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新冠肺炎

香港公屋上下層出現兩宗感染個案,疑排氣管空氣傳播,居民凌晨緊急疏散

專家強調,「不像是淘大花園的情況,U型渠無問題」。


2020年2月11日凌晨,青衣長康邨康美樓樓下,有居民拿著行李離開。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20年2月11日凌晨,青衣長康邨康美樓樓下,有居民拿著行李離開。 攝:林振東/端傳媒

2月11日凌晨0時45分,香港衛生署衛生防護中心突然召開記者會,公布該中心發現10日確診的第42宗新冠肺炎個案,為居住在青衣長康邨康美樓的62歲女子,這一女子與1月底確診的第12宗個案同住一個單位,兩單位上下相隔10層樓。衛生署擔憂出現社區爆發,於10日晚決定撤離該單位所有居民,涉及30多戶、約100名居民。

2003年SARS事件,香港淘大花園曾因廁所地台去水渠的U型聚水器(即:U型渠),長期乾涸未能發揮隔氣作用,令屋苑的污水系統成為病毒傳播渠道,導致淘大花園出現社區爆發,導致329人感染、42人死亡。康美樓確診的兩宗個案令市民擔憂,淘大事件會再次來臨。不過,衛生署記者會上,專家強調康美樓的U型渠設計良好,並非淘大事件翻版。

截至凌晨一時半,康美樓現場有多架救護車和警車,現場工作人員大多穿上防護服,康美樓地下出入口被防護膜圍封。根據多家港媒直播,有70歲的康美樓居民對現場記者表示,自己是長期病患者,還未接到撤離的通知,她還稱自己不夠口罩,並對撤離表示擔心。

衞生署衞生防護中心總監黃加慶表示,需要撤離的居民,有病徵者會先送院;因無法判斷現時無病徵者是否為確診病人的密切接觸者,惟審慎起見,將分別會送往現時4個檢疫中心。黃加慶還指,11日將房屋署安排工程師視察,現已就糞渠位置抽取樣本,預計幾天內有結果。

多次被問到撤離涉及的居民數量,黃加慶只形容「涉及居民的數目不少」,需與房屋署了解總人數,亦未確定有多少人已有病徵,仍亦逐家逐戶查詢中。會上有記者稱,現時有居民拒絕前往檢疫隔離營,問及會否有法律後果,黃未有正面回應,只說「要求去檢疫,相信做到。」

2020年2月11日凌晨,青衣長康邨康美樓樓下所有出入口都有穿著保護衣工作人員把守。
2020年2月11日凌晨,青衣長康邨康美樓樓下所有出入口都有穿著保護衣工作人員把守。攝:林振東/端傳媒

《端傳媒》翻查資料,涉事的第12宗個案,屬首宗與湖北沒有關係的「可能本地個案」 。該名男患者75歲,居於長康邨康美樓,他於1月22日出現咳嗽及呼吸困難,1月24日到瑪嘉烈醫院求診並入院治療,在14日潛伏期內,曾前往順德和澳門,但就診初期涉嫌隱瞞曾訪廣東順德的旅遊史,最終在內科病房留醫7天,至1月30日被發現確診後才如實上報。衛生防護中心曾表示,該男住戶的活動範圍主要是在青衣長康邨家中或到附近街市買菜,其間曾與親友吃過兩餐團年飯,但其親友未曾到過湖北省。

港大袁國勇:U型渠無問題,不像SARS淘大

記者會同場,有在上月底被政府納入是次肺炎疫情的專家顧問團成員、港大微生物學系傳染病學講座教授袁國勇。他表示,上述兩個案例分別位於大廈中層及低層的07單位,相隔約10層,二人在相隔不足潛伏期內先後出現病徵,「樓上早發病,樓下遲發病」,兩者單位廁所的排氣管接駁同一糞渠,並無密封,樓下單位居民可能在開抽氣扇時,令糞渠內的空氣經排氣管可以走入室內,構成潛在性風險,他強調,「不像是淘大花園的情況,U形渠無問題」。

袁國勇稱,不能擔保或有第三個病人在更高樓層,亦無可能視察每一層單位的排氣管有無問題,故昨晚立即撤離居民,先讓房屋署視察排氣管設計是否正常,有病徵者要前往醫院進行隔離及測試,若居民無病徵,排氣管經檢查安全後,即搬回住處;若發現排氣管有洩漏,該單位居民亦須隔離14日。

袁國勇強調,現階段也不排除任何可能性,兩宗個案或因乘搭電梯,或與他人食火鍋而感染。他指,新冠病毒的傳染途徑未清楚,一般而言屬飛沫或接觸傳染,而新冠病毒與SARS部份特徵相似;按照2003年SARS經驗,冠狀病毒在特別情況可經空氣傳染,在醫院進行侵入式檢查將分泌物霧化,或因大廈單位內U形渠無水隔開,啟動抽氣扇造成負氣壓,使渠內空氣可以走入室內。

環境局副局長謝展寰亦補充,事發大廈單位的U形渠是良好設計,分別接駁洗碗鋅盤或洗手盤,故U形渠並無乾涸,惟樓上樓下單位有同一糞渠接駁,糞渠排氣管仍在室內,而最新一宗確診個案居住的樓下單位,糞渠排氣管並無封密,不能排除病毒循病毒傳播。

至2月2日,澳門及深圳分別公布,發現部份新冠肺炎患者的糞便中,檢測對病毒陽性;武漢大學人民醫院和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隨後證實,曾在患者的肛門與糞便中,發現病毒核酸,糞便可能帶有活病毒。《新英倫醫學雜誌》日前發表針對美國首名患者的報告,當中亦有指出在患者糞便樣本中檢測到新型冠狀病毒。

國家衞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鍾南山亦曾表示,要注意糞便傳染的可能性,糞便傳播途徑包括用手接觸,沾到帶病毒糞便的褲後再摸口鼻,或患者沖廁時糞便隨沖擊力,揮發到空氣中傳播。環境部要求各地做好醫療和城鎮污水監管和消毒工作,防範病毒透過糞便和污水擴散。

2020年2月11日凌晨,青衣長康邨康美樓的長者住戶接受樓下的記者訪問。
2020年2月11日凌晨,青衣長康邨康美樓的長者住戶接受樓下的記者訪問。攝:林振東/端傳媒

2003年沙士:淘大花園U型渠播毒

坊間關注是次個案是否為2003年SARS在淘大花園造成社區爆發的翻版,專家多次強調暫時不屬同類個案。2003年3月底,香港淘大花園E座大批居民感染SARS,共有329人感染,42人死亡。政府其後調查發現,屋苑污水系統成傳播病毒渠道,廁所地台去水渠的U型聚水器(即:U型渠),長期乾涸下未能發揮隔氣作用。因SARS病人腹瀉後,帶病毒的排泄物進入連接上下單位的污水渠內,而上下單位地台去水位U型渠乾涸,令帶病毒的水花沿去水渠抽進住宅的浴室,最終導致大批居民集體感染病毒。

一般而言,住宅廁所U型渠需保持貯水狀態及定期消毒,以免病菌傳入屋內。乾涸的U型渠提供了一個途徑,令含病毒的污水小液滴通過浴室的地台排水口觸及居民。每當有人使用浴室時,關上的門及運行中的抽氣扇能造成負氣壓,驅使這些小液滴由地台排水口進入浴室。淋浴時所產生的水蒸氣及浴室內的潮濕環境,也有助液滴形成 。淘大花園的浴室面積非常狹小(約3.5平方米),更提高了液滴觸及物品的機會。帶病毒的污水液滴可黏附在各種物品的表面上,如地毯、毛巾、洗手間用品和其他浴室設備。

新冠肺炎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