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中共元老李鋭逝世:唯一憂心天下事,何時憲政大開張

「我希望隨着他的離去,『跟隨旗手』、『擁戴領軍人』的文化在中國也永遠地走入歷史。」


2019年2月16日,中共已故領導人毛澤東的前秘書李銳在北京逝世,享年101歲。 攝:Goh Chai Hin/AFP/Getty Images
2019年2月16日,中共已故領導人毛澤東的前秘書李銳在北京逝世,享年101歲。 攝:Goh Chai Hin/AFP/Getty Images

中共元老、曾任毛澤東秘書的李鋭,於2月16日早晨8點32分逝世,享年101歲。李鋭的女兒李南央在訃聞中激勵自己,為祖父和父親一生追求的「憲政開張」繼續前行。

出生於1917年的李銳,終其一生都是以敢言聞名的中共民主人士。直到晚年著書立說不綴,為中共黨史和毛澤東研究留下重要的歷史材料,並以中共黨員的身份,公開提倡民主憲政。但是這位曾被毛澤東誇為「紅旗幹部」,一生在政治漩渦中轉圈的老黨員,也因此成為新時代的「敏感人物」。16日下午,李南央發布的訃聞已經在微信、微博上被接連刪除。

李南央發布父親李銳的死訊。
李南央發布父親李銳的死訊。網上圖片

他在1937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入黨前,在武漢大學就讀時期,李鋭就積極參加過「一二·九」等抗日救國學生運動。他曾身居高位,先後擔任過高崗、陳雲、毛澤東等中共領導人的秘書,也曾在廬山會議和文革期間數次遭到迫害,身陷囹圄。

1958年,因為極力反對建設三峽,李鋭的辯論和文章獲得毛澤東的賞識。毛澤東不僅採納他的意見擱置了三峽工程,還欽點他擔任自己的秘書。但李鋭並不情願,他在回憶錄中寫道,自己聽毛的另一位秘書田家英講過,毛澤東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怕毛「不好伺候」。

李鋭的日後仕途證實了田家英的判斷。1959年廬山會議,李鋭對大躍進提出了質疑,指出運動中鋼的生產指標超出客觀實際。會議後期,他被列為「彭德懷反黨集團」的追隨者,被開除黨籍、送往北大荒勞改。

1967年,文革期間,李鋭在交代材料中揭發了陳伯達,這種「不合時宜」的行動,讓他被關進秦城監獄。直到1979年才平反,日後先後擔任水利電力部副部長,中共中央組織部常務副部長、青年幹部局局長。

20年的牢獄之災,沒有磨滅李鋭的秉性。李南央回憶,李鋭上任第一天,就有人送來了一份名單,是子弟們應該安排在方方面面的「指令」。李鋭勃然大怒,把名單當着來人扔進抽屜。

「我們參加了共產黨,共產黨搞到今天這個樣子,我們有責任。」

1989年,「六四事件」之後,李鋭對李南央說:「這個黨沒有味道了,這個國家沒有味道了,你如果有機會,帶着女兒一起離開吧。」儘管如此,李鋭自己仍然留在黨內,孜孜不倦地給國家領導人寫信,接受媒體採訪,呼籲民主憲政。李鋭告訴女兒:「我們參加了共產黨,共產黨搞到今天這個樣子,我們有責任。」

退休後,李鋭投入了中共黨史的記述工作。他撰寫了《廬山會議實錄》和《大躍進親歷記》等具有史料價值的書籍,並主管了19大卷《中國共產黨組織史資料》的編纂工作。他還擔任了自由派雜誌《炎黃春秋》的編委與顧問。

在胡耀邦逝世20週年之際,李鋭在《炎黃春秋》發表文章《不當奴隸,更不當奴才》

2002年,中共十六大小組會上,李鋭做了《關於政治體制改革的意見》的發言,提出廢除黨中央政治局常委任終身制、取締「全黨服從中央」的表述、破除民主黨派和黨外人士只任副職的陳規等建議,並以書面形式送時任國家主席江澤民和中國中央政治局常委。發言稿隨後在《炎黃春秋》上刊登,並得到了中央的稱讚。

第二年,在接受《21世紀環球報導》的訪問時,李鋭提及毛澤東在中共七大講話的未公開內容:「開國以後,掌握政權以後,我們的鬥爭對象就是民主人士了。」同時,他批評鄧小平擺脱不了舊的認識,無法貫徹政治體制改革。《21世紀環球報導》隨後被勒令停刊,坊間認為這和刊登李鋭的專訪有關,但沒有經過官方證實。

2009年,在胡耀邦逝世20週年之際,李鋭在《炎黃春秋》發表文章《不當奴隸,更不當奴才》,指出要完成胡耀邦的遺願,不能再走一黨專政的老路。

同年,他和朱厚澤、杜導正等黨內民主人士在香港《爭鳴》雜誌發表給時任國家主席胡錦濤並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公開信,要求擴大輿論監督、保障公民社會、進行整治改革。這被媒體稱為「零九上書」,與劉曉波所組織的「零八憲章」,成為黨內黨外合力推動民主的寫照。

在人生的晚年,李鋭目睹了言論空間的收緊,民主憲政主張在大眾媒體上逐漸失語,乃至噤聲。2014年,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發出通知,要求《炎黃春秋》雜誌的主管單位由原來的中華炎黃文化研究會更改為文化部下屬的中國藝術研究院,雜誌編輯部成員憤而辭職。李鋭和一眾黨內民主派老人的發言陣地,就此失落。

不僅如此,在內地公開出版了十七本著作和選集後,第十八本《李鋭近作》也只能輾轉在香港出版。2013年10月,李南央從美國回國探親,行李中50多本《李鋭口述往事》被中國海關扣押。李南央隨後起訴北京海關,「李鋭是共產黨的元老,如果他都沒有言論自由,誰還有?」

在去年101歲生日時,儘管已經身卧病榻,插着鼻胃管,李鋭依然非常犀利。據BBC中文網報導,2018年,兩會投票表決憲法修正案草案,要刪除對國家主席的任期限制,李鋭評論道:「習近平要搞終身制」。他還在另一段採訪中對習近平的文化和思想水平表示失望:「過去我也不知道,他的文化程度那麼低。」

「人生在世,任何人都要受這四種限制:時代,知識,思想能力,個人品德。」在人生最後的日子裏,李鋭一遍一遍地寫下這句話。這位在青年時期因理想主義而加入中國共產黨,終其一生為憲政奔走呼籲的黨內民主派,直到死亡的一刻,也沒能見到政治理想實現的曙光。他在88歲米壽時作的一句詩,或許能概括他極具政治性的一生:「唯一憂心天下事,何時憲政大開張」。

李銳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