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逃犯條例 端 x 華爾街日報

華爾街日報:香港遊行隊伍中的內地人

自1997年香港回歸以來,有100多萬人從中國內地來到香港生活、工作和學習。他們中的許多人與內地官媒立場一致,厭惡香港的抗議者。但有一小部分內地人冒着極大的風險,參加了香港的示威活動。


2019年6月16日,香港民陣的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大遊行 ,據估計當天共有200萬人上街遊行。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6月16日,香港民陣的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大遊行 ,據估計當天共有200萬人上街遊行。 攝:林振東/端傳媒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6月16日,24歲的Chen姓女研究生穿上黑色T恤,拿了一隻口罩以備遮臉之需,加入了一場反對中國進一步侵蝕香港自由的大規模遊行。

據估計當天共有200萬人上街遊行,Chen的這身標準裝束與許多示威者無異。不同的是,她持中國護照。

自1997年香港回歸以來,有100多萬人從中國內地來到香港生活、工作和學習。他們中的許多人與內地官媒立場一致,厭惡香港的抗議者。其中一些人——比如居住在香港北角一帶的「福建幫」——甚至響應北京方面的號召,與香港抗議者進行了打鬥。

但也有一小部分內地人參加了示威活動,冒着極大的風險去支持香港;她們認為香港提供了在內地無法享有的自由。

Chen說:「我的理解是,『一國兩制』是一套富有創意的理想,現在,這些理想受到了威脅。」

十幾個這樣的內地人中的異類接受了採訪。他們表示珍視香港的自治權,尤其是這裏的法律體系和言論自由。他們參加了遊行,在網上支持香港的公開信上簽名,並在社交媒體上為這場運動辯護、與那些受政府支持的批評者和錯誤資訊纏鬥。

這些行動使他們面臨被中國當局拘留的風險。中國當局正在深圳邊境口岸檢查旅客的智能手機,尋找參與示威活動的證據。生活在香港的內地人也經歷了來自內地朋友的排斥,後者認為參加抗議的是少數暴徒。特別是示威者在機場毆打兩名內地居民之後,事件在中國引發了一股怒潮,並引起抗議者的反省。

除了不透露全名,Chen還做了別的防範措施,就是不參與和警察有衝突的抗議活動。但在遊行過程,她一直沒有把口罩從包裡拿出來,因為她覺得抗議者人山人海,她不會被認出來。

每年,中國內地都會有成千上萬的學生來香港念書,其中許多人的政治觀念會在這裏重塑。香港每年都會舉行六四燭光晚會,以紀念1989年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發生的對抗議學生的流血鎮壓。這段歷史在中國的歷史教科書中已被扭曲,但在香港卻可以找到未經過審查的各類書籍。2014年,香港學生發起了長達79天的「佔中」行動,這在中國內地是根本無法想像的。

「佔中」行動發生時,Chen剛好來到香港一所本地大學讀書,這場抗議活動後來被稱作「雨傘運動」。許多香港學生表示,內地人是被洗腦的闖入者,稱他們為蝗蟲,這種情緒一直持續到現在。

Chen的父母告誡她,香港沒有未來,並敦促她畢業後回家。但Chen認真研究了天安門廣場事件的歷史,對祖國竟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感到悲傷。今年6月4日,Chen第一次參加了紀念天安門事件30週年的燭光晚會,並表示當時18萬名參與者沒有留下任何垃圾,這讓她驚歎。

Chen還仔細了解了逃犯條例修訂法案,該法案將允許香港將犯罪嫌疑人引渡到中國內地,在後者不透明的司法系統中受審。6月9日一場反對修例的遊行吸引了大約100萬人走上街頭後,Chen讀到的中國官方報紙稱這一法案獲得了廣泛支持,卻沒有提及遊行,Chen稱,這讓她感到憤怒。

Chen表示,比起修例法案本身,上述報紙的說法讓她更加生氣。接下來一個週末她親自走上街頭。不過在那之後,隨着警察和抗議者之間的衝突升級,她與抗議活動保持了距離。

自1997年香港回歸以來,內地人不斷湧入香港,近來許多香港人擔心這會永遠改變這座城市的特質。不過事實證明,香港的行為方式也很有說服力。

現年47歲的林女士是一名家庭清潔工,15年前她從中國南方來到了香港。她說自己從未上街參加過遊行,但她十幾歲的兒子去參加了,經過幾次激烈爭執後,兒子說服了她反對引發了抗議活動的逃犯條例。

林女士說:「我在沒有言論自由的環境中長大,我不在乎這項法律是否通過。但是他現在可以自由發表看法,他不會習慣的。」

林女士認為自己是愛國的。她的父母都是共產黨員,現在仍居住在中國內地。她說她現在有了不同的觀念。

她說:「我覺得心很痛。為什麼我的國家變得如此富有,人權記錄卻仍然那麼糟糕?」

內地公民Betty Xu今年夏天從香港一所大學畢業後一直留在香港,她參加了多次抗議活動,並在微信上發布了相關照片。

她在內地的一些舊友看到了這些帖子,指責她被香港洗腦了。她說,在一位老朋友稱香港是英國走狗後,她將此人從聯繫人名單中刪除,同時刪除的還有另外100多個她不確定是否可以信任的聯繫人。

現年22歲的Xu在看到深圳學者陳純的遭遇後感到一陣恐懼。陳純在參加香港遊行後,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裡發布了一張自己身穿黑色T恤、戴着口罩的照片。有人把這張照片搬上了微博這個公共資訊服務平台。照片在網絡上迅速流傳開來,陳純被嗤為惡人。陳純說,人們給他貼上了叛徒的標籤,並向公安舉報了他。公安對他進行了傳喚,直到深夜。

8月13日在香港機場,示威者毆打了兩名被他們認為是滲透者的內地男子。看着整個過程的Xu感到難以置信,而同時在她的微信上,相關消息多到爆炸。Xu說當晚她一夜沒睡,拼命想弄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她的結論是,打人是錯誤的,但抗議活動的根本理由沒有改變。

8月18日,在抗議活動進入第11周時,多達170萬人在雨中和平遊行,顯示了他們對運動的支持。Xu也是其中的一員。

Xu說,香港人比以前更讓她感動,在發生了這麼多事情之後,他們仍然團結一致,而這就是她仍和他們站在一起的原因。

端 x 華爾街日報 逃犯條例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