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 2019冠狀病毒疫情

影像現場:當世界郵輪遇上全球疫情 乘客不安漂流

泊港郵輪「世界夢號」昨日全部乘客離船,但有乘客仍感不安,「不明白為何衛生署不安排乘客也接受測試,讓大家安心」。目前在亞太地區,至少仍有21艘郵輪因疫情而滯留海上。


2020年2月8日,曾接載確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內地旅客的「世界夢號」郵輪,繼續停泊啟德郵輪碼頭,有市民在對岸向親友遙距揮手問好。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20年2月8日,曾接載確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內地旅客的「世界夢號」郵輪,繼續停泊啟德郵輪碼頭,有市民在對岸向親友遙距揮手問好。 攝:林振東/端傳媒

(本文最後更新時間:2月10日 14:00)

新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在全球持續蔓延,繼火車、航空等交通受到不同程度影響之後,海上郵輪亦受到衝擊。郵輪「世界夢號」因為於1月航程中曾接載三名新型冠狀疾病的感染者,在最近的2月航程中被台灣高雄市拒絕泊岸,因此在香港啟德碼頭滯留6日,船上乘客一度向外發出求救信。直到昨日(9日)傍晚,香港衛生署才宣佈因為1800位船員對病毒呈陰性反應,船上所有乘客可以全部離船。

「我們每一日都在等,(不知)明天又會是怎樣呢?」離船之後,「世界夢號」乘客林先生對端傳媒憶述在船上滯留的日子。林先生與女友及其父母在2月2日自香港登上郵輪,計畫到台灣遊玩,當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已經開始傳播,林先生表示出發前已向郵輪公司查詢,當時郵輪公司向他確認,這一趟航程上並沒有任何內地乘客,林先生最終決定上船。當時林先生並不清楚,三位中國南沙乘客1月19日至24日之間曾搭乘「世界夢號」,而後來在2月3日確診新型肺炎。

2020年2月5日,啟德郵輪碼頭,郵輪「世界夢號」的船員檢查後被送上救護車。
2020年2月5日,啟德郵輪碼頭,郵輪「世界夢號」的船員檢查後被送上救護車。攝:陳焯煇/端傳媒

受疫情影響的不僅僅有「世界夢號」。根據《紐約時報》等多家媒體報導,郵輪「鑽石公主號」亦因曾接戴一名來自香港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者而出現疫情爆發,郵輪目前停靠在日本橫濱港,該郵輪上目前有乘客3700人,截至2月10日下午2時,船上確診個案已達到130宗。上星期五(7日),再有一艘由香港出發的郵輪「威士特丹號」在美國關島被拒泊岸。

針對這種情況,代表全球50多家郵輪公司的國際郵輪協會在2月7日宣佈禁止14天內曾赴中國內地以及香港、澳門地區的船員或乘客登陸郵輪。另外,皇家加勒比遊輪公司和挪威郵輪公司也在同日宣布,持香港、澳門和中國內地護照的任何乘客,不得登上該公司的所有郵輪。

2020年2月9日,「世界夢號」郵輪的乘客傍晚陸續離船。
2020年2月9日,「世界夢號」郵輪的乘客傍晚陸續離船。攝:林振東/端傳媒

「世界夢號」返港後政府安排不足 乘客憂交叉傳染

「世界夢號」乘客林先生憶述,2月4日當天,郵輪抵達台灣高雄,乘客們已經全部集合、準備好下船時,才被告知因為船上曾接載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者,高雄市拒絕郵輪泊港。台灣的中央流行疫情中心亦於同日宣佈,入境前28天曾有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或疑似病例,或入境前14天曾停泊中、港、澳港口的郵輪不得停靠台灣港口。「世界夢號」隨即返港,於2月5日早上抵達香港啟德郵輪碼頭。

對於這一抵港郵輪,香港政府先宣佈衛生署會為船員進行新型冠狀病毒測試,檢視船上旅客健康情況,而未完成檢疫前,船上人士不得離船,但除此之外,沒有提供其他指引、安排和協助。2月8日香港民主黨接獲「世界夢號」上一名乘客的「求助信」,表示在船上滯留多日,未獲政府指引下一步安排,既擔心在船上交叉傳染,又缺乏換洗衣物,船上不少人情緒轉差。

2020年2月9日,「世界夢號」郵輪的乘客下午約5時半陸續下船。
2020年2月9日,「世界夢號」郵輪的乘客下午約5時半陸續下船。攝:林振東/端傳媒

「究竟繼續留在船上等14日?被安排上岸回家?上岸去指定地點?無人可以告訴我們。我是女仔,有好多個人衛生用品、衣物等都要更換,有人同屋企的小朋友分隔,不能見面;有人屋企的老父母、動物也無人照顧。」乘客江小姐在求助信中寫道。

「船上的資訊十分不足,很多時候要我們上網才看到,」林先生表示,他理解為什麼同船的人要發出這封求助信。在2月5日停靠啟德之後,衛生署直到8號才首次交代檢疫的完結時間,加上船上資訊的不流通,人群一度鼓譟不安。期間有乘客不滿需要接受隔離,曾與被派上船解釋相關安排的衛生署職員理論。

對於防疫措施,林先生指船公司有向乘客每日提供一個口罩,郵輪各處亦有放置酒精洗手液,而反觀衛生署,林先生表示「沒有一個明確的指引教我們如何防疫,至8號才發了一張通告」。2月6日,衛生署曾安排乘客到接待處測量體溫及派發健康申報表後,再沒有任何指引或安排。林先生表示,此後郵輪上每日仍有不少人到餐廳等公共空間活動聚集和活動,假若當時船上有新型冠狀病毒攜帶者,則可能造成大規模傳播。

2020年2月5日,郵輪「世界夢號」的乘客及船員禁止上岸,一名乘客的朋友在岸上遠望。
2020年2月5日,郵輪「世界夢號」的乘客及船員禁止上岸,一名乘客的朋友在岸上遠望。攝:陳焯煇/端傳媒

直到2月7日,麻雀枱、電影院等會集聚大量人群的設施才在議員反映後,正式關閉。船公司亦於同日開始提供送餐服務,但自助餐、健身室及水療室仍然開放。對於有報導指乘客出現藥物短缺的情況,林先生指郵輪備有兩名駐船醫生,但只能提供簡單藥物,因此,有見患有長期病患的乘客只能託家人送藥物上船。

面對原訂11號完結的檢疫於昨日提早結束,林先生感到意外,他表示原本希望衛生署安排每一個乘客也接受測試,確保安全。「不明白為何衛生署不安排乘客也接受測試,讓大家安心。」雖然得知今日能夠回家亦感到高興,但明白自己仍然存有一定風險,他計畫會先自我隔離一段時間。

疫情大爆發 郵輪乘客成海上孤兒

載有3700名乘客和船員的「鑽石公主號」亦由於此前曾搭載一名新型冠狀病毒確診的香港長者,在2月3日抵達日本橫濱港之後,滯留碼頭,接受隔離和檢疫工作。日本政府宣布對全船實施大規模檢疫,全船人士不得上岸,至今該郵輪已滯留8日。原訂於2月4日離開日本,「鑽石公主號」因檢疫工作至今已滯留橫濱碼頭8日,確診案例達70個。《紐約時報》報導指,這艘大郵輪已成為世界上繼武漢之外,新型冠狀病毒最集中的一個地方。

2020年2月8日,「世界夢號」郵輪一名被隔離旅客以燈照亮自己樣子,令在岸上的親友看清楚。
2020年2月8日,「世界夢號」郵輪一名被隔離旅客以燈照亮自己樣子,令在岸上的親友看清楚。攝:林振東/端傳媒

根據《朝日電視台》的資料,鑽石公主號的乘客國籍,包括日本人1,285人、香港470人、美國425人、加拿大215人、英國40人、俄羅斯25人、台灣20人、以色列15人、紐西蘭13人。營運郵輪的「公主郵輪」公司表示,檢疫最快可於2月19日結束,不過目前確診人數節節上升,情況並不明朗。香港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議員黃碧雲在2月7日向傳媒表示,收到「鑽石公主號」上港人乘客的求助。有乘客表示希望港府可以包機接送港人乘客回港,並有曾換腎的乘客正面對藥物短缺問題,黃碧雲議員促請政府盡快施以援手。據星島日報報導,入境處於昨日(9日)已派人帶同藥物及支援物資飛往日本橫濱,協助滯留船上的港人。

另外,載有2000多名乘客及船員的「威士特丹號」於2月1日從香港出發,受疫情影響,郵輪近日接連被菲律賓、日本及關島三地拒絕泊岸,而早前亦曾有38名乘客因有發燒等症狀而在高雄被拒上岸。郵輪的負責公司「荷美遊輪」表示目前仍在尋找新的停泊點,船上燃料和食物充足,稍後亦會向乘客全數退款。有船上澳藉乘客感歎郵輪遭遺棄,如今「無家可歸」。

隨著疫情在郵輪上蔓延,世界各國對前來泊港的郵輪態度更為謹慎。據《自由時報》報導,目前一共有21艘亞太地區的郵輪因曾停泊中國內地、香港等而滯留海上,當中包括自香港出發的「威士特丹號」和「掌聲號」,義大利歌詩達郵輪公司旗下的「威尼斯號」郵輪,滯留在南韓附近海域的「莎倫娜號」等。

2020年2月8日,曾接載8名新型冠狀病毒確診者的「世界夢號」郵輪,逾3600名乘客及船員須繼續留在船上。
2020年2月8日,曾接載8名新型冠狀病毒確診者的「世界夢號」郵輪,逾3600名乘客及船員須繼續留在船上。攝:林振東/端傳媒
新冠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