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 x 華爾街日報 What's New 端 x 華爾街日報

美國前國安顧問博爾頓:特朗普將連任置於國家利益之上

特朗普的前國安顧問博爾頓在其新書中表示,特朗普的決策一貫將獲得連任及其家族利益置於國家利益之上。根據博爾頓的描述,在特朗普的白宮裡,「妨礙司法公正是一種生活方式」。


2020年6月14日,特朗普的支持者在佛羅里達州一個海港參加一個慶祝特朗普生日的遊船活動。 攝:Chandan Khanna/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6月14日,特朗普的支持者在佛羅里達州一個海港參加一個慶祝特朗普生日的遊船活動。 攝:Chandan Khanna/AFP via 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前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John Bolton)在其新書中表示,特朗普的決策一貫將獲得連任及其家族利益置於國家利益之上。根據博爾頓的描述,在特朗普的白宮裡,「妨礙司法公正是一種生活方式」,博爾頓還譴責了特朗普傾向於為「他喜歡的專制者提供個人支持」的做法。

博爾頓在這本書中尖銳地描述了他為這位總統效力的17個月裡的工作經歷,稱特朗普「驚人地無知」,會輕易地為威權領導人所影響,並且常常成為其顧問的嘲諷對象。他回憶的一個情節是特朗普2019年6月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會面,根據他的描述,特朗普懇請習近平採購美國農產品助他連任,並且不反對中國繼續為維吾爾穆斯林建再教育營,博爾頓將這些再教育營比作集中營。

特朗普在接受採訪時全面捍衛了他對外交政策問題的處理,包括作為雙方貿易談判的一部分,決定撤銷對中國公司的處罰。他否認默許習近平在中國建維吾爾再教育營,並痛批了博爾頓。

特朗普對《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表示:「他是個騙子。」特朗普還稱:「白宮每個人都討厭約翰·博爾頓。」

博爾頓呼應了之前針對特朗普的彈劾審判的核心指控,他寫道,特朗普多次下令白宮官員扣留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作為對2016年大選期間美國所認為的烏方輕慢之舉的懲罰,並將此作為他施壓烏克蘭調查拜登(Joe Biden)的一個籌碼;拜登已被認為是今年總統大選中特朗普的競爭對手,而當時是潛在對手。博爾頓稱,烏克蘭是一個幻想的目標,基於的是特朗普私人律師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拋出的陰謀論。

書中引用了特朗普在2019年5月一次白宮會議上的講話:「烏克蘭想扳倒我。我沒有興趣幫助他們。」特朗普和一些共和黨盟友提出了一個毫無根據的理論,即是烏克蘭而不是俄羅斯干涉了2016年的選舉,並指一個遭駭客攻擊的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的計算機服務器最終落在烏克蘭手上。

特朗普說:「我想要那個DNC服務器。」

博爾頓稱,他與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和國防部長埃斯珀(Mark Esper)討論了如何說服這位總統放行對烏克蘭的援助。他寫道:「我們當時或許應直接面對特朗普,試著反駁朱利安尼的理論,並論證利用美國政府部門謀取個人政治利益是不被允許的。」他寫道:「如果這樣做了,我們幾乎肯定會失敗。」

這位前顧問為自己不參與眾議院彈劾調查的決定辯護,並表示,如果民主黨領導人將調查範圍擴大到烏克蘭事件之外,或許會有更大的可能性說服共和黨人,讓他們相信這位總統犯下了「嚴重罪行和輕罪」。

共和黨領導的參議院在2月份宣告眾議院通過的針對特朗普的兩項彈劾條款無效,投票情況基本按照政黨劃分。

即便是對於一個時不時會被人寫書曝料的政府來說,這本名為《The Room Where It Happened》的書也是非同尋常的,是由現任總統自己的前高級顧問之一對總統發出的指責,正如博爾頓所說,這是在2020年大選前向保守派發出的警告。美國周二起訴博爾頓違約,試圖阻止這本577頁的書在6月23日出版,《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已經獲得了這本書的副本。該訴訟還要求法庭設立一個推定信託,推定信託將要求博爾頓將其新書的預付款和版稅上交政府。

《華爾街日報》周三刊登了這本書的摘錄

司法部周三晚間升級了針對博爾頓的案件,提出緊急請求,要求法庭發布臨時限制令和禁制令,以阻止該書的出版並禁止出版商傳播該書。

上述緊急請求的內容包括多名高級情報官員的證詞,這些證詞稱目前的手稿中包含機密資訊。這些官員包括美國反間諜部門最高官員William Evanina和美國國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局長Paul Nakasone。Nakasone表示,若手稿中包含的一些機密資訊遭曝光,「可能導致永久性地失去一個有價值的情報來源,並對美國信號情報系統造成不可彌補的損害」。

美國政府要求在本周五舉行法庭聽證會。該書的出版日期是6月23日。

據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美國司法部還在調查博爾頓的行為是否構成犯罪。司法部對此不予置評。該部在周二的訴訟中稱,博爾頓在與他人分享手稿時向未獲授權的人提供了機密資訊。

博爾頓此書的出版商西蒙與舒斯特國際出版公司(Simon & Schuster)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政府今晚提交的法庭申請是一次可笑的政治操弄,毫無用處」,因為該書已經發行。聲明稱:「政府申請的禁止令不會起到任何作用。」

民主黨人此前曾批評博爾頓沒有在彈劾調查期間自願作證,並於周三再次抱怨這一問題。眾議院情報委員會(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主席、加州民主黨人Adam Schiff指出,博爾頓的一些助手當初選擇了作證。

「當博爾頓被要求作證時,他拒絕了,並稱如果他被傳喚,他就會被起訴。然而,他卻把作證內容留著用來寫一本書。」Schiff在推文中稱,「博爾頓或許是個作家,但他不是個愛國者。」

拜登周三表示,該書所描述的總統的行為是可恥的。

拜登稱:「如果這些描述的內容屬實,不僅在道義上令人反感,而且違背了特朗普對美國人民所擔負的保護美國利益和捍衛我們價值觀的神聖職責。」

對華貿易談判

這本書詳細描述了博爾頓所稱的特朗普反覆將與中國的潛在貿易協議和其自身的政治利益置於其他問題之上的多個例子,其中包括美國制裁的執行問題和人權問題。

博爾頓寫道,特朗普在日本大阪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會晤期間,曾把話題轉向今年的美國總統大選,請求習近平幫助他獲勝,並強調了美國農民以及中國採購更多美國大豆和小麥對大選結果的重要性。

博爾頓說,在那次二十國集團(G20)峰會的開幕式上,當只有口譯員在身邊時,特朗普表示支持北京方面繼續建造面向中國維吾爾族穆斯林的再教育營。博爾頓寫道,特朗普說習近平應該繼續建造再教育營,特朗普認為這完全是正確的做法。

當時,鑑於中國對待維吾爾族人的方式,特朗普政府正考慮對其實施制裁。學術研究人員稱,過去三年裡,有超過100萬維吾爾族人未經審判就被拘押

按照這本書中的說法,考慮到美中貿易談判,特朗普反對因中國的上述少數民族問題而實施制裁。博爾頓寫道,「至少只要貿易談判還在繼續,我們就可以把壓制維吾爾族人從制裁中國的潛在理由清單中刪除。」

在新聞媒體開始公布博爾頓新書的細節後不久,白宮證實特朗普已簽署了《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Uighur Human Rights Policy Act),該法案譴責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侵犯人權行為。

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參加了特朗普和習近平在大阪的會晤。他周三表示,他在場時沒有發生過這樣的對話。他說:「完全不實。從來沒有發生過。我當時在場。」

2020年6月11日,特朗普從白宮出發到德州與新澤西州。
2020年6月11日,特朗普從白宮出發到德州與新澤西州。攝: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白宮西翼決策

博爾頓曾擔任特朗普的國家安全顧問17個月,於2019年9月結束任職。他在書中寫道,特朗普面臨的為數不多的限制之一是連任問題,他預測特朗普在第二個任期內受到的約束將少得多。博爾頓寫道,在他擔任國家安全顧問期間,特朗普做出的所有重大決定幾乎都是出於連任考慮。

博爾頓寫道,特朗普還經常把自己家族的利益置於國家利益之上。特朗普在2018年發表了一份為沙烏地辯護的聲明,行文慷慨激昂,通篇感嘆號,駁斥美國情報部門作出的沙烏地王儲下令殺害異見記者的結論。博爾頓說,這一聲明是為了轉移人們對伊萬卡‧特朗普(Ivanka Trump)將個人電子郵件帳戶用於公務的新聞報導的注意。

博爾頓引述道,特朗普就他的女兒兼高級顧問評價說:「這將轉移人們對伊萬卡的注意。」

博爾頓說,在橢圓形辦公室外,特朗普身邊的顧問全都在背後抨擊他。他講到了一次會議,他說蓬佩奧在會上遞給他一張意指特朗普的紙條,上面寫著,「他真是一坨屎」。

博爾頓形容白宮西翼的氛圍很混亂,更接近大學宿舍的氛圍。他寫道,包括蓬佩奧、前白宮辦公廳主任凱利(John Kelly)和他本人在內的高級官員曾多次考慮辭職。

與外國領導人打交道

博爾頓表示,特朗普被陰謀論所驅使,並且對於從白宮管理到全球事務在內的很多問題愚昧無知。博爾頓曾在過去四任共和黨總統領導的政府中任職。

據博爾頓說,在2018年6月與時任英國首相特雷莎·梅(Theresa May)的會面中,特朗普表達了對英國擁有核武器的驚訝。這本書還透露,在2018年8月白宮的一次會議上,特朗普聲稱委內瑞拉「實際上是美國的一部分」,並要求採取軍事手段入侵這個南美國家。

這本書將特朗普描述成一個反覆無常、孩子氣和愚蠢的人。博爾頓寫道,特朗普沉迷於陰謀論,並且很容易被白宮幕僚和外國領導人所左右。這本書中提到一個例子,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在2019年5月與特朗普通話時,聰明地運用了蘇聯式的宣傳手段,基本說服了特朗普,導致後來美國方面決定在對委內瑞拉的進一步制裁中手下留情。

博爾頓寫道,特朗普曾對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表示,Halkbank是「完全無辜的」,當時這家土耳其銀行因為協助伊朗規避美國制裁而面臨指控。據這本書說,特朗普是2018年在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的二十國集團(G20)峰會期間的一次會談中發表這番言論的,此前特朗普翻閱了埃爾多安遞給他的一份由該行律師準備的備忘錄。

博爾頓說,埃爾多安希望撤銷對Halkbank官員Mehmet Atilla的訴訟案,因為有指控稱,埃爾多安及其家人把這家銀行用於個人目的。博爾頓指出,埃爾多安頻頻就此事請求特朗普。

在宣稱該行無罪後,特朗普還要求時任國家安全顧問的博爾頓打電話給當時的代理司法部長惠特克(Matthew Whitaker),博爾頓表示,隨著兩位領導人繼續交談,他迴避了這個要求。據書中描述,特朗普向埃爾多安保證他會「處理好這些事」,並表示他將換掉那些在紐約南區提起這樁訴訟案的美國檢察官。

博爾頓表示,特朗普的承諾「完全是胡說八道」,因為檢察官是司法部的專職僱員,不是政治任命的。他寫道:「特朗普似乎是要證明他和埃爾多安擁有一樣的專斷權威。」

與北京方面涉及通信設備公司的談判

博爾頓寫道,在2019年6月與習近平的一次通話中,特朗普還被說服撤銷美國的執法行動,當時習近平警告稱,特朗普政府對待華為技術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做法令兩國關係面臨風險。由於違反制裁規定,這家中國智能手機和無線設備公司之前已被禁止與美國公司有業務往來。這本書透露,特朗普對習近平表示,華為事宜可能作為他所希望達成的貿易協議的一部分。

博爾頓寫道,在兩周後的G20會議上,習近平察覺到特朗普的弱點,並繼續推動華為事宜。博爾頓說,當習近平同意將華為事宜納入貿易談判範疇時,特朗普同意取消當時實施了一個月的禁令。

博爾頓稱,在他和其他人的敦促下,特朗普之後沒有撤銷禁令。他寫道,但將華為事宜作為中美貿易談判的一個籌碼,不僅是無視這起刑事案件的重要性,也沒有認識到華為給全球5G通信系統安全帶來的更大威脅。

據博爾頓稱,在貿易談判中,特朗普還試圖博得習近平的好感,取消了對中資電信設備巨頭中興通訊股份有限公司(ZTE Co., 000063.SZ, 0763.HK, ZTCOY, 簡稱:中興通訊)的嚴重經濟處罰,並對華為採取同樣的行動。中興通訊被控違反了美國對伊朗和北韓的制裁。

據這本書稱,2018年5月,也就是宣布對中興通訊的處罰幾周後,特朗普在與習近平通電話時表示,他認為他的政府對中興通訊的處罰太嚴厲了,已命令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為中國想出一些辦法。

博爾頓寫道,習近平感謝特朗普,並說欠特朗普一個人情。特朗普回應稱,他是應習近平之請才這樣做的。博爾頓寫道:「我對這次讓步的單方面性質感到震驚。這是出於個人好惡和衝動的政策。」

博爾頓說,他向美國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白宮法律顧問西波隆(Pat Cipollone)和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首席律師艾森貝格(John Eisenberg)提出了對總統處理Halkbank、中興通訊和華為的做法的擔憂。

博爾頓說,巴爾告訴他,他「非常擔心特朗普製造的假象,特別是他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對埃爾多安說的關於Halkbank的話」。博爾頓寫道:「特朗普對待採取執法行動或不採取執法行動的態度,顯然讓西波隆感到震驚」。

白宮高級官員

博爾頓對特朗普的許多高級官員都持批評態度:時任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黑利(Nikki Haley)就像一個「自由電子」,「她的所作所為只為了不在媒體上遭受抨擊」。蓬佩奧管理國務院的首要理念是「避免衝突」。財政部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強勢參與外交政策決策,即使「他顯然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前國防部長馬蒂斯(Jim Mattis)「最擅長奉承討好」,但「不是個辯論家」。

據本書稱,白宮高級顧問、特朗普的女婿庫什納(Jared Kushner)參與了「他本不應該參與的國際談判」。博爾頓說,包括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在內的其他外國領導人也持有和他同樣的觀點。博爾頓寫道,內塔尼亞胡對庫什納處理中東和平問題持「懷疑態度」,「不明白為什麼庫什納會覺得自己能在基辛格這樣的人失敗的地方取得成功」。

博爾頓稱,儘管特朗普宣揚忠誠高於一切,但他本人幾乎沒有顯示出任何忠誠。博爾頓說,這位總統曾與他討論了一項提議,想在2020年大選中另選搭檔、換掉副總統潘斯(Mike Pence),以期吸引更廣泛的選民。潘斯被視為特朗普政府中最忠誠的官員之一。

雖然博爾頓宣稱自己早在政府換屆時期就對特朗普的行為感到震驚,但他幾乎沒有詳細舉出他直接對抗特朗普的例子,相反,他在大多數時候是選擇保持沉默,或者是告知其他官員他的擔憂。

博爾頓表示,特朗普在烏克蘭一事上的做法是最終導致他辭職的一個因素。博爾頓是在首次得知特朗普正在考慮停止對烏克蘭的援助三個月後辭職的。

博爾頓倒是描述了至少一件他認為兩人看法一致的事情,他寫道,主要是特朗普據稱不喜歡我的鬍子。博爾頓寫道:「不管怎樣,他告訴我這不算事兒,並稱他父親也曾留有這樣的鬍子。」

英文原文:Trump Put Re-Election Prospects Ahead of National Interest, Bolton Alleges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