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端 x 華爾街日報

華爾街日報導讀:回首達沃斯,大國政要缺席,風險陰影縈繞

在達沃斯年會上,美中貿易爭端的不確定被多次提及。很多企業高管表示,美中兩國在經濟和科技主導權方面的角力給他們的長期業務前景新增了一重不可預測性。


2019年世界經濟論壇於1月22日在瑞士達沃斯開幕。 攝:Jason Alde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2019年世界經濟論壇於1月22日在瑞士達沃斯開幕。 攝:Jason Alde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2019年1月22日至25日,第49屆瑞士達沃斯(Davos)世界經濟論壇舉行,本屆的主題為「全球化4.0:創造第四次工業革命時代的全球架構」。

達沃斯論壇向來是政府官員、商業領袖、頂級銀行家和知名學者發表意見的平台,但是今年的達沃斯有多位主要領導人因處理國內緊迫問題而缺席會議,包括英法美的領導人:文翠珊(特雷莎·梅)在倫敦忙於脱歐談判、馬克龍應對法國國內「黃馬甲」抗議活動、特朗普(川普)留在華盛頓處理聯邦政府停擺問題(現已重開)。

在中美貿易戰纏繞不休的背景下,原本外界寄望經濟論壇能成為雙方舉行高級會晤的機會,然而特朗普的缺席令這場期待落空。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也未露面,不過中國派出了自參加達沃斯論壇40年來規模最龐大的代表團,由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率領。

王岐山在論壇上的講話沒有直接提及美國,但他對全球化貿易、開放市場和國際合作問題等做出表述。他聲稱保護主義和民粹主義正在抬頭,給全球化帶來嚴重挑戰,又呼籲各國政府解決國內問題,而不是諉過於人。

在談到國際貿易問題時,王岐山表示:"我們應該攜手合作,在做大蛋糕的過程中尋求更好的切分蛋糕的辦法,絕不能停下來,就切蛋糕的辦法進行無休止的爭執。"

美國著名投資家索羅斯(George Soros)在達沃斯論壇晚餐會上發表的講話同樣引人關注。索羅斯針對中美科技戰、貿易戰以及習近平等提出尖鋭的警告,他聲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是開放社會、自由世界的「最危險的敵人」,假如中國科技公司染指 5G 網絡,將為全球帶來安全威脅。

他又向華府作出呼籲,稱華府與其發動全球貿易戰,倒不如集中精力應付中國,包括嚴厲打擊華為、中興等中國科技公司。

在中美正就兩國貿易問題進行新一輪磋商的眼下,端傳媒為你精心挑選了三篇《華爾街日報》報導回顧達沃斯論壇,以解讀此番磋商前的草蛇灰線。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2019年度達沃斯論壇籠罩在陰鬱氣氛中。高管自信面孔難掩內心不安。圖為論壇活動現場一角。
2019年度達沃斯論壇籠罩在陰鬱氣氛中。高管自信面孔難掩內心不安。圖為論壇活動現場一角。攝:Jason Alde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一、高管自信表態,實則內心不安?

雖然不少企業大亨顯得信心滿滿,說經濟已經戰勝了去年年底主要市場暴跌的短期挑戰,但人們仍隱約感到,重大風險還在前頭。

本次達沃斯論壇一直籠罩着政要缺席的陰影。英美法中的國家首腦均未露面,而目前中國經濟增速已降至數十年來的最低水平。

今年與金融危機之後的時期對比,感覺較安靜。當時的問題是全球經濟將如何發展,而這次是地緣政治,很多主角沒有參加。

華盛頓投資公司RockCreek首席執行長Afsaneh Mashayekhi Beschloss

作為全球精英人士的一場非正式會議,世界經濟論壇為公開市場和自由貿易搖旗吶喊。不過外界的感覺卻是,公開市場和自由貿易這些趨勢繼續讓步於民粹主義政治以及工人階級對財富集中的不滿;參加論壇的富豪就是財富集中的體現。貿易聯繫緩慢瓦解以及外國投資壁壘上升是論壇持續討論的話題。

地緣政治風險是外國投資和全球化面臨的一個挑戰⋯⋯中國人感到很困惑,原來認為其他國家歡迎中國投資,但現在中國並不總是受歡迎。

中國國有工業巨頭中國中化集團公司(Sinochem Group)董事長寧高

與會的首席執行長、銀行家和資產管理人稱,從美國政府停擺到英國脱歐困境,在歐美政界和民眾中引發大論戰的這些僵局給投資者和各國政府帶來持續不確定性。

端 x WSJ / 原文重點

  • 主要發達國家政治癱瘓,貿易關係受到損害,公司權力過度集中,這些因素讓出席今年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的商界高管們處於一種緊張不安的情緒之中。

  • 另一個討論主題是,企業、尤其是大型科技公司對社會的影響力越來越讓人不安。

節選自《華爾街日報》1月22日報導 Executives in Davos Put Brave Face on Jittery Mood

索羅斯在晚餐會上發言,稱習近平是自由社會最危險敵人。
索羅斯在晚餐會上發言,稱習近平是自由社會最危險敵人。攝:Fabrice Coffrini/AFP/Getty Images

二、索羅斯發言,要求美國政府「嚴打」中國

索羅斯指,去年他的講話主要是分析信息技術壟斷會產生的惡果,而在本屆的經濟論壇上,他的發言是要對全世界發出一個警告,即一個前所未有的危險會威脅到開放社會的基本生存。

他表示去年以來發生了很多事情,令他對中國的極權主義控制的形成也有了更多的了解。他認為自己作為「開放社會基金會」的創始人,對「開放社會」又這樣的定義:這種社會是依法而治而不是由某一個個人來統治;國家的作用是保護人權和個人自由。

他批評專制政權使用所有監控手段維護自己的權力,並以犧牲他們所利用和壓迫的人們為代價。他尤其提到中國的社會信用體系,對部分中國人歡迎這個計劃表示遺憾。

索羅斯認為,重要的是將習近平的政策與中國人民的願望區分開。社會信用體系如果開始運作,將使習近平能夠完全控制其人民。正因為習近平是開放社會最危險的敵人,因此必須把希望寄託在中國人民身上,尤其是商界和願秉承儒家傳統的政治精英們。

他又指相信開放社會的人並不只能被動旁觀。設想類似於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的「聯合國條約」之類的文件是有可能的——這將是當前美中循環衝突的適當結局,它將重新建立國際合作,並使開放社會能夠蓬勃發展。

端 x WSJ / 原文重點

  • 開放社會面臨的致命危險,即機器學習和人工智能可以被掌握在專制政權手中的控制手段。我重點講中國,在那裏習近平要使一黨制的國傢俱有至高無上的統治權威。

  • 中國不是世界上唯一的專制國家,但它無疑是最富有,最強大,和在機器學習和人工智能方面最發達的獨裁政權。這使得習近平成為信奉開放社會理念的人們最危險的敵手。但習近平不是絕無僅有。集權體制正在全世界迅速增生,一旦成功,就會成為極權主義國家。

  • 作為開放社會基金會的創始人,我畢生致力於反對整體極端主義的意識形態,這些意識形態錯誤地宣稱,目的可以證明手段的合理。我相信人們對自由的渴望不可能永遠被壓抑。但是我現在感到,開放社會目前面臨嚴重威脅。

  • 下一個問題顯然是,我們如何能阻止他們?

節選自《華爾街日報》1月23日報導 Soros: 『Free for All』 Fallout Requires Finance Sheriff

索羅斯:不應將中興通訊和華為輕易放過,而是需要嚴厲打擊。
索羅斯:不應將中興通訊和華為輕易放過,而是需要嚴厲打擊。攝:Patrick T. Fallo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三、全球商界寄望美中貿易摩擦得到緩和

在達沃斯年會上,美中貿易爭端的不確定被多次提及。很多企業高管表示,美中兩國在經濟和科技主導權方面的角力給他們的長期業務前景新增了一重不可預測性。

許多商界和金融界高管認為,貿易爭端只是美中之間更大範圍、持續時間更長的科技主導權之爭的一部分,這場爭奪戰包括打造5G網絡數字基礎設施的競賽。

貿易不是當前問題的核心。雖然預計美中雙方會在貿易方面達成妥協,但在一個正在崛起的大國挑戰當前霸主的背景下,美中關係隨着時間的推移將重構全球經濟。

加拿大退休基金公司魁北克儲蓄投資集團總裁Michael Sabia

美中眼下正準備進行另一輪貿易談判,雙方在前一輪談判中縮小了在購買美國商品和服務等問題上的分歧。本輪談判,科技問題料是一個關鍵癥結,一些科技行業高管表示,正尋求明晰美國對華科技政策的走向。

在華盛頓特區,有這樣一種觀點,即作為一個國家,我們不希望向中國出口更多美國技術。因此作為一個行業,科技業略感困惑:美國對華貿易政策將走向何方?

微軟(Microsoft Co.)總裁兼首席法務長Brad Smith

貿易之爭正加劇中國經濟的放緩勢頭,2018年中國經濟增長率為6.6%,創1990年以來最慢增速。出口不確定性已導致國內招聘活動放緩和製造業疲軟,中國房地產和零售銷售額也有所回落。

儘管許多高管表示他們對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可能蔓延至全球經濟有一定擔憂,但也預計中國政府會通過財政刺激和其他手段扭轉局面。

端 x WSJ / 原文重點

  • 全球商界領袖正寄望於美中兩國能很快達成一項貿易協議,以安撫緊張不安的市場,儘量降低對自身業務的干擾,並減輕中國經濟增長放緩的影響。他們認為中國仍有充足的增長空間。

節選自《華爾街日報》1月23日報導 Industry Hopes for Detente in U.S.-China Trade Spat

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同時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立即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

端 x 華爾街日報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