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評論

塑造可見的敵人——兩岸諜戰風雲之下的陸生台生

塑造敵人進而割裂兩岸庶民間的關係,讓庶民間相互猜忌、鬥爭,忘記了壓迫真正的來源,這就是國家機器現在的重要統治手段。當然,應當指責的遠不止是北京政府,台灣政府近來所做的事情如出一轍,大家都清楚,不必多言。


塑造敵人進而割裂兩岸庶民間的關係,讓庶民間相互猜忌、鬥爭,忘記了壓迫真正的來源,這就是國家機器現在的重要統治手段。 攝:Wang Zhao/AFP via Getty Images
塑造敵人進而割裂兩岸庶民間的關係,讓庶民間相互猜忌、鬥爭,忘記了壓迫真正的來源,這就是國家機器現在的重要統治手段。 攝:Wang Zhao/AFP via Getty Images

編按:近日,一起台灣間諜策反中國大陸學生的「新聞」延燒兩岸。9月15日及16日,中國官方媒體中央電視台自製電視欄目「焦點訪談」播放「危情諜影系列」,「披露」台灣間諜如何利用美色、金錢與友誼等籠絡中國大陸學生,誘惑中國大陸在台灣留學生(陸生)交出涉及中國國家機密的重要資料。對此,台灣陸委會回應稱,中方指控屬子虛烏有。中國此番做法,有何目的、未來將如何發展,都暫未可知,但處在兩岸交鋒第一線的陸生和台生,對這種可能波及身邊同學朋友的指控,又有何感想?本文為一名陸生對事件的評論,原文發表於台灣媒體平台「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端傳媒獲作者授權,特此編修刊發。

在現代戰爭的情況下,職業軍人是社會中的極少數。面目可憎的敵人在生活中早就失去了蹤影,只是殘存於螢幕和歷史教科書中。和平地交流、不分敵我的狀況雖然在我們看來是一件好事,但在國家機器眼中,這其實是莫大的危機。因為沒有了敵人,也就失去了社會控制的正當性,所以,塑造新的可見的敵人是當務之急。

9月15日,CCTV中國中央電視台的老牌新聞節目《焦點訪談》播放了一期名為「危情谍影」的節目。與以往該節目所堅持的深度報導、輿論監督宗旨不同,這期節目實際上是軍事教育節目,要求大陸學生防範台灣間諜。

其中一個例子是這樣的,一位來台交換學習的陸生在上學期間認識了一位台灣朋友,這位朋友對他很體貼關懷,兩人關係發展後成了戀人。交往之後,對方希望這位陸生回大陸後也經常把自己的學習工作情況發過來,一來一往過了幾年,剛好這位陸生又進入了重點實驗室,兩人發展成了以資料情報換取報酬的關係。最終結局是國家安全部門發現這位台灣朋友是間諜,並抓獲了這名陸生。

這檔節目最可怕的地方在於,它強調了這樣一種邏輯:對你友好的人是可疑的,不求回報為你付出的人就是潛在的敵人。不僅如此,即使對方沒有做出任何可疑的動作,他/她也不是無辜的,因為這是在放長線釣大魚。在如此兩項前提之下,幾乎一切生活中的外籍、外族朋友都會被當成是潛在的敵人。對你越好的人就是要害你越深的人。

更進一步,你生活在異國他鄉,身邊環繞著那麼多可疑的敵人,又怎麼能證明自己的清白呢?

兩岸完全和平已經快40年了(從金門炮戰結束算起),距離中國最近一次的對越戰爭也已經過去30年了(1988年赤瓜礁海戰),冷戰結束也已經有27年了。如今的在台陸生和在陸台生都是生長於和平時代的人,我以為戰雲散去是大勢所趨,以為陽光早已照遍這海峽。卻沒想到和平變得如此脆弱不堪。

最近幾天,央視一連串的做法是散佈恐懼、猜忌與敵視,也是最卑鄙的社會控制手段。我們不能把它看成是兩岸情勢惡化的必然走向,而應該注意到藏在背後,從中獲益的國家機器。

台諜的放大報導與中共對於陸生的警惕是一體兩面的。從2011年開放陸生來台之後,就有許多大陸學生活躍在台灣社會中,不光是教室內,走上街頭、參選學生會長、討論公共議題早已是常態。然而,一般人極少知道的是,這些活躍的陸生常常在回家時被當地國安機關約談調查,給你分清派系,告訴你那些團體通通都是民進黨外圍組織或是反中團體。罪名是從來不會少的。

即使是不活躍的陸生,來台之前也都要接受台辦的專門宣導,名義上是幫你瞭解兩岸差異,實際上大部分工作都是在恐嚇,要求陸生不得接觸校內宗教、異議、政治類社團,讓你隨時隨地防範著生活中那些台灣好人,他們都是潛在的間諜。

自己打著兩岸交流的旗號,卻在根本上恐懼而且反對這種交流。因為國家很清楚,遊走於邊境上的人是不穩定的來源,他們腳跨兩地而生,身分就愈加模糊,國家機器就越難以介入控制。更重要的是,跨海峽、跨地域的庶民聯合也是社會變革的前兆,從前一批留日的中國學生成為辛亥革命的骨幹,80年代台灣留美的學生也是推動民主化浪潮的重要成員。這些道理,放到今天也還是一樣的。

於是,塑造敵人進而割裂兩岸庶民間的關係,讓庶民間相互猜忌、鬥爭,忘記了壓迫真正的來源,這就是國家機器現在的重要統治手段。當然,應當指責的遠不止是北京政府,台灣政府近來所做的事情如出一轍,大家都清楚,不必多言。

評論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