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逃犯條例

What's New: 被指拍攝港記者照片,廣東記者遭包圍責問

廣東記協發聲明譴責「粗暴無理侵犯記者正當採訪權益」;香港記協對端傳媒指出,不太適合由記者去核實另外一些記者的身份,另外,在香港這個政治混亂、敏感的時期,記者已經是「被針對的一群」,他建議拍攝記者前,可先詢問對方意願。


2019年8月20日,廣東廣播電視台記者陳曉前被指拍攝香港記者的大頭照。 圖:端傳媒
2019年8月20日,廣東廣播電視台記者陳曉前被指拍攝香港記者的大頭照。 圖:端傳媒

8月20日下午,香港警察例行記者會結束後,現場有記者指出懷疑一名紅衣女子於記者會上對記者「影大頭」(拍攝大頭照)並上傳微信,有香港記者向紅衣女子出示自己的記者證,並詢問她是否為記者,該女子起初拒絕出示證件,隨後更多記者圍著詢問,該女子最後展示名片,顯示其為廣東廣播電視台站長、主任記者陳曉前。事件在陸港引發兩極輿論:事件一度登上微博熱搜,大量網民批評香港記者;而在香港,輿論普遍不滿陳曉前拍攝記者並上傳微信。

事件之後,廣東廣播電視台(下稱廣東電視台)於昨晚發聲明指,陳曉前是中國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登記在冊的記者,對於陳曉前在「香港警察總局新聞發佈會後遭受的不禮貌對待表示強烈譴責」,並呼籲香港有關方面「營造公平、安全和穩定的新聞採訪氛圍」;同時,《人民日報》、央視新聞於23:02發布微博,指「內地女記者被港媒無禮圍堵」、「強迫出示記者證」,「頭條新聞」亦於23:50在微博轉述央視新聞;而香港媒體《蘋果日報》則以《廣東台站長影記者容貌傳微信》、香港電台以《廣東廣播電視台指駐港記者遭不禮貌對待 對此強烈譴責》、香港經濟日報《廣東廣播電視台證實記者身份 陳曉前譴責港媒:這是你們的新聞自由嗎?》為題報導。

《蘋果日報》記者于先生對端傳媒表示,他當時最關心的是核實陳曉前的身份。他表示,陳在記者會不做筆記、拍攝記者的手法,令他心生懷疑。而同時,他也指出,最近香港發生的一連串事件,令同行在新聞現場十分警惕,要注意保護自己人身安全。

端傳媒同時聯繫陳曉前發出採訪邀請,希望了解事情完整經過等,陳曉前回應指「大公報已經回答了所有問題,內容屬實」,並讓記者參考《大公報》文章

衝突起因

自8月5日開始,特首林鄭月娥宣布警方將會每日舉辦記者會。警方記者會無須提前報名,歡迎所有記者參加,據端傳媒記者觀察,至少在8月9日時,進入記者會之前可以不登記證件,亦無警方職員詢問記者身份;幾次記者會之後,警方才開始登記並要求入場記者出示記者證或名片,並登記機構名字、記者姓名及電話;而昨日衝突發生之後,今日入場前,警方職員要求記者出示記者證並作登記。

參與了20日警方記者會的《蘋果日報》記者于先生對端傳媒表示,他當時坐在陳曉前的前方位置,記者會開始後不久,身後有攝影記者提醒他留意後面有人專門拍攝記者樣貌。于先生認為,當時有四個原因令他對陳曉前產生懷疑:一是陳桌面沒有任何筆記薄或筆,二是陳不斷以電話拍攝,三是陳一直沒有舉手發問,四是在記者會入場階段,于先生發現警方沒有核查她的記者證。

當時,記者會現場亦逐漸有其他記者對陳感到懷疑,于先生在記者會結束後,上前詢問陳曉前「小姐你好,請問你邊間傳媒?」于指出,自己當時的語氣是有禮貌的。陳答自己是廣東廣播電視台記者。于續問「請問你頭先有冇拍攝在場記者容貌?」陳做出從左掃向右的手勢,于認為她的意思有可能是說自己拍攝“wide shot”(全景)。于續問陳是否真的沒有拍攝現場記者正面,陳繼續以手勢回答,于隨後出示自己記者證,稱自己是《蘋果日報》記者,續問陳「介唔介意出示記者證」。這時陳收拾物件並走向警察公共關係科職員,于追問:「你走啦?」「你唔諗住答呀?」

隨後一眾記者上前圍堵陳曉前,警方安排陳走進警員通道。約10分鐘後,陳曉前與警察公共關係科職員回到新聞發佈會現場。面對眾多記者質疑其身份,陳曉前出示名片並表示,「我是一個記者,大家今天都是來一個新聞發佈會。你在這裏發稿,我也是在這裏發稿,就是這麼簡單。」對於現場記者希望她出示記者證的要求,陳曉前反問「你有什麼資格查我的證件?」

于先生在一眾記者圍堵陳曉前時,問了三個問題:「記者證,唔係卡片呀小姐。」「妳剩係影提問嘅記者,咁有冇影答問題嘅警方高層?」「出席咁大嘅採訪場合,唔帶記者證,妳是否尊重採訪場合?」三個問題,陳曉前均不做回答。

另有記者不斷追問,為何要拍現場記者的大頭照?陳曉前未有直接回應,「你們在這裏拍片,我也在這裏拍,就這麼簡單。」現場亦有記者質疑,「拍新聞為什麼不擺上平台,要發在微信上,拍記者的大頭像有什麼新聞價值?」

多位記者希望陳曉前解釋她所拍攝的內容用途是什麼、會否在官網發佈。面對眾多記者質疑,陳曉前僅重複自己也是一名記者,有採訪權、來報導警方記者會,之後大多時間保持微笑和沉默。

雙方對峙約十分鐘。最後,陳曉前在政府新聞處職員的引導下離開現場。

人身安全的憂慮,陸港記者證的差異

于先生表示,整個過程他最關心的是希望核實陳曉前是否真的是記者,而非陳的採訪及拍攝手法。他表示陳在記者會不做筆記、拍攝記者的手法,令他心生懷疑。另外,他解釋,香港採訪一般操作,較少拍攝提問記者的近照,即使有亦是備用,「記者不應是新聞主角。」

于先生解釋,近日香港一連串事件,令部分同行開始擔心白色恐怖,元朗721涉黑無差別襲擊事件中,有記者被打至流血,813機場發現《環球時報》記者懷疑拍攝示威者頭像,以及一些街頭斬人事件等,眾多事件令不少同行在新聞現場都十分警惕,確保自身人身安全,「如果一個著黃色反光衣嘅人突然拎把刀出來,咁我哋點?」(編按:香港媒體記者在採訪大型活動現場同場會穿反光背心以示識別,不少背心為黃色,亦有其他顏色)

他指自己個人來說,並不過分擔心白色恐怖,「記者某程度是公眾人物,我不會因為擔心自己樣貌被影而不盡記者的職責」,而昨日上前詢問陳曉前,主要是希望了解陳的身份。于認為,昨天陳曉前出示的只是名片而非記者證,上面寫有名字和新聞機構,而當時在場記者無法對比身份證以核實名片持有人是否就是陳曉前本人。

「如果她能出示記者證,成件事一早結束。」于認為,在香港正式的採訪場合,即使主辦方沒有要求,新聞機構記者也應該隨身攜帶記者證,這是在香港採訪的傳媒基本操守。

事後,陳曉前在微信朋友圈曾發文指出,她當時舉起手機拍攝提問環節,是為了讓後方編輯能詳盡了解前方情況,故「將記者的提問和回答也進行拍攝和回傳」。根據《蘋果日報》等影片顯示,陳曉前當時坐在後方,她舉起手機,拍攝提問記者的背面。

中國內地由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頒發的記者證。
中國內地由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頒發的記者證。網上圖片

另外,她亦向端傳媒發來自己在「中國記者網」上的登記信息,根據信息,陳曉前於2015年4月獲得由中國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頒發的記者證。《人民日報》則在今日發表文章,指陳曉前是廣東廣播電視台駐香港記者站站長,從今年三月開始來港報道,一直關注香港局勢變化,昨日(20日)是她第三次參加警察記者會。陳曉前提及的「觸電平台」,在微博上的官方帳號為「觸電新聞」。8月17日,觸電新聞視頻顯示,陳曉前曾在添馬公園報道建制派「反暴力、救香港」集會;而對於昨日記者會亦有報導。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中國內地和香港的記者證背後,有不同的制度安排和差異。在中國內地,擁有特定資質的新聞機構工作者須先參加各地新聞出版管理局安排的培訓和考試,考試通過可獲得「新聞採編從業資格證」,隨後記者才由單位代為向中國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申請記者證。記者證目前實行年檢制度,每五年統換一次。然而,並不是所有內地媒體都擁有獲得記者證的資質。

據了解,除國家機關統一發放的記者證外,內地新聞機構一般只給記者印發名片,並無機構本身發出的記者證。端傳媒訪問了中國內地的三名記者,他們表示目前內地記者大多不習慣攜帶國家機構出具的記者證出席活動,除非是中國政府的官方場合,其他一般活動只出示名片。

而在香港,記者證是由記者所就職的新聞媒體所出具,記者採訪時官方和正式場合時一般會配戴記者證;除新聞機構以外,政府總部和立法會也會發出記者證和通行證,方便記者進入這兩個部門採訪,記者證一般需要以公司證明向相關機構申請。

陸港輿論和氣氛兩極

這場警方記者會上持續約10分鐘的衝突,隨即在網絡上引發爭議。

《環球時報》記者陳青青在微博上以實名發帖表示,「大家都是同行,客觀真實地呈現新聞發佈會的現場報道是我們每一個新聞記者應該有的專業精神。為什麼《蘋果日報》就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把每一位記者都想得跟他們一樣呢?」

昨日衝突亦引發內地網友對香港記者的指責,有人表示,「真可笑!一群假記者去圍攻一個真記者!」亦有網友用「一群蟑螂」形容在場記者。還有網友認為,提問者在新聞發佈會現場應表明身份,在拍攝範圍內亦屬合理,「香港記者的臉怎麼就見不得人呢,心裡有鬼才會如此。其實根本不是拍攝的問題,而是政治立場的無端攻擊。」

對於網絡上出現的對他質問陳曉前態度是否禮貌等批評聲音,于先生指出「有片為證」:「她多番迴避問題,妳作為新聞從業員,是否會以不同方式尋找真相?」他表示,陳迴避問題的做法令一些記者感到憤怒,他本人並沒有感到憤怒,他承認自己提問聲音「相當大聲」,並指原因是希望令收看直播的觀眾明白當時情形的嚴重性。

就此事,廣東省新聞工作者協會發聲明強烈譴責「粗暴無理侵犯記者正當採訪權益」,此為該機構罕有就記者採訪權發聲,此前其新聞動態多為轉發中宣部活動,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言、以及各地會議等。

而中華全國新聞工作者協會(中國記協)在今日(8月21日)發表聲明,譴責「少數香港媒體記者粗暴侵犯記者正當採訪權益」,又指新聞工作者享有自由的採訪權,稱是次事件是「對新聞自由的粗暴踐踏」

這並非中國記協首次在反送中運動期間提及「新聞自由」。8月14日,中國記協發表聲明,就813機場有環球時報記者被圍堵及攻擊事件做出「強烈譴責」,同樣指新聞工作者依法享有採訪權不容侵犯,並指事件踐踏「新聞自由」。而中國記協向來罕有就記者採訪權及新聞自由發聲,其官方網站新聞動態多為轉發人民日報、新華網等官方媒體報道。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回應向端傳媒查詢時指出,未仔細回看事件完整影片,認為在警察記者會場合下,不太適合由記者去核實另外一些記者的身份,「好一點的做法是記者向警方要求澄清。」

此外,《大公報》就此事發文指出,外國記者會也有拍攝提問記者的「國際慣例」,楊健興表示拍攝記者樣貌等這種做法在香港不常見,記者會主角應該是台上而非台下的人。他又指,特別在香港這個政治混亂、敏感的時期,記者已經是「被針對的一群」,尤其是採訪示威的記者,希望內地記者前來香港採訪,應該了解他們拍攝記者行為的敏感性,有可能令香港記者懷疑他們的採訪目的;他建議拍攝記者前,可先詢問對方意願。

楊健興續指,陳曉前在微信的敘述以及大公報、內地官媒的報道,「上綱上線」,將香港記者形容為「好粗魯、不禮貌」的人,他認為這對香港記者不公平,「她(陳曉前)沒有尊重香港記者,不採訪警方而拍攝記者,令人奇怪,應該給香港記者基本尊重,在拍攝前可詢問對方。」

反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延燒逾兩個月,近日頻繁出現針對記者的惡性事件,香港新聞界瀰漫擔憂氛圍。7月21日元朗白衣人無差別攻擊市民的事件中,當時正在西鐵站做直播的立場新聞記者遭白衣人攻擊;8月11日示威活動中,有港台記者和立場記者在北角街頭採訪時遇襲,遭到阻擾和毆打;8月4日示威現場,有人拾獲一張《澳門論壇日報》記者證,經香港記者協會查詢,該報澄清並無僱用持證人,而在香港記協報案後,警方拒絕立案調查。

除此之外,在8月20日凌晨發生的將軍澳斬人事件中,遇襲受害者身份被證實為《信報》記者,疑兇被指曾發表不滿示威者的言論。雖然目前未有證據顯示疑兇目標為記者,但該事件仍在香港新聞界引發憂慮和憤怒。

香港 逃犯條例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