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 What's New

駐港解放軍「自發」出營外清理街道;商台記者疑似遭警察背後開槍


2019年11月16日,警方再度在漆咸道南施放多枚催淚彈 ,示威者投擲汽油彈還撃。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11月16日,警方再度在漆咸道南施放多枚催淚彈 ,示威者投擲汽油彈還撃。 攝:陳焯煇/端傳媒

周六(16日)的香港依然發生多起示威抗議行動。但最引發關注的是下午四點半,一隊駐在九龍塘營區的解放軍穿著運動服走出營區,一名相信是軍官的中年男子表示是次行動是「自願清潔」,不願回答這項行動是否違反《基本法》等問題,更要求追訪的傳媒放下工作,「去做有意義的事」。

(本文更新至17日凌晨1時)

2019年11月16日,理大漆咸道南入口。
2019年11月16日,理大漆咸道南入口。攝:劉子康/端傳媒
2019年11月16日,理大漆咸道南入口。
2019年11月16日,理大漆咸道南入口。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11月16日,警方再度在漆咸道南施放多枚催淚彈。
2019年11月16日,警方再度在漆咸道南施放多枚催淚彈。攝:劉子康/端傳媒

理工大學周邊,警民衝突至深夜

香港理工大學外周六也傳出警民衝突,雙方對峙直到午夜都未結束。

衝突起於部分市民周六發起「清理路障」行動。傍晚六點,有人在理大外發動清理,有黑衣人高叫「不要清路障」,否則將使用武力。之後向路面投擲一個汽油彈,無人受傷。

到了深夜10點,尖沙咀漆咸道南上有黑衣人向警方方向投擲燃燒彈,警察防線後退,黑衣人重新佔據漆咸道難的路障。警方警告記者向兩側散開,警方可能將有驅散行動。

11點半,警方從漆咸道南和科學館道兩邊推進,有人從理大平台向下投擲燃燒彈,在地下爆開,附近有記者,無人受傷。防暴警察不斷發射催淚彈。有部份黑衣人撤回理工大學內,警方催淚彈射入理大校園內。

午夜12點,理大內有示威者用無點着的燃燒彈和傘陣,架設防線。警方未有再向校內發射催淚彈。另外有黑衣人在暢運道的行車路設防線,與警方對峙。有人用擴音器呼籲示威者撤回學校,但警方暫時沒有行動。

駐港部隊步出軍營清理路障

周六下午,原本就有市民自發到香港大學及香港浸會大學一帶清理路障。下午4時半,在靠近香港浸會大學的駐港解放軍九龍塘軍營,數十名身穿便服的軍人突然小跑步出軍營,參與清理路障。隊伍一出營門,原本清理路面的市民就以抱以熱烈掌聲。

到場記者追訪一位相信是高階軍官的中年男性,詢問這項行動是否獲得中央授權,也問道是否違反相關法例。這名子表示是次行動是「自願清潔」,並指「香港市民的掌聲就是最好的形象!不要再問了!」現場大批記者繼續追問,該軍官態度強硬,指記者應該放下手頭工作,「去和老百姓一起,做有意義的事」。該名軍官表示不願透露職銜及姓名。現場有防暴警察在場戒備。

逗留約半小時後,出營的軍人列隊回營。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駐軍法》,駐港部隊履行4項防務職責:1.防備和抵抗侵略,保衛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安全;2.擔負防衛勤務;3.管理軍事設施;4.承辦有關的涉外軍事事宜。按照《駐軍法》和香港地方憲法《基本法》,香港的法律和秩序由當地警察和法院負責,駐港部隊「不干預地方事務」;但香港區政府必要時,可向中央人民政府請求駐軍協助,維持社會治安和災害救援。

2018年颱風「山竹」襲港後,解放軍亦曾擅自出營,進行「自願性」清潔行動。當時政務司長張建宗表示,解放軍出動清理塌樹是「屬義務工作及公益性質」,他指若任何團體有心去做,政府都歡迎,大眾「不應過於執著於官僚」。前立法會議員何俊仁曾表示,解放軍擅自出營的做法是蔑視《基本法》及《駐軍法》規定駐港解放軍是為封閉式管理。而資深大律師梁家傑亦指出駐港解放軍「義工」活動是已違反《駐軍法》。

對於這項行動港府及解放軍稍後分別做出回應。政府回應傳媒查詢時表示,清理路障行動純屬駐軍自發及義務性質,不是特區政府尋求協助。

另一方面,政府新聞處則代解放軍駐港部隊新聞發言人韓鈾中校發放新聞稿稱,16日下午,有市民在駐軍九龍東軍營附近聯福道清理路障,期間駐軍部分官兵加入其中,配合清理軍營門口道路。

在靠近香港浸會大學的駐港解放軍九龍塘軍營,數十名身穿便服的軍人突然小跑步出軍營,參與清理路障。 圖為解放軍九龍塘軍營內的軍人。
在靠近香港浸會大學的駐港解放軍九龍塘軍營,數十名身穿便服的軍人突然小跑步出軍營,參與清理路障。 圖為解放軍九龍塘軍營內的軍人。攝:劉子康/端傳媒

部分市民自發到香港大學清理路障

近中午時分,在香港大學寶翠園亦有逾百名民眾及港大校友自發到場清理路障。期間有十多位黑衣人靜坐在路障前。

下午約3時半,民眾與黑衣人數度發生衝突,有參與清理行動的市民指罵黑衣人為 「垃圾」及包圍黑衣人。黑衣人則高舉雙手,沒有作出回應。混亂之中有人擲出不知明物體,物體落地時隨即在地上燃點起小火種。衝突期間,不斷有人進行調停並拉走指罵黑衣人的民眾。期間,有民眾一度拿出鐵枝。黑衣人最後在民眾的指罵中離開現場。

接受訪問的南區薄扶林區選人姚潔凝表示是次活動是由她發起,指市民只是想和平地清理路障。有記者問及這是否為區選行動,她表示寶翠園不是其選區,是次活動是以市民身份發起並不是區選活動。稍後時份,有黑衣人到達薄扶林道的天橋上開咪和清理路障的人士表示,現時的問題是出自政府身上,他們只是爭取自由。

商業電台記者疑似遭警察背後開槍射擊

16日凌晨,一批防暴警察在亞皆老街驅散示威者的行動中,指一名香港商業電台記者涉嫌襲警。根據商台報導,該台一名記者拍攝過程期間,被警方強行推撞,指涉嫌暴動,記者讀出並打算拍攝有關警員的行動呼號時,警員指要拘捕該商台記者,記者轉身往朗豪坊方向離開時傳出一下槍聲,其後商台記者停下,防暴警察未有再追前,並退回彌敦道方向離開。

商台新聞指,該台記者其後發現背囊穿了一個洞,懷疑被警方開槍打穿,現場發現一個海綿彈彈頭,記者未有受傷。

警方於16日傍晚發表聲明表示,在上述時間當警方準備於砵蘭街進行另一輪推進及驅散行動時,曾要求在場記者離開,其間發射過一枚海綿彈。警方表示,正就事件進行深入調查,「有關警員現正休假」。

2019年11月16日,由同志組織「香港彩虹」舉辦的香港同志遊行踏入第十年,因遊行申請被警方拒絕,今屆改為在中環愛丁堡廣場以集會型式進行活動。
2019年11月16日,由同志組織「香港彩虹」舉辦的香港同志遊行踏入第十年,因遊行申請被警方拒絕,今屆改為在中環愛丁堡廣場以集會型式進行活動。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11月16日,由同志組織「香港彩虹」舉辦的集會。
2019年11月16日,由同志組織「香港彩虹」舉辦的集會。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11月16日,由同志組織「香港彩虹」舉辦的集會。
2019年11月16日,由同志組織「香港彩虹」舉辦的集會。攝:陳焯煇/端傳媒

同志遊行遊行受反修例影響 參加人數不復往年

由同志組織「香港彩虹」舉辦的香港同志遊行踏入第十年,因遊行申請被警方拒絕,今屆改為在中環愛丁堡廣場以集會型式進行活動。活動有多國領事館代表出席,平機會主席朱敏健、立法會議員陳志全,民陣召集人及香港彩虹執行幹事岑子杰亦有參與集會。

受前一個星期示威行動影響,參加活動的人數明顯比去年為少。在現場亦見有不少反修例的市民人身穿黑衣、舉着「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標語出席活動。有參與活動的市民表示有感社會氣氛不太適合歡樂的彩虹顏色,而改為穿上黑衣。

逃犯條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