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 x 華爾街日報 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瑞幸咖啡衰落背後:大批虛假買家和一個虛擬員工

快速成長的中國初創公司瑞幸咖啡在承認收入造假之前市值一度飆升,最高達到120億美元。然而相關記錄顯示,批量購買了瑞幸咖啡產品的買家包括與該公司董事長兼控股股東陸正耀有關聯的企業。瑞幸股價已經暴跌,監管機構正在進行調查。


2020年4月18日,客人在上海的一家Luckin咖啡店裡讀書。 攝:Wang Xiaofei/VCG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4月18日,客人在上海的一家Luckin咖啡店裡讀書。 攝:Wang Xiaofei/VCG via 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中國初創公司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 Inc., LK)的成長速度令人震驚。該公司開店步伐快於星巴克(Starbucks Co., SBUX),上市八個月市值就增加一倍,最高達到120億美元,這種表現令其在美國的知名投資者大為滿意。

然後,在4月2日,瑞幸咖啡宣稱其虛報了大量銷售額

這個震撼性事件讓這家成立僅三年的咖啡業新巨頭的前進道路戛然而止,導致該公司股價一夜之間暴跌75%。自那以後,調查人員深入審查了瑞幸咖啡的賬簿,高管被解職,一家證券交易所決定把該公司股票摘牌,但迄今還無人解釋在這家曾經飛速擴張的公司內部到底發生了什麼。

現在,一些內幕可以被曝光了。

據《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看到的內部文件和公開記錄顯示,瑞幸咖啡向與該公司董事長及控股股東陸正耀(Charles Lu)有關聯的企業出售了可以兌換數千萬杯咖啡的代金券。這些企業購買代金券,使得瑞幸咖啡帳面收入遠高於其咖啡店的營業收入。

與此同時,其他內部文件顯示,一位名為梁惠(Lynn Liang)的採購員經辦了超過1.4億美元的付款,用於購買果汁等原材料以及配送和人力資源服務。據了解瑞幸業務的人士表示,梁惠這個人是虛擬的。

該公司欺詐的規模和大膽程度讓海外投資者感到震驚,監管部門也迷惑不已。《華爾街日報》發現,瑞幸咖啡的欺詐行為可以追溯到該公司一年前在納斯達克市場首次公開募股(IPO)之前。這家公司從成立到上市用了不到兩年時間。瑞幸咖啡股價突然下跌令亞洲和西方的退休基金、共同基金和對沖基金蒙受沉重損失,更不用說散戶投資者了。

瑞幸咖啡於5月11日暫停了首席執行官錢治亞(Jenny Qian)和首席運營官劉劍的職務,但幾乎沒有提供細節。另外六名員工已遭停職或被要求休假。

記者無法聯繫到錢治亞置評。劉劍掛斷了電話。另外六名員工當中唯一發表評論的人稱,他只是奉命行事。

陸正耀沒有回答《華爾街日報》的問題。5月20日,他在一份公開聲明中表示:「我的風格可能太激進,企業跑的太快,也導致很多問題,但我絕不是以‘概念做局’去欺騙投資人。」

他還在該聲明中表示了歉意並重申了他對瑞幸咖啡的信心。在該聲明發布前,納斯達克表示已作出瑞幸咖啡應被摘牌的決定,瑞幸咖啡表示將對該決定提起上訴。

瑞幸咖啡在答覆《華爾街日報》的問題時稱,該公司董事會的一個委員會正在繼續進行內部調查,並對美國和中國監管機構的質詢作出回應。該公司表示,目前無法就調查的具體細節置評。

瑞幸咖啡稱,該公司將繼續採取適當措施改善內部控制,並在董事會和現任高層管理團隊的領導下繼續專注於發展業務。

納斯達克市場儘管尋求讓瑞幸退市,但上周仍允許該公司美國存托股票(ADS)在停牌六周後恢復交易。瑞幸股價立即再度下跌。該公司股票周三收盤報2.59美元,而1月份曾短暫升至50美元上方。

瑞幸股價下跌再次引燃了長期存在的一種擔憂,即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簡稱SEC)無法審查中國公司財務記錄以保護美國投資者。

據知情人士透露,SEC也在調查瑞幸。今年4月,SEC就投資中國和其他新興市場企業的風險再次發出警告。中國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當月突擊檢查了瑞幸在廈門的總部,並帶走了相關記錄。

瑞幸咖啡創辦於2017年年中,當時適逢中國最近一波科技公司融資熱潮,條件可謂得天獨厚。上市之前該公司融資逾5億美元,投資者包括貝萊德(BlackRock Inc., BLK)、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C Private Ltd.)以及中國和美國多家投資基金。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銀行家們設法獲得了瑞幸高管的支持,之後成為該公司IPO交易的牽頭承銷商。

2019年5月17日,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 Inc., LK) 在美國納斯達克首次公開募股(IPO)。
2019年5月17日,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 Inc., LK) 在美國納斯達克首次公開募股(IPO)。攝:Victor J. Blue/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暗中蘊釀

瑞幸咖啡的控股股東陸正耀是一位企業家,之前還創辦了神州租車有限公司(CAR Inc., 0699.HK)和網約車公司神州優車股份有限公司(UCAR Inc.)。

在這些更早創辦的公司擔任高管的錢治亞與陸正耀聯合創辦了瑞幸咖啡,並出任該公司首席執行官。他們將瑞幸咖啡打造為一家有望顛覆中國不斷擴大的咖啡市場格局的科技公司,而這個市場一直為星巴克所主導。

瑞幸咖啡的經營策略建立在一款移動應用之上。該公司通過這款應用向數以千萬計的人發送免費購買咖啡的代金券以及未來以大幅折扣購買咖啡的優惠券。這樣的折扣使得一杯拿鐵的價格低至人民幣12元(合1.67美元),約為星巴克類似飲品價格的三分之一。

顧客以電子方式訂購和付款,這樣就省去了收銀員。瑞幸咖啡承諾30分鐘內送達咖啡。該公司對投資者稱,公司通過這一模式收集了數據,以優化銷售和供應鏈效率。

到2018年5月,也就是瑞幸咖啡開設第一家咖啡館僅七個月後,該公司已在十多個城市擁有500多家咖啡館。該公司稱,其採用來自拉美和非洲的優質阿拉比卡咖啡豆,使用來自意大利的糖漿和新西蘭的牛奶。該公司還對使用高端瑞士咖啡機引以為豪,並聘請拿過獎的咖啡師來幫助設計食譜和咖啡館。

在一次有大群商業合作夥伴和記者到場的盛大發布會上,錢治亞站在一個巨大的LED螢幕前說,瑞幸咖啡的目標是提供人們隨時都能喝到的價格實惠的優質咖啡。

幾天后,瑞幸向星巴克發起了猛烈攻擊,指責星巴克阻礙供應商與競爭對手做生意,並提起了反壟斷訴訟。星巴克表示歡迎競爭。瑞幸後來撤銷了這樁訴訟。20多年來,星巴克幫助吸引了喝茶人群轉向咖啡。

開設新店

憑藉2018年6月的一輪融資,瑞幸在成立僅一年後就獲得了10億美元估值。瑞幸利用所籌資金加大馬力開設咖啡館,其中很多都靠近星巴克的店面。總部位於西雅圖的星巴克也開始向中國消費者提供咖啡外賣服務。

瑞幸咖啡在2019年5月的IPO取得了巨大成功,籌集到6.51億美元資金,上市首日該公司市值就達到約50億美元。看到股價跳漲,陸正耀與同事們擊掌慶賀。

在廈門,瑞幸舉辦了一場宴會,數以百計的商業夥伴、投資者、銀行人士和律師到場。來賓們可以在一個模仿納斯達克上市儀式的展台前合影留念,錢治亞提出了下一個目標:到2021年底,在中國的門店數量要達到1萬家。當時,星巴克在中國的門店數量不到4,000家。

Quo Vadis Capital總裁、餐飲行業分析師佐利迪斯(John Zolidis)說:「這是爆炸式的、巨大的增長,那些數字對許多投資者來說非常誘人。」Quo Vadis Capital表示其從未買入或賣出過瑞幸的股票。

據知情人士透露,從IPO前的一個月開始,瑞幸咖啡的一批員工就已經開始通過編造虛假交易來粉飾銷售額。這些員工使用以手機號碼註冊的個人賬戶購買了許多杯咖啡的代金券。據一位知情人士稱,通過這種方式捏造的銷售額達人民幣2億至3億元(合2,800萬美元至4,200萬美元)。

這種做法後來變得更加複雜。根據《華爾街日報》看到的瑞幸咖啡內部記錄,在2019年5月下旬,瑞幸咖啡剛剛興起的一項業務帶來大量訂單,該業務涉及向企業客戶批量銷售咖啡代金券。

除了向航空公司和銀行等一些常規客戶出售真正的代金券外,上述記錄顯示,中國各地城市的數十家不為人知的公司購買了大量代金券。這些公司反覆批量購買代金券,金額往往很大。有時會有大量訂單在夜間時段湧入。

據這些文件顯示,位於中國山東省的青島志炫商務諮詢有限公司(Qingdao Zhixuan Business Consulting Co.)在一筆訂單中購買了價值人民幣96萬元(約合13.4萬美元)的瑞幸咖啡代金券。文件顯示,從2019年5月到11月期間,山東這家公司進行了100多次類似的代金券購買。

中國內地和香港的公司註冊記錄顯示,在一個包含其他公司以及這些公司董事和股東的複雜網絡中,青島志炫與陸正耀的一名親戚、陸正耀之前創立的神州優車的一名高管以及瑞幸咖啡的一名高管存在關聯。青島志炫的聯繫電話與神州租車的一家分支機構相同,並以神州優車的一個電子郵箱地址註冊。

2019年1月15日,北京的Luckin咖啡店,一名員工準備冰咖啡予顧客。
2019年1月15日,北京的Luckin咖啡店,一名員工準備冰咖啡予顧客。攝:Gilles Sabrie/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虧損

通過《華爾街日報》對上述記錄的分析,瑞幸咖啡通過這種方式在2019年計入了超過人民幣15億元(約合2.1億美元)的銷售額,遠超同期真實銷售情況。

隨著批量銷售帶來收入,瑞幸咖啡還向其記錄中所列的十幾家提供原材料、快送和人力資源服務的公司支付了款項。據公司註冊記錄顯示,其中許多公司直到2019年4月和5月才成立。

據公司內部文件和知情人士的說法,中國監管機構最近檢查了瑞幸咖啡的系統,發現了超過人民幣10億元(約合1.4億美元)的可疑供應商付款。這些文件顯示,付款是由梁惠經手的,熟悉瑞幸的人士稱梁女士並不存在。

據公司內部記錄和知情人士透露,瑞幸首席執行官錢治亞批准了這些付款,在某些情況下,她還主動過問付款流程的進展。該知情人士稱,這些付款繞過了首席財務官,當時首席財務官並沒有管理瑞幸的財務和資金部門。首席財務官沙克爾(Reinout Schakel)不予置評。

查閱購買了代金券的公司和其他多次收到供應商付款的公司的註冊記錄,就會發現其中很多公司都與瑞幸、陸正耀或陸正耀之前創立的兩家企業有關聯。有些公司的辦公地址和聯繫電話與神州租車或神州優車的分支機構相同。有幾家公司的註冊電子郵箱地址與上述兩家公司一些員工的電子郵箱地址相同。其中一家公司使用瑞幸的電子郵箱地址進行了註冊。

其中幾家公司與陸正耀的親戚或朋友有關聯。定期批量購買咖啡代金券的達特英菲(北京)數據科技發展有限公司(Date Yingfei (Beijing) Data 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與神州租車的一個分支機構和神州優車的前身使用相同的電話號碼。

上述文件顯示,征者國際貿易(廈門)有限公司(Zhengzhe International Trade (Xiamen) Co., 簡稱:征者國際貿易)是瑞幸咖啡的原材料供應商。

達特英菲和征者國際貿易的法人代表都是陸正耀昔日同窗王百因。企業註冊資料顯示,王百因持有達特英菲60%的股份,持有徵者國際貿易95%的股份。記者未能聯繫到王百因置評。

並非所有的操作細節都可獲知。熟悉這些交易的人士推測,這些批量購買和付款慢慢地就形成了一個交易循環,使得瑞幸咖啡可以利用進出公司賬戶的相對較少的資金誇大銷售額和支出。尚不清楚啟動這些交易的資金最初來自哪裡。

2019年11月,瑞幸報告第三季度產品銷售額同比暴增558%,並預計第四季度銷售額將增長約400%。該公司財報顯示,每家門店產品的平均淨收入飆升80%。

約兩個月後,瑞幸股價上漲了近一倍,該公司在後續的股票和可轉換票據發行中籌集了8.65億美元。在瑞幸表示其在華咖啡店數量超過了星巴克並將推出大批自動售貨機銷售其飲品後,瑞幸的股價進一步攀升。

今年1月31日,曾曝光中國公司不良行為的美國做空機構渾水公司(Muddy Waters LLC)發布了一份有關瑞幸的89頁匿名報告。該報告指出,通過查看逾1.1萬個小時客流量的影片片段、逾2.5萬張顧客收據小票以及去過瑞幸門店的1,500人的觀察,可以得出該公司很大一部分收入都是偽造的結論。

瑞幸咖啡股價一度暴跌,但在該公司否認這些指控後重新開始上漲。渾水公司這份報告的發布正值審計機構準備審計瑞幸2019年業績前後。

兩個月後,瑞幸咖啡於4月2日發布爆炸性消息。該公司披露,2019年銷售額中有多達人民幣22億元(約合3.1億美元)是偽造的。這一偽造的金額相當於瑞幸咖啡2019年4月至12月期間已公布銷售額和預期銷售額的近一半。

審計機構安永華明(Ernst & Young Hua Ming LLP)次日表示,發現瑞幸咖啡的一些管理人員偽造交易,虛增了收入、成本和費用,這促使其要求該公司進行了一項內部調查。

瑞幸咖啡的市值一度高達120億美元,如今只有約6.5億美元。

該公司在5月12日的一封內部信中寫道:「瑞幸咖啡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機並身處輿論漩渦中。」 內部信稱:「我們相信,經過全體瑞幸人的努力,公司一定能夠度過危機,重回正常軌道。」

英文原文:Behind the Fall of China’s Luckin Coffee: a Network of Fake Buyers and a Fictitious Employee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