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逃犯條例

818集會現場:部分示威者包圍紅衣內地男子,男子稱來自上海,希望到金鐘現場看看

有示威者表示,他們包圍馬先生並非因為他是大陸人,而是因為懷疑他拍攝示威者大頭,危害他們安全。


8月18日,現場的示威者於紅衣男子在記者鏡頭前合影。 攝:Lillian Suwanrumpha/AFP/Getty Images
8月18日,現場的示威者於紅衣男子在記者鏡頭前合影。 攝:Lillian Suwanrumpha/AFP/Getty Images

民陣今日下午在香港維園發起集會,訴求為「煞停警黑亂港 落實五大訴求」,參與集會的市民身穿黑衣,人潮龐大,並演變成「流水式」集會,市民遊行至金鐘、中環等地,過程和平,並無任何警民衝突。直至晚上8點半左右,金鐘海富中心對面人行道上,一名身穿紅色T恤的男子被在場示威者包圍,期間示威者起哄,指責紅衣男子拍攝示威者「大頭相」,有人出手打紅衣男子,也有人阻止。

在眾多市民的重重包圍下,內地男子一度無法離開。有多名示威者上前強行與他合照,並舉起示威標語。又有人以鐳射筆照射內地男子面部,有人在內地男子衣服背後噴漆。在場有一名黑衣年輕女示威者不斷向周圍示威者高呼「他是上海人!不是福建人!」意指內地男子與早前懷疑毆打市民的香港福建幫無關。一名穿著黃色熒光背心、上面寫有「監察」字樣的中年男子,以及一名中年女士,二人一直嘗試護送內地男子離開。有黑衣示威者繼續朝內地男子高呼「上海獨立!」「福建獨立!」「謝謝支持香港獨立!」

隨後內地男子在一眾媒體記者包圍下離開金鐘現場,離開過程中有部分示威者嘗試踢打他,有一名示威者嘗試將寫有字的紙張貼到內地男子心口。內地男子最終到達地鐵,並在地鐵站內接受採訪。他接受端傳媒訪問時表示,自己姓馬,是上海一名財經分析師,做股票投資,有自己的粉絲群。他說早前在內地看了關於香港的新聞,大多是負面報道,但自己的香港粉絲則告訴他不一樣的信息,他因此希望來香港現場了解情況。

內地男子表示:對警察有一點失望,認為示威者就是「暴徒」

8月17日他以遊客身份抵港,本來想參加當日的建制派「反暴力、救香港」集會,表達對警察的支持,但後來時間來不及。今日,他並無參與維園集會和遊行,大約傍晚6點多抵達金鐘,是「想來看看」,而因為自己在現場用手機拍照,被示威者質問是否拍攝大頭近照,他對此予以否認,仍繼續被越來越多示威者包圍。

紅衣男子認為,自己被圍堵的原因,是示威者錯把他當作內地公安,而被圍堵時自己感到害怕。

他進一步表示,今日特意選擇穿著紅色衣服,是希望表達愛國以及支持警察的立場。他表示知道8月13日晚上機場發生懷疑內地輔警以及《環球時報》記者被示威者包圍和踢打的事件,自己今日前來也感覺擔心,但認為示威者有表達的權利,自己也有表達的權利。

馬先生說,自己身穿紅衣在黑衣示威者當中比較顯眼,當自己被示威者包圍時,不能跑開否則會顯得心虛,他表示自己被包圍的時候,「做好了被打的心理準備」。他又表示對香港警察有一點失望,在自己被圍困的至少半小時裡,警察都沒有出現。

他強調,自己並不願意與剛才那些示威者以及示威標語合照。

馬先生稱,來香港前,對內地關於香港的報道還有1%的猶豫,但這次事件之後,他認為內地報道100%屬實;他說,看到這些圍堵他的示威者,他認為就是內地報道所說的「暴徒」。他表示沒有仔細看民間五大訴求,但認為香港示威者的訴求是要港獨,而他認為這樣質素的人即使港獨也沒有能力治理香港。

示威者:有份呼籲停止圍堵 願意為馬先生解釋

對此,當時在圍堵現場、離馬先生較近距離的示威者之一Terry(化名)對端傳媒表示,有示威者告訴他目睹馬先生曾拍攝示威者頭像。

Terry認為馬先生作為分析師,應該先了解清楚事情來龍去脈,但馬先生沒有看五大訴求內容就認為示威目標是港獨,完全不了解整場規模龐大運動的脈絡,而受到內地媒體宣傳影響,先入為主,帶著個人立場和情緒來到示威現場。他認為如果馬先生真的來了解示威,可以詢問現場示威者問題,很多人都會願意解釋,他本人也很願意為馬先生解答。Terry又表示,現場有數百人圍堵馬先生,出手打人的是其中二、三人,而他本人也一直在呼籲其他示威者停止圍堵、不要攻擊馬先生。

Terry表示,示威者包圍馬先生並非因為他是大陸人,而是因為他拍攝示威者大頭,危害他們安全。他認為如果馬先生只是喊口號、表達愛國訴求,相信不會有人攻擊他。

他不認同馬先生在不了解自己為何遭到攻擊、不了解運動訴求的情況下,稱示威者為暴徒,又認為運動訴求是港獨。

香港 逃犯條例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