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早報:《逃犯條例》今日恢復二讀,立法會外民眾徹夜和平抗議


2019年6月12日凌晨約三時,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數百名年輕人在金鐘添馬公園聚集。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6月12日凌晨約三時,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數百名年輕人在金鐘添馬公園聚集。 攝:林振東/端傳媒

《逃犯條例》今日恢復二讀,立法會外民眾徹夜和平抗議

香港政府堅持《逃犯條例》12日在立法會恢復二讀。11日晚,大量抗議民眾在立法會外徹夜留守,集會現場氣氛平和,警方則嚴陣以待。

香港01報導,午夜期間,逾百名警察在公民廣場外駐守,他們配備頭盔、長盾、圓盾,築起一道逾六層的守線;與此同時,持續有警車運送大量警員到公民廣場外。

泛民主派議員區諾軒和朱凱廸議員的助理岑敖暉當晚試圖進入立法會,遭到警方阻止。警方當時稱,必須得到他們批准才可進入立法會。

亦有大量民眾,尤其年輕人,當街被警察搜身及檢查證件。另一名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鄺俊宇聯同一名受查市民,要求警方解釋搜查理由。警方檢查身份證及個人行裝後未發現任何危險物品,鄺俊宇要求警員致歉,警員致歉後離開。

基於上述情況,鄺俊宇要求警方做出三點承諾:因是和平集會,不應派特別戰術小隊清場;不再發生當街搜身及核查市民身份證件的行為;根據《權力及特權法》,警方應讓出一條路以便立法會職員及議員進入立法會,因為阻礙立法會議員進入會議廳屬於違法。

而後,警員用擴音器宣布區諾軒可以在立法會職員陪同下進入立法會。但區諾軒認為,警方沒有回應鄺俊宇提出的其餘兩點要求。

凌晨4點多,警員備帶盾牌等防暴裝備換班,繼續在立法會大樓外駐守;另有部分警員在金鐘、灣仔一帶繼續搜查車輛。集會人士則繼續在現場唱聖詩和歌曲,集會現場大致和平。

此外,多名學者宣布自週三凌晨開始發起103小時接力絕食,每人至少絕食24小時以上。發起者包括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講師黎明、灣仔區議員兼香港文化主席楊雪盈、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何式凝、浸會大學英文系教授黃良喜等20人。

北京師範大學珠海分校「升級」被指虛假宣傳,逾千人示威

北京師範大學珠海分校因被質疑以「轉型升級」為名變相停辦,或對學生造成不利影響,引發大量學生和家長自10日起遊行示威抗議。

綜合東網蘋果日報報導,11日下午,逾千名學生和家長再次湧到學校繼續抗議。相關消息在大陸社交媒體遭到封殺。

報導及現場錄像顯示,學生和家長一度冒雨在校門外遊行示威,高喊「反對停辦」的口號。校方僱用安保人員組成人牆,阻礙遊行。部分學生與進入校園的警員發生肢體衝突。有學生斥責校方:「我們交的學費,學校拿來鎮壓我們自己!」

當晚8時許,校長現身向抗議者進行解釋,但校長所言被指全部為「空洞說辭」。部分家長至晚上仍未散去,大批警員在場戒備。

北京師範大學珠海分校(簡稱珠海分校)是由北京師範大學和珠海市政府於2001年建立,學校性質為獨立學院。2017年8月27日,廣東省政府、珠海市政府和北京師範大學三方在廣州簽署協議,決定共建北京師範大學珠海校區(簡稱珠海校區)。

官方宣傳稱,此舉將實現珠海分校的「轉型升級」,屬於「重大利好」。這使得該校2018年秋季招生較以往「取得長足進步」

今年4月8日,教育部正式批復同意了珠海校區的建設。官方文件顯示,珠海分校將從2019年起逐年調減招生計劃,於2021年停止招生,2024年終止辦學。

然而學生發現,所謂「珠海分校」更名為「珠海校區」,涉嫌虛假宣傳。

5月31日發布的《廣東省教育廳、北京師範大學關於申請建設北京師範大學珠海校區有關補充說明的函》中寫明:「在線上線下同時做好關於校區與分校辦學定位、學費標準、專業錯位設置、招生省份錯位等政策的解釋工作。」

質疑者認為,這顯示出珠海分校和珠海校區是設立在同一地點的兩個不同實體;且珠海分校即將於2024年停辦,並不存在所謂「轉型升級」。

學生和家長擔心,珠海分校正在進行中的不斷縮減規模及即將停辦,會對在校學生接受教育的質量,以及應屆畢業生找工作,造成不利影響。

6月5日,珠海分校校友向校方發表公開信,要求公開學校轉型的相關方案、決議;盡快出台珠海分校教學質量保障方案;懇請校方和珠海市政府對珠海分校土地等資產進行查證、識別、統計和分析,防止國有資產非法劃撥、流轉等。

由於未獲校方正面回應,學生和家長開始發起遊行抗議活動。

輿論壓力下,俄羅斯被控「涉毒」記者戈魯諾夫獲釋

在媒體和公眾的抗議下,上週因被指涉嫌毒品犯罪而遭羈押的俄羅斯記者伊萬·戈魯諾夫(Ivan Golunov)於11日獲得釋放

36歲的戈魯諾夫是俄羅斯知名獨立記者,曾供職於總部位於拉脱維亞的獨立新聞網站 Meduza,以調查報導貪腐行為著稱。

上週四(6日),戈魯諾夫在莫斯科與另一名記者會面途中,遭到警察攔截搜查,隨後被指控涉嫌製毒和販毒,遭到逮捕。

警方聲稱在戈魯諾夫的揹包裏發現了約四克夜總會毒品甲氧麻黃酮,且在他的莫斯科公寓中發現了超過五克的可卡因。不過在上週六(8日)的庭審中,戈魯諾夫否認控罪,表示自己是無辜的,「從未用過毒品」。

此外,戈魯諾夫8日還被送醫體檢,醫生發現他可能斷了肋骨,且伴有腦震蕩和血腫;然而官方否認戈魯諾夫遭到毆打。

戈魯諾夫的被捕震動了俄羅斯媒體行業。本週一,俄羅斯三大報紙均在頭版登出相同標題:「我,我們都是戈魯諾夫」,主張戈魯諾夫涉毒證據薄弱,要求將戈魯諾夫釋放,且對逮捕他的警員進行調查。

Meduza 的主編 Ivan Kolpakov 表示:「Meduza 所有人百分之百確定,伊萬·戈魯諾夫受到的迫害與他的新聞工作有關。」

在輿論壓力下,戈魯諾夫週一獲釋。

克里姆林宮當天發表回應,稱發現司法系統在戈魯諾夫案中的處理方式引起許多質疑,並表示會密切注意此案的發展。

俄羅斯內政部長弗拉基米爾·科洛科採夫(Vladimir Kolokoltsev)也表示,戈魯諾夫的罪行「尚未得到證實」,且已經啟動內部調查。

南韓組織報告:北韓在數百地點公開處決民眾以製造恐懼

南韓一家非政府組織週二發布報告,指北韓至少有318處地點被政府用來進行「公開處決」,目的是製造恐懼,防止民眾參與官方不喜歡的活動。

這家總部位於首爾的「轉型正義工作組織」(Transitional Justice Working Group)在過去四年中訪問了610名北韓叛逃者,記錄了過去幾十年來在北韓發生的處決事件,罪名包括盜牛、觀看南韓電視節目等。

報告指,除了監獄和勞改營,處決地點還包括河流、農田、市場、學校及體育場附近。

在部分個案中,北韓當局會安排上千民眾觀看處決過程,甚至包括被處決者的家人,但家人很少能夠領回被處決者的遺體。圍觀者中也包括兒童,最小的年僅七歲。

北韓 香港 逃犯條例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