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端 x 華爾街日報

再見,異見董事:朱克伯格的固權術

這位35歲的商業大亨改組了董事會,還試圖讓Facebook這家社交媒體巨頭在新冠疫情中高調發揮作用。


2019年4月30日,Facebook總裁朱克伯格在台上發表簡報。 攝:Amy Osborne / AFP via Getty Images
2019年4月30日,Facebook總裁朱克伯格在台上發表簡報。 攝:Amy Osborne / AFP via 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去年12月,Facebook的高管齊聚馬克·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夏威夷考艾島(Kauai)佔地700多英畝的海濱度假村,召開了一次不尋常的董事會會議,討論在經歷了多年動蕩之後如何給公司重新設定方向。

了解這次會議的人士說,變動來了,但並不是像每個人期待的那樣。

接下來的幾個月內,Facebook宣布了兩名董事的離職,朱克伯格的一位老朋友加入了董事會。上述變動標誌著這位首席執行官過去兩年為鞏固自己在Facebook決策地位的努力達到了高潮。這位35歲的大亨還立即展開行動,引領Facebook在應對新冠病毒方面進行高調的宣傳活動。通過採訪著名衛生官員和政客,他本人也成為公眾關注的焦點。Facebook是朱克伯格在16年前與人共同創立的。

結果是,與過去幾年相比,這位Facebook的首席執行官兼董事長對公司的掌控更加積極和明顯。

在過去三年中,Facebook在錯誤資訊傳播、對用戶數據疏於監管以及公司的競爭做法方面存在著諸多爭議,現在還遠不能確定朱克伯格對公司的重新定位以及他在公司最高層扮演的角色能否最終將公司聲譽從那些負面影響中扭轉過來。

在公司效力多年的董事離職,過去兩年中又有幾位老將陸續離開,意味著他在前進的路上缺少了能夠幫助他洞察潛在問題的關鍵顧問。

朱克伯格對本文不予發表評論。一位Facebook發言人說:「Facebook的根本使命是聯接,而聯接從未像現在這樣重要。」

從某些方面來說,朱克伯格正在按照他在2017年2月發表的近6000字的宣言中所闡述的思路來定位Facebook。他將這個社交媒體巨頭設想為「社交基礎設施」,可以幫助戰勝包括疾病在內的全球問題,而這個雄心勃勃的願景被淹沒在俄羅斯利用該平台操縱選舉的新聞,以及政治數據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對數以千萬計Facebook用戶數據不當獲取的醜聞中。

數家聯邦和州機構一直在調查Facebook,這其中包括了聯邦貿易委員會(Federal Trade Commission),該委員會於2018年開始對該公司的用戶數據進行調查,並於去年7月與其達成創紀錄的50億美元和解協議。

朱克伯格長期以來一直依靠公司的首席運營官、實際上的二把手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來處理政策和運營方面的問題,並依靠首席產品官、同時也是自己老友的克里斯·考克斯(Chris Cox)來管理平台的一些重大變化。

但是朱克伯格厭倦了防守,在2018年他擔任了戰時領袖角色,這需要他行動迅速,有時需要單方面採取行動。以2019年3月的一則公告為起點,他宣布了一系列使Facebook朝新方向發展的產品,該公告稱公司重心將從令其聲名赫赫的公開貼文轉為加密的私信業務。

他說,新的側重點將令Facebook看起來更像是「起居室」,而不是「市政廣場」。這也賦予了朱克伯格掌控Instagram和WhatsApp的新權力,二者都是他曾經承諾要獨立運營的業務單元。

消息宣布後不久,在公司已效力13年、曾被視為朱克伯格潛在繼任者的考克斯突然辭職。

知情人士說,考克斯擔心轉向加密將阻礙對恐怖主義和販賣兒童等犯罪活動的發覺。

去年4月,Facebook透露兩名長期的獨立董事將離開董事會,他們是Netflix首席執行官里德·黑斯廷斯(Reed Hastings)和前投資銀行家埃斯金·鮑爾斯(Erskine Bowles)。後者也曾在克林頓政府任職。

一位直接了解鮑爾斯言論的人士說,鮑爾斯離開後,私下批評Facebook領導層未能採納他在其專業領域即政治方面提出的建議。鮑爾斯不予置評。黑斯廷斯的發言人未回應置評請求。

去年10月,Facebook表示,自2015年6月以來一直擔任首席獨立董事的蘇珊·戴斯蒙德-赫爾曼(Susan Desmond-Hellmann)將離開董事會。Facebook引用她的宣布,離開是出於健康和家庭原因。一位知情人士說,戴斯蒙德-赫爾曼告訴一些人她離開的部分原因是她認為董事會運作不適當,Facebook管理層沒有考慮董事會的意見反饋。

上個月,戴斯蒙德-赫爾曼加入了製藥巨頭輝瑞公司(Pfizer Inc.)的董事會。 在4月下旬記者向她請求置評的時候,她表示Facebook的新聞稿準確無誤,並對知情人士的描述提出了異議。

2019年10月25日,朱克伯格在台上介紹Facebook手機程式的新介面。
2019年10月25日,朱克伯格在台上介紹Facebook手機程式的新介面。攝:Mark Lennihan/ AP/ 達志影像

攬權

了解夏威夷聚會的知情人士說,朱克伯格在他的度假村主持召開了12月的董事會會議,希望這個不同的會議場景可以緩解公司緊張局勢。

董事和高管們研討了一長串的監管問題,包括Facebook如何處理包含複雜要求的聯邦貿易委員會協議。 知情人士說,他們討論了公司的戰略、文化和治理。一位知情人士說,部分與會者在會後感覺事情會向好的方向發展。

然而在一個月後的財報電話會議上,朱克伯格似乎不想再道歉了。他說,Facebook過去因為擔心會冒犯他人,並未明確表達其觀點。他說:「我未來十年的目標是被人理解而不是被人喜歡。」

朱克伯格需要來自董事會更廣泛的支持。 知情人士說,他一直與任職時間最長的董事之一、風險投資家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爭執不下。一位知情人士說,在Facebook遵從聯邦貿易委員會和解協議的工作中,雙方互不相讓。

知情人士說,安德森對Facebook是否有能力和意願遵守這些條款表示沮喪,並考慮離開董事會。矽谷風險投資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的發言人不予置評。

Facebook發言人表示,安德森從未懷疑該公司遵守聯邦貿易委員會和解協議的能力或決心。

為了得到更多的董事會支持,朱克伯格在2月安排老友德魯·休斯敦(Drew Houston)加入了董事會,37歲的休斯敦是雲軟體公司Dropbox的首席執行官。去年春天,他安排支付公司PayPal高管佩吉·奧爾福德(Peggy Alford)加入董事會,奧爾福德曾在朱克伯克的慈善基金會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擔任財務主管。

休斯敦的發言人不予置評。奧爾福德也未回應置評請求。

新冠病毒侵襲美國之時,朱克伯格迅速採取行動,於3月2日召集他負責商務和產品的主要副手們來討論如何應對。

知情人士說,朱克伯格和其他高管認為Facebook有機會發揮重要作用。一位參與討論的人士說,公司要求高管規劃一個大的想法來幫助改變公眾對Facebook的看法。

討論過後的結果之一是一次聲勢浩大的廣告宣傳,展示Facebook用戶和口號:「如果我們能找到彼此,就永遠不會迷失。」

公司發言人對朱克伯格曾鼓勵其副手們將Facebook的疫情應對作為修補公共關係的機會提出異議。發言人說:「任何聲譽的提升都是這項工作的副產品,而不是其源動力。」

在3月初的一個周末,一個由20名高級經理組成的團隊開始從事新冠病毒資訊中心的工作,內容包括保持社交距離的技巧。朱克伯格在其位於加州帕洛阿爾托的住所裡參與提供意見,這個項目從計劃到實施只用了幾天時間。

改組董事會

3月中旬,在世界衛生組織宣布新冠病毒發展為全球大流行病的幾天後,Facebook宣布前美國運通(American Express Co.)首席執行官肯尼斯·錢納特(Kenneth Chenault)將離開董事會。

他和朱克伯格一度關係密切。一位知情人士說,在錢納特2018年2月加入董事會之前,朱克伯格有時每周都會打電話給他尋求建議,視他為懂得如何運營大型機構的「好好先生」。

但錢納特在朱克伯格心中的好形象之後幻滅了。據知情人士說,他在加入公司後不久試圖成立一個外部諮詢小組來研究Facebook的問題,並繞過朱克伯格,直接向董事會提交報告。因董事會的其他成員反對,這個想法夭折了。

知情人士說,錢納特和前總統奧巴馬的經濟顧問傑弗里·曾特斯(Jeffrey D. Zients)率領一批獨立董事於去年開始單獨召開會議,擔心他們的意見在Facebook面臨監管問題之際被駁回。

在Facebook發布的離職公告中,錢納特表示,他之所以離開是因為遇到千載難逢的機會能夠加入伯克希爾哈撒韋(Berkshire Hathaway)的董事會。

大約兩周後,Facebook公布說曾特斯即將從董事會離任,以便將更多時間用於自己的公司。知情人士說,錢納特和曾特斯對管理層以及公司如何處理錯誤資訊感到不滿已有數月之久。

今年3月,前財政部副部長、同時也是一名商人的羅伯特·金米特(Robert M. Kimmitt)作為新的首席獨立董事加入Facebook;麥肯錫(McKinsey & Co.)前高管南希·基耶弗(Nancy Killefer)和雅詩蘭黛(Estee Lauder Cos)首席財務官特蕾西·特拉維斯(Tracey Travis)也加入了董事會。董事會目前有11名成員,會在5月份進行股東投票。

2019年初的九名Facebook董事中,只有四人留下了,他們是朱克伯格,桑德伯格,安德森和風險投資家彼得·泰爾(Peter Thiel)。

朱克伯格的其他舉措沒有因為董事會的改組而減慢實施。Facebook宣布從廣告銷售額中拿出規模不小的1億美元資助小企業,同時還拿出另外1億美元來援助新聞行業。

兩周前,Facebook還進行了一筆最大的海外投資,收購了印度一家電信運營商近60億美元的股份。朱克伯格長期以來一直試圖擴大Facebook在印度的運營。他很快又宣布了一項與對手Zoom展開競爭的新影片聊天服務,名為Facebook Rooms。「在未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我們都將應對這個挑戰。」朱克伯格說道。

2019冠狀病毒疫情 Facebook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