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逃犯條例

1027示威紀錄:旺角警民衝突持續至深夜 警方突擊拘捕多人 獨立攝影師採訪期間被捕

網民發起「追究警暴」集會,警方下午3點半發射催淚彈;旺角衝突持續到深夜,警方多次粗暴對待傳媒,包括港台、蘋果記者,一名獨立攝影師被捕。


警方在旺角施放催淚彈。 攝:劉子康/端傳媒
警方在旺角施放催淚彈。 攝:劉子康/端傳媒

(本文最後更新時間為28日01:30)

網民發起「追究警暴 連繫穆斯林 守護民眾 與記者同行」集會,下午3點在尖沙咀梳士巴利花園聚集,集會沒有向警方申請。防暴警察下午1點後在現場截查市民,搜查途人背包。直播可見,警方指揮官陶輝在現場,多名防暴警員、便裝警員蒙臉,沒有展示編號及委任證,有警員身上則有相信是小隊編號的標記。下午3點,現場聚集市民越來越多,不斷辱罵警員為「黑社會」。3點半,警方發射催淚彈驅散在場群眾。

多區有人堵路,防暴警察突擊拘捕多人。在旺角,防暴警察多次清場,警民衝突持續入夜。

01:28 旺角

防暴警察突然進入亞皆老街、彌敦道交界,未有警告下施放多枚催淚彈,並制服多人。防暴警察隨即拉起封鎖線,要求在場記者、救護及在場人士離開,不要阻礙警方工作。

01:00 旺角

防暴警察在旺角道清理路障後,登上警車離開。現場再次有人以水馬架設路障,交通再次受阻。彌敦道則有人縱火,消防到場灌救。

救護員帶上防毒面具。
救護員帶上防毒面具。攝:林振東/端傳媒

00:30 旺角

一隊防暴警察收隊期間,個別警員與圍觀市民及記者口角,有警員指「真街坊唔會係你地呢班暴徒」「禽獸不如」「唔需要理佢地,呢班人收錢㗎」「搞夠未啊,都搞咗成晚啦」。有另一名警員勸籲同袍慎言。有市民質疑警員情緒失控。

旺角各處仍有人以雜物堵路,警員多次登上警車後,要再回到路面清理路障及清場。在現場進行直播的《獨媒》記者指,今晚警方清場的策略有變,以往警方會使用銳武裝甲車衝開路障,今晚則由警員人手清理。但由於馬路上雜物狼籍,警方清理需時,往往別處又會有路障,令警方難以完全清場。

45分,警方在鼓油街舉黑旗並推進,要求記者回到行人路。

00:00 旺角

一名防暴警員質問一直在前線調停的社工陳秀虹,示威者破壞的是不是香港公物,又質疑她這樣的人適不適合做社工。陳秀虹回應,希望對方冷靜。防暴警員離去。

速龍小隊在惠豐中心對出制服至少三人。社工陳秀虹再次向警方呼籲,指警方無需長時間壓被捕人士在地上,又向被捕人士提供人權資訊,包括見律師的權利。

速龍小隊帶走被捕人士期間,多名市民在場圍觀,質問警員為何作出拘捕,有人辱罵警員是「強姦犯」、「殺人犯」。警員要求所有在場人士留在行人路,又有警員對在場人士反唇相譏。有人指警察是紀律部隊,不應與市民爭辯。

警方在旺角施放催淚彈。
警方在旺角施放催淚彈。攝:林振東/端傳媒

23:30 旺角

部分警員登上警車離開。有防暴警察上車後又下車,並在無警告下發射多枚催淚彈。現場多輛汽車因為前方有警車停泊而無法離開,一輛905號往荔枝角的巴士司機吸入催淚煙感到不適,巴士乘客要下車離開。義務急救員為在場人士洗眼,有人給予巴士司機防毒面罩。

本地英文網媒《Hong Kong Free Press》創辦人 Tom Grundy 在 Twitter 上表示,自由身外籍記者 May James 今晚於旺角工作期間被警方拘捕。

Tom Grundy 表示,已聯絡警察公共關係科要求解釋,以及要求立即釋放記者。他又呼籲目擊者聯絡他提供資料。

據悉 May James 是香港記協及香港外國記者會的會員,一直為HKFP供相,今晚於旺角工作期間有佩戴證件及穿上反光衣。

23:00 政府消息

政府發稿,強烈譴責暴徒非法行為。政府發言人指,今日多區有示威者非法集結,暴徒趁機出動,在各處搗亂和縱火,政府強烈譴責暴徒行為。

較早前,警方亦發稿指,有蒙面暴徒堵塞九龍區主要馬路、破壞地鐵站及縱火。警方絕不縱容姑息違法分子,現正進行驅散及拘捕行動。

警方在旺角開槍。
警方在旺角開槍。 攝:劉子康/端傳媒
有市民被示威者"私了"。
有市民被示威者"私了"。攝:劉子康/端傳媒
警方在旺角施放楜椒噴霧。
警方在旺角施放楜椒噴霧。攝:林振東/端傳媒

22:30 黃埔、旺角

防暴警察在黃埔出示藍旗並施放胡椒噴霧,現場消息指警方拘捕3女1男。

在旺角,防暴警察在展示黑旗後,發射數枚催淚彈,有人拾起催淚彈擲回警察方向。現場仍然有不少市民聚集,部分人走出馬路,與防暴警察離遠對峙。警方水炮車在彌敦道上戒備,並與銳武裝甲車向聚集人士方向駛去。水炮車向在場人士廣播,要眾人立即離開,否則會使用催淚水劑,將他們驅散。廣播又要求所有記者馬上回到行人路。

香港電台發訊指,該台攝影師在旺角拍攝期間,遭警員推撞及強行扯脫面罩。港台攝影師有佩戴記者證,身穿印有港台標誌的反光衣,攝影機亦貼上港台標誌。在行人路上拍攝期間,一名防暴警員突然走近,強行扯脫他的面罩,又推開攝影機。港台發言人強烈譴責警方使用不必要武力。

22:00 黃埔、旺角

防暴警察在 黃埔 扣查至少兩名女子,大批市民在場圍觀,並要求警方「放人」。

旺角,防暴警察在數處拉起封鎖線,現場仍有市民圍觀。15分,警員發射多枚催淚彈及橡膠子彈,有催淚彈被射上一座大廈1樓平台。一枚催淚彈擊中一間食肆的店門,並燃點店外的紙皮起火,有人合力將火澆熄。

21:30 旺角

防暴警察在彌敦道發射催淚彈,其中一枚射進一間仍在營業的藥房。防暴警察一度撤離。

大批市民仍聚集在旺角,有人用雜物堵路,亦有人打開一間中銀分行的圍板進內。45分,有示威者點火燃燒一個路障。數輛警車駛至,大批速龍小隊下車進行驅散,並制服至少兩人。其中一人戴著防毒面罩,之後被綁起雙手帶走。

有防暴警員向在場圍觀人士施放胡椒噴霧驅散,並要求記者合作、退後。有人不適,義務急救員為他洗眼。

警方在旺角施放催淚彈。
警方在旺角施放催淚彈。攝:劉子康/端傳媒
警方在旺角施放催淚彈。
警方在旺角施放催淚彈。攝:林振東/端傳媒
有市民在衝突期間受傷。
有市民在衝突期間受傷。攝:劉子康/端傳媒
攝:林振東/端傳媒

21:00 旺角

防暴警察一度登上車隊駛離,有人向一輛載有警員的白色旅遊巴士擲磚,旅遊巴車尾玻璃凹陷。防暴警員下車,舉黑旗,並警告不要再掉磚。警方1號水炮車和銳武裝甲車隨即駛到現場。

防暴警察在彌敦道及亞皆老街交界出示藍旗、黑旗;一批人士則在彌敦道以雜物堵路。11分,警方發射多枚催淚彈。

較早前,一名操普通話的中年男子被多人圍毆,有人調停,義務急救員為他治理傷口。該中年男子清醒。

20:30 旺角

警方速龍小隊制服至少一人,並向人群噴射胡椒噴霧。一隊警員在旺角彌敦道及亞皆老街交界被市民包圍,警方舉黑旗、橙旗,多次舉槍,並使用胡椒球槍。有人向警方投擲雜物。亦有人向警方喊話,要求警方冷靜。

43分,警方再次發射催淚彈。

20:00 旺角

現場指揮官向傳媒呼籲,指前線記者阻礙警方視線,使警方推進時未能清楚掌握前方情況,他指出,警方尊重新聞自由,不代表記者可濫用此自由,並要求記者讓出空間,使警方能看清楚現場情況。指揮官又指示警員錄下在場所有記者及所屬機構。他指,警方一直呼籲,傳媒一直未有聽從,不能把責任歸於警方。

數名被捕人士坐在馬路上。10分,警方於旺角彌敦道再發射數輪催淚彈。

 警方制服一名示威者。
警方制服一名示威者。攝:林振東/端傳媒
優品360被焚燒。
優品360被焚燒。攝:林振東/端傳媒
警方在旺角施放催淚彈。
警方在旺角施放催淚彈。攝:林振東/端傳媒

19:45 旺角

防暴警察制服至少一人。展示黑旗後,警方發射催淚彈。示威者舉起傘陣,並向前方投擲汽油彈。雙方一度正面交鋒。隨後,示威者退向太子方向。

防暴警察向前推進,再次制服數人。有在場市民及記者似乎與警方發生衝突,警方施放胡椒噴霧及使用胡椒球槍,警方不斷要求在場人士回到行人路。

19:26 警方消息

警方指,示威者入夜後縱火焚燒商店及向警署投擲汽油彈,警方警告所有暴徒立即停止違法行為,警方並會以最低相應武力驅散及拘捕。

同時,警方於旺角發射催淚彈驅散人群。

警方在旺角施放催淚彈。
警方在旺角施放催淚彈。攝:劉子康/端傳媒
警方在旺角施放催淚彈。
警方在旺角施放催淚彈。攝:劉子康/端傳媒
警方在旺角施放催淚彈。
警方在旺角施放催淚彈。攝:劉子康/端傳媒
警方在旺角施放催淚彈。
警方在旺角施放催淚彈。攝:劉子康/端傳媒

19:17 旺角

港鐵表示,由於被投擲燃燒彈,旺角站關閉。隨後,其中一個出口鐵閘外被人縱火,火勢頗為猛烈,消防員隨後到場滅火。

20分,一名男子在旺角被數人追打,他倒在地上。有義務急救員嘗試上前治療,該男子隨後拒絕送院,步行離開。

19:00 旺角

警方後退期間,有人向警方投擲雜物,警方發射疑似海綿彈,擊中一名記者。及後,警方發射一輪催淚彈,路面煙霧彌漫。《立場新聞》表示,一名立場記者於旺角採訪期間,腿部中彈,未知是橡膠子彈或海綿彈。記者接受義務急救員治理後,可繼續採訪工作。

一批防暴警察隨後在旺角站內出現,在出口一度被雜物困住,警員清理後走出路面,短暫停留後再次回到站內。有市民包圍出口,警方隨後從站內擲出催淚彈,被人擲回站內。

18:30 旺角

較早前幾位防暴警察在已關閉的旺角站閘內和市民對峙,有市民向閘內投擲雜物,警員一度舉槍。及後,防暴警察在亞皆老街、彌敦道交界出示藍旗,要求在場人士離開。在場市民指罵警員,又喊叫「解散警隊,刻不容緩」等口號。

大批市民包圍在馬路中心的警員。一名穿白衣的疑似臥底警員頭部流血,登上警方私家車離開。

2019年10月27日,警察在尖沙咀發射水砲。
2019年10月27日,警察在尖沙咀發射水砲。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10月27日,警察在尖沙咀海傍。
2019年10月27日,警察在尖沙咀海傍。攝:林振東/端傳媒

18:17 尖沙咀

水炮車在尖沙咀彌敦道發射水炮驅散人群,警方廣播指在場人士正在非法集結,會使用催淚水劑驅散,並作出拘捕,後果自負。有社工向警方表示,現場多數為記者及普通市民,並指眾人在行人路上,並不是非法集結,要求警方不要使用水炮車。

18:00 尖沙咀

接近6點,駐守重慶大廈外的防暴警察撤退,一批市民跟隨警察,並喊叫「黑警,死全家」等口號。水炮車、銳武裝甲車駛至尖沙咀警署外,沿途作出廣播,要求在場人士離去,否則會使用水炮作出驅散。

防暴警察在銳武裝甲車及水炮車陪同下,在尖沙咀彌敦道推進,並指在場人士正參與非法集結,要求人群離去。同時,有社工向警察呼喊,指在場人家多數為遊客及市民,要求警方指揮官確保前線警員克制,不要隨便舉槍。

2019年10月27日,防暴警察在佐敦。
2019年10月27日,防暴警察在佐敦。攝:劉子康/端傳媒

17:30 土瓜灣、佐敦

有黑衣人在土瓜灣馬頭圍村對出架設路障,大批防暴警察突然追至,制服數人。警員檢查他們的個人物品。

在佐敦彌敦道,數十名黑衣人一度聚集,防暴警察衝前,黑衣人退入內街。防暴警察目前於彌敦道上布防,水炮車及銳武裝甲車亦於佐敦彌敦道戒備。

2019年10月27日,示威者在尖沙咀與警察對峙。
2019年10月27日,示威者在尖沙咀與警察對峙。攝:林振東/端傳媒

17:00 尖沙咀

在重慶大廈對出,有人向布防的警員投擲玻璃樽,防暴警察隨即舉黑旗,警告施放催淚煙。在柏麗購物大道的防暴警察則撤退回到尖沙咀警署,帶走至少一名女子。

一名義務急救員接受現場傳媒訪問,指警方拒絕他為早前被警方拒捕、胡椒噴霧噴中的男子施救。義務急救員形容,被捕男子滿面通紅,步履蹣跚,即使他向警方展現註冊護士資格,警方仍不讓他進行救護工作。他對警方的做法感到不受尊重。

據香港電台報導,在 旺角,一批黑衣人一度佔領亞皆老街,突然多輛警車駛至,大批警員下車並拘捕多人。在 黃埔,有黑衣人破壞一間連鎖咖啡店,大批警員到場,拘捕至少一男一女。

2019年10月27日,示威者在尖沙咀與警察發生衝突。
2019年10月27日,示威者在尖沙咀與警察發生衝突。攝:林振東/端傳媒

16:30 尖沙咀、觀塘

警方水炮車及銳武裝甲車在油麻地彌敦道戒備。防暴警察在彌敦道設封鎖線,並在尖沙咀區內清理示威者留下的路障,有警員指,示威者可能混於人群當中,呼籲在場市民離去;部分市民反駁並拒絕離開。

大量市民仍於梳士巴利花園及尖沙咀彌敦道聚集。防暴警察在重慶大廈對出、文化中心外,及柏麗購物大道戒備,並截查市民。42分,防暴警察在文化中心外制服一名男子,男子被胡椒噴霧噴中,有警員為他洗眼。

觀塘 亦有市民發起「自由紙鶴追悼會」活動,在海濱花園摺紙鶴。活動召集人發言並帶領市民默哀兩分鐘,悼念因社會運動而犧牲的人,又指活動已安排數十名糾察,強調活動和平,不容許暴力發生。

2019年10月27日,示威者在尖沙咀與警察發生衝突。
2019年10月27日,示威者在尖沙咀與警察發生衝突。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10月27日,示威者在尖沙咀與警察發生衝突。
2019年10月27日,示威者在尖沙咀與警察發生衝突。攝:劉子康/端傳媒
2019年10月27日,示威者在尖沙咀與警察發生衝突。
2019年10月27日,示威者在尖沙咀與警察發生衝突。攝:林振東/端傳媒

15:30 尖沙咀 警方發射催淚彈驅散聚集群眾

下午3點半,一名黑衣男子在藝術館外被陶輝帶領的小隊截查,警員檢查他的行山杖。在崇光百貨外的彌敦道,警方先後舉藍旗及黑旗,警告會施放催淚煙。在太空館對出,有少數示威者與防暴警員起衝突,防暴警察近距離揮棍及施放胡椒噴霧作出驅散,示威者向警員投擲雜物。

3點39分,警方向梳士巴利花園發射一輪催淚彈驅散人群,並沿梳士巴利道推進,沿途發射催淚彈。50分,本來在藝術館截查途人的防暴警察撤退,並向人群發射催淚彈、施放胡椒噴霧及懷疑發射橡膠子彈。

4點,警方先後舉黑旗及橙旗,警告會施放催淚煙及開槍,並沿著梳士巴利道及彌敦道推進,作出驅散。

2019年10月27日,示威者在尖沙咀海傍遊行。
2019年10月27日,示威者在尖沙咀海傍遊行。攝:劉子康/端傳媒
2019年10月27日,示威者在尖沙咀聚集。
2019年10月27日,示威者在尖沙咀聚集。攝:劉子康/端傳媒

網民發起和平集會 追究警方水炮車使用成分不明的「藍色水柱」

發起集會的網民指,目的是要追究警方水炮車噴射成分未明的藍色水柱,在上周日(20日)九龍遊行清場時蓄意射向清真寺及在場記者。發起人指,被藍色水柱射中會引起強烈皮膚灼痛,需送院治理;警方拒絕公開水柱成分,政府亦拒絕承擔責任,必須追究責任。發起人又指責警方在使用催淚彈的時候帶同警犬,卻沒有提供防毒面罩,明顯是虐畜行為。發起人呼籲集會「絕對和平」,聚焦訊求。

環保團體「綠色和平」早前取得顏色水樣本,化驗結果指,顏色水至少含有色素及黏合劑,又推測含有害催淚溶液,促請警方公開成分,增加透明度。

警方回應傳媒查詢,指有需要時水炮車會使用混合胡椒水劑的顏色水,目的是要協助警方辨識曾於現場出現的示威者。顏色水射中人體會造成短暫不適,但不會導致長期傷害。警方又指,6月至今未有警犬因處理示威活動而不適或死亡的報告。

逃犯條例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