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早報:黎巴嫩總理哈里里回應示威者訴求,宣布率領內閣總辭


2019年10月29日在黎巴嫩南部城市賽達,民眾得知哈里里(Saad Harir)辭任總理後上街慶祝。 攝:Mahmoud Zayyat / AFP via Getty Images
2019年10月29日在黎巴嫩南部城市賽達,民眾得知哈里里(Saad Harir)辭任總理後上街慶祝。 攝:Mahmoud Zayyat / AFP via Getty Images

黎巴嫩總理哈里里回應示威者訴求,宣布率領內閣總辭

黎巴嫩反政府示威持續近兩週,至當地週二(29日)總理哈里里(Saad Harir)宣布率領內閣總辭,以回應民眾訴求

哈里里發表全國電視講話,強調在過去一段時間有聆聽民眾訴求,也嘗試尋找方法處理國家動蕩和經濟危機。然而,他認為施政已經走進死胡同,此刻首要是維護國家安穩及尊嚴,並期望請辭能為僵局帶來「正面衝擊」。

哈里里表示:「工作來、工作去,沒有甚麼比國家更重要。」這句說話,似乎呼應着哈里里亡父、黎巴嫩已故前總統拉菲克・哈里里(Rafik Hariri)的名言——無人大於國家。

示威源於政府開徵「WhatsApp 稅」,訴求擴至徹底政經改革

黎巴嫩近年陷於經濟困境。政府急於擺脫困窘,本月中宣布計劃開徵新稅,包括煙草稅、燃油稅,以至最具爭議的「WhatsApp 稅」,即針對 WhatsApp 等數款免費網絡通訊軟件,向黎巴嫩用戶徵收稅款。

徵稅計劃隨即觸發全國各地大規模示威。示威者堵塞公路,包括通往貝魯特國際機場的道路,全國多間銀行、學校、政府機關被迫關閉。當局調派防暴警察與示威者對峙,雙方連日爆發衝突,示威者向警方投擲爆竹、雜物等,警方則以催淚彈、水炮等驅散人群。

近兩週以來,哈里里多次嘗試為局勢降溫。哈里里先是批評聯合政府內的執政盟友,阻撓審批他已成功向國際社會籌得的一筆110億美元貸款,導致經濟改革無法展開;哈里里一度設下三天限期,敦促執政盟友配合經濟改革。

據報哈里里已跟執政盟友達成共識,並擬訂改革方案,包括精簡內閣架構,削減現任及前任總統、部長、議長等的薪酬,實行電訊業私有化,全面檢討電力企業,以至下令央行、甚至私營銀行貢獻33億美元資金,協助政府在2020年預算案達致零赤字。

然而,至此示威者訴求推翻的已不只哈里里政府,而是整個政治經濟架構,包括寡頭政治、貪污腐敗、精英壟斷、社會不公義等問題。在抗爭運動中,示威者開始喊起「全部就是全部(All of them means all of them)」這句口號。正如哈里里所言,「其施政已經走進死胡同」。

評論憂慮哈里里請辭無助解決社會動蕩及宗派分歧

隨着哈里里宣布請辭,貝魯特等各大城市有大批民眾走上街頭,他們載歌載舞、揮動國旗慶祝。

不過,評論憂慮黎巴嫩社會動蕩不會因哈里里下台而結束。目前,外界紛紛關注總統奧恩(Michel Aoun)及真主黨(Hezbollah)總書記納斯魯拉(Hassan Nasrallah)如何回應時局發展。

黎巴嫩獨立以來,經歷多場由地緣政治或宗派鬥爭引發的內亂、內戰及地區衝突,最終形成宗派共存局面。傳統上,總統由親西方的天主教馬龍派軍人擔任,如現任總統奧恩;總理由遜尼派穆斯林擔任,如剛請辭的哈里里。至於親伊朗、主張消滅以色列的伊斯蘭什葉派真主黨,儘管其武裝支部仍然活躍,但政黨支部自1990年代初正常參與議會,並持續加強投入新聞、教育、文化、社區建設等活動。

當黎巴嫩處於和平時期,其宗派共存環境被部份人視為世界、或至少是中東地區的典範;然而當處於動蕩時期,宗派共存面臨重大考驗。

近兩週抗爭當中,反政府示威者包括了不同宗派人士。當反政府示威者提出要求總統奧恩下台,奧恩旗下的天主教馬龍派支持者,開始發起針對反政府示威的抗議活動。

與此同時,什葉派的真主黨及「阿邁勒運動」(Amal Movement)的支持者,正強烈反對推翻政府。納斯魯拉數日前曾發表講話,指控有「外國勢力」煽動黎巴嫩民眾參與反政府示威,強調應立即止暴制亂,否則亂局勢必進一步擴大。

過去兩週,真主黨及「阿邁勒運動」支持者不時騷擾、甚至肆意襲擊反政府示威者。就在當地週二、哈里里宣布請辭之前的數小時,貝魯特一個反政府示威營地遭受數百人集體攻擊、掠劫和破壞,輿論普遍認為是真主黨及「阿邁勒運動」支持者所為。

《衛報》報道,哈里里的一些支持者近日曾努力勸阻哈里里請辭。他們的理據是,哈里里離任將引發黎巴嫩政權核心內的宗派失衡,加上政治動蕩、國家債務等深層次問題底下,預料訴求徹底改革的反政府示威不會就此結束,而伴隨的宗派衝突可能愈演愈烈,令黎巴嫩有機會回歸數十年前的內亂局面。

英國下議院通過12月12日提前大選

英國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再度尋求國會通過於12月12日提前舉行大選。法案在下議院以438票贊成、20票反對的大比數獲得通過,預料下一步在上議院也能順利闖關。

假如確認12月12日提前大選,這將成為英國自1923年以來首次在聖誕節臨近時舉行大選。評論指出,這將令選舉結果更難以預測,目前可以預期選民已對脫歐僵局感到疲累和憤怒,對傳統兩大政黨——保守黨及工黨——的忠誠度大幅下降,選票可能流向其他政黨;假如沒有政黨取得壓倒勝利,大選可能無法解決脫歐僵局。

約翰遜前一天已曾提出提前大選動議,但遭下議院否決。事隔一天再度闖關,法案在表決前獲得在野工黨黨魁郝爾彬(Jeremy Corbyn)表態支持。郝爾彬指出,由於歐盟日前已同意英國彈性延遲脫歐至明年1月底,意味英國不會在當地週四(31日)無協議脫歐,工黨決定支持提前大選。

不過,工黨一度提出將合法投票年齡降低至16歲、容許在英歐盟公民投票等建議,但遭政府反對。唐寧街十號發言人表示,現時已沒有足夠時間改變選舉安排;他又引述約翰遜在內閣會議所言,指出今次大選旨在終結國會的失能狀態,從而落實脫離歐盟。

另外,蘇格蘭民族黨(SNP)及自由民主黨(LibDems)一度要求在12月9日舉行大選,相關修正案最終由工黨提出,但遭到否決。

根據法例,國會必須於投票前25個工作天解散,按約翰遜的法案、即下月7日。此前,自由民主黨黨魁斯溫森(Jo Swinson)擔心約翰遜會利用剩餘的約一星期時間突襲國會,強行通過現有脫歐協議,因此希望在12月9日舉行大選,以關閉國會辯論脫歐協議的空間。不過,約翰遜保證會在大選過後才處理脫歐協議,同時強調12月9日大選在安排上並不可行。

比利時法院押後加泰前主席普伊格蒙特的引渡聆訊

當地週二(29日),流亡比利時的加泰羅尼亞自治政府前主席普伊格蒙特(Carles Puigdemont)到布魯塞爾法院出席引渡聆訊。法院決定容許普伊格蒙特有更多時間準備,宣布押後聆訊至12月16日

早前,西班牙最高法院裁定九名加泰獨派領袖「煽動叛亂」等罪名成立,分別入獄9年至13年;同時,法院再度向普伊格蒙特發出新的通緝令,指控他「煽動叛亂」、「不當使用公帑」等罪名。

就此,普伊格蒙特於當地上週五(25日)向比利時當局自首,隨後毋須保釋而獲得釋放。據報道,普伊格蒙特向比利時當局重申,反對當局將他引渡至西班牙。

西班牙政府此前曾兩度要求比利持將普伊格蒙特引渡至西班牙受審,但均遭到比利時法院拒絕。

何君堯遭褫奪榮譽博士學位後發聲明反擊,抗議遭受政治及學術打壓

英國安格里亞魯斯金大學(Anglia Ruskin University)日前確認已經褫奪香港立法會建制派議員何君堯的榮譽博士學位。何君堯昨日(29日)發表聲明反擊,批評大學應英國上議院議員查詢而迅速作出褫奪學位的決定,做法屬政治打壓、違反程序公義。

何君堯表示,大學收到英國上議院議員奧爾頓勛爵(Lord Alton of Liverpool)的投訴信後,從未向他作出知會或索取解釋、就已作出撤銷學位的決定,做法有違程序公正、且有私相授受之嫌。他又質疑大學受到政治壓力,認為這是公然的政治打壓、是對學術自由和自主的踐踏。

何君堯強調,他在香港「反修例運動」期間,言論是說出事實和真相、行為是敢於與「港獨和漢奸」鬥爭,言行「獲得香港理智市民和國家(指中國)廣大人民的支持」。

他批評英國上議院議員對中國內政及香港言論自由指指點點,認為政治打壓陸續有來,但強調「何君堯不懼怕、因為何君堯是中國香港人」。他重申支持港府及警隊是其政治立場,並批評上議院議員的無理指控、以及英美為首的公然打壓可恥,「顯示英美窮圖匕現,所謂的程序公正像紙一樣脆弱」。

羅哲斯聲稱自己與奧爾頓勛爵收到「何君堯爪牙」的恐嚇電郵

另一方面,英國執政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哲斯(Benedict Rogers)在 Twitter 發文,聲稱在安格里亞魯斯金大學褫奪何君堯的榮譽博士學位後,「一名何君堯的爪牙(henchmen)」向他本人、奧爾頓勛爵等發出恐嚇電郵,內容包括「以眼還眼(...)凡動刀的,必死在刀下」。羅哲斯形容這是「令人不快的恐嚇」,但恰恰是中共政權本質。

英國脫歐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