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約 特約企劃

《一水南天》香港故事:在最黑暗的時候見到光輝

音樂劇《一水南天》編劇/作詞張飛帆透露全劇最後結束在1941年,香港投降的那一天。香港日治三年從這一刻開始。「我故意結束在一個最黑暗的日子。」


香港舞蹈團原創音樂劇《一水南天》。 圖:香港舞蹈團
香港舞蹈團原創音樂劇《一水南天》。 圖:香港舞蹈團

我們往往會在最黑暗的地方才會見到光輝,張飛帆說。

《一水南天》是香港舞蹈團和演戲家族聯合呈獻的本地原創粵語音樂劇。故事講述19世紀末年,潮州人陳一水從家鄉隻身來到香港,憑著拼勁在這裏闖出名堂,由碼頭苦力一步一步成為米行老闆,創立「譽泰隆」。隨後20年代,香港爆發嚴重米荒,有米業同行存貨居奇,謀取暴利,置百姓於水深火熱。陳一水需要在利益與公義之間,作出抉擇。

張飛帆形容,《一水南天》是「用一個香港人的奮鬥故事,去代表一代香港人的故事,由此去想這一代香港人去如何走接下來的路。」

故事:香港人的路

「陳一水是一個典型的香港人。」張飛帆認爲,這個背景放置在1920年代,從家鄉到香港闖蕩的潮州人,是一代香港人的縮影。

「當年來香港的人是爲了什麼?搵食。這部戲就是由『搵食』開始。吃飽了,慢慢衍生的下一個想法,就是『發財』。」張飛帆說。於是陳一水填飽肚子之後,開始逐漸經商,讓自己慢慢發達。「我們香港人從來都是發財爲先。」

「今時今日的香港,還可不可以用這個思維走下去呢?」

張飛帆把他筆下的人物放到了這樣一個矛盾的位置。「陳一水走到某一步,發現發財不是他的終極追求,亂世中發財原來會導致很多人犧牲。」1920年代,香港發生過一場嚴重的米荒,當時有米商囤積居奇,造成貧窮的百姓被活活餓死,生靈塗炭。張飛帆就讓陳一水置身於這段真實的歷史中,需要作出自己的選擇。

人性總有貪婪。「總會有人爲了自己的利益,犧牲掉他人,自古以來皆是。但我們這部劇要講的是,當人性遇到這種考驗,我們會不會放棄自己利益,甚至爲了救貧苦的大衆,和時代對抗?」

陳一水的故事,是講人性的貪婪,和人性的覺醒。

張飛帆表示,這個故事,沒有映射哪些真實事件,只不過歷史總是循環的,而人性永恆,所以你看見這一個故事,就好像看到了許許多多的現實。

「香港從開埠到今日,經歷過很多苦難。戰亂、飢餓、災難、傳染病、經濟風暴。我會形容香港人是一班苦難的人。」張飛帆說,「我們在八九十年代,有過風生水起的時候,但這些都是從前人的苦難中熬來的。沒有40到60年代的苦難,怎麼會有70年代的起飛呢?」

「只不過我們這代人不走運,又要從苦難中開始。苦難過後必然可以有光輝,這是我相信的,希望用這個故事勉勵我們這代人。」他說。

聯合導演/編舞楊雲濤。
聯合導演/編舞楊雲濤。圖:香港舞蹈團

舞台:具體與意象並重

能與香港舞蹈團合作呈現這個充滿香港情懷的故事,張飛帆認爲很特別。

《一水南天》是一部音樂劇,跳、唱、演三種藝術融合成一個故事,是難得的表現形式。

香港舞蹈團藝術總監楊雲濤擔任此劇的聯合導演/編舞,他認爲,相對於台詞、語言,舞蹈與音樂的關係更多,表達形式比較抽象,觀衆在欣賞一個故事、接收訊息時,需要擁有更多想像空間,刺激想象力。

這就是《一水南天》的特別之處:「它是一個非常完整、實在的故事,但又充滿很多意象的東西。」楊雲濤說,「舞蹈,就是兩者的橋樑。」

其中一個具有代表性的畫面是劇中女海盜徐老海的個人表演——《大海歌》。中國近代史中最出名的女性海盜是張保仔的情人鄭一嫂。徐老海的人物靈感也來源於此。徐老海俠氣、率直、敢愛敢恨,這樣的性格,比起文字,創作者覺得更適合以舞蹈形式呈現。

「一個表面上看起來是反派人物的海盜,恰恰在其身上出現了人性的閃亮,甚至有點超現實。」楊雲濤說,「這種情懷很難用對白表達,於是我們用畫面、舞蹈呈現出她的胸襟、氣魄、願景,她如何看天看地看人間。」

此劇中的「舞蹈」應稱之爲「形體動作」。張飛帆認為音樂劇要做到「腰馬合一」:「無論演員、舞蹈員,都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在舞台上不會區分,無論本身專業是什麼,都需要在跳、唱、演上一樣盡力。」

他們有信心呈現出具體故事中的意境美。觀衆靜坐在劇院中,可以感受到海風、海浪。

編劇/作詞張飛帆。
編劇/作詞張飛帆。圖:香港舞蹈團

舞季:再現香港之多元薈萃

《一水南天》是香港舞蹈團2020-2021年度舞季的頭炮重頭戲。大型音樂劇這種多元薈萃的特點,也表現了今年舞季的特色:有音樂劇、舞劇、實驗小劇場創作,也有傳統的舞蹈表演。

「就好像香港一樣。」楊雲濤笑說,香港這個地方,容下了各種各樣不同的人。他真的很愛香港:「我希望香港舞蹈團就像香港這個城市一樣,大家都可以在這找到自己的空間,大家彼此都能看見對方。」

「爲什麼如今要來看歷史、講故事?可能是因爲我們當局者迷。」楊雲濤說。

張飛帆則寄語香港人,不要放棄希望。「我想香港一路走來,最厲害的地方,我們能在絕境裏面抱有希望,因爲一放棄希望就會輸。最大的戰場,其實在我們心中。」

他用了一句劇中的歌詞作結。 「希望小島發光。」

香港舞蹈團2020-21年度舞季。
香港舞蹈團2020-21年度舞季。圖:香港舞蹈團

兩大藝團,闊別十三載,繼《邊城》後,再次聯手呈獻本地原創音樂劇

張飛帆、劉穎途 作品 激盪人心 歌舞交織 亂世為人 天命可抗

19世紀末年,船舶南來北往,香港由小漁港逐漸發展成為舉足輕重的貿易都會。潮州小子陳一水隻身來港,決心要在這片黃金地闖出名堂,終於憑著拼勁,由碼頭苦力躍身成為米行老闆,創立「譽泰隆」享譽南北行街。

1920年,香港爆發嚴重米荒,以俞少鴻為首的米業同行謀取暴利,置百姓於水深火熱。陳一水在利益與公義之間作出抉擇,並在女海盜徐老海的協助下,拯救蒼生。

從無名之輩到米業大亨,及至1941年處於淪陷邊緣,陳一水與香港早已血脈相連。

香港舞蹈團主辦、演戲家族聯合製作及演出:原創音樂劇《一水南天》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日期及時間: 2020年6月27日至6月30日、7月2日至7月4日 7:45pm 2020年6月28日、7月4日至7月5日 2:45pm 票價:HKD 1000, 490, 390, 290, 190

門票現於 art-mate.net城市售票網 URBTIX 同步發售

關於《一水南天》: www.ataleofthesouthernsky.hk

節目查詢:3103 1842|www.hkdance.com|hkdance@hkdance.com

Pick-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