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逃犯條例

「光復紅土」大遊行和平散去,示威者高呼「818維園見」

今日的遊行活動,是近期較為罕見的沒有警民衝突和催淚彈的一次。


示威者在旺角警署外集結。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示威者在旺角警署外集結。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反修例運動延燒,811遊行遭警方強力清場、813機場風波之後,香港社會氣氛持續緊張。今天(17日)分別有教師發起「守護下一代,為良知發聲」的遊行集會,及地區人士在香港土瓜灣發起的「光復紅土」遊行,其中後者一度遭警方反對,但上訴委員會批准新遊行路線,而另一邊,建制派組織「守護香港大聯盟」則在金鐘添馬公園發起「反暴力、救香港」集會。

土瓜灣遊行後,示威者一度經太子、旺角、尖沙咀,部分示威者聚集在尖沙咀警署外,亦有示威者行至佐敦。今晚7時之後,佐敦的彌敦道大量示威者已經散去,現場人士高喊「明天見」。彌敦道有過百防暴警察出示藍旗,並多次向油麻地方向快速推進防線。防暴推進過程中,彌敦道行人路上仍有不少市民聚集,7時半左右,在旺角道和通菜街交界,有人從天橋向下擲物,防暴警察一度舉槍。

7時45分左右,示威者進入地鐵站,高呼「818維園見」散去。防暴警察亦很快乘上警車撤離。今日的遊行活動,是近期較為罕見的沒有警民衝突和催淚彈的一次。8月18日,民陣發起遊行,原定路線為由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至中環遮打道行人專用區,惟警方發出反對通知書,只批准在維園集會,上訴後仍然維持原判。

旺角警署門前,警察戒備。
旺角警署門前,警察戒備。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攝:陳焯煇/端傳媒

「光復紅土」紅磡及土瓜灣大遊行現場

今日(17日)下午有市民於土瓜灣與紅墈發起題為「光復紅土 還我靜土」遊行,希望引起社會關注旅行團擾民問題。警方以公眾安全及保護他人權利和自由為由,一度對遊行發出反對通知書,但上訴委員會批准新遊行路線,由海心公園遊行至黃埔站A出口。此路線大幅縮短至1.3公里,又避開了主要幹道與旅行團的集中地。

雖遊行在昨晚十一點才重新敲定遊行路線,但仍有大量市民準時在三點半來到遊行起點海心公園,已經填滿了足球場,有警察在對面大廈天台視察,市民報以噓聲,又有人高呼「黑警!」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參與遊行的土瓜灣街坊姚小姐告訴端傳媒,自2014開始就有大量旅行團來到土瓜灣,自己家樓下全是接待旅行團的酒樓、藥房,「行人路全被他們霸佔,迫住要行落車路」。她認為警方反對原訂遊行路線完全不合理,因遊行是和平表達訴求,「我們日日受到旅行團滋擾,我們才是受害者」。被問到會否擔心遊行演變成衝突,她表示會怕有警員像銅鑼灣衝突中喬裝示威者引起事端,認為若無警員則一切和平。

是次遊行出席的中老年人比其他遊行略多,他們亦告訴端傳媒有關修例風波的看法。年過65歲的張先生表示,自己並沒有特別的政治取向,不過現在的情況是連自己也要走出來發聲。他認為特首林鄭月娥至少應撤回條例修訂及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不然事情無法「收科」(收尾)。

示威者到工聯會抗議,在門外放菠蘿及塗上「六七暴動始祖」。
示威者到工聯會抗議,在門外放菠蘿及塗上「六七暴動始祖」。攝:林振東/端傳媒

大約下午5時許,位於非遊行路線的馬頭圍道的工聯會工人俱樂部被塗鴉,外墻被噴上「六七暴動始祖」的字眼,而大閘上則被貼上多張寫有「誰是暴徒?」、「要求徹回612暴動定性」字句及有關「六七暴動」的單張,大閘前地面被放置多個菠蘿,以諷刺左派當年在1967年暴動期間放置「土製菠蘿」。工聯會門外地上還有多張溪錢,估計是較早前有人在外灑溪錢。

5時40分左右,有部分示威者堵塞太子道西。5時55分,遊行隊伍沿太子道西經過旺角警署,有數十名防暴警員持盾防守門口,並一度舉起藍旗。不過遊行人士沒有停留,轉到彌敦道往旺角方向,繼續向尖沙咀方向前行。領頭遊行隊伍最終在彌敦道解散。

而旺角警署前面繼續有市民聚集,有人以鐳射筆射向警署門口,數十名防暴警察繼續持盾防守。有女警以擴音器向聚集人士喊話,稱他們已經在參與一場非法集結,並且已經將他們的行為錄影,行為、樣貌都有清晰錄下,以作日後檢控用途。不久女警又稱,若人群不離開,警方將使用武力將他們移離。

攝:林振東/端傳媒

警方近兩星期七次發出不反對通知書

遊行早前曾被發出反對通知書。8月15日,警方向「光復紅土」遊行發出反對通知書。警方曾提出多項原因反對遊行,指近日多次遊行及集會釀成衝擊,又稱收到超過1200封反對信件,遊行路線亦是主要幹道並鄰近重要基建。警方又質疑發起人及其團體未有籌辦大型遊行的經驗,計畫書亦不夠詳細。

土瓜灣南社區主任、遊行申請人李軒朗在8月15日於紅磡警署取得反對通知書後焚燒副本,以示不滿箝制集會自由。李軒朗向媒體表示,近日警方多次禁止及反對反修例相關遊行及集會,明顯是針對訴求內容。他又形容警方如同實行宵禁,對此予以最強烈譴責。

李軒朗後提出上訴,公眾集會及遊行上訴委員會在昨晚(16日)召開聆訊後,決定批准遊行以替代路線舉行。

李軒朗向媒體表示,經過平衡成功機會及表達訴求兩者,才提出替代路線,他強調作出了非常大的讓步,上訴成功稱不上勝利,而上訴委員會亦維持了警方禁止他們在兩個地方舉辦公眾集會的決定。他又表示,有信心做到維持遊行中的秩序。

上訴委員會表示,有關替代路線是由海心公園遊行至黃埔站A出口,主辦方要安排至少100名糾察,並在終點盡力呼籲參加者解散及不要參與違法活動。新的遊行替代路線,由海心公園遊行至黃埔站A出口,途經旭日街、崇安街、庇利街、紅磡道、民泰街。

連同今日(17日)及明日(18日)的民陣遊行,警方在近兩星期曾七次反對不同地區的遊行申請,是次「紅土遊行」是首次上訴成功的例子。

2019年8月17日,有教師發起「守護下一代,為良知發聲」的遊行,早上11時在遮打花園進行集會。
2019年8月17日,有教師發起「守護下一代,為良知發聲」的遊行,早上11時在遮打花園進行集會。攝:林振東/端傳媒

教師集會遊行現場

教師集會由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發起,早上11時在遮打花園進行集會,並遊行至禮賓府,希望政府盡快回應撤回條例修及成立獨立調集委員會等五大訴求,又呼籲警方停止暴力對待示威者。大批市民響應呼籲穿著黑衣出席,參與人數眾多,有台上發言人指至少上萬人。遊行起步後逾一個半小時仍未見龍尾,端傳媒記者現場觀察,及至12點半,仍有大批市民在起點遮打花園等候。

2019年8月17日,有教師發起「守護下一代,為良知發聲」的遊行,早上11時在遮打花園進行集會。
2019年8月17日,有教師發起「守護下一代,為良知發聲」的遊行,早上11時在遮打花園進行集會。攝:林振東/端傳媒

11點集會開始後,大雨滂沱,天文台發出黃色暴雨警告,但仍有大量身穿黑衣的教師由中環站到來,他們身上貼上「我是香港教師」的貼紙,又手持「守護下一代 良知」、「憑老師守護」的標語。大會派發白絲帶,讓老師們繫在遊行終點禮賓府。

參與遊行的中學教師余先生向端傳媒表示,知道自己有學生在抗爭前線,已經收集了他們的聯絡方式與資料,若一段時間未能聯繫,也可以跟進他們是否被捕。他自言自己心情也很矛盾,一方面覺得現在的情況已不能透過「和理非式」的遊行示威解決,但也擔心學生:「我給他們這些back up,會不會變相驅使他們走得更前?」他又提到不少學生亦因運動與家人有矛盾,需要情緒支援,「有同樣困擾的同學可能會約出來談一談,一起出來哭一場」。

同樣任職中學老師的張先生認為是次運動是個很好的機會讓學生去思考,「其實(年輕人)是不是不喜歡、不認識中國呢?他們的消費與娛樂都很多時候也與內地有關,只是他們分得很清楚(政權與民間娛樂)。見到學生在事件中是非常理性討論,背後也有理據去支持,我是很感動的」。至於會否支持或反對學生的行動,他則稱「平日考試都會說言之成理則可,他們有自己的理念、理據,為何不去做呢?現在並不是老師拿枝筆出來剔或打叉,重要的是學生有自己的思考」。他希望今天出來教師集會,能令學生感到師生之間是同行的。

任職幼稚園教師的Carey表示,雖然運動開始前已放暑假,但即使是在暑期班也偶有聽見小朋友談及示威者。她又稱9月開學就要教「幫助我們的人」一課,談及警察會幫助我們尋回失物,會為我們帶路,但現實是警察會無緣無故打人,慨嘆「已經不知道怎麼教小朋友」。

2019年8月17日,有教師發起「守護下一代,為良知發聲」的遊行,期間大雨滂沱,參加者身上貼上「我是香港教師」的貼紙,又手持「守護下一代 良知」、「憑老師守護」的標語。
2019年8月17日,有教師發起「守護下一代,為良知發聲」的遊行,期間大雨滂沱,參加者身上貼上「我是香港教師」的貼紙,又手持「守護下一代 良知」、「憑老師守護」的標語。攝:林振東/端傳媒

教協表示,過去兩個月,香港市民一直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要求政府回應五大訴求。然而,政府至今漠視民意,不單縱容警方濫用武力,更拘捕七百多人,當中不少是學生。為了香港的未來和年青人,教協呼籲教師參與教育界遊行, 表達教育界的聲音。

今天教育界 8.17 大遊行已獲警方批出不反對通知書 ,教協呼籲所有遊行參加者,以最和平的方式表達訴求。

另一方面,由中學生反修例關注組、青年反修例關注組及香港眾志組成的「中學生罷課籌備平台」有意於 9 月 2 日開始,以「一週一罷」形式罷課。教協表示中學生未必適合推動集體罷課作政治表態,但若個別學生經考慮後決定罷課,亦希望校方以校內停課或以家長信請假形式寬容處理。教協又指,目前未有計劃號召教師罷課,若出現「極端、無法接受的情況」,則不排除再號召罷課。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則在網上發文,稱「明白同學對社會議題或有不同意見」,但認為表達意見要有合適的方法,教育局和學校均反對罷課。

此次並非教育界首次對反修例風波發聲,早於6月初已有逾一萬三千名教育界人士聯署聲明反對條例修訂。在612包圍立法會當日,教協亦曾發動罷課一周,呼籲大專及中學老師全面展開罷課,小學教師則回校罷教,在課堂上解釋社會現況。

香港 逃犯條例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