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小端網絡觀察

小端網絡觀察:假造記者證去香港示威現場「尋開心」?!加拿大Youtuber惹爭議

一張偽造的記者證,公民記者的身份應該被官方「許可」嗎?記者「特殊的第四權」應該被如何看待?Toby Gu 對新聞專業主義的挑戰該如何回應?


加拿大Youtuber Toby Gu用Amazon買的媒體背心,配上自己偽造的記者証,在示威現場「體驗」夾在警察與示威者之間的感覺。 圖:網上圖片,來源為Toby Gu Youtube 頻道。
加拿大Youtuber Toby Gu用Amazon買的媒體背心,配上自己偽造的記者証,在示威現場「體驗」夾在警察與示威者之間的感覺。 圖:網上圖片,來源為Toby Gu Youtube 頻道。

「小端網絡觀察」主要處理網絡熱議事件,簡析事件原因、始末、經過及相關的網友反應,主要發表於端傳媒[臉書][1]平台,為端傳媒社媒組特色欄目。

一名加拿大Youtuber Toby Gu用Amazon買的媒體背心,配上自己偽造的記者証,冒充記者身份在示威現場「體驗」夾在警察與示威者之間的感覺。隨後他於9月23日發佈一支名為<香港示威者:當個偷溜進鎮暴警隊裡的遊客> (Hong Kong Protests: Tourist Sneaks Behind RIOT POLICE lines)的影片。該影片少有關於抗爭背景與訴求的介紹,雖拍攝了少量抗爭者表達訴求的畫面,但大多數的內容都只是直接呈現警民衝突,因此引來香港網民撻伐,被不少網友詬病是「斷章取義」。

由於Toby Gu不會說粵語,因此幾乎少與現場的香港人談話,影片也僅多半呈現抗爭暴力的鏡頭。他抵達沙田、葵芳和太子三個衝突現場,一開始他緊隨其他記者身後,拍下群眾掄起傘柄,用力敲破被示威者稱為「黨鐵」的地鐵售票機、車次顯示螢幕等車站設施。

他也混入憤怒的群眾中,拍下一名灰衣男子與人對罵的情境,幾位失控的示威者將灰衣男子毆打在地,影片中可見男子面部腫起,頭部流血。有尚冷靜的人保護起倒地的灰衣男子,助其安然離開。Toby的同伴Sean事後稱,如果沒有媒體在場,那名灰衣的「異議者」可能會被打死。

此外,在Toby的畫面中,還拍下了示威者從車站撤退到商場,敲破火災警報器、拿灑水裝置設下陷阱等待警隊「上鉤」的過程。時而跟著警隊狂奔,時而跟隨推倒各式路障的示威者的Toby,看見「火系魔法師」(香港連登論壇上對擲汽油彈者的稱呼)在各路口築起各個「火牆」時,忍不住在影片中說道「他們就像在對警察叫戰!真是瘋狂!」。

Toby也目睹了警察搜查的場面,比如警察在公路上攔查巴士旅客的背包,檢查裡面是否有黑衫或抗議道具⋯⋯在警民對峙散去後的街道,Toby偷偷做鬼臉調侃示威者:「他們會換上便服,然後繼續轉移陣地、繼續吸催淚彈⋯⋯」

不難想像,許多人觀看影片後,紛紛指責抗爭者「主動破壞公共設施、妨礙交通、公共秩序太過火」,並且紛紛留言支持警察。

但由於不談論抗爭背景和訴求,只是不斷關注衝突畫面,這部影片在連登上也受到不少批評,指其對港人抗爭缺乏前因後果的認識。有人指他「想見到人打交等自己有爆野拍出黎」(只想見到有人發生衝突好讓自己能拍下驚爆的內容),只顧著呈現最衝突、暴力的一面,是對社運現場參與者的一種抹黑。對於抗爭訴求不被尊重,連登上亦有網友表示:「佢話我地屌佢好似狗追波咁」(港譯:他說(這個youtuber)說我們追著罵他好像狗去追球似的)。

許多抗爭者怒批他「滾出去,香港不是你的遊樂場」「不要消費香港騙like」,也有人懷疑他分明是刻意拿港人的傷口炒作話題,消費運動後,自己再假扮被「黑衣暴徒」抨擊的「輿論受害者」,以換取個人的知名度。

香港記者協會9月12日才發文,反駁警方稱示威者裡有「假記者」的指控,「要警察提出有「假記者」的證據」,而Toby Gu的行為無異於間接證明了確實有前線記者是「假冒的」。資深的公民記者Rochard Scotfor對此憤怒地表示,「這是關心香港最差勁的方式」,「讓前線日夜堅守的記者陷於更大的風險之中。」

Toby Gu面對排山倒海的眾多批評,除了對自己在影片開始說出“Let’s go have some fun”的輕鬆態度道歉,他並不覺得將「自己所看見的香港」透過視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看見香港的樣子」是一件「錯事」,他還和批評他的網友在臉書上筆戰了起來。

他仍堅持自己只是在呈現個人觀點、呈現自己「眼中的香港」,反控批評者對他拍攝影片的要求苛刻,甚至有人對其發出「死亡威脅」、要求他將影片下架等等的行為,才是強迫別人必須與自己觀點一致的「暴徒心理」。

其後,面對「偽造記者証」是否會「讓前線記者處境更艱難」的問題,他則是理直氣壯的表示,「攝影、紀錄的自由應該是自由社會中重要的公民權力」、「記者要意識到自己其實不該有什麼特權,他們應該和路邊拿著相機的任何人一樣被對待」,更開始和留言的網友爭論起「到底該不該接受一張獨裁國家核發的記者証?」

公民記者的身份應該被官方「許可」嗎?記者「特殊的第四權」應該被如何看待?Toby Gu 對新聞專業主義的挑戰該如何回應?在此Toby Gu的回應裡,顯然不太同意記者應該有什麼「採訪特權」。

而他自己藉由這張偽造的記者證,帶出另一個如何認可「記者」身份的新議題。在社會運動的現場,當Tobby Gu與環球時報的付國豪都穿上了記者背心,我們應該如何看待他們各自報導的「真相」呢?

香港 逃犯條例 小端網絡觀察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