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運動一年 香港立法會選舉 深度 國家安全法

What's new: 民主派立法會初選結果出爐,抗爭派16人大勝,望與泛民謀合作

相比之下,投票結果亦見傳統泛民人氣滑落,在多區的初選投票中位居出選名單最後一兩位,甚至無緣出選立法會。不過,在反修例運動中有突出紀錄的個別泛民參選人,成績相當亮麗。


2020年7月15日,16名抗爭派初選勝出的民主派參選人士舉行記者會。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20年7月15日,16名抗爭派初選勝出的民主派參選人士舉行記者會。 攝:林振東/端傳媒

香港民主派初選於今日(15日)下午宣布所有選區投票結果。不少在去年反修例運動冒起或表現顯著的核心人物票數高企,將代表民主派出選今年立法會選舉,而部分傳統泛民老將則票數低落、無緣出選。初選在上周末舉行,各區共收到逾60萬有效選票,是2016年非建制派得票的一半,亦遠超於初選籌辦團隊原本預期的17萬票。

是次民主派初選是由民間組織「民主動力」協助籌辦,委託香港民意研究所設計網上投票系統,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及前立法會議員區諾軒負責統籌及協調。根據初選結果,抗爭派大勝,反映在逾60萬的選民中,不少人希望將抗爭、「攬炒」意志帶入議會。不過輿論普遍關注有關部門是否會取消他們的參選資格(DQ)。

相比之下,投票結果亦見傳統泛民人氣滑落,在多區的初選投票中位居出選名單最後一兩位,甚至無緣出選立法會。不過,在反修例運動中有突出紀錄的個別泛民參選人,成績相當亮麗。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接受媒體訪問時分析,去年反修例運動中有突出紀錄的人不分政黨獲得高票,包括民主黨議員,也包括抗爭派、本土派素人。

香港立法會選舉將於今年9月6日舉行,競逐70席位,其中「地區直選」即由全民投票產生的議席佔35席;由業界代表出選和投票產生的「功能組別」議席有30席;另有「超級區議會」議席5個,僅允許現任區議員出選。民主派陣營今次計劃在地區直選、功能組別和超級區議會等均派人競選,以爭取最終奪得35席或以上的計劃,取得議會主導權。

值得留意的是,根據各區協商不同,因此初選對不同選區有不同約束力,部分選區還需稍後進一步協商出選名單。

今日下午,黃之鋒等16名以「抗爭派」自居的參選人舉辦記者會,聲明無論選舉管理委員會之後否認在聲明確認書中加入與國安法有關的內容,16人都將「義無反顧反對國安法」;他們同時表示,即使初選期間存在分歧,16人有意與泛民展開討論,爭取民主陣營達到一致,共同取得地區直選達到23席的結果。

民主派初選:港島區結果
民主派初選:港島區結果圖:端傳媒設計部
民主派初選 :九龍西結果
民主派初選 :九龍西結果圖:端傳媒設計部
民主派初選 :九龍東結果
民主派初選 :九龍東結果圖:端傳媒設計部
民主派初選 :新界西結果
民主派初選 :新界西結果圖:端傳媒設計部
民主派初選 :新界東結果
民主派初選 :新界東結果圖:端傳媒設計部
民主派初選 :超級區議會結果
民主派初選 :超級區議會結果圖:端傳媒設計部
民主派初選 :衛生服務界結果
民主派初選 :衛生服務界結果圖:端傳媒設計部

是次初選前後,香港政府多次指初選涉嫌違法,罪名包括否決財政預算案達致「攬炒」,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的顛覆國家政權罪;活動涉嫌干預、操弄選舉;參與人眾涉違反限聚令;違反個人資料私隱條例。中聯辦早前亦指初選違法,是嚴重挑釁現行選舉制度、嚴重破壞立法會選舉的公平公正、及嚴重損害其他擬參選人合法權利和正當利益,並借機獲取大量市民個人信息和選民資料,涉嫌違反私隱條例;發言人又點名提到戴耀廷,指他協調初選涉犯法,涉嫌觸犯國安法第22條及香港本地選舉法律。其後,港澳辦亦發表聲明嚴厲譴責「所謂初選」非法,公然挑戰《基本法》及《港區國安法》,特區政府應依法查處及嚴懲。

不過,今日行政會議成員、資深大律師湯家驊則表示,暫時看不到民主派初選有違反港區國安法的元素或者意圖。他又指兩辦的聲明並不代表法庭判決,但可當作意見看待。

抗爭派大勝,主張「不妥協」、「肢體抗爭」

這一屆立法會選舉,經歷反修例運動和國安法壓境,民主派陣營與上一屆選舉相比變化較大。

黃之鋒聯同多人組成六人出選聯盟,以「抗爭派」自居,其中有從政多年的,也有政界新人,成員包括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學聯前副秘書長岑敖暉、田灣區區議員袁嘉蔚、立法會議員朱凱迪、《立場新聞》前記者何桂藍、前民間外交網絡發言人張崑陽等。在初選拉票期間,不少學者、明星為抗爭派站台,包括前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陳健民、藝人何韻詩及黃耀明,以及歌手葉德嫻等。

這一聯盟本來包括前眾志常委羅冠聰。6月30日全國人大通過港區國安法當日,眾志宣布解散,其後宣布離開香港並退選,直至7月13日宣布已抵達倫敦。期間,他在海外一直為袁嘉蔚拉票。

2020年7月12日,何桂藍在大圍街站。
2020年7月12日,何桂藍在大圍街站。攝:陳焯煇/端傳媒

根據初選結果,這一聯盟大勝報捷,在五個地區直選及超級區議會初選中,6人均名列第1或第2位。其中,袁嘉蔚於港島區初選位列第2名;而新界東票王何桂藍,3個月前表態參選,她因去年七一佔領立法會及721元朗白衣人事件中的現場直播為人所熟悉,被稱為「立場姐姐」。此外,在鄉事議題上耕耘多年,於上屆立法會選舉中黑馬跑出的票王朱凱廸,在這次初選中再度成為新界西票王。

而去年主攻國際遊說的黃之鋒則是九龍西初選的票王。今年23歲的黃之鋒因2012年反國教運動而為香港市民所熟悉,在雨傘運動中是社運領袖,在上一屆立法會選舉中,他未達參選年齡,這一次是他首次投身選舉。在超級區議會初選中名列第2名的岑敖暉,亦是雨傘運動的社運領袖,他去年勝出區議會選舉,目前為荃灣區議員。於九龍西排名第2的前民間外交網絡發言人張崑陽,過往多次到美國遊說推動「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抗爭派」這一稱呼首次出現在今年6月8日,當時多名民主派人士在臉書上發帖,呼籲有意參選者簽署聲明,公開認同「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反修例運動訴求,以及當選後否決財政預算案等。這一行動由屯門區議員張可森、中西區區譏員梁晃維、曾參加沙田區選的鄒家成發起。

是次初選顯示,被外界視為本土派的不少政治素人,也成績不俗。新界西出選名單中,屯門區議員張可森、元朗區議員伍健偉位列第2及第4名,將出選立法會選舉。張可森以「本土派」自居,去年多次以區議員身份出線於示威現場協調;伍健偉是天水圍地區組織「天水連線」成員,曾於元朗721事件半周年紀念活動中被捕。

元朗區議員王百羽則在超級區議會裡選中排名第3,緊隨民主黨鄺俊宇及岑敖暉。他以「本土派」、「超區坦克車」自居,主張在議會「肢體抗爭」。在港島區,中西區區議員梁晃維排名第3,緊隨票王民主黨許智峯及袁嘉蔚。九龍東,觀塘區議員、本土派素人李嘉達排名第3。

2020年7月11日,黃之鋒在太古拉票時被一名市民挑釁。
2020年7月11日,黃之鋒在太古拉票時被一名市民挑釁。攝:林振東/端傳媒

值得留意的是,不少被控暴動罪的參選人亦位列出選名單。前學民思潮發言人黃子悅在新界西排名第3,她去年於聲援理大行動中被控暴動罪。民間集會團隊發言人劉頴匡曾在去年反修例運動中舉辦多場遊行示威,並因七一佔領立法會事件被控暴動罪,他於新界東位列第2。此外,同區位列第5的大學生鄒家成,曾以素人身份出選2019年區議會落敗。

此次也有民主派人士出戰立法會功能組別,在衛生服務界方面,醫管局員工陣線主席余慧明是2020年2月香港醫護界罷工的核心人物,短短5個月之間,她從醫院護士、工會組織者,成為該界別的初選票王。

2020年7月12日,鄒家成在寶琳呼籲市民投票支持。
2020年7月12日,鄒家成在寶琳呼籲市民投票支持。攝:陳焯煇/端傳媒

傳統泛民人氣滑落,反修例運動中有突出紀錄者獲高票

初選結果的焦點,亦落在傳統泛民政黨參選人的人氣滑落。以26年歷史的民主黨為例,這次在各區表現,部分參選人排名較「抗爭派」、「本土派」更為落後,部分位列出選名單最後一位,更有核心老將落馬。

黃碧雲是九龍西區連任兩屆的傳統泛民老將,她在選前被批評為「妥協派」,最終以4,718票位居第7,她於7日14日宣布不會競逐立法會選舉。民主黨主席胡志偉在九龍東排名第5名,是出選隊伍的最後一名;元老涂謹申亦是超級區議會出選名單的最後一名,他早前在選舉論壇中,被質疑戀棧及未出現在去年運動前線。在新界西區,民主黨尹兆堅排名第5,排名落後於「抗爭派」朱凱廸及多位政治素人,是出線名單倒數第二人。新界東民主黨林卓廷排名僅第6名,不計後備的第7名,是正式出選的最後一名。

不過,兩位經常出現在反修例示威現場的年輕民主黨議員,均高票拿下該區的第一名。民主黨許智峯在香港島排名第1,他去年於反修例運動中多次出現調停,又曾就一名西灣河警員向示威者發射實彈槍,入稟法院向警長提出私人檢控。被民主派支持者稱為「鄺神」的鄺俊宇亦在超級區議會投票中以139,556票大幅拋離第2名的岑敖暉,他在去年警民衝突期間,長期手持大聲公在前線與警察溝通,早前他被問及會否退出民主黨,他指「飲水思源」不會退黨,亦稱黨有改善空間。

2020年7月12日,社民連長毛梁國雄在大埔派發文宣。
2020年7月12日,社民連長毛梁國雄在大埔派發文宣。攝:陳焯煇/端傳媒

從民主黨勝敗,可見今次初選選民對於傳統泛民牌頭失去興趣,甚至不滿。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接受媒體訪問時分析,去年反修例運動中有突出紀錄的人獲高票,而這一點不分政黨。

但他亦指出今次民主黨得票較為落後的原因,與今次初選的中間選民較少相關。他認為,9月正式選舉將有更多中產選民或主張和平抗爭的選民,以地區工作為投票依歸,屆時涂謹申、胡志偉等得票或會較初選佳。

至於其他傳統泛民黨派,連任4次的社民連老將梁國雄以9,292票排名第9,跌出參選名額之外。反修例運動中曝光較多的岑子杰則是九龍西票王,他是香港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曾發起去年6月9日的反修例大遊行及七一遊行等,並在去年2019年區議會選舉中勝出為沙田區議員。工黨唯一代表吳敏兒落榜,意味工黨今年將沒有任何立法會議席。

新民主同盟范國威以往在新界東呼聲甚高,今次初選只位列第7名後備名單。公民黨方面,2016年為新界東票王的楊岳橋僅排名第3,黨中成績較好的譚文豪在九龍東初選位居第2,他亦多次在示威現場出現;郭家麒同樣出線新界西選舉,但僅排名最後一位。

2020年7月11日,新民主同盟范國威在將軍澳拉票。
2020年7月11日,新民主同盟范國威在將軍澳拉票。攝:林振東/端傳媒

為何要初選協調?各區初選機制有什麼不同?

與區議會選舉的「單議席單票制」不同,香港立法會選舉自 1997 年來沿用「比例代表制」,即根據各政黨或候選人的得票多少,分配代議組織的議席,而非一人一票、高票者當選。

由於比例代表制較為複雜,而且立法會議席不多,同一陣營內部的協調策略尤為重要。近年來,中聯辦被認為直接介入選舉,為建制派進行精準的配票工作,令建制派可以較少得票,取得較多議席。相反,泛民黨派眾多,路線亦相當不同,一直未成功協調配票;以往甚至出現多個民主派出戰同一選區、分薄票源的情況,各路人士互相指控「𠝹票」。是次民主派初選,就是希望居中協調,初步選出民意認授較高的候選人出戰立法會選舉,而票數較低的候選人自願退選,嘗試集中票源。

民主派各區初選機制大不同
民主派各區初選機制大不同圖:端傳媒設計部

在2016年,上一屆立法會選舉中,戴耀廷也曾嘗試發起「雷動計劃」以抵抗建制陣營的強大配票工程,但最終因為建議策略反令熱門候選人如社民連梁國雄跌入末席、令工黨李卓人墮馬,被候選人批評「打亂部署」而告終。今次,民主派初選雖然歷經政府指控違法、警察搜查香港民研,以及投票結果外洩事件等等,尚算順利舉行。

戴耀廷於今次初選結束後,在其臉書專頁寫道,「我很希望中央政府能看見,這61萬投票的香港人,只是以和平理性的方法去表達他們的想法。若這樣做也可以定為違法,那只會使未來的管治更困難,亦會刺激更大的抗爭。」

2020年7月11日,余若薇與陳淑莊協助公民黨香港島候選人鄭達鴻拉票。
2020年7月11日,余若薇與陳淑莊協助公民黨香港島候選人鄭達鴻拉票。攝:林振東/端傳媒

這次民主派初選協調,涉及全香港五大地區直選選區、超級區議會和功能組別衛生服務界的協調,由於要統合不同有意出選的政治人物,每個區最終協調出不同政策,初選結果在不同選區有不同約束力。

其中,新界東和新界西參選人協調成功,以初選結果決定出選名單,落選者不得參選。新界東目標議席為6席,第7隊將作為出選後備;新界西目標議席為6席。此外,九龍東目標議席為3席,民主派將派出5張名單出選,參選人協議選前按民調配票給首3張名單。香港島和九龍西初選名單作參考之用,參選人會根據結果決定派出首4、5或6張名單;兩區目標議席同為4席。超級區議會的目標議席為4席,而衛生服務界則因無法驗證選民身份,只具參考作用。

值得留意的是,在未有明確設立出選名額的九龍西選區,已率先惹起爭議。民主動力先後兩次公布初選票數,各區參選人的排名及出線名單幾乎維持不變,原來在初步公布票數時排行第4名屬抗爭派的加山傳播創辦人馮達浚,及第5名的民協何啟明,最終排名互換。馮得票7671,何則多120票,獲7791票,二人得票率相差0.1%。

民主派在九龍西選區的目標議席為4席,抗爭派今日召開聯合記者會時,馮達浚表示,他形容與何啟明的票數差距「少之有少」,仍希望參與立法會選舉,若按選前民調顯示其排名較低,他會呼籲選民支持其餘4名參選人,又指尊重同區參選人劉偉聰及黃碧雲退出的決定。

2020年7月11日,劉偉聰在美孚地鐵站外拉票。
2020年7月11日,劉偉聰在美孚地鐵站外拉票。攝:林振東/端傳媒

點票完結前投票結果外洩,團隊提早宣布電子票數

這一次初選過程波折重重。7月10日晚上,警方突然到香港民意研究所位於黃竹坑的總部搜查。警方指,懷疑有市民資料包括警員的資料外洩,暫時未有人被捕。由於該研究所是為初選設計投票系統和票站指引的機構,這一消息引發公眾對於初選會否遭難的憂慮。

此後,由於投票結果疑外洩,初選團隊突於前晚(13日)召開記者會宣布電子票初步結果。事源7月13日下午4時左右,星島新聞集團旗下網媒《巴士的報》以「爆料:反對派初選素人大勝泛民慘敗 長毛、黃碧雲瀕臨出局」為題刊登初選結果名單,票數、排名與主辦單位公布的結果相若。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監鍾劍華表示,為免公眾揣測誤會,團隊商討後決定先公布初步電子票數。

團隊強調,初步結果未計算紙張票數,亦未扣除重覆投票,並非最後結果。鍾劍華稱,暫無證據顯示有人入侵電腦系統取得資料,但不排除有人入侵員工或前員工電郵取得初選票數,選民個人資料不受影響。

對於政府多次指初選違法,負責統籌初選的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回應,否決財政預算案是基本法賦予立法會的憲制權力,看不到如何違法。另一位協調人區諾軒則指出,參與初選的人對於「攬炒」二字有不同理解和解讀。他形容,政府說法是上綱上線,以《國安法》「含血噴人」,壓制初選活動。

(端傳媒實習記者余頴彤對本文亦有重要貢獻。)

2020香港立法會選舉 反修例運動一年 國家安全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