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七年期車貸陷阱:美國中產階級負擔不起買下的車

首付低、月供低,但期限長的融資選項促使消費者購買了價格更高的車。與此同時,車貸被打包成債券,受到華爾街投資者的青睞。近些年,不少人連車都換了,車貸還沒還完。


美國車行內的福特汽車。 攝:Justin Sullivan/Getty Images
美國車行內的福特汽車。 攝:Justin Sullivan/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如今,走進一家汽車經銷店,出來時你可能就背上了一筆七年期的車貸。

也就是說,你揹負車貸月供的時間比剎車片的壽命還要長,沒準你連車都換了,車貸還沒還完。信用報告公司益博睿(Experian PLC)的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申請的新車貸款中,約有三分之一是在六年期以上。10年前,這個比例還不到10%。

車貸期限越來越長,它所反映的問題顯而易見:一些美國中產階級已經負擔不起中產階級的生活方式了。

過去10年間,人們的收入增長緩慢,但汽車價格卻一路突飛猛進。更大、更複雜的多媒體顯示屏等新技術和更先進的安全功能問世,即便是基礎款的汽車,也變得更昂貴了。美國消費者也開始中意起價格較高的乘用車,比如汽車展示廳裏最受歡迎的SUV。結果就是,消費者會申請比以往更多的貸款來買車。

於是,貸款機制快速響應:還貸時間拉長,更多美國人能買車了。這些貸款被打包成債券,引得華爾街投資者爭相購買。如今,經銷商靠客戶貸款賺的錢甚至超過了他們賣車賺的錢。

對許多美國人來說,能夠獲得期限較長的貸款會營造出一種「買得起」的假象。有了它,原本靠三年、五年甚至六年期貸款買不起的車,如今也能下手了。

「人是會喜歡上豪車的,」楊百翰大學(Brigham Young University)教授安蓋爾(Bronson Argyle)說,「平均而言,家庭承擔的風險更大了。」安蓋爾專門研究消費信貸領域。

2017年初,瓊斯(Deven Jones)來到密蘇里州聖約瑟市的Rolling Hills本田經銷店,之前有銷售人員給他發電子郵件,說每個月只要不到400美元就能擁有一輛新車。

出來時,20歲的瓊斯已經買下了一輛配有可加熱皮革座椅的灰色雅閣(Accord)。除了拿到新車之外,他還「拿到」了一筆72個月的車貸,他和當時的女友每個月要還500多美元。去年兩人分手後,還貸的重擔就落在了他一個人身上,突然間,車貸就佔了他税後工資的四分之一還多。

當時,他花2.7萬美元(低於標價)買下了這輛車,但以1.9%的利率貸了3.6萬美元,用於支付車款,並償還以前沒還完的兩輛車的車貸。(十幾歲時他曾買過兩部車。)他說,再加上信用卡等其他債務,負擔就很重了。

《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對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簡稱:美聯儲)三年期消費者金融調查(Survey of Consumer Finances)2016年的數據分析後發現,只有18%的美國家庭擁有足夠的流動資產購買新車,而近年來,這一比例的變化並不大。

哪怕是保守一點的汽車貸款,通常也買不了一輛新車。個人理財網站Bankrate.com的分析顯示,一個中等收入的美國家庭,申請四年期貸款,拿出20%的首付,月供不超過家庭每月總收入的10%(標準預算),照此情況,只能購買一輛18,390美元(不含税)的汽車。

益博睿的數據顯示,10年來,車貸的平均規模增長了約三分之一,每輛新車達到32,119美元。為了讓買家有能力還款,汽車行業延長了貸款期限。

如今,貸款期限平均延長至69個月左右,創下了歷史之最。有些貸款的期限甚至更長。益博睿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有1.5%的新車貸款,期限在85個月及以上。五年前,這種八、九年期的貸款幾乎不存在。

其結果就是,越來越多的車主到舊車換新時(要麼是車需要修理,要麼是他們想換新車),舊車的貸款都還沒有還清。購車網站Edmunds的數據顯示,三分之一的新車買家購車時,是新債疊舊債。金融危機前,這一比例約為四分之一。

美國人貸款買車幾十年了,但自金融危機之後,車貸一路膨脹。美聯儲的數據顯示,截至6月底,美國消費者持有的車貸規模從10年前的約7,400億美元,升至創紀錄的1.3萬億美元。

10多年前,全球金融體系危機臨頭,美國三大汽車製造商中的兩家接受了政府救助,並在破產後重組了債務。那時的汽車行業傷痕累累,經濟也是滿目瘡痍,消費者幾乎沒錢買車。

然而,對汽車行業來說,仍有一點利好:利率降至近乎為零。突然間,貸款買車變得便宜多了。隨着安全性極高的美國國債收益趨近於零,為了尋求回報,華爾街投資者開始搶購向汽車買家發放的貸款。

跌至谷底的利率,加上渴望獲得高收益的投資者,二者相互作用,令美國汽車業重獲生機。2015年,汽車銷量達到了創紀錄的水平。

低利率實際上挽救了整個汽車行業。美國證券業和金融市場協會(Securities Industry and Financial Markets Association)的數據顯示,去年投資者購買了1,070億美元的汽車貸款類債券,債券發行規模創下2005年以來的最高水平,幾乎是20年前的三倍。待償付的汽車債券也激增至創紀錄的2,640億美元。

根據數據分析公司J.D. Power的資料,截至今年9月底,經銷商在每輛新車上賺到的貸款和保險費用平均為982美元,相比之下,單靠賣車,每輛車他們只賺381美元。10年前,經銷商靠汽車貸款每輛車可賺516美元,而賣一輛車可以賺837美元。

想要更清楚地了解這些變化,不妨走進汽車經銷商的財務辦公室一探究竟。這個地方被經銷商稱為「盒子」(the box),在1967年影片《鐵窗喋血》(Cool Hand Luke)中,保羅·紐曼(Paul Newman)飾演的角色被送入的牢房就叫這個名字。由於大多數買家都是貸款買車,因此制訂一個合理的還款時間表就成了財務經理的職責。

經銷商通常要收取一部分利息,通常在1-2個百分點之間,或是由貸款機構一次性付清車款。經銷商還提供「刮擦延保」等高利潤附加服務,也都包含在貸款裏面。

對佛羅里達州北棕櫚灘Earl Stewart豐田經銷店的財務經理德甘得(Petrov Degand)來說,當潛在買家走進他的辦公室後,他會帶着買家瀏覽每個附加條款,告訴他們所有的選擇。他見過有的財務經理為了增加利潤,報價時直接把附加服務算進貸款裏,這種策略叫作「打包付款」。

今年春天,梅爾卡多(Jose Mercado)在一家豐田經銷店待了快五個小時後,同意為新車RAV4購買延保等一系列附加服務。41歲的梅爾卡多住在新澤西州布萊克伍德市,在一家巧克力廠工作。之前的六個月他都在看車評,計算自己要為這輛車花多少錢。

他發現自己對財務經理的強勢推銷毫無準備。算上這些附加服務,他每月的還款額達到448美元,比他進店時的預期多了近100美元。這是他18年來頭一次買新車。

「要是我研究得再深一些就好了,這樣我就能準備得更充分。」他說。

汽車經銷商的財務經理通常使用一個電子門戶網站來規劃貸款條款。網站的另一端是各類金融機構,經銷商與買家的交易一完成,他們就立刻購買貸款。

銀行、信用合作社以及大型汽車製造商的金融部門是主要的貸款機構。金融危機過後,其中一些機構不願向風險較高的次級借款人授信,於是便促成了非銀行類獨立汽車貸款機構的快速增長。

Westlake Services LLC是此類機構中規模最大的之一。老闆漢基(Don Hankey)是一名億萬富翁,40年前開始從事放貸業務,當時,還是一名經銷商的他意識到,信譽狀況欠佳的買家也需要融資途徑。如今,Westlake依然專注於服務這類借款人,不過隨着近年來公司的發展,它的客戶中也出現了更多信譽記錄良好的人群。

與汽車經銷商一樣,Westlake同樣以結果為導向。當有員工遲到、工作效率低下或是超出預期時,自動系統會向他們發送電子郵件,裏面會有一個機器人不斷朝他們眨眼。此外,每月獎金根據員工實現目標的情況發放。當員工走進辦公室時,辦公室裏的屏幕上會顯示出各種車貸申請。

Westlake需要確保借款人每月能按時還貸。一旦逾期,借款人會立刻接到公司的電話。大約40%的員工專門負責催賬工作。

4月中旬,一名專門負責棘手案子的代表給一位逾期借款人打電話,要求對方結清2018年豐田RAV4的欠款。每月800多美元的貸款,借款人一直還得很吃力。汽車已經被收回過一次了。

Westlake的代表在英語和西班牙語之間來回切換。他提出,3月份的欠款可以延期,也就是在車貸2024年到期之前還款都可以。但他通過電話,成功催回了近600美元的4月份欠款,雖然這只是當月債務的一部分。如果借款人幾個月都不還款,那麼再讓他們還錢就很難了。

打完電話,這位代表按了按辦公桌上的鈴。「三萬五,」他喊道,這是指不再被視為嚴重拖欠的貸款餘額。「是花了點時間,但我還是搞定了。」

過去幾年,整個行業的貸款拖欠率呈上升趨勢,但並未像金融危機期間抵押貸款拖欠率那般激增。在眼下的低利率環境中,忙於尋求回報的投資者對於能買到貸款機構的汽車債券,基本上感到心滿意足。標普全球評級(S&P Global Ratings)的數據顯示,當貸款期限延長,投資者的損失會明顯增加。

密蘇里州的瓊斯從本田的融資部門獲得了貸款,該部門將大部分貸款打包成債券,出售給投資者。數據顯示,2017年底出售的一筆12.5億美元債券中,包含了7,000多筆與2017版雅閣相關的貸款。(瓊斯買的就是這款車。)

目前,持有瓊斯貸款的投資者依然能收到錢,因為他一直在還款。在塑料廠擔任機械操作員的瓊斯加了更多班,得到一次加薪後,再加上平時的獎金,他還算應付得來。不過未來幾年,他仍然需要繼續還款。

瓊斯稱,他近期不打算再申請車貸了。「就是簽個合同,連車都沒開走,我突然就背上債了。」他說。

端 x 華爾街日報 美國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