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端 x 華爾街日報

華爾街日報:在華夢想破滅,美國企業家準備打道回府

受成本猛漲、税負攀升、政策收緊和反覆無常的監管規定影響,美國企業在中國市場施展拳腳並抵禦新的本地競爭者變得愈發艱難。所有這些都向外籍企業主釋放出他們最好的日子已經過去了的信號。


一種幻滅情緒已經開始蔓延,受成本猛漲、税負攀升、政策收緊和反覆無常的監管規定影響,美國企業在中國市場施展拳腳並抵禦新的本地競爭者變得愈發艱難。 攝:林振東/端傳媒
一種幻滅情緒已經開始蔓延,受成本猛漲、税負攀升、政策收緊和反覆無常的監管規定影響,美國企業在中國市場施展拳腳並抵禦新的本地競爭者變得愈發艱難。 攝:林振東/端傳媒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15年前,美國加利福尼亞一個名叫Steve Mushero的高個子極客開始寫一本書,書中預測不久後所謂的美國夢可能「只能在中國實現了」。不久之後,Steve Mushero本人就搬到了上海並創辦了一家公司,成為亞馬遜(Amazon.com Inc.)和阿里巴巴集團(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認證的合作夥伴,在那裡為世界最大的互聯網市場服務。

最近這位技術先鋒碰了壁。他準備回矽谷,因為在他看來那裡對他所掌握的雲計算技術有着更深層次的需求。已經52歲的Mushero說,未來並不在這裏。

多年來美國企業家一直看好這個地方,他們可以在這個令人興奮的、富有活力的新興經濟體創辦科技企業、開連鎖餐廳、管理工廠,有潛力賺到可觀的利潤。他們中的很多人掌握了普通話,在中國僱傭和培訓了大量員工,買房置業,遇到了他們的人生伴侶,生養講雙語的孩子。

如今一種幻滅情緒已經開始蔓延,受成本猛漲、税負攀升、政策收緊和反覆無常的監管規定影響,美國企業在中國市場施展拳腳並抵禦新的本地競爭者變得愈發艱難。所有這些都向外籍企業主釋放出他們最好的日子已經過去了的信號。

特朗普政府正通過貿易關税、投資控制和起訴技術竊取行為來向中國發起強硬的挑戰,很多美國企業正在竊喜,經過多年努力後他們已經對這個市場不再抱有幻想。

最近在Steven Bourne家舉辦的咖喱午餐會上,賓客們邊吃蝦仁咖喱角邊聊退出中國市場的計劃。Steven Bourne是一位來自馬薩諸塞州的法學教授,已經在上海居住了13年,每年都在家裏舉辦幾次這樣的咖喱午餐會。最近的一個週五,一個做美容產品的瑞典人說他可能會把家搬到香港去,那邊的監管規定更清晰,税也更低。一位美國藝術品商人準備回加州去,貨幣管制讓他有錢的客戶們手頭變緊,這讓他的生意受到很大打擊。

47歲的Jack Tung說,2003年以來中國的成衣製作費增長了六倍,這裏的經商環境已經變成高成本,低利潤,壓力重重。他在費城附近長大,曾為好萊塢電影《面紗》(The Painted Veil)和《長城》(The Great Wall)等製作戲服。他不再有在上海「所有夢想都能實現」的感覺,準備嘗試去泰國生活。

Bourne說,外派人員總會來來去去,但對企業主來說「現在在這兒生活更困難了」。

搬家公司Santa Fe Group A/S稱,最近搬離中國的家庭比搬來中國的家庭要多。每年學費超過3萬美元的上海美國學校(Shanghai American School)的註冊學生人數比五年前的高峰期少了將近17%。中國美國商會(The 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稱,75%的會員企業都感到受歡迎程度有所下降。其上海分會近幾年失去了600多個會員,該組織對美國企業的一項調查發現,在製造業重鎮廣東省,70%的美國企業可能暫緩對華投資或將製造環節轉移到海外。

美國前財政部長鮑爾森(Henry Paulson)11月份在新加坡召開的一次會議上問道,「為何那些最了解中國,在那裡工作、經商、賺錢的人,那些過去贊成合作關係的人,現在卻成了支持進一步對抗的人?」

很多人將2012年前後視為外資經商環境的轉折點。中國當時正在審視經濟繁榮時期是如何被債務、產能過剩、普遍的腐敗和可怕的污染所拖累的。當時習近平成為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人,他通過國家權力來確保就業和勞動者的生活標準。國有企業因為免受日常經營的紛擾而處於有利地位。

官方加大了對簽證的審查力度,並積極加強污染管控。一項新的社會保障法提高了本地工資並讓企業更難裁員,一些僱主將該政策稱之為新「鐵飯碗」。習近平加強了中國防火長城(Great Firewall)對互聯網的控制;大型本地科技企業繁榮發展,而中國法律讓外國競爭對手被排擠在外或強迫它們技術共享。

當大約20年前中國熱剛剛開始興起的時候,出於對在上海找到消費得起的啤酒和漢堡的渴望,來自美國蒙大拿州的Bob Boyce決定「下海」,這是當地人對開始做生意的諧稱。他開的烤肉酒吧以5.8美元的漢堡為特色,結果一炮而紅。

Boyce說,「那時候在中國只要你努力,人們的反響就很好,而且你能搞清楚狀況。」

2008年北京奧運會彰顯出中國的優勢,熱錢大量湧入,當年中國外商直接投資首次超過了1000億美元。
2008年北京奧運會彰顯出中國的優勢,熱錢大量湧入,當年中國外商直接投資首次超過了1000億美元。 攝: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Boyce的目標消費者是中國的白領階層,這個族群隨着中國的經濟一起壯大。2008年北京奧運會似乎彰顯出中國的優勢。熱錢大量湧入。受波音(Boeing Co.)、固特異輪胎(Goodyear Tire)、Rubber Co. 和微軟(Microsoft Corp.)的新投資支出提振,2008年中國外商直接投資首次超過了1000億美元。

經過多年的發展,Boyce把他的漢堡生意從單獨的一家店擴張成了價值7000萬美元包括凱博(Kabb)和藍蛙(Blue Frog)品牌的連鎖餐廳,在10個城市擁有分店。他估計他們多年來一共僱傭了12000名員工,其中一些人已經開了自己的餐廳。

但他說,「外國人的標籤永遠貼在你腦門上」。

衞生稽查人員最初對西式的廚房很不熟悉,Boyce說他們會吹毛求疵,他曾因為乾牛至過期被傳訊,之後突然開始出來新的規定。衞生官員要求餐廳準備一個剛好8平米的單獨空間製作沙拉,沙拉並不是中式烹飪的主菜。在一位中國退休領導搬到Boyce最初的那家藍蛙餐廳附近之後,警察每晚都來檢查噪音級別,這家店於2012年結束營業。

Boyce說,「外國人在中國的結局開始變得越來越不清晰。」去年他把連鎖餐廳賣給了一家歐洲公司後回到了西雅圖。

2003年從矽谷來的Mushero當時感受到了中國的種種跡象,並開始寫他名為《Off-Shoring the Middle Class》的書。他看到美國公司通過將會計、X射線測定和其他技術工作轉移到海外來省錢。他曾經認為,中國會成為全球化過程中製造、基礎技術工作和先進研究的「一站式服務點」。

他曾預計,轉移到中國的不僅僅是工廠工作,還有白領職位。他寫道,想像那些將對自己的失業感到意外的人的樣子,他們將被工資是他們四分之一的年輕中國姑娘取代。

2004年,他遇到了一個在International Business Machines Corp. (IBM)工作的朋友,這位朋友問他:「你有沒有想過在上海生活?我們正在大量招人。」

到了2005年9月,Mushero來到上海尋找諮詢業務負責人。第一個晚上,他在江邊一家夜店的露台上通過手機跟母親聊天,突然升起的焰火點亮了天際。Mushero對母親說,「太棒了,他們在慶祝我的到來。」

幾個晚上之後,Mushero參加了中國美國商會舉辦的一場交際活動,在那裡他遇到了兩位未來的生意夥伴:一位是美國技術專家James Eron,另一位是本地女商人顧逸南(Gu Yinan),也是他未來的妻子。

Mushero是影片分享網站土豆網(Tudou.com)聘請的第一個外國人,他快速學到了在中國混亂的互聯網環境中維持站點正常運行的技能。其中一個任務涉及在一些上傳的貓咪影片中找出藏在裏面的色情短片。

他不禁想:「其他人都在幹嘛?」

2008年年中,他在一家星巴克草擬出了一份「寫在餐巾紙上的商業計劃書」,準備與Eron共同創建一家叫做雲絡網絡科技(上海)有限公司(ChinaNetCloud (Shanghai) Co.,簡稱雲絡科技)的新公司。中國當時正在取代美國成為最大的互聯網市場,兩位合夥人可以通過為本地企業管理在線運營為雲服務闖出一條路。以早期投資技術趨勢著稱的矽谷投資者Dave McClure在2010年的博客中寫到,對他來說雲絡科技是「打開中國互聯網市場」的通道,並投資了20萬美元,這是他的第一筆中國投資。

阿里巴巴和騰訊(Tencent Holdings Ltd.)這樣的公司很快有了駕馭雲技術的能力,如今提供移動端的購物、遊戲、支付和其他消費者服務。當阿里巴巴和Amazon Web Services開始在中國銷售企業雲空間的時候,雲絡科技成為他們認證合作夥伴,為其企業客戶進行軟體安裝與監控。

更嚴厲的監管和更激烈的競爭讓外國企業望而卻步。中國竊取技術的名聲讓很多公司不願進入中國市場,從而降低了Mushero潛在客戶的數量。2013年,中國美國商會表示,僅有10%的會員足夠信任數據安全,並考慮在中國使用雲服務。

沃爾特迪士尼(Walt Disney Co.) 2012年請雲絡科技來管理部分互動遊戲的計算機主機,包括一個基於大賣電影《冰雪奇緣》(Frozen)的遊戲。Mushero當時很期待與這家美國娛樂巨頭有更多的合作,但迪士尼2014年年中取消了推進遊戲業務的計劃。迪士尼拒絕就此置評。在中國的網絡遊戲市場,國內大型技術公司佔據主導地位;監管機構批評網絡遊戲混亂無序且有害,網遊經常受到新的監管規定的打擊。

很快另一個客戶英國在線零售商ASOS PLC也撤出了中國,之前三年該公司曾試圖在由阿里巴巴和京東(JD.com Inc)主導的市場進行競爭。ASOS沒有對記者提出的問題作出回應。

Mushero繼續前行,目標是將雲絡科技上市。之前2014年阿里巴巴250億美元的首次公開募股(initial public offering)極大地點燃了投資者對中國科技股的熱情。

雲絡科技將員工人數增加到125人,並對位於一家高科技園區二層的辦公室精心裝修,安上了牆壁大小的彩色顯示器,Mushero將其比作《星際迷航》中的進取號戰艦(Starship Enterprise)。他把寫在紙巾上的商業計劃書掛起來還聘請了律師,算出公司估值在6,000萬美元。

作為一家外資企業,雲絡科技不太容易從本地投資者那裡籌得資金,同時根據中國的監管法規,雲絡科技必須實現盈利,中國上市公司才能入股。另一方面,外國投資者又對中國受到嚴格監管的互聯網行業深感不安。Mushero說,「我們對美國人來說太中國,對中國人來說又太美國。」

中國股市在2015年年中暴跌時,雲絡科技的融資希望也隨之破滅了。
中國股市在2015年年中暴跌時,雲絡科技的融資希望也隨之破滅了。攝: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當中國股市在2015年年中暴跌時,雲絡科技的融資希望也隨之破滅了。這次打擊讓Mushero和他的聯合創始人Eron個人背上了債務,欠本地公司600萬美元。Eron退出了公司並回到美國;他拒絕就此發表評論。

由於缺少資金,雲絡科技之後重組為上海雲敞網絡科技有限公司(Shanghai YunChang Network Technology Ltd.,簡稱雲敞科技),成為一家完全的中國註冊公司,而不再是一家外資企業。Mushero的妻子顧逸南接管公司並擔任首席執行長,而他本人則堅持搞技術。

2017年8月,顧逸南出現在《合夥中國人》第二季最後一期中,這是一檔類似於《Shark Tank》的電視節目,在節目中企業家試圖向知名投資人推銷自己的商業計劃。顧逸南快速講述了公司早期的成功故事和近期的資金問題。當一位投資人提出關於平衡事業與家庭的問題時,顧逸南情緒崩潰落淚。

她說,「我們都熬了九年了,」這位投資人走過去並擁抱了顫抖的顧逸南。很快五位投資人都一邊擦眼淚一邊承諾投給顧逸南相當於150萬美元的資金。一位投資人說,「我們被你的故事打動了。」

雲敞科技依然只能偶爾做到盈利,僱員人數也減少到了40名左右。該公司10月份撤出了科技園,搬到了一個火車站附近的擁擠辦公室。《合夥中國人》帶來的資金幫助Mushero解除了債務,但同時也讓公司的估值大幅下降。

最近就在一個細雨濛濛的下午,Mushero說過了元旦他會回加州去營銷該公司的雲管理工具,他認為那裡對企業在線服務的需求在迅速增長。之前亞馬遜和微軟對於他的公司在中國所取得成就的「捧殺」讓他腹背受敵。他說,中國太大,太亂,太複雜。「我們已經在那裡熬了太多年了。」

中美貿易戰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