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中期選舉 深度 評論

美國中期選舉前瞻之三:共和黨參議院以逸待勞 亦須提防陰溝翻船

綜合近期民調來看,共和黨大約有七到八成機率保住參議院,但另一方面,如果共和黨不能在今年擴大自己的微弱優勢,那麼未來兩個參議院競選週期中將會非常被動。


在參議院選舉中,候選人的個人魅力和品牌效應往往要比所在州的黨派屬性更為重要。這也是為何民主黨在面臨極其糟糕的選舉地圖的同時依然能保持着強勁的勢頭。 圖為2017年2月2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參議院發表演講。 攝: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在參議院選舉中,候選人的個人魅力和品牌效應往往要比所在州的黨派屬性更為重要。這也是為何民主黨在面臨極其糟糕的選舉地圖的同時依然能保持着強勁的勢頭。 圖為2017年2月2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參議院發表演講。 攝: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在美國中期選舉前瞻系列第二篇文章《寸土必爭的參議院,民主黨須苦戰求勝》中,民主黨所面臨的選情已經得到整體勾勒。在未來兩年還有可能會有最高法院空缺的可能下,參院的歸屬將很可能事關未來幾十年裏最高法院的走向,而兩黨絕不會為此讓步。對於藍色陣營來說,通往多數黨地位的道路上充滿荊棘,但若能做到完美(保住所有現任議員同時增加至少兩席),那也不是不可能「奇蹟再現」。

綜合近期民調來看,共和黨大約有七到八成機率保住參議院。因為從戰略格局上看,共和黨需要保衞的席位遠少於對手,只需要在勢均力敵的州當中贏得少數席位,便可保住自己微弱的優勢。但另一方面,如果共和黨不能在今年擴大自己的微弱優勢,那麼未來兩個參議院競選週期中將會非常被動,很難長期保持多數黨地位。倘若此次中期選舉就意外翻船,那只能說明是歷史性的慘敗了。

美國參議院近百年黨派優勢。
美國參議院近百年黨派優勢。端傳媒製圖

共和黨穩贏的四州

密西西比州(Mississippi):密西西比和明尼蘇達是今年僅有的分別舉行兩場參議員選舉的兩州,皆因前任議員因故辭職。現任參議員羅傑·維克爾(Roger Wicker)在2008年擊敗民主黨前州長羅尼·穆蘇古夫(Ronnie Musgrove),上台後一直穩坐釣魚台,也曾擔任過共和黨參議院競選委員會的主席。隨着極右派共和黨州議員克里斯·麥克丹尼爾(Chris McDaniel)把目光轉向了另一個空缺的參議員席位之後,維克爾的連任路上可謂是一馬平川。即便在2017年12月民主黨人道格·瓊斯( Doug Jones)贏下阿拉巴馬參議員補缺選舉後,民主黨依然很難在深南州中擊敗無醜聞的共和黨人,他們也不會妄想能在這個競選週期裏把維克爾拉下馬,倒是另一場補缺選舉,更值得黨的關注(見下文)。

內布拉斯加州(Nebraska): 中西部大農村內布拉斯加固然有喜愛保守派民主黨人的傳統:今年要改選的參議員席位從1976年到2012年間一直是被民主黨人佔據。不過在前民主黨籍州長,參議員鮑勃·克里(Bob Kerry)敗給共和黨候選人黛比·費舍爾(Deb Fischer)之後,短時間內很難找出民主黨能再次贏下內布拉斯加州聯邦一級選舉的理由。雖然知名度一般,費舍爾保持着可觀的支持率,今年尋求連任的她將輕鬆獲勝,延續共和黨在內州的主宰地位。

在2012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米特·羅姆尼宣布參選之後,猶他州這場選舉其實就已經可以宣告結束了。

猶他州(Utah):從摩門教徒和保守派基督教徒在上個世紀初期轉投共和黨以後,摩門教徒佔絕大多數的猶他一直是全美國最紅的州之一。民主黨也自弗蘭克·摩斯(Frank Moss)在42年前輸給現任議員奧林·哈奇(Orrin Hatch),就未曾染指過猶他州的參議員席位。歷任參議院多個重要委員會主席的哈奇現已是資格最老的共和黨參議員,將在明年一月告老還鄉,為他光輝的參議員生涯劃上一個句號。不過,在2012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米特·羅姆尼(Mit Romney)宣布參選之後,這場選舉其實就已經可以宣告結束了。同樣是摩門教徒的羅姆尼曾擔任鹽湖城冬奧會主席,因此在猶他州廣受愛戴。即便他本是前馬薩諸塞州長,這種「搬家」行為也無法改變羅姆尼已經在準備勝選宣言的事實。倒是作為共和黨人中曾經反特朗普最積極的羅姆尼在上任之後,如何應對已經是特朗普當家作主的共和黨更值得期待。

共和黨籍參議員約翰·布拉索(John Barrasso)應能在懷俄明州(Wyoming)延續自己的強勢表現,輕鬆連任。

共和黨籍參議員約翰·布拉索(John Barrasso)應能在懷俄明州(Wyoming)延續自己的強勢表現,輕鬆連任。攝:Andrew Harrer/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懷俄明州(Wyoming): 根據2016年總統大選的結果來看,人口最少的懷俄明是當值無愧的頭號紅州。如此深紅的州在當今如此極化的美國政壇是無法選出民主黨籍參議員的,即便在過去的幾十年裏,民主黨人曾多次贏下州長選舉,但聯邦選舉是另一碼事。現任共和黨籍參議員約翰·布拉索(John Barrasso)的上台頗具戲劇性,在2007年前參議員克里格·托馬斯(Craig Thomas)因病去世後,他被州長欽點上任。自此以後,布拉索一直未能遇到任何強有力的挑戰者。目前看來,現已是共和黨參議院四號人物的布拉索還是會延續自己的強勢表現,輕鬆連任,等待着明年升職三號人物。

共和黨有很大優勢的密西西比州(補缺選舉)

密西西比補缺選舉:前資深參議員泰德·柯克蘭(Thad Cochran)是該州自內戰以來第一位共和黨參議員,他的當選也打響了南方國會席位開始倒向共和黨的第一槍。年老體衰的柯克蘭在服役國會四十多年之後,因行動不便提前辭職,空出了參院席位。共和黨籍州長菲爾·布萊恩特(Phil Bryant)選擇了州農業卿海德·史密斯(Cindy Hyde-Smith)補缺,讓其成為了密西西比史上第一位女性參議員。在接受任命之後,海德·史密斯還必須贏下今年11月的補缺選舉才能坐穩位置。不過,直到2010年前都還是民主黨人的海德·史密斯,必須擊退極右翼共和黨州參議員克里斯·丹尼爾(Chris Daniel)的挑戰。後者四年前曾在共和黨初選中挑戰柯克蘭,僅僅以微弱優勢惜敗,再次參選的他也對海德·史密斯構成了直接威脅。補缺選舉沒有初選機制,這讓選情變得更加複雜。不管是海德·史密斯,還是丹尼爾,都將在十一月的選舉中和民主黨候選人——曾在克林頓政府期間擔任農業部長的麥克·依斯皮(Mike Espy)共同面對選民的審判。若無人能達到簡單多數,前兩名候選人將在12月的第二輪選舉中在一決高下。若是爭議不斷的丹尼爾對上依斯皮,共和黨恐怕就要費點力氣,避免重複去年阿拉巴馬州選舉那般的滑鐵盧了。

密西西比史上第一位女性參議員海德·史密斯(Cindy Hyde-Smith)必須擊退極右翼共和黨州參議員克里斯·丹尼爾(Chris Daniel)的挑戰,再與民主黨決一勝負。

密西西比史上第一位女性參議員海德·史密斯(Cindy Hyde-Smith)必須擊退極右翼共和黨州參議員克里斯·丹尼爾(Chris Daniel)的挑戰,再與民主黨決一勝負。攝:Mandel Ngan/AFP/Getty Images

共和黨佔微弱優勢的德克薩斯州

德克薩斯州(Texas):無論民主黨人如何強調人口變遷和少數裔選民的增長,但殘酷現實是:德州依然是個紅州。單單這麼看,德州民主黨人可能還要在等兩到三個競選週期,才有機會贏得聯邦和州一級選舉,而今年參選連任的現任共和黨參議員也該輕鬆連任。不過與紙面上的評估不同,現實中的德州參議員選舉卻是堪稱針尖對麥芒,也成為今年最受關注的幾場選舉之一。這一切的異常,還是要拜兩黨對比鮮明的候選人所賜:現任參議員泰德·克魯茲(Ted Cruz)可謂在美國政壇家喻戶曉,從因反對奧氏醫改而一手導演了2013年聯邦政府的長達16天的關門,到屢次攻擊自己黨內的不持過激政治立場的領導人,克魯茲基本是華府和全美國最不受歡迎的人。備受茶黨擁戴的克魯茲在2016共和黨初選中輸給特朗普之後,經歷了過山車般的幾個月,先是在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上拒絕為特朗普背書,又被迫在大選之前勉強背書,最後在特朗普勝選之後,又成了後者最忠實的夥伴。不過,見風使舵的克魯茲在老家德州一直還保持着相對穩定的支持率。

與紙面上的評估不同,現實中的德州參議員選舉卻是堪稱針尖對麥芒,也成為今年最受關注的幾場選舉之一。

若是面對一個軟弱的民主黨候選人,克魯茲肯定還會被廣泛看好。但和預想情況不同的是,民主黨推出的候選人——國會議員貝託·歐洛克(Beto O’Rourke)是個富有魅力的年輕帥哥。依靠走遍德州254個郡縣和依靠草根力量的競選策略,貝託成為了這個競選週期最炙手可熱的民主黨候選人。在拒絕政治行動委員會捐款的情況下,貝託僅靠互聯網和普通選民捐款就籌集了大量競選資金,甚至在第三季度打破歷史籌款記錄、超過了身為在任參議員的克魯茲。公開民調顯示,克魯茲依然保持着微弱卻穩定的領先,但貝託還有機會在最後幾周裏縮小差距。倘若能團結傳統少數裔民主黨選民和部分不滿克魯茲的温和派共和黨人,貝託也不是沒有可能成位1994年以來第一個贏下德州聯邦選舉的民主黨人。

兩黨勢均力敵的七州

亞利桑那州(Arizona):亞利桑那可謂是近代共和黨保守派的「龍興之地」。正是60多年前亞利桑那參議員巴里·戈德華特(Barry Goldwater)的橫空出世,加速了共和黨的整體右轉。即便在大選中以無比狼狽的方式慘敗,戈德華特在初選中還是讓共和黨內偏自由派的洛克菲勒翼深受打擊,也為里根數年後的登場打下了基礎。現任共和黨籍參議員傑夫·弗雷克(Jeff Flake)是個忠實的新保守主義信徒,曾一度執掌以戈德華特命名的保守派智庫,自2000年當選國會議員以來一直是國會最堅定的小政府保守派。但這樣一位堅實的保守派,卻和特朗普時代的共和黨格格不入。不願看到保守主義運動被民粹主義取代的弗雷克在過去幾年裏一直是保守派中反特朗普的最響亮聲音,甚至專門出了本《保守派的良心》的書來表達自己的不滿。

不出意外,弗雷克的「叛逆」立場多次引來了特朗普的雷霆震怒。自知「窮途末路」的弗雷克也在參議院發表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說後,宣布將不再尋求連任。共和黨建制派迅速推出國會議員瑪莎·麥克薩利(Marsha McSally)作為代表。在八月的共和黨初選中,麥克薩利與極右派候選人凱莉·沃德、以及剛被特赦的郡治安官喬·安培奧(Joe Arpio)一決高下。由於沃德和安培奧分流了極右派選票,麥克薩利笑到了最後。不過,民主黨候選人、國會議員克里斯蒂·希尼瑪(Kyrsten Sinema)才是現在被民調普遍看好的人選。人生經歷堪稱典範「美國夢」的希尼瑪一度無家可歸,寄居加油站,卻在不到幾十年的時間裏一躍成為國會議員。資歷完美、政治立場温和的希尼瑪可以說是民主黨所能推出的最佳人選,也最有希望趁着反特朗普的東風成為1988年以來第一個贏下亞利桑那參議員選舉的民主黨人。

共和黨籍州長裏奇·斯科特(Rick Scott)決定參選佛羅里達州(Florida)參議員選舉,今年佛州的參議員選舉馬上一躍成為此次中期選舉的焦點。

共和黨籍州長裏奇·斯科特(Rick Scott)決定參選佛羅里達州(Florida)參議員選舉,今年佛州的參議員選舉馬上一躍成為此次中期選舉的焦點。攝:Joe Raedle/Getty Images)

佛羅里達州(Florida):當現任共和黨籍州長裏奇·斯科特(Rick Scott)決定參選,挑戰現任民主黨參議員比爾·尼爾遜(Bill Nelson)之後,今年佛州的參議員選舉馬上一躍成為此次中期選舉的焦點。這兩位重量級選手在全美國最大搖擺州的較量,幾乎可以保證這場選舉將會是美國歷史上最昂貴的一場參議員選舉。兩次皆以微弱優勢當選的斯科特本來支持率平平,但卻在去年妥善管理了颶風肆虐後的賑災情況後人氣飆升,一舉成為最受歡迎的幾位州長之一。在特朗普和共和黨內大佬的勸說下,州長任期即將到站的斯科特決定把目光放到參議院之上。在任州長的知名度和殷實的口袋讓斯科特成為了尼爾遜多年以來第一個強有力的對手。

之前兩個競選週期均輕鬆連任的尼爾遜雖然在佛州根基雄厚,但多年未經考驗使其不免有些懈怠。他與本地拉丁裔群體聯繫不夠緊密,在遇到強有力挑戰後,一時間很難站穩腳步。整個夏天的各項民調都顯示兩人幾乎是旗鼓相當,斯科特甚至已經微微領先。不過,塔拉赫西市長安德魯·基勒姆(Andrew Gillium) 在民主黨州長初選中的意外爆冷,給了尼爾遜新的生機。基勒姆的出馬將吸引一批支持他的年輕人和少數族裔選民出來投票支持佛州民主黨人,進而拉平尼爾遜先去面對的劣勢。近幾周的民調也證明了尼爾遜重新取得了對斯科特的微弱領先。但總而言之,這場選舉依然是尼爾遜政治生涯中的最大考驗,他是否能站穩腳跟,恐怕還要靠着越來越偏向民主黨的政治大風。若有「藍潮」東風可借,那麼他還是能力挫斯科特。倘若運氣不佳的話,民主黨奪回參議院多數的夢想,很可能就會葬送於佛州這場選舉了。

印第安納州(Indiana):印第安納在二十世紀初期是五大湖區中唯一偏向民主黨的州,卻在其他「鏽帶」近鄰轉向民主黨懷抱的同時逆向而行,近年來已是整個中西部最紅的幾個州之一。特朗普在印州超過20%的優勢,讓共和黨嗅到了擊敗民主黨籍參議員喬·唐納利(Joe Donnelly) 的絕佳機會。走中間派道路的的唐納利在2012年靠着共和黨對手理查德·默多克(Richard Murdock)關於強姦問題的不當言論以微弱優勢勝選。而在剛剛結束的共和黨初選中,在兩位國會議員互相拼得兩敗俱傷的情況下,一位商人出身的外來者麥克·博朗(Mike Braun)反而「黃雀在後」脱穎而出,不僅成為共和黨提名人,也得到了特朗普和彭斯的背書。唐納利在過去六年中保持了中間偏保守派的政治立場,包括支持特朗普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戈薩奇,這也讓他在深紅的印第安納還保持着不錯的人氣。但在共和黨沒有推出糟糕候選人的情況下,唐納利還是要面臨着巨大考驗。目前有限的民調顯示唐納利建立起了一些微弱優勢,但印第安納州的深紅性質讓博朗依然有機會抹平差距,只不過留給博朗的時間怕是不多了。

密蘇里州(Missouri)選舉中,民主黨籍參議員克萊爾·麥卡斯基(Claire McCaskill)在近期民調中一直緊咬着本該輕鬆領跑的霍利。

密蘇里州(Missouri)選舉中,民主黨籍參議員克萊爾·麥卡斯基(Claire McCaskill)在近期民調中一直緊咬着本該輕鬆領跑的霍利。攝: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密蘇里州(Missouri):以歷史知名的「密蘇里妥協」聞名的密蘇里州是傳統意義上的南北分界線,也是過去的一個多世紀的時間裏最重要的幾個搖擺州之一。不過在2007年奧巴馬僅以3000票優勢在本州惜敗之後,密蘇里逐漸轉向了共和黨陣營,成為了深紅州之一。一直在本州保持着競爭力的密蘇里民主黨人也在2016年大選中受希拉里牽連,遭遇毀滅性打擊,同時輸掉了州長和參議員選舉。被近幾年來成功所鼓舞的共和黨,自然在競選週期一開始就把民主黨籍參議員克萊爾·麥卡斯基(Claire McCaskill)作為頭號目標之一。從表面上來看,政治立場過於自由的麥卡斯基確實不怎麼被本州選民擁戴,處在一個很危險的位置上。不過他有一個優點,那就是運氣好。總是有天命眷顧的麥卡斯基先是藉着2006年的反小布什東風擊敗了極不受歡迎的共和黨參議員吉姆·塔朗茲(Jim Talents)成功上位,後又靠着共和黨候選人國會議員陶德·艾金(Todd Atkin)的 「合法強姦」 爆炸性言論在2012年成功連任。

在共和黨推出公認的 「金童」之後,大部分人都以為麥卡斯基的好運終於要到頭了。但隨着競選週期的深入,幾個突發事件使得天平向麥卡斯基傾斜。

在共和黨推出黨內公認的 「金童」 ——州總檢察長約什·霍利(Josh Hawley)之後,大部分人都以為麥卡斯基的好運終於要到頭了。但隨着競選週期的深入,幾個突發事件使得天平向麥卡斯基傾斜:密蘇里共和黨人先是因為州長埃裏克·格蕾滕斯(Eric Gritens)試圖勒索情婦的醜聞而形象受損。一度拒絕辭職的格蕾滕斯在醜聞持續發酵之後不得不黯然下台,但這場鬧劇依然是籠罩在共和黨頭上的陰雲。作為公推候選人的霍利也讓不少黨內大佬十分失望,其乏善可陳的競選策略和令人失望的籌款能力讓黨內資深人士擔憂。正因如此,麥卡斯基在近期民調中一直緊咬着本該輕鬆領跑的霍利。即便在麥卡斯基拒絕支持卡瓦諾之後,民主黨依然相信她的勝算。若是她最終能贏下這場選舉,那麥卡斯基連續的鴻運當頭真的只能用「天選之人」來解釋了。

內華達州 (Nevada): 作為唯一來自希拉里贏下州的共和黨籍參議員,迪恩·海勒(Dean Heller)基本上是全美國最有可能輸掉連任的議員之一。在2012年僅以微弱優勢(1%)贏下參院席位的海勒,不僅因在醫保問題上的跳船而兩邊不討好(先是反對共和黨廢除奧巴馬醫保方案,後又改變立場支持最終失敗的另一方案),同時又要面對因反特朗普情緒高漲的內華達民主黨選民的怒火。在這場大環境越來越偏向民主黨的中期選舉中,失分多多又不受藍州選民待見的海勒正處於懸崖邊上,搖搖欲墜。民主黨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增加自身參議院席位的黃金機會。依然在幕後操縱內州政治的前參院多數黨領袖哈里瑞德,欽點了新進國會議員傑姬·羅森(Jacky Rosen)為民主黨出馬。瑞德和其他民主黨大佬看中了羅森作為政壇新人的乾淨履歷和剛剛在搖擺選區勝選的歷史,一致認為羅森是他們的最佳人選。輕鬆贏下各自初選之後,羅森和海勒將在今年11月分出勝負。不過不會輕易言棄的海勒憑藉着在任者的先天優勢依然和羅森在民調中咬得很緊,而難分高下的兩人必然將在接下來一個月裏繼續纏鬥。比其他參院選舉更有象徵意義的是,若民主黨贏不下這場參院選舉,那麼他們奪回參院多數的雄心怕就只能是夢了。

北達科他州(North Dakota):一般人很難想像,從1980年代到本世紀初長達三十多年時間裏,北達科他這個深紅州的三位國會代表竟全都是民主黨人——參議員肯特·康納德(Kent Conrad)、 拜倫·多根(Byron Dorgan)和國會議員厄爾·波莫里(Earl Pomerory)一直牢牢佔據着國會席位。這一反常現象起源於上個世紀初的進步主義和民粹主義運動,這些政治運動所遺留的傳統,導致了北達科他選民一直鍾愛自由偏民粹的民主黨人作為自己的國會代表(主要指反大企業、華爾街等傳統傳統)。但隨着美國政壇空前極化,傳統上很吃香的北達科他民主黨人的地位開始變得搖搖欲墜。多根在2010年退休,拱手把席位讓給了極受歡迎的共和黨州長約翰·霍文(John Hoeven),波莫里則在茶黨浪潮中意外落馬,輸給了共和黨挑戰者,依然廣受愛戴卻感到孤掌難鳴的康納德選擇隨着自己同僚的步伐,在2012年也告老還鄉。

北達科他州(North Dakota)選舉中,有共和黨全力支持和特朗普背書的凱文·克雷默(Kevin Cramer)在近期的民調中已經取得了不小的領先,但由於小州的特殊性,很難在在這個階段就斷言勝負。

北達科他州(North Dakota)選舉中,有共和黨全力支持和特朗普背書的凱文·克雷默(Kevin Cramer)在近期的民調中已經取得了不小的領先,但由於小州的特殊性,很難在在這個階段就斷言勝負。攝:Justin Sullivan/Getty Images

在失去了這幾位重量級選手之後,北達科他民主黨人倒並不是完全就沒了希望。前州總檢察長海蒂·海特坎普(Heidi Heitkamp)在2012年力挽狂瀾,以微弱優勢幫助民主黨守住了這個珍貴的參院席位。海特坎普在北達科他州根基深厚,本該贏下2000年州長選舉,卻因最後時刻突發乳腺癌而功虧一簣,但2012年的勝選證明了她的個人魅力還是十分可觀的。但北達科他選民在近年來變得愈加保守,特朗普也在這裏以壓倒性優勢勝出(36%)。在特朗普的大力勸說下,國會議員凱文·克雷默(Kevin Cramer)在猶豫再三後決定出馬挑戰海特坎普。同樣是全州選出(小州只有一個國會選區)的克雷默與海特坎普有着同樣的知名度,有共和黨全力支持和特朗普背書的他,也直接威脅到了海特坎普的地位。在近期的民調中,克雷默已經取得了不小的領先,但由於小州的特殊性,很難在在這個階段就斷言海特坎普一定會輸。畢竟六年前的此時此刻,她也被媒體和民調宣判了死刑,但卻依然不能阻止她最終爆冷勝出。不過在這個愈發極化的美國政壇,個人魅力是否還能克服黨派屬性,着實要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

在這個愈發極化的美國政壇,個人魅力是否還能克服黨派屬性,着實要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

田納西州(Tennessee):田納西共和黨籍參議員鮑勃·寇克爾(Bob Corker)的意外退休,空出了這個位於深紅州的參院席位。身為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的寇克爾是多次批評特朗普爭議言論行為的少數共和黨人之一。一度曾是特朗普競選搭檔和國務卿人選之一的寇克爾也因此在共和黨選民內的支持率急速下滑。不滿共和黨被特朗普主義同化的寇克爾索性掛冠而去,不再尋求連任。國會議員瑪莎·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於是成了公認的共和黨候選人。布萊克本過去數年中一貫的極右派政治立場,多少讓共和黨人有點擔憂,畢竟田納西選民相對喜歡選出温和派作為本州的參議員。若是在尋常時節,布萊克本肯定會輕鬆勝選,成為田納西這個深紅州歷史上第一位女性參議員。

但是,在民主黨說服了前州長菲爾·布萊德森(Phil Bredson)出山之後,這場選舉瞬間就變得激烈起來。作為温和派民主黨人的布萊德森不僅是最近一位贏下州一級選舉的民主黨人,而且在2006年連任選舉中以壓倒性優勢勝出,贏了田納西州的全部96個郡。以超過七成支持率離任的布萊德森是民主黨所能找到的最佳選擇,他親和穩妥的形象也更符合不愛走極端的田納西人胃口。這一點從寇克爾公開宣稱布雷德森是個好州長和自己的好友、同時拒絕公開為布萊克本背書就能體現得淋漓盡致。即便田納西在過去的十年中變得更紅更保守了,布雷德森的個人品牌在田納西還是非常吃香,這也是為何他一直在民調中保持着微弱領先。暫時處於落後狀態的布萊克本,則把賭注壓在了共和黨選民的「黨性」上,強調這場選舉對參議院歸屬的重要性。後卡瓦諾事件的民調也印證了「黨性」的重要性,布萊克本不僅奪回領先,還似乎在逐漸拉開和布雷德森的距離。

結語:個人魅力還能戰勝黨派屬性嗎?

經過了逐州選情的分析後不難看出,在傳統參議院選舉中,候選人的個人魅力和品牌效應往往要比所在州的黨派屬性更為重要。這也是為何民主黨在面臨極其糟糕的選舉地圖的同時依然能保持着強勁的勢頭。中期選舉的魔咒和有利的大環境讓民主黨現在處於一個比競選週期剛開始時要好得多的位置。即使在卡瓦諾事件後,民主黨可能還是無法奪回在參議院的多數黨地位,但考慮到競選週期開始時共和黨原本盤算選舉後達到「超級多數」這一因素,最大程度地止損便已經可以稱得上勝利。

然而在特朗普時代,既有規則在多大程度上能夠得到維持,是一個殊難釐清的問題。選民在跨黨派的「個人魅力」,和以黨派劃界、甚至以特朗普個人態度劃界的「黨性」之間如何取捨,將是此次中期選舉最值得關注的看點之一。以北達科他州、田納西州為代表的選戰,將在很大程度上顯示出,繼2016年的大選獲勝之後,特朗普能在多大程度上徹底改寫美國政壇的規則。

(王浩嵐,旅美自由撰稿人)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王浩嵐 美國 2018美國中期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