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oo 在中國 What's New

中國Metoo訴訟:徐鋼訴王敖名譽侵權案初審,王敖代理律師退庭抗議

被告王敖代理律師萬淼焱質疑原告代理律師紀佳娜的代理資格,審理法官回應可以先繼續審理,庭後再確認紀佳娜的代理資格,萬淼焱終退庭抗議。


深圳市羅湖區紅嶺中路的最高人民法院。 圖:IC photo
深圳市羅湖區紅嶺中路的最高人民法院。 圖:IC photo

6月17日下午2時30分,徐鋼(Xu Gary Gang)訴王敖名譽侵權案在深圳羅湖區人民法院初審開庭,在民事起訴狀中,徐鋼要求王敖公開道歉,並支付經濟損失和精神損害賠償金合計人民幣295萬5千元。

2018年3月,衞斯理大學(Wesleyan University)教授王敖在社交媒體發文,指認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Urbana-Champaign)的教授徐鋼性侵、性騷擾多名學生。徐鋼否認了這一指控,並向深圳市羅湖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起訴王敖侵犯他的名譽權。「徐鋼事件」是中國metoo浪潮中公眾影響比較大的幾個事件之一。

徐鋼方面提交給法院的證據,包括王敖於2018年3月在社交網絡發表的指認徐鋼性侵學生的文章,以及他因此被多家機構解除勞動關係、申請孔雀計劃擱置的證明。

王敖方面提交的證據,則包括在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受到徐鋼侵害的多名女性提供的證言、徐鋼在美國涉訴的近況、代理律師萬淼焱提交的調查筆錄。王敖的代理律師萬淼焱,同時亦是另一宗metoo相關的朱軍訴弦子案中,被告弦子的代理律師。

在萬淼焱提交的調查筆錄中,徐鋼的博士生導師王德威的好友、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文學院東亞語言文化系教授奚密提到:「王德威教授跟我說過令他最痛心的兩件事情中,有一件就是招了徐鋼這個學生。」

今早的庭審上,原告徐鋼的代理律師向法院申請不公開審理。王敖代理律師萬淼焱表示,她準備好了一份聲明,反對原告的不公開審理請求,因為受到徐鋼侵害的當事人已經在美國的審訊中公開了身份,而此案涉及公共利益,理應公開審理。

在開庭後約20分鐘,萬淼焱就原告代理律師的代理資格提出質疑,在原告律師的起訴狀中,代理律師為孫小龍、黎人豪,而參與開庭的代理律師更改為孫小龍、紀佳娜。紀佳娜出具了聲稱由徐鋼親筆簽署的代理授權文書,萬淼焱則認為,文書的簽署日期為2018年9月7日,但根據徐鋼的出入境紀錄,他此時已經不在中國,授權書涉嫌造假。

萬淼焱當庭提出申請,要求法院中止紀佳娜的代理律師資格,直到核實資格。審理法官回應可以先繼續審理,庭後再確認紀佳娜的代理資格。萬淼焱宣布退庭抗議,她告訴端傳媒記者,原告徐鋼是美國公民,依照中國法律,授權委託書如在中國境內形成,應同時提交出入境證明進行證明,如未經覈實繼續參與庭審,則傷害了中國的獨立司法主權。

對於王敖被告律師退庭抗議之後,法庭是否會繼續今日的庭審,以及是否會向律師協會投訴萬淼焱,羅湖法院未有直接回應。而萬淼焱則表示,她會向深圳中院、廣東省高級法院投訴羅湖法院的失職行為。

王敖告訴端傳媒記者,他支持萬淼焱的退庭抗議,「公事公辦」。王敖表示,他委託萬淼焱為自己代理案件的過程,在美國當地和New Hampshire州做了兩次公證後,又帶着文件到紐約的中國領事館認證,之後才把委託書寄到中國給萬淼焱。

「我們所有美國的證人、中國的證人,都是用了很長的時間這樣通過程序做的。」王敖說,他不接受徐鋼在委託書上的「造假」,「如果到時候我們官司打贏了,徐鋼又不承認署名是他的,那怎麼辦?」

王敖還表示,徐鋼在起訴之初就已經」欺騙法院」,沒有告訴法院王敖在美國生活、工作的事實,以致法院將傳票寄到他山東老家,差點因為沒收到傳票而缺席審判。他認為,徐鋼之所以「不敢在美國提起訴訟」,是因為在美國起訴,警方可以調查他在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的紀錄。

如果「公事公辦」,王敖認為這一案件他一定會勝訴。而勝訴之後,他會繼續在美國支持對徐鋼的起訴,同時包括對「不負責任」的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的追責。

萬淼焱表示,等案件判決生效後,她會帶着判決書親赴美國,為多名受害者在當地起訴徐鋼人身侵害案件作證。她亦相信,這一案件作為國際首例「因為一個人的性侵惡性」而再兩個不同法律體系的國家引發兩個訴訟的案子,會深刻影響中國大陸後來的metoo訴訟案件。

#MeToo #MeToo 在中國 王敖 徐鋼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