驟降85%,而當月海外匯款又比上年同期下降了24%,對該國經濟而言雪上加霜。

疫情所造成的經濟危機波及範圍極廣,甚至連菲律賓的現金流入也有所下降。菲律賓的海外勞工遍布世界各地,在各行各業尋找就業機會,然而,現在幾乎沒有哪個行業能免受疫情影響。由於海外勞工分佈區域廣、職業多樣化,在前幾次經濟衰退中,這個約有1.07億人口的太平洋島國的海外匯款未被殃及。但這次不同於以往。

菲律賓中央銀行行長本傑明·迪奧克諾(Benjamin Diokno)指出,經濟不景氣時,菲律賓的海外勞工往往會寄更多錢回家,來幫家人渡過難關。

但他說,由於此次疫情影響深遠,菲律賓央行預計今年全年海外匯款總額將下降5%,約為15億美元。還有些研究人員預測下降幅度最高可達20%。迪奧克諾說,他不擔心菲律賓的收支平衡問題,並指出菲律賓貨幣比索一直很堅挺。

34歲的米琪·埃斯皮裡圖(Mitzie Espiritu)在一家健身中心工作。五年前,她離開菲律賓去杜拜工作。今年3月,公司召集她開會,告知她將被停薪留職,而她正是靠這份工作供養遠在老家的一個侄女和一個侄子。

由於在阿聯酋無法維持生計,埃斯皮裡圖只能於5月底乘航班飛回到馬尼拉。如果工作允許的話,她還會再回杜拜,但她對此並不樂觀。她說:「我想我們的客戶並不急著回健身房鍛煉。」 她最近從健身房得到消息,對方已正式解僱了她。

2008年金融危機那段時間,流向菲律賓的海外匯款在2007年至2009年間增長了21%。來自美國的匯款雖然有所減少,但降幅被來自澳洲、卡塔爾和日本的匯款抵消。相比之下,墨西哥嚴重依賴來自美國的匯款,其同期匯款流入量減少了18%。

據估計,現今約有1000萬菲律賓人在海外生活,約佔該國總人口的10%,很多人在台灣做傭工,在中東的酒店工作,或在美國當保姆。

根據世界銀行提供的數據,這些海外勞工去年將350億美元寄回菲律賓,占該國國內生產總值的10%左右。

在馬拉喀什賭場裡,菲律賓荷官已經失業,在澳門洗車的菲律賓人亦是如此。在英國遊船上工作的菲律賓員工已乘坐航班回國,在杜拜上班的菲律賓白領同樣失業回家。菲律賓政府提供的6月初的數據顯示,約有35萬菲律賓海外勞工被迫離開了原來的工作崗位,他們或是已經被裁員,或是由於當地封城沒能拿到工資。

跨國銀行荷蘭國際集團(ING Groep NV)的高級經濟學家尼古拉斯·馬帕(Nicholas Mapa)表示:「在過去,菲律賓人遍布世界各地,這種天然的風險對沖方式發揮了作用。」 然而,在疫情面前,這種優勢消失殆盡。他說:「全球都爆發了疫情,因此無處不在的菲律賓人無法真正幫助菲律賓經濟。」

馬帕預測,這樣的局面不會迅速好轉,部分原因在於,有很大比例的菲律賓人集中在酒店和餐飲等行業就業,而這類行業在社交禁令之下恐怕要艱難度日。

按照馬尼拉雅典耀大學(Ateneo de Manila University)經濟學教授艾文·洪(Alvin Ang,音譯)和新聞學教授傑裡邁亞·奧皮尼亞諾(Jeremaiah Opiniano)的說法,今年菲律賓收到的海外匯款可能會下降10%至20%,這將是該國歷史上海外匯款降幅最大的一年。奧皮尼亞諾經營著一家非營利研究機構,專門從事移民研究。

2020年3月30日,菲律賓首都馬尼拉,人們在的塑料棚子裡休息,以保持社交距離。
2020年3月30日,菲律賓首都馬尼拉,人們在的塑料棚子裡休息,以保持社交距離。攝:Ezra Acayan/Getty Images

菲律賓政府推出了一項補助計劃,為失業的海外勞工每人發放200美元,申領人數迅速超額。截至6月初,在45萬名申領者當中,有14.5萬人領到了政府補助。

27歲的傑薩琳·塔內多(Jessalyn Tanedo)是菲律賓首都馬尼拉一電話呼叫中心的僱員。她說,自己的母親在意大利西西裡一個家庭當女傭,以往每月都要給家裡匯130美元,讓塔內多的祖父母用來購買食物、交電費。但從今年3月份起,母親沒再寄錢回來。西西裡島當地採取封城措施,她的母親無法去客戶家。

後來,她母親又重新開始工作,但還是無法定期寄錢回來,因為她要把錢存起來,以免西西裡島再次封城,又或是存錢以備買機票回國的需求。塔內多的弟弟在馬尼拉的一條機場大巴線路上當售票員,3月份也失業了,至今仍未找到工作,這個家庭的經濟狀況變得更加緊張。

塔內多的祖父母住在馬尼拉市郊的一個小鎮上,距離市區四小時車程。她叫他們多撿些柴,以防家裡沒錢、沒有天然氣可用。她說,他們已經削減了食物開支。 她說:「我真的很害怕。」

菲律賓對海外資金的依賴可追溯到20世紀70年代。當時,波斯灣地區石油鑽井和建築項目的勞動力需求激增。當時菲律賓國內工作機會有限,時任菲律賓總統費迪南德·馬科斯(Ferdinand Marcos)制訂了一部新勞動法,給就業機構招募菲律賓人到海外工作提供便利,為百萬勞務大軍越洋謀生奠定了制度基礎。隨著時間的推移,政府更加積極地保障涉外勞工的福利,包括在外交部設立了一項基金,為海外勞工提供法律援助。

「出國務工」已經融入到菲律賓文化當中。海外勞工把錢寄回老家,讓家人在村里蓋新房子,支付購車首付款。菲律賓銀行將海外匯款視作是穩定收入來源,可用於支持商業貸款和房貸。

菲律賓政府允許在海外務工的本國公民在全國選舉中投票,並免除他們海外收入的所得稅。

在健身中心工作的埃斯皮裡圖是第二代海外勞工。在她小時候,母親就去香港做女傭,父親在貨輪上工作,也在海外。她被父母託付給在首都馬尼拉的親戚撫養,後來又被送到父親老家,一座坐落於活火山附近的村莊。

高中畢業後,她回到馬尼拉,用父母寄回來的錢學習護理課程。由於沒能在專業相關領域中找到工作,她只能在一家電話呼叫中心工作,月薪400美元。五年前,她決定出國務工,部分原因是為了供養年幼的侄子侄女。

吃了九個月老本之後,埃斯皮裡圖在零售行業找了份月薪800美元的工作。去年11月份,她去了健身中心做銷售,薪水又翻了一倍。

她把收入的一半寄回家,供侄子侄女的教育和日常開支。今年1月,老家村莊附近的塔爾火山(Taal)爆發,老家房屋受損,她把大部分積蓄都寄回家,用來修葺房屋和供母親支付臨時住宿的費用。她的母親已經退休,回到老家。

拖繳租金、無法在杜拜生活下去的埃斯皮裡圖5月底乘飛機回國。

埃斯皮裡圖家的其他海外收入來源也並不穩定。她父親在一艘油輪上工作,負責裝載貨物,他的合同今年年初已經到期。但截止目前他還一直在工作,因為原本要取代他的船員由於出行受限而無法到崗。

埃斯皮裡圖說:「我們很害怕明天會怎麼樣。」

全球大約有40萬名菲律賓海員在貨輪、漁輪和郵輪等商用船舶上工作,這約佔世界海員總人數的四分之一,埃斯皮裡圖父親便是其中一員。過去十年中,來自菲律賓海員的海外匯款增長了70%。

郵輪業是受此次疫情打擊最大的行業之一。許多菲律賓人在大型郵輪上工作,包括演藝人員、電工、服務員和修理工等,但郵輪因疫情停航後,他們的工作合同也隨之取消了。

今年3月,39歲的小威爾弗雷多·托洪·扎菲(Wilfredo Tojon Zafe Jr.)正準備登上一架飛往邁阿密的航班,按照原本計劃,他今年都會在邁阿密當地一艘郵輪上當餐廳服務員。可剛到馬尼拉機場,他就接到職介所的電話,說郵輪停航了。

這對托洪·扎菲的家庭造成了打擊。從23歲起,他就一直在郵輪工作,近年來,他每個月都要給住在馬尼拉市郊的家人匯600美元。這筆錢足以讓他的孩子就讀私立學校。托洪·扎菲正準備約校長談話,看是否能推遲交學費的時間,能讓孩子繼續留在學校。

他和妻子開始烤制傳統的椰子甜點賣給鄰居們。為了增加收入,他還開始兼職做快遞。但他說,在菲律賓國內要找到一份收入可觀的工作很難。

工作合同取消後,托洪·扎菲要求職介所等到郵輪重新啟航時率先僱用他。 「當大海再次召喚我們時,我會竭盡全力讓家人回歸正常的生活,」 他說。

英文原文:Developing World Loses Billions in Money From Migrant Workers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