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冠狀病毒疫情 What's New

即時報導:歷經波折與嚴格檢疫,第二批武漢包機返抵台灣


2020年3月10日深夜,華航包機由武漢飛抵桃園國際機場。 攝:林彥廷/端傳媒
2020年3月10日深夜,華航包機由武漢飛抵桃園國際機場。 攝:林彥廷/端傳媒

3 月 10 日晚間十一時左右,台灣第二批的第一班華航班機於武漢撤離,順利抵達桃園國際機場,比預計抵台的時間延誤了將近四小時左右。早前《端傳媒》曾報導的「武漢外孫」石宇航也在這架班機上,已順利返台與母親團聚。

今日上午,台灣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宣布,第二批「武漢包機」計劃即將啟動,將由中華航空與東方航空分別接載一共約 470 位滯留湖北的台灣民眾返台。

指揮官陳時中表示,10 日下午,由台灣方派出一架華航班機飛往武漢天河機場,該機載有相關醫療物資,以及四位醫師(包含一位領隊、檢疫醫師、小兒科醫師、婦產科醫師)、九位護理人員,預備進行乘客的檢疫工作。陳時中解釋,由於機上是密閉空間,為了降低風險,將會要求兩架班機上的乘客都通過核酸檢測,檢測結果呈現陰性並且沒有發燒,才能登機。

然而在武漢天河機場進行檢疫作業時,卻臨時出現許多狀況,原訂 202 人搭乘的華航班機,因為有乘客沒有報到、不配合檢疫,或上機前發燒而無法登機,最終只有 169 位旅客抵達台灣。而第二班東方航空執飛的班機也在登機時出現許多檢疫流程上的狀況,於清晨4時左右抵達台灣,接載 192 位旅客,兩架班機合計載回 361 人。

自從 2 月 3 日午夜,第一批由東航執飛的武漢包機返台之後,由於事後在該機上發現一名確診病例,後續並延伸出「機上名單決定程序不透明」、「陸配子女是否得以回台」等問題開始在台引發爭議,導致後續包機受阻,遲遲未有進展。

歷經相關風波後,台灣主管機關對包機的態度轉趨低調,每當被問起第二批包機進度,幾乎統一口徑:「一切以指揮中心為主」,或反覆強調三項原則:「人員名單必須與我方協商達成一致、陸方確實做好檢疫工作、我方需準備好隔離處所」。

這段期間,還有將近一千多名滯留湖北的台灣人持續等待第二批包機的消息。

現年 37 歲的周保正就是其一,他到武漢市工作一年多,家人全在台灣,只帶著一隻狗跟著他一起在武漢生活。原本預計在 1 月 23 日返台過年,沒想到這一天卻遇上「武漢封城」,打亂了一切計畫。從這一天起算,除了偶爾的領取物資,他已經被困在自家長達 48 天。

在經歷第一批班機的風波之後,他眼看著武漢台胞微信群裡的氣氛又熱絡轉趨低調,人們逐漸不再熱切詢問包機回台消息,他也開始失去對包機的期待。

嚴格檢疫、確認包機

一直到 3 月 3 日凌晨 1 時 28 分,其中一個微信的台胞群裡突然間傳來一則消息,周保正這才看見返台的一絲曙光:「緊急通知!明天會對申請返台的各位台胞進行一次核酸檢測,社區會安排專車帶大家到指定地點進行檢測,請大家務必保持手機暢通,出門前做好個人防護並帶好台胞證或有效其他證件。」

這則「通知檢測」的訊息中,並沒有透露後續包機的消息,只簡單交待接下來會根據每一個人的居住地點安排不同檢測時間。

過沒幾個小時,大約上午九點左右,周保正突然又收到一個新好友通知,相關人員單獨聯繫周保正,先是確定他的住址無誤,以及是否還留在武漢,接著就表示接到上級緊急通知,大約在一個小時之後,會派專車到所居住的小區(社區),接他到位於東湖高新大道與佳園路交會處的「潮漫凱瑞國際酒店」進行檢測。

一輛黑色滴滴專車駛進小區門口,接走周保正,大門外還站著幾名身穿藍色防護衣的人員。在車內,前座與後座的中間加了一大層透明塑膠袋,阻隔了司機與乘客之間的接觸,除此之外,後座的窗戶也保持著微開。

很快地,周保正抵達「潮漫凱瑞國際酒店」外的停車場。停車場上並沒有停放其餘車輛,只有一輛救護車,還有一個臨時搭建起的貨櫃屋,外頭擺放一個大桌子。幾名身穿白色防護衣的人員在桌旁邊等待著。

這是一個專門進行核酸檢測的臨時站點。每一位前往核酸檢測的人都會間隔超過兩百公尺,一個接著一個。周保正回憶整個流程相當快速、簡單,除了填寫資料,檢測人員用一根棉花棒伸進他的鼻咽沾取樣本後,就放他回車上了。接著,專車再度把他載回自家。

做完核酸檢測之後,相關人員給出一則提醒:「返台事宜還沒有收到通知。而且武漢疫情已經明顯好轉,您還要返台嗎?」周保正給予了肯定的回答。

3 月 5 日下午四點,核酸檢測後兩天,相關人員提供檢測報告的電子檔給周保正,告知檢測結果為陰性。爾後並未告知包機的消息。

武漢第二批包機返台前夕,當地台人經歷了怎樣的檢疫過程?
武漢第二批包機返台前夕,當地台人經歷了怎樣的檢疫過程?圖:端傳媒設計部

就在同一天,台灣陸委會正舉行記者會,當被問及武漢包機返台事宜時,副主委邱垂正僅表示:「指揮中心之前說過,有關第二批班機我方已經做好整備,隨時都可以出發接回民眾。至於包機的進度,雙方已經在協商中,本會沒有進一步說明。」

事實上,第一批包機之後,雙方政府皆表示持續「協商」,但具體進展到什麼階段,沒有一個相關部會能給予肯定的回應。而不論周保正或是其他身體還處於健康狀態的台灣民眾,即便打電話至海基會或是陸委會,都無法得到具體的消息。

台灣政府堅持以華航執行專機任務,並確保乘客名單必須由台灣政府提供,而國台辦則發布新聞稿表示台灣方面應當盡快同意由東航運送。雙方在多次的公開訊息中,皆表示對方阻撓包機進展,很難看出共識。

不願「節外生枝」的第二批包機

沒想到,3 月 9 日晚間八點左右,周保正又再度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突然間收到武漢台胞群裡的一則訊息:「明天有包機,已經與台辦確認過。」接著,群裡的人開始騷動,大家分別討論誰在乘客名單上,何時通知的等等。

在不同群的熱絡討論信息當中,周保正很快就察覺到一個明顯差異,有別於第一批包機返台前,許多消息都是在大群裡相互通知,並且還會給即將登機的人,互道恭喜的歡樂氛圍。第二批包機的消息,不只突然,當中還藏著更多不可言說的低調謹慎。「我猜群裡應該有人單獨收到通知。」他認為,第二批包機可能想保持低調,因此已經個別收到通知的群友也就跟著噤聲,默默走完後續返台流程。

另一名曾居中協調返台事宜的台商則表示,他也是從武漢當地才確認消息的,「我想大家是被要求保密,以免節外生枝。」

然而,武漢台胞群裡的消息,很快地就被台灣媒體披露報導。一時間,第二批包機返台的消息再度上升為媒體關注熱點。但無論是指揮中心、陸委會或海基會,在當晚都沒有正面回應此事,表示都在協商中,隔天(10日)統一進行說明。

值得一提的是,有關包機協商與後續安排細節,陳時中在會上都不願多談,他解釋,由於雙方都有心想把滯留湖北的台人送回台灣,但此事涉及兩岸事務,相對敏感。加上「包機已經進展到最後一哩路了」,因此不願意多談細節。

而原先台灣政府不停強調需考量台灣檢疫量能,因此只提供 121 位名單給對岸政府,並再三強調以中華航空接載,但從第二批包機的結果顯示,這當中歷經許多協商與溝通的過程。陳時中解釋,台灣的集中檢疫與檢測量已經擴增不少,目前有將近 1500 個位置可以進行隔離。

儘管已經做完核酸檢測,但周保正得知第二批包機的確定起飛,並且名單上沒有他的時候,還是難掩失落。他提起此前台灣的移民署將滯留湖北的 1235 名台灣人進行註記,防止他們從中國其他省份搭乘班機返台。「我們這一千兩百多人,根本沒想到會被這樣註記。一開始我們只是按照流程跟海基會登記想回台灣,但我的同事有些也是台灣人,一開始沒去登記,結果他們現在反而沒事,可以隨時返台。心情真的會覺得有點不公平。」

在今日的兩班包機過後,是否還會有第三批包機接回台灣,目前仍然未知。

(應採訪對象要求,文中石宇航與周保正皆為化名)

新冠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