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早報:特朗普要求世衛30天內整改,否則考慮美國退出,被批不負責任


2020年5月19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參加內閣會議。 攝:Alex Wong/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9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參加內閣會議。 攝:Alex Wong/Getty Images

特朗普要求世衞在30天內實質改善,否則考慮美國退出

美國總統特朗普致函世衞組織(WHO)總幹事譚德塞,要求世衞在30天內做出「實質性改善」,否則美國將「永久終結」對世衞組織的資助,並重新考慮美國作為世衞組織成員國的身份。

特朗普在推特上展示了這封四頁信件。他在信中譴責世衞因受來自中國的影響而「失去獨立性」,「不斷犯錯⋯⋯令全世界付出慘重代價」。不過他並未說明美國想要看到哪些「實質性改善」。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克堅昨日回應稱,特朗普信函充滿暗示性語言,試圖誤導公眾,以達到污衊抹黑中方防控努力、推卸美方自身防控不力的目的。

亞洲協會政策研究所主任、澳洲前總理陸克文(Kevin Rudd)認為,世衞組織和中國都有需要回答的問題,但特朗普身為美國總統,指稱世衞是「中國傀儡」毫無道理,威脅退出世衞更是「不負責任」。

陸克文稱,「特朗普指責別人速度很快,但我們中大多數都認為,他自己的國內政策是一團亂麻」。

世衞大會一致通過調查病毒源頭決議案

昨日世界衞生大會(WHA)第二天會議上,194個成員國一致同意歐盟提出的決議草案,包括追查2019冠狀病毒源頭、傳播途徑以及分析各國應對策略等11項要求。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稱,中國支持在全球疫情得到控制之後,進行全面評估總結,上述決議草案符合中方立場,中方亦參與了草案磋商。

趙立堅還強調,該決議草案與澳洲方面此前提出的疫情「獨立國際審議」完全不是一回事。

趙立堅具體列舉指:決議草案要求適時啟動評估,而非立即啟動;決議草案仍確認世衞組織的關鍵領導作用,而非另起爐灶;決議草案要求回顧總結在世衞組織協調下國際衞生領域應對工作的經驗教訓,而非針對個別國家搞有罪推定式的調查。

中國民航局:未復航航空公司不得提前預售國際機票

《21世紀經濟報導》昨日發布獨家消息,指記者獲得中國民航局一份最新特急電報通知,要求各地區民航管理局和航空公司,提前一兩個月申請國際航班預先飛行計劃,合理控制國際機票預售數量;尚未復航的航空公司不得在批准復航之前預售國際機票。

通知內容顯示,至少在10月份之前,「五個一」規定仍將繼續執行。

「五個一」規定是指,內地一家航空公司只能通航一個國家的一個航點,且一週內只能飛一班。該規定是因應2019冠狀病毒疫情全球爆發形勢,自3月29日開始實施。

日本《外交藍皮書》支持台灣參加世衞大會

日本外務省昨日向內閣會議提交2020年版《外交藍皮書》,首次表示「一貫支持台灣以觀察員身份參加世界衞生大會(WHA)」。藍皮書還修改了對台灣的表述,由去年「重要的夥伴」,改為「極為重要的夥伴」。

台灣外交部發言人歐江安表示,歡迎並肯定日本重視台日關係,台灣盼與全球努力,為抗疫貢獻心力。

日本《外交藍皮書》主張獨島主權,南韓強烈抗議

南韓外交部昨日發表評論,就日本政府在2020年版《外交藍皮書》中主張獨島(日方稱:竹島)是日本固有領土、被南韓非法佔據,南韓表示強烈抗議,並召見日本駐南韓大使館人士提出抗議。

南韓外交部評論指,獨島在歷史、地理、國際法上均屬南韓固有領土,日方該主張不會影響南韓對獨島享有主權,南韓亦將嚴正應對針對獨島的任何挑釁。

七人另立新黨,馬克龍失去國民議會半數席位

法國七名國民議會議員宣布退出總統馬克龍領導的「共和國前進黨」,導致該黨在國民議會577個議席中,席次降至288席,差一席不足半數。

不過法國評論人士指,馬克龍仍然擁有中間派民主運動(MoDem)和中右翼團體 Agir 的支持,後兩者在國民議會中共佔56個席位。

退黨的七人與其他馬克龍前支持者將組建新黨,名為「生態、民主、團結」(Ecology,Democracy,Solidarity),他們希望提高對生態環境及社會不平等議題的關注。

美國「羅訴韋德案」當事人臨終告白:轉態反墮胎是因被收買

美國1973年「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當事人諾瑪·麥科維(Norma McCorvey)晚年表示,她後來轉向反墮胎陣營,是被右翼團體收買而進行的「表演」

「羅訴韋德案」是美國關於墮胎權的里程碑案件,確立了孕婦可在懷孕三個月內自行決定墮胎、懷孕三至六個月可有條件墮胎等權利。

麥科維是此案原告,化名為「羅」(Roe)。她已於2017年因心力衰竭去世,終年69歲。紀錄片《AKA Jane Roe》是在她去世前幾個月拍攝的,本週五將在 FX Networks 和 Hulu 首映。

麥科維在片中稱,她在贏下墮胎權歷史性案件之後20多年中,轉而成為一名虔誠的福音派基督徒、積極投身反墮胎組織,這一切都是「表演」,而她在這個過程中獲得了可觀的收入。

麥科維坦言自己是有利用價值的「大魚」,並認為雙方交易是互利的,「我拿他們的錢,他們讓我站在鏡頭前,告訴我說什麼,我就說什麼」。麥科維在片中將這番告白稱為「臨終懺悔」。

台灣地位未定論 墮胎 疫情改變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