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華為創始人任正非與美國展開正面周旋

內部交流資訊顯示,華為轉向通過訴訟和公司內部改革來應對美國的指控。任正非表示,「華為已進入戰時狀態。」


2020年1月21日,華為總裁任正非出席講座。 攝:Fabrice Coffrini/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1月21日,華為總裁任正非出席講座。 攝:Fabrice Coffrini/AFP via 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華為技術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創始人任正非得知女兒在溫哥華轉機期間被拘留時,他正準備讓該公司高管於2018年12月在阿根廷召開一次會議,討論全面重組華為的事宜。

孟晚舟擔任華為首席財務官,因涉嫌幫助該公司繞開美國對伊朗的制裁令而被美國通緝。她當時曾力勸父親取消阿根廷之行 。

孟晚舟在一張通過她丈夫遞出來的紙條上中說,爸爸,所有的矛頭是對準你的,你要小心一點。她丈夫曾在華為供職。

任正非未理會孟晚舟的建議。他在三位親信的陪同下走了一條途經杜拜和巴西的迂迴路線。華為高管們在安第斯山麓某度假勝地召開的會議上制定了一項計劃,準備在這家全球最大的通信設備製造商內部下放權力,並從阿根廷代表處開始實施。

任正非接受採訪時說,肯定會有風險,如果我都怕風險,其他人怕不怕呢?還是要前進的。

當時美國正準備加緊圍堵華為,此次阿根廷峰會讓任正非33年前創辦的這家公司穩住了陣腳。該公司與美國之間的紛爭把這位一度很少拋頭露面的75歲企業家推上了他長期以來都希望迴避的全球舞臺。任正非曾是中國軍隊裡一名深諳共產主義思想的工程師。

相關情況關乎中國和美國誰將控制下一代電信網絡。下一代電信網絡是支撐全球互聯網和現代通訊的敏感且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基石。美國官員警告稱,中國政府可能指示華為通過5G網絡進行破壞或間諜活動。5G網絡有望為自動駕駛汽車等未來技術提供超快移動網絡速度。

華為否認會利用其網絡進行間諜活動,中國政府也表示,沒有強迫企業這樣做的規定。

任正非一直鎮守華為深圳總部,運用其畢生商戰經驗應戰。

隨著任正非的注意力轉向了對美國的反擊,他組建了一個由親密副手組成的委員會,並派遣高管到世界各地安撫緊張不安的客戶。正如《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看到的備忘錄中提出的,訴訟是反擊戰略的一個關鍵部分。

華為今年取得了一項關鍵性勝利,英國未理會特朗普政府的要求,批准華為建設5G網絡。

不過,任正非的反擊能否獲勝還遠未可知。在過去18個月裡,美國對華為接連發難,從刑事起訴,到將其列入黑名單限制美國供應商對其供貨,再到限制其在美國的銷售。

過去一個月,華為遇到了新的挫折。5月,華盛頓方面限制了華為獲取其自主設計晶片的能力,這威脅到了華為減少對美國依賴的計劃。美國此舉促使英國官員考慮讓電信運營商不再使用華為的設備,這將危及華為在英國取得的勝利。

孟晚舟仍不能離開加拿大,她正努力應對被引渡到美國的可能性。孟晚舟和華為均否認有不當行為。上周,溫哥華一名法官做出一項有利於美國的裁決,目前這起案件可能會拖上數年之久。

2019年,華為淨利潤增速放緩至三年來的最低水平,原因是海外業務受到擠壓,並且該公司變得更加依賴國內客戶。華為已被新西蘭和澳洲等國的5G市場拒之門外。由於被禁止預裝Google(Google)的熱門應用,華為的智能手機品牌在海外市場的份額正下降,這威脅到了該公司一度迅猛增長的消費者業務,這塊業務的收入佔到華為總收入的一半以上。

這篇關於任正非指揮華為與美國抗爭的報導基於以下資訊來源:對華為現任員工、前員工和任正非同事的數十次採訪;華為內部文件;去年11月和今年3月對任正非的採訪。

在阿根廷,為期數天的會議最終制定出一項重組計劃,該計劃將更多權力交給了地區主管,這些主管管理著華為覆蓋170多個國家的龐大業務。《華爾街日報》看到的這份計劃的副本顯示,新計劃包括精簡總部的管理團隊,給予地區經理更多自主權,如允許他們獨立終止合同。

任正非表示,整個計劃需要五年時間完成,他還表示,其靈感來自於睿智的美國軍事管理哲學。

他在解釋公司一線員工的重要性時說,被派到五角大樓工作的人不一定有光明的未來,而從事外勤工作的人升職速度可能更快。他說,華為也將一樣。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華為在全球的影響力變得更加強大,通過一系列公開活動宣傳其觀點,並對西方做出更積極的回應。

在國內,任正非發表了動員講話以激勵員工,他回憶了他的軍旅生涯,並對華為的生存發出了警告。

根據兩名華為高管證實的文字記錄,在女兒被捕一個多月後,任正非参觀了華為位於杭州的一個研發中心,他讓員工向美國科技巨頭Google(Google)學習,「撲上去,殺出一條血路」。

根據一份文字記錄,任正非2月份在武漢的一個華為園區向聚集在一起的員工表示,「公司已進入了戰時狀態」。

任正非發言時仍然帶著對美國的敬意,即使他還在監督與華盛頓方面的戰鬥。他仍然是美國文化的崇拜者,經常讚揚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有時似乎帶著戲謔:他說,華為位於深圳附近的東莞新園區的一個鍍金大廳被戲稱為「特朗普走廊」。

20世紀90年代穿越美國的越野旅行將這位嶄露頭角的高管帶到了矽谷,他在這裏記錄了大量關於自己和當地高管會面的筆記。

任正非在1998年寫的一篇題為《我們向美國人民學習什麼》的文章中寫道,「我多次去過美國,美國人民的創新機制與創新精神留給我很深的印象」。

他寫道:「一代又一代人的熏陶、傳遞,一批又一批移民又帶來了不同文化的衝擊、平衡與優化,這些共同構成了美國的創新文化。」

2019年5月20日,北京一家華為門店外。
2019年5月20日,北京一家華為門店外。攝:Ng Han Guan/AP/達志影像

任正非1944年出生於中國西南部的貴州省。這裏山多林密,其間點綴著風景優美的村莊。任正非上中學的都勻如今已架起了高速公路。除了是許多中國遊客的度假勝地,該地區還是一個數據存儲中心。

不過,在任正非出生時貴州還非常落後。他的父母都是學校老師,有六個兄弟姐妹,曾遭遇毛澤東「大躍進」時期的飢荒,但都活了下來。任正非曾多次談及貧困如何讓他更加堅強。

在大學畢業取得工程學位之後,任正非入伍,成為一名部隊工程師。30多歲時他因為在一家工廠的創新登上國有媒體的頭條。他的工作為他贏得了北京方面的認可,在1982年成為中共全國代表大會的代表。

在一波大規模的退伍潮中退伍之後,任正非1987年在深圳一所公寓中與人合夥創辦了華為,當時華為的業務是從香港進口通信交換機,這種設備用來連接通話。後來該公司開始生產產品並在中國農村地區銷售,之後擴大到城市。

華為稱,中國政府從未持有華為股份。但《華爾街日報》的一項分析發現,多年來,華為獲得的政府財政援助高達數百億美元。華為表示,在中國從未享受過特殊待遇。

隨著華為的目光不再局限於國內交易,該公司在俄羅斯開設了第一家海外辦事處,後來又向西歐擴張。在1990年代初,該公司的年收入增長了一倍。

華為在2000年代初試圖進軍美國,這引起了華盛頓官員的注意。任正非的副手胡厚崑(Ken Hu)在2011年寫了一封公開信,邀請美國對華為進行調查,以消除美國官員長期以來的擔憂,即使用華為設備可能會使本國電信網絡受到中國政府間諜活動的攻擊。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接受了華為方面的提議,並於2012年發布了一份長達52頁的報告,警告稱不能相信華為及其主要中國競爭對手不受北京方面的影響。此後,華為基本上被美國拒之門外。

雖然美國持這一態度,但接下來的幾年,華為仍崛起並主導了電信設備業務,而美國對華為的立場變得更加強硬。到2019年,任正非開始專注於反擊美國不斷升級的攻勢。

任正非召集了一個由華為董事會成員組成的核心圈子以協調戰略。這些人包括華為公共事務主管陳黎芳(Catherine Chen)、首席法務官宋柳平以及長期擔任華為高管的梁華。梁華是華為董事長,並且在孟晚舟缺席期間負責華為的財務工作。

在2019年10月的一份14頁備忘錄中,陳黎芳列出了任正非傳達的戰略。這份備忘錄的內容此前未披露,其概述了一個三方面的反擊計劃:與外國媒體合作、採取法律行動並投資於技術。

根據陳黎芳的備忘錄,任正非將華為的公開參與行動形容為「棉花糖策略」。華為試圖通過由任正非領導的媒體魅力攻勢扭轉公眾對該公司的懷疑,此前任正非幾乎沒有接受過外媒採訪,也很少在國際舞臺上發言。

陳黎芳對這個策略的描述是,不要過度施加壓力,但仍然堅持要傳達的資訊。她還表示,任正非已指出了正確的前進方向,即以西方的思維方式處理在西方市場面臨的問題。

任正非接受過數十次採訪,經常談笑風生,並且對熱點問題做出讓同僚驚訝的回應。

隨後的一份備忘錄援引任正非的話表示,華為在成功說服英國允許該公司建設5G網絡方面取得的勝利,就像是斯大林格勒保衛戰,是重塑全球格局的轉折點。

2019年3月,華為的反擊進入新階段。任正非長期以來一直謹慎地表示,華為應該等待與美國打交道的時機,但他對於美國官員一言堂的局面逐漸感到厭煩。該公司決定對一項國防法案提起訴訟,這項法案阻止聯邦機構和承包商購買華為的產品。

華為在深圳安排了一場新聞發布會對外披露這次訴訟。身著正裝的高管們面色嚴肅,在數百名記者面前強調稱,美國的國防法案條款相當於「剝奪公權法案」,是通過立法判定一個實體有罪的違憲行為。

那次新聞發布會上沒有說明的一點是,這項訴訟曾遭到華為駐華盛頓僱員的反對。在華為起訴前,這些僱員在給陳黎芳的一封電子郵件中說,華為起訴的時機是「一個重大錯誤」,將標誌著華為與美國官員打交道的努力遭受挫折。這些美國高管寫道,華為對這項法律提起訴訟,可能會降低美國政府機構與華為打交道的意願,甚至讓他們完全打消這種意願。

任正非表示,對華為起訴美方的決定,公司內部沒有異議。他說,起訴是對美國無情攻擊華為的必要反擊。

12月5日,華為在美國提起了第二樁訴訟,指控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 簡稱FCC)禁止農村用戶使用補貼購買華為設備的行為侵犯了華為的正當程式權利。得克薩斯州一名法官駁回了第一起訴訟,第二起訴訟正在新奧爾良上訴法院等待裁決。

「我們在美國是被迫應戰,不是主動開戰的。」任正非在一次採訪中說。他說,美國「棒子」已經打下來了,不能左邊挨了打,然後右邊又伸過去再挨一棒。

任正非認為他採取的更激進做法是成功的——從某些方面來看,他是對的。華為不斷獲得建設5G網絡的新合同,合同數量超過90份。在英國還在猶豫不決的時候,德國等其他歐洲國家已暗示計劃與華為合作,而且中國外交官已威脅要減少從一些禁用華為產品的國家的進口。

任正非表示,最初天空是一片漆黑的,美國說什麼是什麼,因為美國是強勢的國家、強勢的政府,一般大家對美國政府是很信任的;隨著時間推移,真相越來越多被披露,天空逐漸變成深灰、中灰,我們希望逐漸變成淺灰色,讓社會知道華為是什麼樣的公司,增強對我們的信任。

儘管被列入黑名單,華為去年還是購買了大量的美國技術,其中一些來自從美國商務部官員處獲得許可的供應商,比如微軟(Microsoft Co., MSFT),其他一些是通過一項有關對在海外生產的美國零部件的技術豁免得到的。華為還下令大幅增加研發支出,以填補其供應鏈的空白。

儘管如此,新的戰火不斷出現。今年2月份,美國檢方擴大了對華為的起訴範圍,增加了竊取技術和敲詐勒索的指控,後者通常被用來起訴有組織犯罪者。特朗普政府官員宣布了限制華為使用台灣晶片生產商產品的計劃,威脅到華為獲取先進晶片的能力,為瑞典的愛立信(Ericsson AB)等競爭對手打開大門。上周,加拿大最大的電信運營商稱,將由愛立信提供5G設備,該協議將減少加拿大對華為的依賴。

2013年,任正非向新西蘭的一家電信運營商和客戶的高管表示,他希望在這個太平洋島國度過退休生活,開一家咖啡館。如今,退休的想法似乎遙不可及——他去年在採訪中稱,他已推遲退休計劃,以專注於華為的危機。

不過,任正非有理由保持樂觀。遠程辦公的爆炸式增長增加了對該公司網絡服務的需求。他說,對華為筆記本電腦、平板電腦和其他電子產品的需求正在迅速上升。華為向疫情嚴重地區捐贈了醫療用品,紐約州州長葛謨(Andrew Cuomo)少有地發了一條推文表示感謝。任正非稱,這場疫情過去以後,「我們擔心的是,我們沒有那麼多設備供應世界」。

雖然任正非不願指定接班人,但今年公開露面的次數大幅減少。新冠疫情期間無法接待客戶以及外部訪客,任正非幾乎沒有進行過面對面的會面。在今年1月與歷史學家尤瓦爾·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上進行了一次簡短的交談後,任正非一直留在深圳,通過影片會議軟體向一線員工發表講話鼓舞士氣。

據一名消息人士稱,他最近鼓勵員工宣傳一段上海芭蕾舞團成員帶著外科口罩練習《天鵝湖》的影片。華為在Twitter官方賬號上宣揚這些舞者的「生存精神。」

他表示,雖然公司在向上攀登,但他由於身體狀況,將走下坡路,無法再與公司一起攀登。他表示,大家現在知道痛點在哪,應該在哪些方面改進。

英文原文:Huawei Founder Ren Zhengfei Takes Off the Gloves in Fight Against U.S.

端 x 華爾街日報 華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