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80萬人潮再現香港街頭,遊行大致和平,警方未有發射催淚彈

在夜晚時分,終審法院、高等法院兩處遭身穿黑衣的人士縱火,後被其他示威者阻止,消防員其後趕至撲火。


2019年12月8日,民陣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晚上六點左右,參與遊行的人高舉手機閃光燈前進。 攝:林振東 / 端傳媒
2019年12月8日,民陣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晚上六點左右,參與遊行的人高舉手機閃光燈前進。 攝:林振東 / 端傳媒

香港民間人權陣線(民陣)響應12月10日「世界人權日」,在本週日(8日)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本次遊行獲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為民陣數月以來第一次合法舉辦遊行。民陣上一次獲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的遊行已是超過4個月前的7月21日。

今日遊行獲大量市民參與,人潮在下午逼爆銅鑼灣、灣仔等主幹道,有市民下午三時從維園起步,隨後兩個多小時一直堵塞在維園對出的高士威道;也有不少市民選擇不進入起點維園,而是從銅鑼灣、灣仔等地加入遊行隊伍。夜晚民陣宣布80萬人參與今日遊行,而警方宣布最高峰時人數為18.3萬。

遊行全日大致和平進行,警方沒有發射催淚彈。在夜晚時分,終審法院、高等法院兩處遭身穿黑衣的人士縱火,後被其他示威者阻止,消防員其後趕至撲火。

自6月9日百萬人參與民陣遊行開始,香港反修例運動至今已持續半年。不久前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大勝翻盤,建制派大敗之後,社會氣氛一度轉趨平靜,連續多日未有催淚彈發射,運動似乎進入轉折期。上周日有市民發起「毋忘初心大遊行」,期間再度爆發警民衝突。至今,社會氣氛似在觀望今後的運動將走向何方。

8日的遊行路線為在維園中央草坪集合,途經軒尼詩道和德輔道中,前往終點遮打道行人專用區。遊行開始前半小時人潮已幾近迫滿維園草地。在波斯富街及謝斐道交界警方亦曾先後舉起藍旗及黑旗,當時有市民與正在戒備的防暴警察對罵,有警員警告圍觀指罵的市民並稱「你再吵我就以公眾地方行為不檢拘捕你」,最後民陣的糾察到場調停,市民散去。

警方在不反對通知書中指出,一旦集會地點、遊行路線或附近範圍有可能出現混亂或暴力事件,威脅公眾安全秩序或破壞社會安寧時,警方將會阻止或解散遊行。警方在12月6日曾承諾,如遊行和平進行、沒有暴力,絕對不會使用催淚煙及橡膠子彈,警方會加強與民陣的糾察協調溝通。警務處處長鄧炳強12月7日在北京見記者時表示,警方未來會以「剛柔並濟」的方式處理公衆活動,如警方遇到有人投擲汽油彈、磚頭和鏹水等的暴力行為,將果斷行動不會退縮,如有人走出馬路或「年輕人有輕微情況」則會以人性化及彈性方式處理。

對於8日的遊行,香港政府新聞處在當晚發出新聞稿指,「今日的遊行,以及過去五年在香港舉行的五萬次公眾集會和遊行,正顯示市民享有和平集會、遊行、示威和言論自由。」新聞處同時譴責終審法院和高等法院被縱火的行為。

2019年12月8日,民陣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遊行人群舉起抗議警暴的橫幅前進。
2019年12月8日,民陣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遊行人群舉起抗議警暴的橫幅前進。攝:林振東 / 端傳媒
2019年12月8日,民陣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下午三點左右的遊行人群。
2019年12月8日,民陣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下午三點左右的遊行人群。攝:劉子康 / 端傳媒
2019年12月8日,民陣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遊行人群手舉標語。
2019年12月8日,民陣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遊行人群手舉標語。攝:林振東 / 端傳媒

遊行前傳警方「撿獲槍彈」

消防處在12月6日及7日一連兩日巡查各區五金舖,兩日行動檢獲約340公升危險品,包括天拿水、松節水等易燃液體,以及硫酸等約38公升的腐蝕性液體。消防強調兩日行動均為主動及獨立,並無與其他部門合作。

另外,香港警隊「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高級警司李桂華在8日中午見記者時發布,警方根據線報,在清晨突擊搜查11個地址,其中在天后砲台山道一個單位撿獲一支9mm半自動手槍、5個彈盒,其中3個上滿子彈,及105發子彈。另外,警方在荃灣柴灣角街一個工業大廈單位,亦撿獲大量煙花爆竹、9支伸縮棍,及4支胡椒噴霧。

李桂華證實上述行動中拘捕共 8 男 3 女,年齡介乎 20 至 63 歲,罪名為「無牌藏有槍械」、「管有危險品」、「管有違禁武器」及 「非法集結」。他指近日有情報顯示,本港一個曾牽涉 10 月 20 日向旺角警署掟汽油彈的「激進團伙」,計劃在今日遊行中使用槍械製造混亂,包括會射擊警員,或傷及無辜途人後嫁禍警員。

15:00遊行起步

遊行隊伍3點起步,由民陣召集人岑子杰、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公民黨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等在帶頭拉起橫幅,另有遊行人士手持中華民國、「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及眾多國家的國旗。在軒尼詩道崇光百貨門外,未能進入維園的人群向已經出發的遊行隊伍舉起手並張開五指,象徵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下午三點半,遊行隊伍隊頭走到波斯富街,接著抵達軒尼詩道鵝頸橋底,人群塞滿四條行車線。遊行隊伍當中不乏帶同長者、子女一同出席的人。遊行人士手持「五大訴求 堅持到底」、「徹查警黑 追究警暴」等的標語,由於人流龐大,同時在維園有大批市民未啟程,亦有從維園出發的市民堵塞在維園附近。

近四點,遊行隊伍的隊頭遊行至灣仔菲林明道,有防暴警察在軍器廠街的天橋上戒備。有遊行人士走出金鐘道東西行車線。遊行路線上空,一路都有直昇機在銅鑼灣遊行人士上盤旋徘徊。

2019年12月8日,民陣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遊行人士張開五指要求政府回應五大訴求。
2019年12月8日,民陣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遊行人士張開五指要求政府回應五大訴求。攝:劉子康 / 端傳媒
2019年12月8日,民陣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參與遊行的人。
2019年12月8日,民陣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參與遊行的人。攝:劉子康 / 端傳媒
2019年12月8日,民陣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下午三點左右在維多利亞公園等待起步的人群。
2019年12月8日,民陣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下午三點左右在維多利亞公園等待起步的人群。攝:林振東 / 端傳媒

16:45 遊行隊頭抵達終點,有示威者開始與警察對峙

近五點時分,遊行隊隊伍最前端抵達終點,位於中環的遮打花園,首批到達終點的市民未有離開。大會呼籲市民遵循糾察指出和平散開。岑子杰在德輔道中指示遊行人士到遮打道行人專用區離開。

在銅鑼灣怡和街、東角道、軒尼詩道等仍然塞滿人潮。5時06分在百德新街近Fashion Walk一帶有示威者與防暴警察對峙,警方一度舉起黑旗。

另一邊,一批遊行人士在德輔道中近中環街市以雪糕筒堵路,大批防暴警察在場戒備並一度出示黃旗。也有身穿黑衣及戴口罩的人在畢打街及德輔道中交界聚集,有人曾走往上環方向,但見到有上環方向有大批防暴警察聚集後折返回中環方向。

水炮車及銳武裝甲車已經駛至德輔道中及砵甸乍街,連同現場防暴警察組成防線戒備。

2019年12月8日,民陣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遠處的警察出動水炮車。
2019年12月8日,民陣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遠處的警察出動水炮車。攝:林振東 / 端傳媒
2019年12月8日,民陣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現場的示威者。
2019年12月8日,民陣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現場的示威者。攝:林振東 / 端傳媒
2019年12月8日,民陣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底下的遊行人群和路旁大廈裡的人。
2019年12月8日,民陣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底下的遊行人群和路旁大廈裡的人。攝:林振東 / 端傳媒

17:45 遊行龍尾離開維園

由於銅鑼灣人流龐大,有示威者在百德新街近Fashion Walk要求警方開路,而警方不予理會,與示威者爭執對峙,防暴警察再度舉起黑旗,警告示威者再不散去就會射發催淚彈,防暴警察手持圓盾及長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郭家麒上前與防暴警察調停,示威者其後稍稍後退。

在示威者要求開路時,有一名警察小隊指揮官與郭家麒對罵,呼喝他走回行人路,並指罵「你不要活在平行時空,你這些立法會議員應該與暴力割席,我現在正守護香港」,又質疑郭家麒在示威現場執行什麼職務。郭家麒事後對記者表示,認為好多警察甚至是該名小隊指揮官都情緒失控,擔心警方會濫用武力使用催淚彈及橡膠子彈等彈藥,稱政治問題不能用「警暴解決」。10分鐘後,警方在百德新街拉起封鎖線,不讓人流從百德新街走入吿士打道這條主幹道。

傍晚5點45分,天色逐漸昏暗,遊行隊伍的龍尾已經離開維園,龍尾位置的高士威道轉入怡和街的人流明顯減少,有年長和帶小孩的市民因長期不能前進而選擇離開,也有人築起人鏈將長傘、索帶等物資傳遞上前。

另一邊,大批市民遊行至高等法院對出金鐘道一帶並亮起手機燈,氣氛平靜。

另有約3、40名黑衣人在波斯富街及駱克道交通聚集,曾用鐳射筆照向於謝斐道佈防的防暴警察防線,但雙方並無衝突。

2019年12月8日,民陣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晚上六點左右,參與遊行的人高舉手機閃光燈前進。
2019年12月8日,民陣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晚上六點左右,參與遊行的人高舉手機閃光燈前進。攝:林振東 / 端傳媒
2019年12月8日,民陣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人群在入夜後舉起手機燈光。
2019年12月8日,民陣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人群在入夜後舉起手機燈光。攝:劉子康 / 端傳媒

19:00 數名黑衣人向終審法院投擲汽油彈 被其他示威者喝止

傍晚6點之後衝突漸起,6點30分左右,20多名防暴警察於銅鑼灣軒尼詩道截查兩名男子,二人被截查時引起圍觀市民鼓譟不滿,警員最後將其中一名男子押至記利佐治街後,帶上警車離開。

同一時間,德輔道中及砵甸乍街交界的示威者與警方仍持續對峙,警方未有動靜。而在金鐘太古廣場對出的金鐘樂禮街亦有示威者堵路並架起傘陣,遠處同樣有防暴警察築起防線與示威者對峙,防線中的警員不時以強光照向示威者。

在中環街市外戒備的防暴警察突然驅趕記者上行人路,現場氣氛轉趨緊張。有警員舉起長槍指向沒有任何穿著裝備推著車皮的婆婆,警員又在驅趕過程以胡椒噴劑近距離指向記者及市民。有警員以揚聲器警告對警方指罵的市民,如繼續指罵會以「公眾地方行為不檢」將他拘捕。有記者質疑警方阻礙以強光阻礙拍攝,警察回應「這裡太黑,我看不清你們的樣子」、「警察做事不用你干涉」,引起在場記者不滿,理論期間防暴警察以胡椒噴劑指向《立場新聞》攝影記者。

防暴警察與示威者已在中環街市外對峙逾個半小時,對峙期間防暴警員不時用粗口指罵示威者及記者,郭家麒亦到警方防線嘗試與警員理論,但甫對話就被警員罵走。

晚間7時,有數名蒙面黑衣人向終審法院投擲汽油彈,其後被在場示威者喝止,有人警告「這是歷史建築物」,其中一名投擲汽油彈的黑衣人就反駁「那又如何?法治已死啦!」其後10多名示威者合力將火撲熄。而高等法院亦在相若時間被縱火,法院外的柱上被噴上「法治已死」的字句,在終審法院和高等法院,消防員均到場將火撲滅。

針對縱火事件,律政司發聲明指,在終審法院和高等法院外的縱火,除擾亂社會安寧,更對香港作為法治之都的良好聲譽造成損害;縱火屬嚴重罪行,威脅社會大眾生命財產,一經定罪,可被判終身監禁,任何人都不應以身試法,呼籲社會人士尊重法治。

2019年12月8日,民陣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終審法院一個入口外起火,撲滅後留下煙熏痕跡。
2019年12月8日,民陣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終審法院一個入口外起火,撲滅後留下煙熏痕跡。攝:林振東 / 端傳媒

19:40 防暴警察拉出封鎖線

大批持長槍及圓盾的防暴警察突然衝出中環皇后大道中並拉起封鎖線,示威者見狀隨即築起傘陣對峙。而示威者身後的民陣大台則呼籲示威者散去,防暴警察在5分鐘後舉起藍旗。民陣副召集人陳皓桓上前與防暴警察理論並展示不反對通知書,斥警方在不反對通知書指定的範圍及時間突然拉起封鎖線是製造恐慌,並批評警方在無通知主辦方的情況下包圍正在和平遊行集會的人,防暴警察之後退後但沒有解除封鎖線。

陳皓桓持續在皇后大道中警察防線前與警員理論,多次要求警員按照不反對通知書的內容行動,稱如果警方認為民陣沒有執行不反對通知書的內容,應與其指揮官商討再由指揮官決定是否腰斬吒陣的遊行,而不是用粗言穢語喝罵市民及用電筒的強光照向市民。警方稱民陣沒有履行不反對通知書的內容維持遊行秩序。

20:20 民陣宣布80萬人參與遊行

民陣召集人岑子杰宣布有80萬人參與今日的「國際人權日遊行」。他指知道雖然灣仔仍有人遊行至中灣方向,但會呼籲灣仔的遊行人士離開。岑子杰指提早結束遊行是因為警方在周圍拉起封鎖線,令人有種被包圍的感覺,難以估計警方在包圍後會作甚麼行動。

岑子杰指出可能因為較晚才對外宣布舉行遊行,所以使得遊行人數比較少,但強調80萬的參與人數仍非常多,希望特首林鄭月娥成立一個「貨真價實」的獨立調查委員會。岑子杰認為今次警方的安排非常不理想,指616的遊行都非常和平,質疑警方「入黑後隨意拉起封鎖線」的必要性。

陳皓桓指警方見到有人對其指罵就想衝下車拘捕人,但現場沒有任何人作出暴力行為,反映前線警員情緒失控。他又指警方的封鎖線亦令到市民難以離開,造成混亂,促警務處處長鄧炳強交代前線警員情緒失控的問題,認為民陣已做好主辦單位的工作。

岑子杰同時指出,自己嘗試與警方溝通的時候被防線警員指罵「死基佬」。

2019年12月8日,民陣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遊行人士在入夜後舉起手機燈光。
2019年12月8日,民陣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遊行人士在入夜後舉起手機燈光。攝:林振東 / 端傳媒
2019年12月8日,民陣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有示威者頭戴寫有「警察」字樣的雪糕筒。
2019年12月8日,民陣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有示威者頭戴寫有「警察」字樣的雪糕筒。攝:林振東 / 端傳媒
2019年12月8日,民陣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有示威者組成傘陣。
2019年12月8日,民陣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有示威者組成傘陣。攝:林振東 / 端傳媒
2019年12月8日,民陣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晚上六點左右,參與遊行的人群。
2019年12月8日,民陣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晚上六點左右,參與遊行的人群。攝:林振東 / 端傳媒
逃犯條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