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晚報:港警昨夜包抄清場、拒展示委任證、挑釁市民「隻揪」,再惹濫權爭議


2019年7月7日晚上,警方在旺角彌敦道清場,警員制伏一名女示威者。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7月7日晚上,警方在旺角彌敦道清場,警員制伏一名女示威者。 攝:陳焯煇/端傳媒

港警昨晚「包抄清場」、拒展示委任證、挑釁市民「隻揪」,再惹濫權爭議

香港昨日(7日)再有「反送中」遊行,約23萬人在九龍上街示威,向港府表達撤回《逃犯條例》修訂等五項訴求。惟昨晚近11時,警方突然開始包抄及鎮壓在旺角一帶的示威者;據現場片段顯示,大批警員未有展示委任證及警員編號,有警員以警棍、盾牌毆打途人,亦有警員作言語挑釁。

警方於昨晚近11時開始在旺角彌敦道「清場」,但採取了包抄方式、前後包圍示威者,大批示威者在警方進逼下、只能退入橫街窄巷。有滯留於前線的示威者、甚至駐足採訪的記者,遭警員大聲呼喝、揮舞警棍指嚇,甚至有警員以警棍、盾牌毆打示威者,亦曾推撞記者。

有警員聲稱「執行職務時毋須展示委任證」,說法違背《警察通例》

《立場新聞》拍攝到的片段,彌敦道創興廣場外一名身穿灰色上衣的便衣警員,戴上頭盔、手持圓盾參與「清場」、聯同多名軍裝警員與示威者對峙。該名便衣警員全身沒有展示警員編號,亦未佩戴委任證,只有頭盔上印有「警察 Police」字眼。

有在場示威者多次質疑該名便衣警員的身份,要求他依照《警察通例》出示委任證。該名便衣警員突然情緒激動,高呼:「警察執行職務時,係唔需要展示委任證!」示威者聞言,隨即向他喝倒采,並要求他「講多次」。

該名便衣警員的陳述,涉嫌違背《警察通例》。《警例》第20章第14條第二項訂明:「只要擬進行的工作不妨礙人員妥為保管委任證,警務人員在任何時候均須隨身攜帶委任證。便衣人員不論是否當值,在與巿民接觸和行使警察權力時,必須表明身份及出示委任證。在案發現場的便衣人員,須將委任證掛在顯眼的地方,讓人易於辨認其身份。」

而據《明報》報道,記者目擊在彌敦道北行線推進的防暴警察當中,有部份警員沒有佩戴委任證。部份警員則在警察背心右胸的卡片袋中,佩戴一張黃色或白色卡紙、其上寫有警員編號,但亦有警員反轉卡紙以隱藏編號,也有警員的卡片袋中沒有卡紙、且未在其他位置展示編號。

有警員與示威者以粗口互罵、互相挑釁要求單挑

網上片段顯示,在彌敦道滙豐銀行對開,一隊警員揮舞警棍進逼示威者,有示威者後退期間失平衡跌倒。一名警員上前將該名示威者扶起,但亦有數名警員介入,與其他示威者發生爭執;其中一名警員與示威者以粗口互罵,警員夾雜粗口恐嚇示威者:「咩呀,認住我呀!」隨即又挑釁示威者,要求「隻揪(單挑)」。

有線新聞拍攝片段,警方昨晚「清場」期間,有警員腳踢已被制服在地上的示威者,另有警員用長盾牌擋開記者的攝錄鏡頭。

有記者表明身份後,仍遭警員進逼、推撞

昨晚在現場的泛民主派公民黨立法會議員譚文豪表示,警方「清場」期間一直阻礙記者採訪及拍攝,有警員持長盾牌推撞記者

《立場新聞》引述譚文豪表示,他昨晚到達彌敦道時,該處只有零星示威者聚集,其餘均為記者,惟在場警員仍持長盾不斷進逼。譚文豪指,他曾向警方大叫「唔好推,全部都係記者,你做咩嘢」;他身旁亦有記者高聲表明身份,亦有記者呼喊稱有人跌倒、希望警員暫停推進;據譚文豪稱,警員沒有理會、繼續向前進逼,行為如同「食咗藥咁」。

譚文豪又提及,凌晨在旺角麥當勞附近聽到民主黨議員許智峯大喊:「那邊(麥當勞)發生甚麼事,(警察)為何禁止記者進入(麥當勞),是不是在打人?」譚文豪與記者一度要求從正門進入麥當勞,在場有三名負責傳媒聯絡的警員,惟他們假裝看不見有人要求入內,隨後有警司稱要請示指揮官,一直拖延放行;譚文豪與記者遂改走後巷進入麥當勞,有食客對他們稱:「快點帶記者去拍攝,剛才有警察衝進來,捉了一個人出去打。」

香港記者協會(記協)及攝影記者協會今天發表聯合聲明,嚴厲譴責警方昨晚「清場」時多次用盾牌推撞前線記者的身體及攝影鏡頭,敦促警方正視警權問題,尊重傳媒行業的採訪權,維護新聞自由,保障大眾的知情權。

聲明強調,在場記者大多穿上印有「記者 Press」字眼的反光背心、配戴記者證,採訪期間也配合警方行動。然而,有記者在多次表明身份之下,仍遭警方惡意推撞、喝罵,採訪工作嚴重受阻、新聞自由受到妨礙。

民主黨林卓廷斥警方行動犯下「三宗罪」,促港府展開獨立調查

泛民主派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批評警方在昨晚行動中犯下「三宗罪」,包括用警棍由上而下襲擊示威者、襲擊記者,以及唆使別人在公眾地方非法毆鬥。

曾任職廉政公署(ICAC)、接受持械訓練的林卓廷表示,用警棍由上而下施襲,有機會傷及示威者頭部,一旦命中會造成致命威脅,若非生死攸關不能如此使用警棍,而根據昨日片段,示威者根本沒有主動襲擊警員。

林卓廷又指,昨晚有警員以盾牌、手肘攻擊正在採訪的記者,相關做法不能接受,且可能已觸犯「普通襲擊罪」。他提到有警員公然挑釁、要求示威者「隻揪」,是唆使別人在公眾地方非法毆鬥。

林卓廷表明,他今天會去信特首林鄭月娥、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及警務處處長盧偉聰,要求就上述警方行為展開獨立調查。

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自由黨倉卒支持港府修例犯下大錯,張宇人應辭任行會成員

港府近月強推《逃犯條例》修訂,在民意強烈反彈下宣布「暫緩」修例、但拒絕明確宣布「撤回」。香港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今早在商業電台節目上表示,港府修例工作做得不足,即使港府官員拒絕下台,行政會議亦應改組。

田北俊透露,他與周梁淑怡、劉健儀、方剛等數名自由黨榮譽主席,將去信自由黨現任主席張宇人,建議他辭去行政會議成員一職。

田北俊解釋,即使建制派議員應該盡量支持港府,但當政府施政過份時,建制派應該拖延一下。他提到上月9月逾百萬人遊行反對修例,惟港府依然堅持草案如期於上月12日提交立法會二讀,而自由黨很快就發出了支持港府繼續修例的聲明。

田北俊透露,自由黨目前四名立法會議員當中,張宇人身兼行會成員,因而全力支持港府,並說服了易志明和邵家輝;唯獨鍾國斌持反對意見,但在「三對一」之下,自由黨當時還是發出了支持港府修例的聲明。

田北俊形容,自由黨未經思考而倉促發出聲明,犯下很大錯誤。他表示,港府當日堅持如期恢復二讀,引發示威者包圍立法會,釀成「六一二衝突」;他形容,自由黨立法會議員在事件中猶如「幫兇」。

田北俊談到行政會議,認為當日支持修例的行會成員最好主動請辭。除了自由黨的張宇人,田北俊亦點名提及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及立法會前議員湯家驊,指兩人曾公開表明支持修例,屬嚴重錯判形勢,認為他們應主動辭去行會成員職務。

葉劉淑儀及湯家驊表明不會辭任行會成員

葉劉淑儀下午見記者,強調辭任行會成員「無必要」,並批評田北俊言論不負責任。她依然堅持《逃犯條例》修訂「不是惡法,只是被妖魔化」,她完全看不到自己要辭職的理據。她又揶揄田北俊在政壇失勢,言論帶有「酸葡萄心態」。

她強調,港府已承認推動修例是未有做好宣傳工作,而她作為行會成員,除了就修例條文提供意見,亦不斷協助港府向外界、以至外國傳媒解釋修例條文。

湯家驊回覆「香港 01」時表明不會辭職,並重申自己在行會的角色是提供法律意見。他早前在 Facebook 發文,批評社會出現一種「極不健康、極不負責任的風氣」,指有人堆砌虛假事實以誣衊公眾人物,然後要求相關公眾人物認錯、甚至辭職。

中國深圳體育中心拆卸期間突然倒塌,至少一名工人死亡

中國深圳體育中心近期進行改建工程,惟體育館於今天接近正午時突然倒塌。消防人員在瓦礫中救出四名被困工人,其中一名50歲工人送院搶救後不治。

深圳體育中心位於福田區。據報道,倒塌的體育館前身為籃球館,近期進行「升級改造」,館內所有商舖已被清空;事發前,體育館外圍基本已經拆除,只剩下幾根柱支撐。

事故發生後,當局在現場拉起封鎖線,目前尚在調查事故原因。

日本歷史學者首次發現二戰日軍毒氣戰官方報告,記載日軍在中國北方使用毒氣彈

日本共同社報道,日本歷史學者松野誠也發現二戰日本陸軍毒氣戰部隊的戰鬥報告,記載了日軍在中國北方使用毒氣彈的情況。松野表示,這是首次發現出自毒氣戰部隊的詳細戰鬥報告。

報道指,相關《戰鬥詳報》為二戰日本陸軍毒氣戰部隊「迫擊第五大隊」的文件。報告詳細記錄了日本侵華戰爭爆發後兩年、即1939年7月,中國山西省山嶽地區的作戰情況,包括使用炮彈、毒氣彈的命令副本等。

報告提到「黃彈」與「紅彈」,前者裝有會令皮膚及黏膜潰爛的糜爛劑,後者則裝有會強烈刺激呼吸器官的噴嚏劑。

報告記載,毒氣戰部隊於1939年7月6日的戰鬥中,向中國軍隊陣地發射了31枚紅彈;同月17日,部隊為支援步兵而動用了60枚紅彈及28枚黃彈,翌日再動用140枚紅彈及20枚黃彈。報告指出,為打擊敵人在山嶽地區築起的穩固陣地,必須動用紅彈。

另外,報告評價首次使用黃彈時,取得了非常大的效果。共同社報道指出,在目前已確認的資料當中,這是二戰日軍地面部隊在中國使用黃彈的首個事例。

報道指,日本在二戰中戰敗後,曾有組織地廢棄戰鬥報告等記錄類文件,以避免留下戰爭罪行證據;今次被發現的《戰鬥詳報》,可能由部隊相關人士私下保管,才得以保存至今。

松野誠也表示,關於日中戰爭期間的戰場實況,目前所知的僅屬冰山一角,有必要弄清事實,以汲取教訓,防止悲慘歷史重演。

香港 逃犯條例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