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逃犯條例 評論

梁俊彥:從街頭走入議會的香港區選會否取消?中央、港府、建制的割裂

政治語言如何解讀?整個建制陣營對區選是否存在分裂?


2019年11月8日,中環快閃遊行,期間一架印有區議會選舉廣告的巴士被影響停在馬路中。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11月8日,中環快閃遊行,期間一架印有區議會選舉廣告的巴士被影響停在馬路中。 攝:林振東/端傳媒

11月8日,當香港為科技大學學生周梓樂墮樓不治身亡的消息所哀、各區舉行抗議活動的當晚,七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包括區諾軒、陳志全、朱凱廸、林卓廷、范國威、郭家麒及梁耀忠,因涉嫌於5月11日的「逃犯條例」法案委員會上示威,而被警方拘捕。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表示,警方在這個時候拘捕多名「反送中」的立法會議員,是想令社會衝突升溫,為取消11月24日區議會選舉製造藉口。

兩個即刻可想到的問題是,議員在議會內的言語抗爭是常態,但議會內的肢體抗爭,是否是警察可以主動偵辦、直接逮捕的?而在香港相關法律中,有沒有「議員在會期中不受逮捕」的規定?——根據立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立法會議員受特權及豁免權保護,簡言之立法會議員有言論及辯論的自由可免於刑事罪,而豁免權亦包括在立法會建築物內外,當議員前往會議及從會議回程途中,及會議舉行期間時,可免因刑事罪行而遭逮捕的豁免權。但是,議員豁免權並不包括在會議舉行期間的行動與肢體抗爭。

街頭怒火難退,一時間逮捕數名議員更令情勢突然升高。區選到底會不會取消?政府說法是,警察作出拘捕行動時間表,素來不受政府控制——是真是假外人無從得知。不過值得關注的是,逮捕翌日,港府官員、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於電台訪問指,「一定是去到一個逼不得已、無可選擇的情況下政府才會考慮押後選舉。」更呼籲市民不要「陰謀論」,似乎著力於為逮捕行動事件降溫。 

2019年11月11日,東區法院大樓,被捕的立法會議員提堂。
2019年11月11日,東區法院大樓,被捕的立法會議員提堂。圖:端傳媒

中央態度又如何?回看11月5日四中全會三點對港方針,筆者只讀出反港獨、維護管治及經濟穩定三個重要指標,雖然這令人聯想到23條立法及中央將進一步收緊特區政治空間,但關於區選事宜,似乎沒有明確指令。

然而與此同時,有意競逐區選的建制派議員何君堯在拉票期間遇刺,特首林鄭月娥致電問候,建制派乘機向特區政府施壓,要求林鄭確保區議會選舉「公平公正」。這種政治語言如何解讀,整個建制陣營對區選是否存在分裂,筆者將在本文嘗試分析。

北京和港府希望區選如常?

四中全會上中央發布的三點對港方針包括:堅持和完善「一國兩制」制度體系,推進祖國和平統一;嚴格依照憲法和基本法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別行政區實行管治,維護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

上列三點是目前北京對港的工作原則,就香港管治及區選中止與否的任何決定理應要符合三點原則才是符合北京要求的決定,筆者認為最重要的是第二點,即「嚴格依照憲法和基本法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別行政區實行管治,維護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

從目前局勢,對於判斷北京是否有意中止十一月選舉,我覺得要一個問題。以目前反修例運動參與者對十一月區議會選舉的注意程度,取消選舉是否能實行管治,維護香港繁榮穩定?還是會引起更高強度反抗?香港選民人數是400萬佔全港人口一半有多,區議會投票率平均達4成,近1百80萬選民,取消選舉將與1百80萬香港人,當中四成人投民主派,因為一張選票要與近一百萬香港人動干戈,真的值得嗎?

事實上政府於十月底向立法會提交文件指為應對區議會選舉緊急情況,成立危機管理委員會,文件則未有交待區議會受影響而需要押後時的後備方案,亦未有介定在甚麼情況下會押後選舉,11月12日林鄭月娥在開行政會議前更表示仍然很希望能夠舉行區選,亦看不到定下死線,認為制定死線這是一個非常艱難的決定。可見,特區政府對建制派停選要求,未有所接納。

再有,候選人DQ風波,雖然被詢問的「自決」「獨立」人士很多,但最後只有「象徵人物」黃之鋒被取消候選人資格。筆者認為這也釋放了政府希望進行選舉的信號。

建制派最希望中斷選舉?

自11月初,工聯會與民建聯等建制派地區大黨已不下一次向政府施壓,要求政府維護公平選舉。11月6日,何君堯遇襲,中午全體建制派立法會議員於立法會會見記者表示關注,同日民建聯元老級成員兼行會成員葉國謙,在接受網媒訪問時指建議政府及危機管理委員會應訂下死線,以投票日前一星期(即11月17日)為限,若當日仍有暴力示威或衝突,本月24日舉行的區選應押後或取消。他更指「屆時政府就要修改《區議會條例》,但以目前立法會情況,加上七月休會準備換屆,修例難以短期內通過,屆時區議會可能出現一年、兩年的真空期,立法會有六個議席無法產生,將出現憲制問題。」

另外,11月7日建制派舉行靜默遊行,要求政府保障區議會選舉競選活動及投票日可安全、和平及守法進行。11月8日,署名「一群港島、九龍、新界市民」作緊急呼籲,指「暴亂未止」、「選舉須停」,在星島及文匯報登頭版,引起關注。

筆者認為,建制派這些連日行動,是一場要求「停選」的輿論攻勢。同時建制派主張提出的押後打算並不是直接押後到法定的14日之後,而是寧可修法,即動用立會大會修法程序與再次動用緊急法,但這兩個選擇必定會再激起社會矛盾:

押後選舉,是直接阻延香港一半以上人口,即四百萬選民的選舉權,而以政府目前的公信力,根本不可能拿出政治能量處理如此重大決定,若倉促決定,只會進一步敗壞特政區政府管治;

而若要取消選舉,因終止區議會選舉而需要修法,屆時區議會可能出現一年、兩年的真空期,立法會內區議會功能組別及五個超級區議員議席無法產生,將出現憲制問題。在管治特區的角度,實屬下策。

2019年11月7日,包括民建聯、工聯會以及新民黨等多個建制派政黨發行靜默遊行,要求當局確保候選人、義工和支持者人身安全,以及選民能在免於恐懼下投票。

2019年11月7日,包括民建聯、工聯會以及新民黨等多個建制派政黨發行靜默遊行,要求當局確保候選人、義工和支持者人身安全,以及選民能在免於恐懼下投票。攝:林振東/端傳媒

看到這裏不難發現,在四中全會框架下,建制派,北京與特區政府,正在是否要中斷區議會選舉一事上,罕有而公然地出現分歧。建制派為保區選選情與目前所持議席,不惜影響北京用心經營的2020年立法會選舉,甚至給特區政府釀成憲制問題也在所不惜,明顯將眼前選情先於四中全會維護香港繁榮穩定的目標。

建制派,北京與特區政府間利益矛盾完全浮上水面,矛盾起因在於,在目前的政制結構中,唯獨建制派需要面對選舉,特區政府及北京與其利益有根本上不一致。

因此筆者分析,就目前資料顯示,最希望中斷選舉的、感到焦慮的,可能是十一月選舉的最大輸家——建制派。

區選的可能?

根據區議會條例第38條,區議會選舉是可以押後延期14日,同時根據條例27條,要在該屆任期完結前15至60日內發生。如果押後14日後再押後14日,理論上就會違反法例。也就說,區議會選舉本來只能押後14日,若要押後多於14日甚至停擺,則需要重新立法。如上文所述,這將新設管治難題,所以以目前法理依據,筆者認為區議會選舉押後機會不大,區議會選舉很可能如期進行。

只不過按目前局勢,在四中全會框架下,押後14天對北京在港權威或對建制派選情,不見得有正面幫助,用緊急法與立法會修法無限期押後,亦只會給機會民主派與示威者向北京及特區政府發動更多挑戰,無助於管治及經濟穩定,更有機會引起2020年立選憲制問題,最終只會對特首選委會選舉引發衝撃,更遑論對建制派區選選情有正面幫助。

不過,北京並不一定在乎建制派的敗局,因為北京反而可趁此機會更換新血,培植另一批對促進特區穩定更有助力的建制派。

昨晚(11月14日),《香港電台》拍到港府多名高層官員陸續抵達禮賓府,事前並未通知傳媒。據一名建制派高層指,因應近日局勢急速升溫,北京正重新部署,料港府將有新招出台,其中包括是否要取消區議會選舉的決定。筆者仍然認為,取消區選會是最後的選擇,但或許日內我們便可見到最後的決策。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逃犯條例 梁俊彥 2019香港區議會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