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早報:傳真社指831太子站網傳「遇害」者均清醒離開,警方點算人數仍有出入


2019年9月22日,香港民眾在太子站外擺花焚香,紀念8·31站內疑似「遇害」者及傷者,要求對警方進行獨立調查。 攝:Vernon Yuen/Getty Images
2019年9月22日,香港民眾在太子站外擺花焚香,紀念8·31站內疑似「遇害」者及傷者,要求對警方進行獨立調查。 攝:Vernon Yuen/Getty Images

傳真社:8·31太子站網傳6名「遇害」者均清醒離開

香港非營利新聞調查機構傳真社表示,對於網上質疑8月31日香港警察在太子站無差別襲擊市民造成6人死亡,傳真社已成功採訪到這6人,證實他們當日全部在清醒狀態下被帶到警署或醫院。

警方公布當晚太子站共有52人被捕,傳真社表示已成功採訪到其中47人,包括上述6人。傳真社同時又稱,由於目擊者位置及站內環境所限,經過三個月努力,仍未能就站內曾否有人死亡作結論。

8月31日,大量警察衝進太子站月台及車廂,拘捕、追打示威者及乘客,場面混亂。當天消防人員點算傷者人數一度變更,加上警方封站、網上片段紛雜等多重因素(詳見端傳媒報導),持續有民眾質疑當日有人在站內被警察打死。警方和消防多次出面解釋,但未能徹底消除猜疑。

傳真社詳細介紹了對上述6名男子的採訪,他們均在被捕時受傷。

  • 暈倒需接受心外壓急救的男子:該男子身型肥胖。他在被捕時曾對警員表示自己有病例,警員不予理會。男子隨後暈倒,在警員對他做人工呼吸 CPR 後醒來;醒來半小時後消防員才趕到為他量血壓,共等待一個多小時後被送醫。
  • 驚恐症發作男子:他在電梯處被捕,手上索帶很緊。他向警員表示身體不適,出現呼吸困難和頭暈,有警員為他聯繫消防幫忙,但很多警察認為他是假裝的。隨後他驚恐症發作,警察將索帶解開。多名被捕者證實該男子全程清醒,沒有暈倒。
  • 身穿黑色盔甲男子:多名被捕者確認該男子與他們一同乘坐特別列車前往荔枝角站,亦曾在警署見過他。他對傳真社表示,速龍警員制服他時「打了腳數棍」,造成一隻腳筋腱受損,保釋後自行到醫院看診。
  • 身穿黑衣藍褲男子:他也在電梯附近被捕,亦有多名其他被捕者表示與他一同乘坐特別列車前往荔枝角站。該男子對傳真社稱,有警察「好像戰俘式般侮辱我們,取笑我們,說我們這麼年輕在這裏搞破壞,又說我們民主不是這樣爭取,他一邊講一邊用電筒照住我們」。
  • 被速龍壓頸的黑衣男子:網上片段中,有速龍警員一度將膝蓋壓在他的頸部,隨後其他速龍警員圍上,攝影角度受阻惹來網民質疑該男子被打死。不過亦有片段顯示該男子隨後被指示靠牆坐。該男子指,「上列車前被警察打過兩三次,中途他們還想屈曲我的手指開啟我的電話,直到保釋出來後到醫院驗傷,才知道左手出現輕微骨裂」。
  • 被速龍制服時疑似無反應男子:錄像中,該男在電梯前被速龍警員制服在地,一度眼神放空,嘴巴微張,沒有反應。不過其他片段顯示,該名男子後來回覆清醒。他對傳真社稱,自己被警察制服時失去意識20至30秒。

警方點算人數仍有出入

此外,傳真社調查還發現,當晚除了特別列車運載到荔枝角站的被捕者,亦有人在原站直接被送上警車。警方始終沒有就此回覆確實人數。

傳真社指,在過去三個月調查過程中,警方回覆傳真社被捕人士及傷者數字仍然每次都有出入。

截止目前,香港警務處、消防處及港鐵公司均未回應公眾訴求,拒絕披露站內更多細節,包括拒絕公開詳盡閉路電視片段。

傳真社表示,基於公眾知情權和向公眾負責的原則,現將階段性調查結果公開,讓大眾對當日站內的情況掌握更多。

昨晚黃埔、旺角再現警民衝突

昨日港島、九龍舉行了三場遊行(詳見端傳媒報導),分別是「孩子不要催淚彈」遊行、「感謝美國」遊行和「毋忘初心大遊行」,遊行過程大致和平。

其中「毋忘初心大遊行」被允許在下午4點至6點進行,惟警方接近5點時在尖沙咀發射催淚彈,驅趕示威者且拘捕多人,並要求中止遊行。有人向警員投擲水樽還擊,防暴警察再次施放催淚彈。「毋忘初心大遊行」申請人 Swing 表示,希望避免示威者及市民受傷被捕,於是配合警方要求。

入夜,晚上7點多,有示威者在黃埔一帶堵路,破壞附近吉野家分店、元氣壽司分店等,並向警車及港鐵站投擲汽油彈。防暴警察施放催淚彈驅散示威者,並抓捕多人。

晚上9點多,又有示威者在旺角聚集,堵塞馬路,焚燒雜物。有巴士車頭擋風玻璃窗被塗污。防暴警察到場將示威者驅散。

有逾百人在西洋菜南街警方防線前聚集,一批防暴警察突然出現將他們包圍,逐一檢查身份證件和隨身物品才放行。

英國警方公布倫敦橋襲擊遇害者身份

英國倫敦橋附近週五發生持刀襲擊事件,造成兩名劍橋大學畢業生死亡。據警方公布,兩名遇害者分別是23歲的薩斯基亞·瓊斯(Saskia Jones)和25歲的傑克·梅里特(Jack Merritt)。

襲擊者是28歲男子烏斯曼·汗(Usman Khan),已被警察當場擊斃。烏斯曼·汗早於2010年就因策劃恐怖襲擊被捕入獄,獲刑16年,服刑滿8年後自動獲得假釋。

據報導,遇害者之一傑克·梅里特參與了一項旨在幫助罪犯重新走向社會的互助組,襲擊者烏斯曼·汗就是該小組成員,另一名遇害者薩斯基亞·瓊斯是項目組義工。

事發當天,項目組正在倫敦橋北部一幢樓內舉行大會,共有數十人參與,包括襲擊者。襲擊事件還造成另外三人受傷,警方沒有公布傷者身份。

事發後,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宣稱對事件負責。不過警方目前沒有發現烏斯曼·汗與 IS 溝通的證據。

墨西哥北部武裝分子與警察激戰,21人死亡

當地週六,墨西哥北部烏尼翁小鎮(Villa Unión)一夥武裝分子與警方在市政廳發生激烈槍戰,造成21人死亡,死者包括4名警察和17名武裝分子。事發地點距離美國德州邊境伊格爾帕斯市(Eagle Pass)僅40英里。

墨西哥當局週日表示,當日武裝分子駕駛至少14輛車,手持突擊步槍等武器,在市政廳與安全人員展開激戰。現場照片顯示,市政廳牆上彈孔密布。

當局指,武裝分子確信為「東北集團」(Cartel of the Northeast)成員,該集團是墨西哥一度非常強大的 Zetas 犯罪團夥的分支。警方週日在軍隊直升機協助下,逮捕了多名槍手。

上週四,美國總統特朗普剛剛表示計劃將墨西哥販毒集團列為「恐怖組織」,引發墨西哥政府強烈抗議,擔心會影響墨西哥旅遊業發展和外來投資。

墨西哥外交大臣埃布拉德(Marcelo Ebrard)表示,他計劃本週與美國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舉行會晤,試圖阻止美方的「恐怖組織」定性,並加強兩國在打擊暴力方面的合作。

廣州地鐵施工區路面塌陷,三人失聯

週日上午9點半左右,廣州地鐵線沙河站施工區域發生地面塌陷三人掉入坑中失聯塌陷深度最深達38米。事發路段位於廣州大道北與禺東西路交界處,屬市區主幹道。

廣州地鐵昨晚10點多發出道歉聲明,對於地面坍塌給民眾生產生活造成損失和影響「致以最深切的歉意」。

聲明指,有一輛清污車和一部電動單車掉入塌陷坑中,共三人被困,各方正在對他們實施救援。聲明還指,隧道內施工人員已全部安全撤離,無傷亡和失蹤。

另據內地媒體報導,現場工作人員表示,為防止塌陷面積擴大,大約下午已開始「局部回填」。

報導續指,昨晚10點多,有4輛水泥灌注車同時作業,向塌方處灌注水泥。水泥澆灌結束後,施工人員用挖掘機向塌陷口填埋土方。截止凌晨1時25分,現場記者看到塌陷區域填土已過一半;一輛吊車正將一根直徑約3米的鋼管竪直吊入塌陷區。截止發稿前,失聯者仍無後續消息。

華為前員工獲30萬離職補償後被控敲詐勒索,羈押251天釋放

近日網上傳出消息指,一名42歲前華為員工李洪元離職獲得30萬元補償款後,被華為方起訴「敲詐勒索」,遭深圳警方刑拘251天。最終檢方認為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予起訴。李洪元重獲自由,並獲得約10萬元國家賠償。

昨日,相關消息經多家內地媒體報導,引起網上熱議。但隨後有部分媒體報導、微信公號文章、知乎網上相關話題討論被發現刪除或撤下。截止發稿前,華為方面沒有作出公開回應。

搜狐平台「極晝」昨日發布了對當事人的採訪。李洪元表示,他於2005年10月入職華為,工作長達12年,2018年1月因合同到期未獲續約而離職。經與公司協商,李洪元憑藉工作年限獲得30萬元「離職經濟補償」。2018年3月8日,部門主管通過部門秘書的個人銀行賬戶向李洪元轉賬該筆款項。

2018年12月16日,李洪元被深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最初罪名是「涉嫌職務侵佔」,後改為「涉嫌敲詐勒索」,報案人是深圳華為公司。

根據深圳市龍崗區檢察院發布的《不起訴決定書》,華為方面指,2017年12月到2018年3月期間,李洪元曾以向華為公司舉報部門主管在業務上存在違規操作的行為進行要挾,從部門主管處勒索人民幣約30萬。

但李洪元表示,他在與公司人力部門協商離職賠償時,全程兩小時都有錄音,期間未談及任何以「舉報業務造假」來要挾獲取賠償。李洪元認為,這段錄音成為檢方最終決定不起訴的直接證據。

華為 逃犯條例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