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逃犯條例 反修例運動

九龍區反修例遊行,入夜後佔路,警察包抄示威者,推撞記者


2019年7月7日晚上,警方在旺角彌敦道清場,並向示威者揮警棍。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7月7日晚上,警方在旺角彌敦道清場,並向示威者揮警棍。 攝:陳焯煇/端傳媒

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示威活動未息,今(7日)在網民舉辦的「九龍區大遊行」完結後,大批示威者在晚上未到9點時,沿尖沙咀梳士巴利道進入彌敦道,先後佔領北行及南行多條行車線,並往旺角方向進發。

至晚上約10點18分,大批警察先在亞皆老街與彌敦道的十字路口位置築起防線,示威者走到彌敦道並舉起傘陣防備,雙方一度對峙。警察陸續換上頭盔、長盾及胡椒噴霧等裝備,並指示威者屬非法集結,要求離場,否則採取武力驅散。

示威者其後高呼「一二、一二」往油麻地方持續向後退,亦有人跨過路壆,往雅蘭中心一帶離去。惟警方在彌敦道及多條內街,如豉油街、山東街等同時推進,前後包抄示威者,並以警棍驅趕。有示威者被警察制服,按壓於地上,另有示威者頭部受傷,口罩沾滿血跡,多人被警方帶走。

推撞記者,險釀人踩人

綜合傳媒及多張網上照片顯示,多名便衣警員執勤時未有出示委任證,更直言:「「警察執行職務是不需要展示委任證」,引起在場市民譁然鼓躁。

立法會議員鄺俊宇、區諾軒及譚文豪等亦在旺角現場,協調示威者離場。至凌晨12點20分,鄰近彌敦道及登打士街位置,議員要求警方釐清防線範圍。當時有大批記者在警方防線前採訪,警察突然強行向前推進至鹹美頓街,不停以長盾推撞記者,現場不時傳出尖叫聲,險釀人踩人。

譚文豪受訪時表示,大部份示威者已離場,現場只有數十名記者,認為警察無需要推進,形容其表現「完全失控,完全亢奮」,製造混亂氣氛。同場的區諾軒稱,因擔心有示威者在封鎖線內無法離場,警方行為或屬禁錮,故要求與指揮官對話及交代執法理據。負責傳媒聯絡的警員其後才到場,呼籲警方及記者雙方向後退。

至凌晨約12點52分,一批防暴警察包圍在防線內的麥當勞餐廳,拘捕示威者,並拒絕記者採訪。記者需繞路才能拍攝拘捕情況,有一名男子被押上警車離場。踏入凌晨1點左右,彌敦道於凌晨1點35分左右來回全線恢復行車。

2019年7月7日晚上,警方在旺角彌敦道清場,示威者在逃跑。
2019年7月7日晚上,警方在旺角彌敦道清場,示威者在逃跑。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7月7日晚上,警方在旺角彌敦道清場。
2019年7月7日晚上,警方在旺角彌敦道清場。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7月7日晚上,警方在旺角彌敦道清場,正預備離開的示威者逃跑。
2019年7月7日晚上,警方在旺角彌敦道清場,正預備離開的示威者逃跑。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7月7日晚上,警方在旺角彌敦道清場。
2019年7月7日晚上,警方在旺角彌敦道清場。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7月7日晚上,警方在旺角彌敦道清場,一名示威者被警方揮警棍擊中頭部。
2019年7月7日晚上,警方在旺角彌敦道清場,一名示威者被警方揮警棍擊中頭部。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7月7日晚上,警方在旺角彌敦道清場,一名記者在混亂中倒下。
2019年7月7日晚上,警方在旺角彌敦道清場,一名記者在混亂中倒下。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7月7日晚上,警方在旺角彌敦道清場。
2019年7月7日晚上,警方在旺角彌敦道清場。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7月7日晚上,警方在旺角彌敦道清場,警方制伏了一個示威者。
2019年7月7日晚上,警方在旺角彌敦道清場,警方制伏了一個示威者。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7月7日晚上,警方在旺角彌敦道清場,警方制伏了一個示威者。
2019年7月7日晚上,警方在旺角彌敦道清場,警方制伏了一個示威者。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7月8日,警方於彌敦道麥當勞附近帶走一名男子。
2019年7月8日,警方於彌敦道麥當勞附近帶走一名男子。攝:陳焯煇/端傳媒

23萬人參與九龍區遊行

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示威持續,有網民首次發起於九龍區大遊行,表達撤回修例及暴動定性,撤銷控罪,追究警隊濫權及實行雙普選等五大訴求,同時亦有網民表示,希望藉在尖沙咀一帶的旅客區遊行期間,向內地遊客宣傳及解釋反修例運動。主辦單位公布,有超越23萬人參與,警方稱高峰人數有5.6萬。

是次遊行強調「和平、理性、非暴力」,但港府及港鐵高度戒備,多間傳媒引述,警方會派出2000警力應對,端傳媒視察,現場放置約兩米高的大型水馬,圍封西九龍站外的遊行終點,並安排大批警員巡邏。港鐵則封閉大部份出入口,只開放西九龍站各一個出口及入口,只供有車票的乘客進出,並停止售賣由中午起至晚上的高鐵列車車票。

大會公布遊行完結後無後續活動,遊行人士可自行離去,另呼籲可到旅客區繼續宣傳。截至晚上約7點20分,大會宣布遊行正式結束。警方表示,因已經超過不反對通知書的原定遊行時間,呼籲遊行人士離去,現場一度有近400名示威者留守。及後示威者離開高鐵站,表示要前往廣東道位置,協助其他示威者佔路。

2019年7月7日,有網民首次發起於九龍區大遊行,表達撤回修例及暴動定性,撤銷控罪,追究警隊濫權及實行雙普選等五大訴求。
2019年7月7日,有網民首次發起於九龍區大遊行,表達撤回修例及暴動定性,撤銷控罪,追究警隊濫權及實行雙普選等五大訴求。攝:林振東/端傳媒

「和平、理性、優雅」遊行理念

遊行原定於下午4點出發,由尖沙嘴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至高鐵西九龍站外,由於人數眾多,隊伍提早至約3點36分出發,沿途高呼「香港人加油」、「香港警察,知法犯法」、「沒有暴動,只有暴政」等口號,其後有隊伍亦走出非原來路線的彌敦道。

遊行隊頭早於約下午4點15分已陸續抵達終點,代表申請不反對通知書的劉頴匡表示,遊行解散地點小,行人路狹窄,只有一條往佐敦方向的道路可以散去,批評警方採取不合比例、高規格的布防,導致市民難以散去,認為警方有意困著示威者引發衝突。劉在場發言時亦提醒,是次遊行是希望「和平優雅的遊行理念傳給中國同胞」,強調不會衝突高鐵站,明言「戰場不在這裏」,呼籲示威者往佐敦及油麻地等旅遊區方向離去,繼續宣傳。

參與遊行的黃小姐向端傳媒稱,曾參與69、616及七一遊行,亦有於612當日聲援學生及示威者,她認為今次的遊行地點較新鮮,又批評今屆政府比歷屆的差,完全不聽市民意見,又指只要求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下台並不足夠,其他有份處理修例及應對運動的高官,如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及警務處處長盧偉聰等亦應下台。

據端傳媒記者觀察,大部份遊行人士抵達終點後已離場,亦有不少人會聚集在高鐵站外,不時圍著水馬內的警察大叫「香港警察 只守廁格」、「黑警可恥」等口號。香港眾志則於西九高鐵站旗杆掛起黑紫荊旗。

向中國遊客宣傳

遊行期間,有遊行人士在廣東道一帶派發簡體字傳單,如:簡介何謂反修例、香港人為何要遊行示威,亦有傳單講解武漢民眾上街抗議興建焚化爐,但遭警方暴力鎮壓的報導,亦有人以普通話大叫「親加入我們吧」、「一起來遊行吧」。

端傳媒記者在場觀察,部份人也不甚了解遊行的具體原因,他們或好奇審視,或謹慎地避開示威者遞來的傳單,或與示威者以試探的語氣聊天,也有人被同行旅伴以「別看熱鬧,走走走」拉著離開,多數人被訪問時反而詢問記者:「那你跟我說說發生了什麼?」

大多數旅客未有理會,另有小部分接過傳單的旅客一臉茫然,表示在大陸完全沒有提過相關的消息,指取得傳單後才知道為什麼這樣多「黑衣人聚在一起」,但他指派發傳單者未有多作解釋。除了派發實體傳單外,在尖沙嘴一帶及地鐵站內,記者亦曾在AirDrop收到相關文宣。

任職社工的妍妍(化名)亦在路上派傳單,並找機會對大陸游客講解,她對端傳媒解釋,所遇到的大部份遊客都樂意聆聽,但不確定對方是擔心還是不同意,主要以點頭或沉默回應。來自安徽的旅客李小姐聽過妍妍的解釋後,對端傳媒表示,縱然尊重對方,但認為言論自由是有限度的,她無法認同妍妍「因不信任內地司法而遊行」的說法,並指出「香港已經回歸了22年了,應該對內地有一些尊重。」

妍妍表示,她並不期望一次交談可以徹底改變什麼,「只是希望有一天他們再看到香港的新聞時,可以記得有人這樣和他們說過。」

現場亦有內地人認同妍妍的解釋,多次來港的張先生表示,香港擁有自身獨立的司法體系及不同於大陸的自由氛圍,港府沒必要通過修例,也不應破壞香港的自治。

就讀香港中文大學三年級的Jacob受訪時表示,曾參與69及616分別逾百萬的大遊行,被問到會否與內地客解說反修例運動,他表示,擔心內地遊客本身或已經有對香港戒備的態度,若再去解說,或會有相反效果,所以會傾向與身邊的內地朋友解釋事件。

過去多次反修例的示威活動皆集中在港島金鐘一帶,繼今日在九龍區舉辦遊行後,有網民及地區組織分別計劃在未來兩個週日,於沙田(14日)及將軍澳(21日)再次舉辦遊行,重申五大訴求,早前已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暫未確定是否獲批。

2019年7月7日,有網民首次發起於九龍區大遊行,表達撤回修例及暴動定性,撤銷控罪,追究警隊濫權及實行雙普選等五大訴求。
2019年7月7日,有網民首次發起於九龍區大遊行,表達撤回修例及暴動定性,撤銷控罪,追究警隊濫權及實行雙普選等五大訴求。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7月7日,有網民首次發起於九龍區大遊行,表達撤回修例及暴動定性,撤銷控罪,追究警隊濫權及實行雙普選等五大訴求。
2019年7月7日,有網民首次發起於九龍區大遊行,表達撤回修例及暴動定性,撤銷控罪,追究警隊濫權及實行雙普選等五大訴求。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7月7日,有網民首次發起於九龍區大遊行,表達撤回修例及暴動定性,撤銷控罪,追究警隊濫權及實行雙普選等五大訴求。
2019年7月7日,有網民首次發起於九龍區大遊行,表達撤回修例及暴動定性,撤銷控罪,追究警隊濫權及實行雙普選等五大訴求。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7月7日,有網民首次發起於九龍區大遊行,表達撤回修例及暴動定性,撤銷控罪,追究警隊濫權及實行雙普選等五大訴求。
2019年7月7日,有網民首次發起於九龍區大遊行,表達撤回修例及暴動定性,撤銷控罪,追究警隊濫權及實行雙普選等五大訴求。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7月7日,有網民首次發起於九龍區大遊行,表達撤回修例及暴動定性,撤銷控罪,追究警隊濫權及實行雙普選等五大訴求。
2019年7月7日,有網民首次發起於九龍區大遊行,表達撤回修例及暴動定性,撤銷控罪,追究警隊濫權及實行雙普選等五大訴求。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7月7日,有網民首次發起於九龍區大遊行,表達撤回修例及暴動定性,撤銷控罪,追究警隊濫權及實行雙普選等五大訴求。
2019年7月7日,有網民首次發起於九龍區大遊行,表達撤回修例及暴動定性,撤銷控罪,追究警隊濫權及實行雙普選等五大訴求。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7月7日,有網民首次發起於九龍區大遊行,表達撤回修例及暴動定性,撤銷控罪,追究警隊濫權及實行雙普選等五大訴求。
2019年7月7日,有網民首次發起於九龍區大遊行,表達撤回修例及暴動定性,撤銷控罪,追究警隊濫權及實行雙普選等五大訴求。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7月7日,有網民首次發起於九龍區大遊行,表達撤回修例及暴動定性,撤銷控罪,追究警隊濫權及實行雙普選等五大訴求。
2019年7月7日,有網民首次發起於九龍區大遊行,表達撤回修例及暴動定性,撤銷控罪,追究警隊濫權及實行雙普選等五大訴求。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7月7日,有網民首次發起於九龍區大遊行,表達撤回修例及暴動定性,撤銷控罪,追究警隊濫權及實行雙普選等五大訴求。
2019年7月7日,有網民首次發起於九龍區大遊行,表達撤回修例及暴動定性,撤銷控罪,追究警隊濫權及實行雙普選等五大訴求。攝:林振東/端傳媒
反修例運動 逃犯條例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