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還要多少無謂犧牲,才能走出涼山大火後的自我感動?

一次慘烈的失敗,成為「制度優越性」的註腳。


2019年4月4日,為悼念於四川涼山殉職的消防員,西昌市在火把廣場舉行集體追悼會,親人悲痛難抑。 圖:IC photo
2019年4月4日,為悼念於四川涼山殉職的消防員,西昌市在火把廣場舉行集體追悼會,親人悲痛難抑。 圖:IC photo

根據官方通報信息彙總,中國大陸四川省涼山州木里山火火災,全程已經比較明晰。火災起因是2019年3月30日的雷擊,初期過火面積約兩公頃,約等於兩個標準運動場的面積;4月1日,過火面積擴大到15公頃;4月5日,前方指揮部宣布,火場基本得到控制,總過火面積約20公頃。

悲劇出現在火災第二天,也就是3月31日下午5點50分:因為風向急轉引發的「爆燃」,30名撲火人員在轉場過程中犧牲,其中森林消防隊員27人,地方幹部群眾3人;加上4月4日新發現的遇難人員,這起火災中的總傷亡人數已經達到31人。

這次涼山火災救援,暴露了當前中國救災體制下的弊端:以「人定勝天、無條件戰勝自然」為目的的救災體系,在遇到突變情況時,因為救災目標的不確定和缺乏應變能力,從而釀成無謂的犧牲。

大陸官方與多數媒體事後讚美犧牲、緬懷烈士。筆者為逝者頓足,但回顧整個救援過程,他們的犧牲不應該是必然的。掩蓋對事件的反思,而假「英雄」之名祭奠,枉耗的是人命,是祭典者一廂情願的自我感動。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中國大陸 中國消防制度 涼山火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