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華爾街日報:為建工廠拆了美國小鎮,富士康卻想抽身而退?

截至去年12月31日,富士康在威斯康星州芒特普萊森特工廠項目僅僅支出了9,900萬美元,相當於承諾投資額的1%。該公司此前預計到2019年年底將在該州僱用多達2,080名本地員工,但截至去年年底這一數字還不到200人。


2018年6月2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富士康董事長郭台銘出席威斯康辛州的富士康工廠動工儀式。 攝:Brendan Smialowski/AFP/Getty Images
2018年6月2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富士康董事長郭台銘出席威斯康辛州的富士康工廠動工儀式。 攝:Brendan Smialowski/AFP/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在密歇根湖以西六英里處有一塊清理過的建築工地,面積約相當於中央公園(Central Park)的一半,已為興建富士康科技集團(Foxconn Technology Group)100億美元的液晶顯示器工廠做好準備。

承包商已在芒特普萊森特推倒了約75所房屋,並清理了數百英畝農田。工作人員正在加寬從密爾沃基到伊利諾伊州的94號洲際公路(Interstate 94),以為無人駕駛卡車和數千名員工提供便利。到目前為止,村、郡納稅人已借款約3.5億美元來購買土地和改善基礎設施,涉及埋設下水管道和鋪設排水渠等。

唯獨少了一個重要的身影:富士康。

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富士康董事長郭台銘(Terry Gou) 2017年制定了該工廠計劃,二人都出席了去年夏季在密爾沃基以南20英里的芒特普萊森特舉行的金鏟動工儀式。

根據最新的州備案文件,截至去年12月31日,這家以蘋果公司(Apple Inc., AAPL)供應商而聞名的台灣製造業巨頭僅僅支出了9,900萬美元,相當於承諾投資額的1%。州文件顯示,富士康此前預計到2019年年底將在該州僱用多達2,080名本地員工,但截至去年年底,這一數字還不到200人。芒特普萊森仍在等待工廠建設計劃的審核結果。當地人表示,最近在該工地很少見到富士康的承包商。

相比之下,芒特普萊森因此受到的影響顯而易見。其債務評級已經下滑,地方政局引人擔憂,居民也因徵地而產生了諸多糾紛。

該工廠所在地拉辛縣的一名專員Nick Demske稱:「從某種程度上說,我們談論的都是虛構的東西。我們都是在做假設。」

芒特普萊森和拉辛縣將記者的問題轉給了縣行政長官Jonathan Delagrave和一名外部發言人。Delagrave稱,如此大規模的項目肯定會遇到問題。「我覺得人們對此提出質疑是合理的,毫無問題。但我也認為,公平地說,很多好事正在發生。」

富士康稱,該公司堅持他們做出的創造就業的承諾,同時期待着生產設施的完工。富士康稱:「冬歇期對如此規模的建設項目會有影響,冬歇期過後,我們希望在2019年夏季之前開啟下一階段的施工,預計將於2020年第四季度開工生產。」

富士康表示,過去幾個月該公司為建設公用事業和道路簽訂了總額近3,400萬美元的合同。「我們相信威斯康星、它的人民以及它成為高科技中心的潛力。」

美國各地都在為爭取頂級項目落戶競相提供激勵,但一些大項目已經告吹。亞馬遜公司(Amazon.com Inc., AMZN)放棄了紐約市提出的25億美元的一籃子獎勵計劃。通用電氣公司(General Electric Co., GE)在大幅收縮其波士頓總部的規模後退還了8,700萬美元獎勵,因為不再需要那些空間了。

富士康項目獲得了美國有史以來為外國公司提供的最高公開激勵之一,州和地方提供的一籃子税收減免及投資計劃超過了40億美元。去年富士康的一個影片展示了一個未來主義園區的效果圖,這座園區類似於蘋果公司外觀像太空船的矽谷總部,用輕軌接送員工。富士康表示,該影片是用於形象地說明該計劃。

富士康的正式名稱是鴻海精密工業股份有限公司(Hon Hai Precision Industry Co., 2317.TW, 簡稱:鴻海精密),是蘋果公司iPhone手機的主要裝配商,也是在中國運營的一個大型僱主。該公司公布2018年的收入為新台幣5.29兆元(約合1,710億美元),並表示利潤因iPhone在中國銷售下滑而承壓。

富士康原計劃在芒特普萊森特生產最先進的大型顯示器,但在去年夏季康寧公司(Corning Inc., GLW)表示不會在鄰近的地方建玻璃廠後,富士康稱,將用一種較老的技術在這裏生產小型顯示器,理由是這裏距離亞洲供應鏈路途遙遠。

今年1月,富士康曾表示,由於美國勞動力和材料成本高昂,該公司將放棄在芒特普萊森特建設一家LCD工廠的計劃。幾天後,特朗普和郭台銘通了電話,隨後富士康改變決定,表示將繼續推進建設小型顯示器工廠的計劃,同時增加其他一些功能。

擁有2.7萬居民的芒特普萊森特當地仍對該項目能否按照承諾的規模完成持懷疑態度。本月早些時候,郭台銘表示他將放棄這家他創立的公司的日常控制權、參選台灣總統後,這些疑慮加劇。富士康表示,郭台銘仍將參與營運。

4月23日,威斯康星州州長Tony Evers表示,富士康已告訴他該公司將尋求修改與該州簽署的合同,他已經要求富士康儘快提供細節。威斯康星州還沒有向富士康兑現相關激勵,因為該公司沒有實現就業目標。

2019年4月17日,Kim Mahoney和Jim Mahoney夫婦的房子是他們社區中最後的幾處房產,對面就是富士康在建的多功能廠房。
2019年4月17日,Kim Mahoney和Jim Mahoney夫婦的房子是他們社區中最後的幾處房產,對面就是富士康在建的多功能廠房。攝:Mark Hertzberg/ZUMA Wire

富士康當天在一份媒體聲明中表示,希望在現有協議內進行靈活探索,不過仍承諾在該州僱用13,000人。富士康首席美國業務策略師Alan S. Yeung在次日發表推文稱,誰有水晶球能預測到2032年是否會創造13,000個就業崗位,尤其是在2019年4月就能作出預測?他隨後向記者表示,支持富士康創造13,000個就業崗位的承諾。

當地官員稱,富士康仍在積極地進行投資。該公司在芒特普萊森特建造了一座多功能大樓,目前主要存放施工材料設備,附近的一座大樓被用作培訓中心。該公司贊助威斯康星大學(University of Wisconsin)的學生工程競賽,買下了格林貝、拉辛、密爾沃基、麥迪遜市中心的大樓,大部分大樓目前都處於空置狀態。

富士康高管沒有出席當地4月份就該廠進展情況舉行的一場吹風會。富士康表示,建築承包商代表該公司出席了會議。這位承包商做了約五分鐘的發言,沒有接受觀眾的提問就藉故離開了。

芒特普萊森聘來管理協議的顧問Claude Lois在吹風會上稱,該村必須遵守與富士康達成的170頁的合同,無論該公司如何推遲或調整計劃。他說,放緩公共投資是愚蠢的。

60歲的前業務經理Leslie Maj舉起了手。她問:「我們村要破產了嗎?我們縣要破產了嗎?」她說:「我告訴你,我們很擔心。」

Lois告訴她,他將試圖讓一位富士康高管參加下一次的會議。該村的發言人稱,協議裡有財務保證,富士康需承擔一定時間內的公共投資成本。

特朗普的建議

富士康在芒特普萊森特的冒險始於總統特朗普的一項建議。2017年初,特朗普在一家工具廠發表了「建設美國,僱傭美國人」的演講後,他坐上直升機在空中巡視威斯康星州。他在富士康的破土動工儀式上說,當時他眺望着拉辛縣南部一處廢棄的製造場地。他聽說郭台銘在尋求擴張,所以不久後兩人見面時,他就建議富士康看看威斯康星州東南部。

特朗普說:「我讓這家不可思議的公司去世界上某個地方投資——不一定是在這裏......但我敢說,要不是我當了總統,他們可不會來這兒投資。」在4月27日威斯康星州格林灣的一次集會上,特朗普沒有提到富士康,倒是將該州的製造業就業增長吹捧了一番。

拉辛縣曾是該州最富有的地區之一,是垃圾處理裝置、麥乳精等產品的誕生地,打造了Pledge、Raid、Drano等優質品牌的莊臣(SC Johnson)總部也坐落於此,大樓由著名建築師Frank Lloyd Wright設計。隨着製造業陷入衰退,一些大型僱主紛紛撤出該縣。拉辛市是該州貧困率最高的城市之一。

拉辛縣官員Delagrave說,富士康提供了一個將該地區改造成先進製造業版矽谷的機會,成立了科技園——Wisconn Valle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ark。「當你有機會改變你的社區時,」他說,「我的人生哲學就是抓住這個機會。」

州政府、地方政府和經濟發展團體設計了一項複雜的協議,該州提供28.5億美元税收抵免,如果富士康的僱傭和投資達到一系列基準水平,抵税額將以遞增的形式支付。芒特普萊森特同意在一年內舉債購買項目所需用地,並滿足基礎設施的清理和準備方面嚴苛的進度要求。

2017年7月,特朗普和郭台銘在白宮宣布富士康已將廠址選在威斯康星。州政府和地方政府也在當年批准了激勵措施和基準要求。

密爾沃基城市商業協會(Metropolitan Milwaukee Association of Commerce)主席Tim Sheehy稱:「他們要求的是速度。」該協會參與了與富士康的初期談判。他說:「他們已習慣於中國政府說,『哦,你需要那處不動產?歸你了。』」

該村買下數百處不動產,提出行使土地徵用權的可能性。該村與拉辛縣、水務部門和電力公司達成協議,為該處地塊提供服務。州議會同意繞過一些審批程式,讓富士康在未獲得環境影響報告書之前填埋濕地。該州獲得1.6億美元聯邦撥款,幫助較計劃提前10年擴建94號州際高速公路。

該村的發言人稱,公共工程達到或領先於目標進度。

今年50歲的Cathy Jensen說:「好像他們的速度加快了兩倍,以確保這件事趕緊完成,這樣就沒人有機會改變主意了。」退休在家的Jensen已經當了奶奶,她正在州法院打官司,阻止自己名下一處五室的宅子被徵收。

Jensen稱,儘管社區已經發生變化,但她希望繼續留在這幢自己已住了23年的房子裡。她表示:「房子後面的地有的年頭種玉米,有的年頭種甘藍,景色也只有這麼點變化。但現在的情況太可怕了,看都不想看。」

大部分房主已經簽協議並搬走。Jensens稱,有些決定造成了朋友、鄰居和夫妻之間的隔閡。她表示:「有人說『你為什麼這麼做?你為什麼要抗爭,或者你為什麼不抗爭?』」

今年62歲的Jim Spodick是一個YouTube節目《說說拉辛》(Talking Racine)的聯合主持人,也是一名退休的房地產開發商。他經常把這個時長30分鐘節目的重點放在這一地塊上,並拍攝了開發進展的照片。Spodick在觀看承包商拆除一個穀倉時表示:「人們以前都希望相信,他們也確實相信過,而現在可能都震驚了。」

釘子戶

今年49歲的Kim Mahoney和48歲的Jim Mahoney夫婦倆,是依然住在該地塊上的少數釘子戶之一。Kim Mahoney稱,該村的政府近期撤回了對他們家1,800平方英尺住宅的收購出價,他們將來只能看着富士康的多功能大樓在眼皮子底下建起來。該村政府的發言人不予置評,理由是受到保密協議的約束。

Kim Mahoney表示:「我不希望富士康失敗。這將對芒特普萊森特和這個州的人們造成沉重打擊。我們只是希望富士康、村政府和州政府為他們達成的交易承擔責任。」Kim Mahoney是一名法務助理,經常參與公眾會議,她對已經被拆除的住宅和農場做了記錄。

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 Inc.)去年8月份以芒特普萊森特背負的該項目相關債務為由,下調了該村的信用評級。穆迪1月份表示,富士康沒招聘多少人的情況對該村來說是一個負面跡象,並指出,富士康一直在降低對招聘的預期,並持續對該項目的範圍進行調整。芒特普萊森特發言人表示,該村信用評級良好,並相信自身擁有足夠保證。

密爾沃基城市商業協會的Sheehy表示,富士康的協議有一條保證條款。富士康同意從2023年開始對至少14億美元地產價值支付税額,無論是否建廠。因此,富士康每年將最低支付3,100萬美元,到2047年總計將支付8.86億美元,基本覆蓋該村的承諾投資額。

Sheehy表示,無論你是在那建一個圓頂帳篷,還是建一座製造螢幕的現代工廠,其價值都將是14億美元。

該村已購買更多地塊,希望將其轉為供富士康擴建使用。本月,該村董事會投票決定以每年17萬美元價格將966英畝的土地返租給一個農戶,這個地塊是去年8月以170萬美元的價格從這個農戶手中購得的。

詩人兼圖書管理員Demske去年取代了拉辛縣任職20年的一位主管。Demske最初競選時着眼於為該縣窮人爭取更好的工作機會以及刑事司法改革,但最終改為著眼於讓富士康承擔更多責任,他表示,在拜訪1,600戶家庭時,這個問題不斷出現在他的腦海中。馬凱特大學法學院(Marquette University Law School)4月份的一項調查顯示,47%的威斯康星州登記選民認為該項目成本將超過其價值。

作為五名新當選主管之一,Demske表示,他不確定富士康是否會在該地進行生產。他說,富士康和芒特普萊森特之間的關係令該公司獲得了太多的發言權。他說:「我們是作繭自縛,對於這樣一個大企業,除了要求他們與你好好合作,你還能做什麼?」

端 x 華爾街日報 富士康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