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 2019冠狀病毒疫情

香港醫護罷工首日:工會表示逾2500人參與,行動升級視乎與醫管局對話結果

參與罷工醫護批評政府沒做好本份,遲遲不封關,亦不提供充足支援給醫護和市民,「不理市民死活。」政府傍晚宣佈再關閉4個口岸,強調與醫護罷工無關。


2020年2月3日,伊利沙伯醫院罷工街站外有排隊簽到的罷工醫護人員。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20年2月3日,伊利沙伯醫院罷工街站外有排隊簽到的罷工醫護人員。 攝:林振東/端傳媒

新型肺炎疫情蔓延,香港政府拒絕部分醫護、醫學界專家及市民要求禁止所有旅客經由內地入港的訴求,醫院管理局的新工會「醫管局員工陣線」今日(2月3日)發起一連五日的罷工,促政府在傍晚6時前回應全面「封關」等訴求,否則將發動第二階段行動,動員9000人罷工。今日的首階段罷工先暫停非緊急服務,料有約3000名醫護參與。72歲港大肝病權威黎青龍教授亦佩戴白絲帶到場支持。醫管局員工陣線主席余慧明表示,截至中午10:40約有1000人簽到參與罷工,又指至今未收到政府或醫管局方面透過正式渠道接觸工會,呼籲政府或醫管局在傍晚6時的死線前聯絡工會,作公開談判,並要求特首林鄭月娥出席。

至下午五點鐘,林鄭月娥召開記者會,宣佈繼早前關閉6個口岸後,2月4日零時起香港將關閉羅湖、落馬洲、皇崗、港澳碼頭4個口岸,將只開放深圳灣及港珠澳大橋2個陸路口岸,以及機場的口岸(限制湖北省人士和14日內到過湖北的人士入境)。她強調關閉口岸與醫管局員工今日開始的罷工,完全無關。她表示再關閉4個口岸,並非轉變態度,而是力度問題。她稱任何人如果覺得用極端手段可威逼到特區政府或醫管局,做對公眾利益有害的事,均不會得逞。她又表示,關鍵時刻採取極端手法,會影響病人權益,以及醫管局管理層。

下午六點鐘,醫管局員工陣線宣佈今日有超過2500人簽到參與罷工,對政府仍然開放兩個關口表示不滿,再次強調「封關」訴求並非針對中國籍居民,而是所有經由中國大陸進入香港的旅客,包括香港居民。醫管局員工陣線主席余慧明表示,工會願意與醫管局高層對話,等待高層回應再決定後續行動。

2020年2月3日,72歲港大肝病權威黎青龍教授戴白絲帶到瑪麗醫院罷工街站支持。
2020年2月3日,72歲港大肝病權威黎青龍教授戴白絲帶到瑪麗醫院罷工街站支持。攝:林振東/端傳媒

今日(3日)早上9時許,瑪麗醫院下的天橋,有約20名參與罷工的醫護人員手持單張,分站天橋兩邊,高呼「齊心抗疫,封關救港」。天橋盡頭擺著枱凳,是罷工醫護的「簽到處」,幾十名罷工醫護正在輪候登記。一些醫護身穿著護士、醫生白袍到場參與罷工,不少人佩戴白絲帶為記。

精神科外展服務護士X小姐,平日工作是探訪、聯絡已經出院的精神科病人。她向端傳媒表示,參與罷工是因為考慮到醫療物資有限、潛在感染人數巨大,如果政府再不封關,從源頭堵截疫情,醫護能做的事非常有限,尤其是自己這類非緊急服務的護士。她指出,醫護人員面對的首項困難是沒有足夠防護裝備,每個部門都裝備緊絀。她指第二項困難是醫管局安全意識不足,怕承擔責任而不作為。她以自己的部門為例,現時口罩供應緊張,可以停止探訪服務改為電話聯絡,但高層怕造成恐慌,不明文通知停止非緊急服務,只著同事自己決定探訪與否,「將個波拋給同事(把責任推給同事)。」

一圖讀懂香港醫護罷工
一圖讀懂香港醫護罷工圖:端傳媒設計部

她批評政府沒有做好自己的工作,遲遲不封關,亦不提供充足支援給醫護和市民,「不理市民死活,」又指特首林鄭月娥昨天(2日)不出席工會談判是「態度傲慢」。她認為每個醫護都已經做好自己的工作,今次罷工都是迫於無奈,是當權者沒有做好本分,醫護不應被指責為沒有醫德。

X小姐指,醫護今次能夠發動罷工全賴有工會,否則如果自己罷工,只會被醫院當成曠工。她說參與罷工最大的壓力,是擔心會被秋後算賬。X小姐認為自己比緊急服務同事已負較少責任,因為緊急服務同事還要處理牽涉病人生死的健康問題,會有較大的心理負擔。她坦言對今次罷工行動不樂觀,認為政府不會回應全面封關的訴求,但仍要先做第一步,如之前反修例運動中的一百萬、二百萬遊行一樣。她又強調,工方針及大前題是公眾利益,市民利益大於政治考慮,會關注疫情發展,預計一星期後疫情會變得更嚴峻。

2020年2月3日,屯門醫院醫護罷工的街站。
2020年2月3日,屯門醫院醫護罷工的街站。攝:陳焯煇/端傳媒

20多歲的醫院日間護士Kaddy告訴端傳媒,自己參與罷工是希望爭取政府「封關」。她指如果政府不堵截源頭封關,香港只會出現更多受感染的病人,她亦體諒部分市民批評罷工的醫護員工是置病人於不顧,明白罷工的確影響到病人,但如不罷工向政府施壓,只會加劇香港的疫情,形容醫護員工今次出來罷工是「兩害取其輕」,而她亦冒著被解僱或是不能升職的風險出來罷工。Kaddy指工會決定罷工的過程民主,因為各醫護員工都有份投票決定,認為工會能夠代表到醫護。

首日醫護罷工、暫停非緊急服務,將多大程度影響醫院工作,仍是未知。60多歲李婆婆今日到瑪麗醫院作抽血檢查,她指醫護罷工令她今日的輪候時間延長,但她仍然支持他們罷工,認為醫護員工與疫情以命相搏,但缺乏足夠的保護裝備。李婆婆不滿政府未有回應封關訴求,令到疫情擴散,又指政府表現非常不理想,連口罩穩定供應都未能保證。

20多歲的Mary在小時候曾遇上車禍,因接受過開顱手術而需定期到瑪麗醫院腦科部門覆診,她說今日罷工暫時對她未有影響,但相信前線醫護人員是「不會看著香港人死」,支持醫護員工罷工。她認為香港的醫療資源有限,應該先服務本地香港人。Mary表示醫護罷工算對她造成不便,都希望醫護能爭取到訴求,不介意自己覆診受到延誤。

2020年2月3日,威爾斯親王醫院醫護罷工的街站外有醫護舉起標語。
2020年2月3日,威爾斯親王醫院醫護罷工的街站外有醫護舉起標語。攝:劉子康/端傳媒

亦有病人持反對罷工的意見。60多歲、因心臟問題而需定期到瑪麗醫院覆診取藥的陳先生,反對今次醫護罷工,認為醫護人員罷工是不負責任、愧對病人的行為,指香港人及醫護應先同心協力對抗疫情。他補充,雖然同意要求政府封關,但難以「一刀切」全面封掉,因為現時仍有大量港人從國內回港。不過,醫護罷工所要求的封關,是指禁止旅客經由內地到港,而非香港居民。

陳先生認為,凡事應循序漸進,又覺得一些市民思想被大半年的社會運動改變,變得「衝動激進」。不過,他亦不滿政府表現,認為政府未能提供口罩應全港市民所需,但體諒政府短時間內難以籌備口罩。

有銀髮族市民專門到場支持。70歲陳婆婆告訴端傳媒,自己專門乘了130元的士,由筲箕灣來到瑪麗醫院支持罷工。她斥責政府不封關漠視香港人性命,指大批病人湧來香港,最後由香港人及香港醫護「埋單」,稱就算自己之後病了沒有醫生可看,都會支持香港醫護繼續罷工直至政府回應醫護訴求。

2020年2月3日,有銀髮族到瑪麗醫院罷工街站外呼籲市民支持醫護罷工。
2020年2月3日,有銀髮族到瑪麗醫院罷工街站外呼籲市民支持醫護罷工。攝:林振東/端傳媒

連日來醫護人員、醫學專家等要求「封關」之聲不絕於耳。

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多次就「封關」建議發表言論,表示建議不無道理,他在2月2日於電台節目表示,減少關口人流的措施是不理國籍、種族或身份,任何人如無必要原因就不應進出關口。若出現沒有外遊的本地個案將非常危險,必須過短截斷源頭,將關口人流減至最低。他指出現時過關最多的是香港人,北上後又回港,有機會帶病毒回港,情況不能接受。港大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亦於1月28日敦促政府「全面封關」,讓各界爭取時間處理物資及做好防疫準備。

特首林鄭月娥於1月31日回應表示,不少意見希望政府全面封關,防範疫情,但這樣或造成歧視,不符世衛原則。醫管局員工陣線主席余慧明曾回應表示,工會一直要求「封關」是禁止任何國籍的人經內地來港,港人經內地返港亦要隔離14日,絕無歧視,稱政府對大眾意見無動於中,令人憤怒。

2020年2月3日,屯門醫院醫護罷工的街站,醫護繋上白絲帶。
2020年2月3日,屯門醫院醫護罷工的街站,醫護繋上白絲帶。攝:陳焯煇/端傳媒

2月2日,醫管局員工陣線於香港兆基創意書院舉行第二次特別會員大會,投票以大比數通過表決,啟動分階段罷工。一連五日罷工於2月3日開始,首階段停止醫管局非緊急服務,若今日(3日)晚上6時前,醫管局未就五大訴求提出切實解決方案,即進入第二階段罷工,於4日起所有會員罷工,預料9000人參與,令醫管局只能提供有限度緊急服務。假如醫管局在星期五(7日)晚上11時59分前不回應五大訴求,醫管局員工陣線不排除再升級行動。

新冠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