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 ON 深度 Game ON

《孤島驚魂》:我以為這次能殺美國人了

到別處去,到遙遠而神秘的別處去,去見見陌生的、新鮮的、有趣的外國人,然後,殺死他們⋯⋯


《孤島驚魂5》 遊戲截圖
《孤島驚魂5》 遊戲截圖

「你怎麼看上去這麼頹?」查理舅舅問我。「這樣吧,你跟我去次哥斯達黎加,我們給你找個十五歲的小妞,開心一個週末,保證你心情大不同⋯⋯」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在開玩笑,也許他只是那天難得一見心情靚,畢竟,那天也是聖誕節。

人們說旅行讓人開拓眼界,成為一個更好的人。說這話的人一定沒見過我的舅舅查理。他的足跡遍布這星球的每塊大陸,還住過一些我們聽都沒聽說過的地方。他絕不會認同這些心靈雞湯。有一年他在瓜加林島上工作,那是北太平洋小國馬紹爾群島共和國的領地(Kwajalein,你可以先去谷歌搜點圖片看看這個地方)。那年他給我媽寄了份禮物,隨信賀卡上寫道:「送給你一份年曆,裏面畫的島嶼像是熱帶仙境,實際上這真是個破地方。聖誕快樂!」

查理舅舅屬於另一個時代,那個時代的許多東西和現在相比,都很,怎麼說呢,不同吧。現在看來,那時候的美國人,或者說廣義上的西方人,把第三世界當成冒險島。「南美洲七十年代可好玩了,如果你有美國護照,人人都以為你是中情局特工,爭著拍你馬屁。你可以為所欲為!」查理舅舅這樣描述那個年代。

那種思維模式是殖民地時代的產物,對於西方人而言整個世界都被看作是攫取資源、建功立業的大舞台。哪怕到現在,類似想法也依然影響著西方文化。東印度公司已經不在了,但從《所羅門王的寶藏》(1955年的美國電影)到《印第安納瓊斯》系列再到《古墓麗影》系列,這種意識形態仍然一脈相承:整個世界都在等待我們發現、發掘、甚至偷盜:每個地方的土著都比西方人落後五百年,他們無法彌補這一差距因為他們根本沒有彌補差距的能力,不過他們配戴的那些首飾倒是挺好看的⋯⋯

美國總統羅斯福認為正是殖民主義思維造就了第二次世界大戰,這也是為什麼他一直嘗試瓦解大英帝國。二戰結束後,對土著人的戰爭不再在光天化日之下進行,它慢慢變成一道影子,滑入叢林之中。冷戰(這個名字蠻荒謬的,因為冷戰中的實體戰往往都在不冷的地方進行)開啟了一個由間諜、暗殺和冒險組成的黃金時代。但冷戰並非只是普通美國人橫行霸道,「醜陋的美國人」這一形象既來自當時美國人在世界各地蠻橫無理的個人形象,也和美國政府在國際政治場域對其他國家地區的顛覆和剝削有關。我的舅舅查理成年後大部分時間都在其他國家渡過。家裏不少人一度懷疑他是個間諜,不過很快我們意識到他真的只是個空調維修師。那份工作讓他有機會在六七十年代就去沙烏地阿拉伯、哥斯大黎加、伊朗等等地方生活。

每次我玩《孤島驚魂》(Far Cry)時,總會想起查理舅舅。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Game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