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晚報:美德情報機關被指通過瑞士密碼技術公司,竊取120國機密近半世紀


圖為瑞士密碼技術公司 Crypto AG 創辦人 Boris Hagelin 於二戰初期發明的手提密碼機 M-209,目前收藏於荷蘭燕豪芬的「加密博物館」(Crypto Museum)。 攝:Jahi Chikwendiu / The Washington Post via Getty Images
圖為瑞士密碼技術公司 Crypto AG 創辦人 Boris Hagelin 於二戰初期發明的手提密碼機 M-209,目前收藏於荷蘭燕豪芬的「加密博物館」(Crypto Museum)。 攝:Jahi Chikwendiu / The Washington Post via Getty Images

美德情報機關被指通過瑞士密碼技術公司,竊取120國機密近半世紀

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及西德聯邦情報局(BND)被指至少自冷戰時期展開秘密合作,暗中操控瑞士密碼技術公司 Crypto AG,以竊取全球逾120個國家的機密;至東西德統一,德方向美方出售 Crypto AG 股份,美國完全接管竊密計劃、可能至2018年才正式結束。

美國《華盛頓郵報》、德國電視二台(ZDF)及瑞士德語廣播電視(SRF)聯手進行相關調查報道,披露美國及德國早至1990年代的多份機密文件,並訪問到美德前任、現任官員,以至 Crypto AG 僱員等。

報道指出,Crypto AG 於二次大戰期間獲得美軍的密碼機合約,此後持續依靠美方資金發展,陸續涉足電腦、密碼晶片、軟件等研發項目,並成為全球主要密碼技術供應商。消息人士透露,由1970年代開始,美國中央情報局、國家安全局(NSA)及西德聯邦情報局幾乎全盤操控 Crypto AG 的營運決策——從招聘、設計科研項目、毁滅已經過時的預算法項目、以至訂定客戶目標。

數十年來,Crypto AG 向伊朗、印度、巴基斯坦、梵蒂岡以至拉丁美洲多個軍政府銷售密碼技術及設備,高峰期客戶遍及全球逾120個國家,但據報從不包括中國、俄羅斯(及前蘇聯)。

報道引述消息人士指,美國及西德情報機關通過 Crypto AG 竊取其客戶的機密情報,例如在1979年「德黑蘭大使館人質危機」當中截取伊朗通訊。另外,美國及西德曾經向以色列、英國、瑞典及瑞士本身分享相關情報,例如1982年「福克蘭群島戰役」期間向英國提供阿根廷的情報。

另外,美國及西德情報機關也曾通過 Crypto AG 追蹤拉丁美洲多項暗殺獨裁者行動的情報,以至在1986年「西柏林的士高爆炸案」後截獲利比亞官員慶祝計劃成功的通訊。

報道指出,儘管中國、俄羅斯(及前蘇聯)並非 Crypto AG 的客戶,但根據獲得的美國中央情報局文件顯示,美方憑藉其他國家與中俄之間的通訊,間接獲得中俄的不少機密情報。

消息人士指出,美國及西德的情報機關後來不再參與 Crypto AG 的決策,而只通過 Crypto AG 竊取情報。至東西德統一後,德國聯邦情報局認為計劃有極高的曝光風險,因此於1990年代初退出。然而,美國中央情報局買下原由德方持有的 Crypto AG 股份,並繼續相關計劃,直至2018年才拋售股份,意味計劃可能至2018年才結束。

《華盛頓郵報》指,美國中央情報局及德國聯邦情報局均拒絕回應報道內容。另一方面,瑞士當局已經成立獨立調查機構,由一位最高法院前法官領導調查,今年中會向國會提交報告。而在德國,有國會議員要求聯邦情報局接受質詢。

評論指消息令瑞士作為中立國的名聲受損

BBC 駐瑞士日內瓦記者 Imogen Foulkes 指出,瑞士企業被美德用於竊取情報的消息,引發該國輿論的一片「痛苦的哀號」。她引述有瑞士時政記者寫道,事件令瑞士聲名狼藉,反映該國的中立政策是一種偽善。

Imogen Foulkes 認為美國中央情報局選中 Crypto AG 作為竊取機密的中介,除了基於該公司的密碼技術及設備質量,也因為瑞士作為中立國的名聲,令公司能夠吸引全球各國政府的訂單。

她又指出,瑞士傳媒及輿論近年已經流傳 Crypto AG 從事「狡猾交易」的消息,也曾有該公司的瑞士僱員提出質疑。而據今次跨國報道揭示,瑞士政府也曾獲得美國及西德分享情報,顯示瑞士當局很可能對相關操作知情。

Imogen Foulkes 提到,瑞士銀行過去為獨裁者們看管掠劫得來的財產,並對大規模逃稅活動視而不見,令國際社會產生一種印象——只要價錢合理,瑞士願意做任何事情。Foulkes 認為瑞士人一直為擺脫這種惡名而努力、且相關印象正慢慢成為過去,今次消息卻令瑞士引以為傲的另一範疇——精密工程技術——頓成「妖魔鬼怪」。

港澳辦主任張曉明被免職,習近平浙江時期「副手」夏寶龍接替兼任

中國國務院今天發出公告,港澳辦原主任張曉明被免去職務、改任港澳辦分管日常工作的副主任,職位同屬正部長級。港澳辦主任一職,由全國政協副主席兼秘書長夏寶龍接替兼任。

公告同時提到,香港中聯辦主任駱惠寧、澳門中聯辦主任傅自應會兼任港澳辦副主任。這是首次有中聯辦主任獲安排兼任港澳辦副主任職務。

夏寶龍現年67歲,於1973年11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天津市常委、副市長,至2003年調任浙江省委副書記,成為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的「副手」。隨後,夏寶龍於浙江省歷任省委政法委書記、省長、省委書記、省人大常委會主任等,至2017年離任浙江省、2018年出任全國政協副主席兼秘書長。

夏寶龍擔任浙江省委書記期間推動「三改一拆」,即整改舊住宅區、舊工廠區、城中村及拆除違法建築,期間摧毁逾2000間基督宗教教堂的十字架、甚至整棟教堂建築,引發多宗流血衝突,惹來宗教及人權組織的強烈批評。

香港自去年6月爆發「反送中」運動,至今仍未平息。上月初,香港中聯辦原主任王志民率先被免去職務,至今再有港澳辦原主任張曉明被免職。據 now 新聞台引述中國研究專家馬鐵穎指出,國務院任免反映中方調整對港澳政策,而張曉明理論上是降級。

林鄭月娥歡迎夏寶龍接掌港澳辦,聲明未提張曉明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發表聲明,歡迎夏寶龍兼任港澳辦主任,但聲明未有提到原任的張曉明。

林鄭月娥指出,港澳辦是主管香港事務的中央政府機構,與香港特區政府關係密切。她認為由夏寶龍兼任港澳辦主任,體現了中央政府重視港澳事務,她深信在夏寶龍領導下,港澳辦會繼續支持港府工作,全面貫徹落實「一國兩制」。

中共公佈湖北省委書記、武漢市委書記人事變動,前者由習近平浙江時期下屬應勇接任

中共中央公佈湖北省委書記、武漢市委書記的人事變動,前者由上海原任市長應勇接任,後者由濟南市委原任書記王忠林接任。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港台通稱:武漢肺炎;中方稱:新冠肺炎)源發於武漢巿,其所在的湖北省亦率先成為疫情重災區。武漢以至湖北官方近月一直面對瞞報遲報疫情、調配捐助物資不公、支援醫院不力等批評。據 BBC 中文網報道,在中國網絡上,湖北省委原任書記蔣超良、湖北省長王曉東、武漢市委原任書記馬國強及武漢市長周先旺成為眾矢之的,四人被網民諷刺為「武漢 F4」。

至今天,湖北省領導幹部會議上宣佈有關湖北省委書記、武漢市委書記的人事變動——應勇擔任湖北省委委員、常委、書記,蔣超良不再擔任上述職務。王忠林擔任湖北省委委員、常委及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不再擔任上述及湖北省委副書記職務。

官媒新華社報道指,今次變動是中央從大局出發,根據疫情防控工作需要及湖北省領導班子實際需要,且經過通盤考慮及慎重研究後作出的決定。

應勇及王忠林均屬政法系統出身。其中,應勇早年曾在浙江省擔任省委副書記、監察廳廳長等職務,跟隨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工作,後來轉到上海、至2017年上任上海市市長。

早在上週六(8日),中共中央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亦空降湖北,擔任「中央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指導組副組長;陳一新同樣出身浙江省、跟隨習近平工作。

BBC 中文網引述歷史學者、時事評論員章立凡表示:「現在體制內外都有問責的聲音,對習近平來講不利。愈到這個時候愈要用自己人,舊部是首選,這符合他用人的風格。」

「鑽石公主號」再多44人確診,日本政府或容許長者及長期病患者提前下船隔離

停泊在日本橫濱港的郵輪「鑽石公主號」再多44人確診感染「新冠肺炎」,令郵輪累計確診患者增至218人。日本政府決定,容許部份對 SARS-CoV-2 病毒呈陰性反應的長者及長期病患者最快於明天(14日)登岸、轉到指定地點隔離。

據日本厚生勞動省公佈,「鑽石公主號」新一批確診患者當中,有一人為船員、其餘為旅客,其中29人為日本公民。

「鑽石公主號」停靠橫濱港時,船上有逾3500人,其中約200人為80歲以上長者,而14天隔離檢疫期限原定至下週三(19日)才屆滿,惟傳媒引述乘客指出船上衛生環境日趨惡劣。

厚生勞動相加藤勝信今天指出,當局已對郵輪上的80歲以上長者進行檢測,將考慮是否有長期病患、乘客個人意願等,確認容許率先登岸的對象,預計下船時間最快於明天開始。此外,當局還會探討下調對象年齡。

湖北省昨日確診個案「暴增」,源於採用臨床病例納入確診病例的新標準

中國湖北省昨日(12日)新增14840宗「新冠肺炎」確診個案,為前一天數字的約九倍。湖北省衛健委解釋,數字「暴增」源於採取國家衛健委的新標準,將臨床診斷病例亦納入確診病例。

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科學家曾光解釋,臨床診斷病例是指患者只是臨床症狀「看來像」染病,但實驗室尚未確診、尚未查出核酸檢測呈陽性反應。假如這些患者事實上已受感染、但遲遲未呈陽性,很容易會將病毒傳開去,而將他們納入新增確診病例,可以將他們隔離治療,有助堵塞傳染漏洞,也可令患者及早接受診治,提高救治成功率。

香港大學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對香港電台表示,中國更新 SARS-CoV-2 病毒的呈報標準,更能反映整體疫情。他指出不一定每個發病的人都做到實驗室診斷,部份患者甚至未做測試已經死亡、或遺體已被火化,推出臨床診斷病例可以更準確地掌握感染數字。

習近平 港澳辦 新冠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