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華爾街日報:特朗普為何不顧幕僚反對執意要對中國加徵新關稅?

據知情人士透露,美國總統特朗普在與顧問激烈討論後,不顧反對執意對華加徵新關稅,堅持認為關稅是迫使中國同意美國要求的最好方法。


2019年8月2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南草坪向媒體發表講話。 攝:Brendan Smialowski/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2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南草坪向媒體發表講話。 攝:Brendan Smialowski/AFP/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據知情人士透露,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在與顧問激烈討論後,不顧反對執意對華加徵新關税,堅持認為關税是迫使中國同意美國要求的最好方法。

美國目前準備從9月1日開始對價值約3,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徵收10%的關税,除非雙方打破目前的僵局。北京方面的立場也變得強硬,使得貿易協議或許要拖到明年美國總統大選後才有望達成。

特朗普猜測中國或許在等着與一位可能勝選的民主黨總統進行談判。他表示,如果貿易爭端拖延下去,表現強勁的美國經濟將讓美方佔據上風。但特朗普的顧問們認為,新一輪關税可能會損傷美國經濟並進一步加劇與中國之間的緊張關係。

上週在上海進行的貿易談判短暫且成果寥寥。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和財政部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在中國只停留了略超過24小時,他們的日程安排包括在抵達當晚出席一場晚宴以及上週三參加一場持續約三個小時的會談。

與以往數輪談判不同,此次雙方團隊都沒有進行詳細技術性討論所需要的大量隨行人員陪同。包括翻譯在內,上週參與談判的不超過10人。

從上海返回美國之後,美國貿易談判代表和其他高級顧問上週四下午早些時候聚集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向特朗普彙報談判情況。這些知情人士稱,萊特希澤和姆努欽表示,他們沒有取得特朗普想要的結果。

特朗普原本希望能夠讓農戶們確信,他至少已得到了中國會增加美國出口農產品採購量的具體承諾。他定於當天晚些時候在俄亥俄州舉行一場連任集會。由於中國減少了對美國玉米、大豆和豬肉的採購量,貿易戰對美國農戶的衝擊最為嚴重。

但令他沮喪的是,萊特希澤和姆努欽沒能帶給他任何保證。

其中一名知情人士稱,特朗普對他的團隊說:「關税。」在場人員包括特朗普的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Lawrence Kudlow)、中國問題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和代理幕僚長Mick Mulvaney。

這些知情人士表示,除對華強硬派納瓦羅外,上述人員全都堅決反對關税。其中一名知情人士表示,這引發了一場持續近兩個小時的辯論。北京方面堅稱必須取消關税,中方才會做出美國要求的讓步。

這位人士表示,總統稱他的耐心已經耗盡,堅持認為關税是最好的利器。

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說,他的顧問最終讓步了,隨後幫助總統起草了這條推文,宣布對幾乎所有中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税。

這位知情人士和一名前政府官員稱,此前特朗普的一些顧問,包括他的女婿庫什納(Jared Kushner),幾周以來一直建議暫時擱置與中國的談判。

這些人士說,總統的顧問敦促特朗普把注意力放在其他貿易協定上,包括與加拿大和墨西哥懸而未決的協議(仍需國會批准),以及與日本的談判。最近幾周,日美之間的談判有所進展。

知情人士說,支持暫時不與中國妥協的人士認為,與北京達成的任何協議都可能遭到國會民主黨人的攻擊,認為美方過於軟弱,而關税的上調終將會拖累到經濟。

美國股市表現是特朗普評判經濟信心的主要指標之一,直到上週後半段之前,美國股市還在走高。就在特朗普決定加徵關税的前一天,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簡稱:美聯儲)決定將基準利率下調25個基點,這可能給本已強勁的美國經濟注入額外的活力,或許進一步增強了特朗普加徵關税的決心。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高級研究員Chad Bown表示,至少在特朗普看來,貿易爭端對美國經濟的影響並不大,他得到了他想要的東西,即美聯儲在降息以適應他的貿易政策。Bown稱,也許這讓特朗普有勇氣繼續加徵關税。

不過,股市很快作出反應。上週四和上週五美國股市大幅下挫,因預計貿易戰將曠日持久,企業團體警告稱,貿易戰將對消費者支出產生影響。

躲過此前幾輪關税的消費品如今將被加徵關税,包括智能手機、服裝、玩具和電子遊戲。

代表美國在華企業的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US-China Business Council)對此事對其成員企業的影響表示擔憂。該委員會會長Craig Allen說,中國從美國進口商品的規模不足以讓中國對美國產品加徵對等關税,因此可能採取的反制措施包括:加強監管審查、拖延許可證發放和審批,以及在政府採購招標中歧視美國公司。

中國政府在國內也有自己的壓力。特朗普政府決定繼續對台軍售,正中那些不信任特朗普的中國政府領導人的下懷。

上週,就在美中貿易談判開始之前,中國外交部指責美國是香港大規模反政府抗議活動的幕後黑手。中國外交部的一位發言人稱,香港近期的事件算是美方的一個「作品」。

美國商會(U.S. Chamber of Commerce)國際事務負責人Myron Brilliant稱,在中國政府內部,有強烈的聲音反對與特朗普政府達成任何協議;隨着兩國政府造成的緊張局面的每一次升級,雙方的分歧越來越大,達成全面、高標準協議的希望越來越渺茫。

儘管談判出現惡化,但特朗普上週六在他位於新澤西州的高爾夫度假區表示,他對美國的立場有信心。他在Twitter上表示:「與中國的事情進行得很順利。」

特朗普稱:「他們向我們支付了數百億美元,這是由於他們的貨幣貶值和注入大量現金來維持他們的體系運轉。到目前為止,我們的消費者沒有付出任何代價,也沒有引起通貨膨脹。美聯儲沒有提供任何幫助!」

端 x 華爾街日報 中美貿易戰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