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k-Up 端 X Coffee Roasters Asia

亞美利加荳子系列 3 ——委內瑞拉的故事

商人、傳教士和黑奴帶著咖啡一路從歐洲來到委內瑞拉, 當中不得不提的是寫「El Orinoco Ilustrado」 (The Orinoco Ilustrated)的作者Josè Gumilla,這著作記錄了一班傳教士將咖啡引入委內瑞拉的故事。


亞美利加荳子系列 3 ——委內瑞拉的故事
亞美利加荳子系列 3 ——委內瑞拉的故事

加勒比海群島一貫是南美洲與舊大陸(歐洲)間的貿易中樞。商人、傳教士和黑奴帶著咖啡一路從歐洲來到委內瑞拉, 當中不得不提的是寫「El Orinoco Ilustrado」(The Orinoco Ilustrated)的作者 Josè Gumilla,這著作記錄了一班傳教士將咖啡引入委內瑞拉的故事。在咖啡種子佔據了委國西部 Guayana(currently Bolivar Estate)不久後,1730 年時,咖啡開始經由這班傳教士進入哥倫比亞的領土。

當時,委國的經濟體可謂是跟著歐洲的需求走—而且是歐洲的貴族,所以國內的生產都以煙草、蔗糖和可可為主。其時委內瑞拉的經濟貿易大多是一個名叫 Guipozcoana 的公司執掌,理由是當時的西班牙獨裁主義(1730-1785)吹捧商業為先的社會。本著限制荷蘭製造的違禁品入口,規定變得愈來愈多嚴緊,為了加強阻嚇力和攻擊膽敢避税的人,政府更在主要的運貨河道上安排武裝船隻和戰略機關堡壘以限製不正當的交易。

Guipozcoana 公司在 1774 年時達成了第一單重要的咖啡生意,以合法途徑將咖啡由馬拉開波湖(位於委內瑞拉西北部沿海地區;南美洲最大的湖泊及潟湖)運送到西班牙,可說是立下了重要的里程碑。有關咖啡和可可豆在委國文化上扮演的角色及其影響,委內瑞拉作家—— Mario Briceño Iragory 曾經提出過一個十分有趣的分析和見解。他形容可可豆有著歐洲人統治美洲原著的象徵意義,而咖啡豆的出現卻成為了新一代混血兒在社會上爭取地位的籌碼,逐漸讓社會走出獨裁政權,邁入新世代。

新世代中,咖啡已遍布全國,包括 Lara, Portuguesa, Táchira, Mérida, Trujillo, Monagas, Sucre, Yaracuy 等地區(現時亦言)。不過,過了不久,國民的注意力又轉移到石油。1929-1938 年間,美國經歷大衰退,美元急降令到以委幣出口的咖啡變得太高。對咖啡需求下降的同時,軍事政府意識到石油價值之際也展開採探石油的行動,農業很快就被遺忘。農夫和年輕人都搬離農村,希望到城市參與石油世代。相信那時候城市人口的增長速度誇張得大概任何城市規劃都應付不來。

在 1777 年時,咖啡在委內瑞拉的傳播急速上升,在 Mèrida, Trujillo and Tàchira 區內都開始有細小的咖啡種植園。1784 年左右,第一個最大規模的種植園在省內首都 Caracas 旁有的一個小鎮 Chacao 面世。當其時的委內瑞拉經濟發展並不穩定,1810年立下宣言後的獨立爭取過程、1821年 Big Colombia 的成立(由哥倫比亞、委內瑞拉、厄瓜多爾、巴拿馬組成),種種事情接二連三地發生都是一部分的成因。直到和平在區內見天日一刻,咖啡開始得到農夫和政客青睞。然而國內雖獲得平靜安日,它並不對國際危機免疫,1836, 1840, 1857, 1882, 1890 都是紀錄著貿易災難的年份,銀行倒閉的倒閉,歐洲內陸也出現衝突。咖啡的國際價位自然下降,委內瑞拉既依賴歐洲,又依賴單一出口貨物,由全球第三大咖啡出口國跌至第八名。

哥倫比亞和委內瑞拉的經濟體十分相似,不過相較下,哥倫比亞的經濟較為多元,除了發展咖啡外,仍一直投資在其他農作物的種植和製造業上。而委內瑞拉則專注在石油上,特別是在 Marco Perez Jimenez 總統的帶領下,石油得來的收入全都投放在政府公立設施、醫療、教育系統中,以至農業現代化裡。Marco Perez Jimenez 是一位國際上十分有名的政治人物,1955 年時的 Time Magazine 甚至有有關他的報導。

後來,繼 GOMEZ 後,國家開始經歷民主改革,不論是在對外國際關係,或是石油方面的議題,態度都大不如前。不過咖啡所受的注意力依然低迷,不少政客為了得到農夫的支持,不時都用咖啡為政治手段和競選技倆。

一直以來,農夫對他們的農作物都充滿無以言喻的敬意,甚至時至割下舊農作好以讓泥土恢復營養值,他們都心有不甘一般。比較常見的咖啡豆品種有 Caturra, Catuai and Bourbòn,Canephora 也可在和暖的地區找得到。不過事與願違,Roya 的出現令全國農民都失去了他們的農作物。於是,各大機構,當中包括 INIA(Instituto Nacional de Investigaciones Agricolas)、ULA(Universidad de Los Andes)開始進行咖啡品種的研究,研發出的品種 INIA-01 和 Araguaney 都廣受農夫歡迎。

咖啡和政治的關係不能被輕視,2009 年時政府自以為是地因成本理由,選擇了進口巴西和尼加拉瓜的豆,不再支持本地農業。農民的競爭力一再被削弱。

在發展中國家中,咖啡不時是挽救經濟的靈藥,有望當地農夫和政客都深明這一點,同時也不忘依賴單方向發展造成的風險。畢竟,歷史上委內瑞拉總有這傾向,由可可、咖啡到石油都理應汲取了不少教訓。委內瑞拉難得是一應俱全的國家,既坐擁天然資源,也擁有人文方面的條件。緊記著依賴單一經濟體所帶來的問題——通脹壓力,國家需一再反考農夫和咖啡的價值。

關於 Coffee Roasters Asia

「咖啡烘培亞洲( CoffeeRoasters Asia )」為香港精品咖啡烘焙商。以香港作為基地,提供本地直接烘焙之新鮮咖啡豆,更備有銷售咖啡機及咖啡培訓課程之多元化周邊服務。

要烘焙出優質的咖啡,就必須由最好的咖啡生豆開始;由烘焙師用心烘焙,才能造出高質量的咖啡。咖啡烘培亞洲致力追求非凡咖啡口味,承諾用心做出卓越品質。

目前端傳媒會員在香港「 Coffee Roaster 」網上商店第一次購買咖啡豆時,輸入折扣碼即可享九折優惠,每月亦會有不同類型的咖啡豆折扣。詳情可查看會員福利頁面

Pick-Up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