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冠狀病毒疫情 What's New 新冠肺炎

2月8日更新:中國研究者稱穿山甲可能是新型冠狀病毒中間宿主

尋找中間宿主,對控制疫情至關重要。科研人士指穿山甲體內的病毒株與受感染者的基因序列相似度高達99%。


森林中的嬰兒穿山甲。 圖 : AFP via Getty Images
森林中的嬰兒穿山甲。 圖 : 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2月7日,位於廣州的華南農業大學稱,穿山甲為新型冠狀病毒潛在中間宿主。該校科研人員指出穿山甲體內的病毒株與受感染者的基因序列相似度高達99%。

在華南農業大學召開的記者會上,校長劉雅紅表示,攻關團隊通過分析1000多份宏基因組樣品,鎖定穿山甲為新型冠狀病毒的潛在中間宿主;繼而通過分子生物學檢測,揭示穿山甲中β冠狀病毒的陽性率為70%;進一步對病毒進行分離鑒定,電鏡下觀察到典型的冠狀病毒顆粒結構;最後通過對病毒的基因組分析,發現分離的病毒株與目前感染人的毒株序列相似度高達99%。

新型冠狀病毒在2019年末於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爆發並向外擴散。科學家相信這一病毒源於蝙蝠,但可能有「中間宿主」把病毒傳給人類。基於SARS和MERS經驗,蝙蝠體內的病毒往往需要一個中間宿主再傳到人類,SARS的中間宿主是果子狸,MERS則是駱駝。

尋找中間宿主,對控制疫情非常重要

這項研究的參與者、華南農業大學獸醫學院肖立華教授在發布會上解釋,他們主要回答冠狀怎麼樣從蝙蝠到人,潛在中間宿主是什麼等問題。

肖立華表示,穿山甲身上的β冠狀病毒與人體報告的病毒的親緣性是高度相似的,也觀察到典型的冠狀病毒的形態,自然感染的穿山甲在組織上也有病變。公開簡歷顯示,肖立華教授1990年獲美國緬因大學博士學位,1990年-2017年曾在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工作。

同為華南農業大學獸醫院教授的沈永義在回答記者提問時稱:「這次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爆發在冬季,我們知道蝙蝠在冬季處於冬眠狀態,集中在山洞裏面,直接感染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此,中間宿主可能是病毒的傳染源。如果傳染源沒有控制住,即便中間的隔離防護做得再好,疫情也很難被控制,容易出現反覆。」

此前,曾有中國科研團隊表示水貂和蛇有可能是新型冠狀病毒的中間宿主。

尚未公布完整數據,學界態度有所保留

華南農業大學尚未公開完整的科研數據。華南農業大學發言人陳芃辰告訴記者,研究團隊仍在撰寫、修改論文的過程中,但他們願意將研究結果首先披露,是希望能對全國的防疫工作有所幫助。

學屆對這一研究結果的態度有所保留。據財新網的報導,一位拿到華農團隊病毒基因序列的中國科學院研究員稱:其中約有4000個還沒有測序、尚不明確的核苷酸(新冠病毒約有29410個核苷酸),還需進一步分析。

2020年1月末,有學者在國際病毒討論論壇Virogical上載了已死亡馬來穿山甲病毒組與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對比實驗,發現二者的刺突蛋白氨基酸序列相似度高達97%。

對此,美國羅格斯大學的分子生物學家、瓦克斯曼微生物研究所實驗室主任理查德·埃布賴特(Richard Ebright)回應財新記者稱:需要留意,「發現分離的病毒株與目前感染人的基因序列相似性表達99%」,是指全基因組序列還是基因組的部分片段。

穿山甲樣本來源未公開

確定病毒的中間宿主需要嚴謹而複雜的科研過程。以SARS為例,現任香港大學新發傳染性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以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軼與其團隊曾在廣東大量調研,進行SARS病原診斷。據財新網報導,管軼及團隊曾前往深圳東門市場取樣,「共取了8種動物的25個標本。拿回去研究時,他要求每個標本設三對碼,代表頭、體和尾,只有三對碼的結果都是陽性的才能挑出來作為備選。」從以確定病毒如何完成複製。

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是此次新型冠狀病毒溯源的重要線索。但該市場目前已經被清理、消毒。

有記者問及研究中使用到的穿山甲樣本,種群從哪裏來,數量有多少?華南農業大學獸醫學院馮耀宇教授回答稱:「我們並沒有大規模獲得穿山甲樣本的優勢,實際是應某些單位之邀,因為疾病診斷的原因,讓我們判斷病因而獲得的某些樣品,樣品量目前並不是特別大,我們也希望有更多樣品一道來驗證。它(穿山甲)是一個特殊的群體。」

2月7日晚,在南方日報發布的與一份與華農科研團隊的訪談中,沈永義教授透露:這批穿山甲不是來自廣東,也不是來自某個特定種群。

馮耀宇教授則承認:這批穿山甲是一個特殊的群體,是有病症的。能否傳染人,目前還不明確,需要相關部門的進一步研究驗證。

華農學者同時指出,70%的β冠狀病毒呈陽性不代表自然界中的穿山甲有七成帶病。他同時表示,在中國常見的中華穿山甲的基因組中,並沒有檢測出高度匹配的序列,公眾不必擔心。

穿山甲是全球被盜獵走私最嚴重的哺乳動物

穿山甲在中國是二級保護動物,捕殺、銷售穿山甲均屬違法。但在中國一些省份仍有食用穿山甲的習俗,且價格不菲。

根據中國現行法律法規,省級林業主管部門即可批准穿山甲入藥,中國目前有數十家中藥企業合法使用穿山甲鱗片,林業部門的說法是有一套庫存系統。有許多穿山甲因為其鱗片被選入中藥而被殺害、走私到中國

近年來,中國、香港、新加坡、越南等地海關都曾破獲數以噸計、目的地為中國的穿山甲走私案件。就在2019年12月上旬,海關和警方還在温州破獲了一起一年內兩批,從尼日利亞、經韓國釜山、經上海至温州,走私23.21噸穿山甲鱗片的案件。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稱穿山甲已經成為全世界被盜獵走私最嚴重的哺乳動物

穿山甲報告 新冠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