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oo 在中國 What's New

早報:中國 #MeToo 運動持續發酵,多名媒體人、公益人、作家被爆性侵


近日中國大陸 #MeToo 運動升級,多名作家、媒體人、公益人、知識分子等被揭發性侵。圖為一名女子在北京街道上走過。 攝: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近日中國大陸 #MeToo 運動升級,多名作家、媒體人、公益人、知識分子等被揭發性侵。圖為一名女子在北京街道上走過。 攝: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MeToo 運動近日在中國大陸掀起一輪高潮,多名著名公益人士、作家、媒體人、公共知識分子被指控曾對女性進行性騷擾、性侵犯甚至強姦

朱軍

26日,中國中央電視台知名主持人朱軍被曝曾猥褻女實習生。在一篇匿名的曝光文章中,當事人稱自己曾在化粧間被朱軍「隔着衣服試圖猥褻」,幸好當時另一位嘉賓閻維文進來,才得以離開。

文章又稱,自己當時曾報警,但警方卻規勸稱朱軍對社會有巨大的「正面影響力」,不應打破社會對其印象,並規勸當事人稱,「你父母都是黨員,這件事鬧大對他們工作也很不利」、「為了父母考慮,不應將此事曝光發酵」。其後,該案沒有任何調查進展。

截至26日中午,朱軍本人尚未對事件進行任何回應,當事人爆料的原帖也在微博遭大面積刪除。

章文

24日,一名女性匿名發表了《章文,停止你的侵害!!!》一文,指控前《瞭望東方週刊》主筆、現《中國新聞週刊》編委章文曾於今年5月15日對醉酒後的她進行強姦,之後又在她小範圍公開事件後對她發出威脅。

章文發表了態度強硬的聲明,否認強姦事實,暗示受害者職業及工作單位,且聲稱若對方繼續敗壞他的名譽,他將通過法律渠道維護合法權益。章文的律師張慶方也發布聲明,亦指控受害者「用網絡審判的方式敗壞章文先生的名譽」。

但當事女生對媒體表示,自己保留了被性侵當天的內褲作為證據,又稱章文為了應對她的揭發,「不斷地給我發短信,先是威脅,繼而恐嚇,接下來是糖衣炮彈」。

章文及其律師的強硬表態也激起更多人實名揭發。其中,大陸青年作家蔣方舟、易小荷也在朋友圈揭發章文曾對她們摸腿騷擾;視覺藝術創作者王嫣芸(曾用名:蘇紫紫)也實名揭發章文曾在咖啡廳包間對她強吻、襲胸、摸私處,被她當場毆打、潑水。亦有多名資深媒體人表示對章文的劣跡早有耳聞。

章文又公開發文回應,聲稱強姦指控事件稱「出於雙方情願」,以兩人之後又曾有聯絡佐證,以及攻擊對方「大學時就換過好幾個男朋友」;同時,他也攻擊蔣方舟「交了眾多男朋友」、易小荷「離過婚,經常出現在酒局上」。

章文還威脅稱,他「將視對方舉動依法採取進一步行動,將擇機披露事件全過程」,或意為以公開指控者真實身份作為威脅。

亦有若干資深媒體人、作家聲援章文、攻擊揭發者。其中,作家鄢烈山發文攻擊蔣方舟「網上毀人清譽」、「邪惡」,質問她遭騷擾時為何不立刻反抗,但這番言論遭到網民集體批判蔣方舟也公開回擊,要求章文親自出來對質。

張弛和孫冕

大陸青年作家春樹揭發作家張弛、《新週刊》創始人孫冕曾對她性侵,違背她的意願發生性關係。 春樹稱,張弛對她侵犯時她只有23歲,她因此得了急性性病,感到生氣、害怕、非常失望,但當時又覺得這是「江湖」事件,甚至自責「沒保護好自己」。後來張弛曾對她「當眾下跪道歉」,她表示「算了」。

另一位孫冕則是她剛剛入職不久後的單位領導,在聚餐後開車送她回住處,她怕「誤會對方也怕得罪對方」,結果在她不情願下發生性關係。事後她以「一夜情」來安慰自己;也不敢向同事說,因為「不知道他們會怎麼想我」。

春樹坦言,多年來沒有報警也沒有公開,是因為「深深恐懼」,「我以為能自己消化,但事隔多年想起來依然害怕和噁心」。她還表示,知道寫出來「也會受到指責或侮辱」,但必須寫出來,「才能在情緒上真的放下」。

兩名當事人均未公開回應。

熊培雲

大陸女權活動者、作家、媒體人趙思樂在朋友圈指控知名公共知識分子熊培雲曾對她性騷擾。 熊培雲目前擔任南開大學傳播學系副教授、碩士生導師,曾出版《自由在高處》《一個村莊裡的中國》等作品。

趙思樂稱自己2012年採訪某機構時,被當時擔任該機構導師的熊培雲「要求看他的半身裸照、被他近距離拍了很多單人照、被拍屁股⋯⋯全部發生在公開場合」,且告知機構工作人員後也沒有任何結果。熊培雲目前未公開回應。

信力建

大陸媒體人何滿在Facebook指控信孚教育集團創始人、前董事長信力建曾對她性騷擾。 何滿稱,2007年她作為信力建助理一同去杭州開會,信力建讓她進入酒店房間後,「突然整個人撲過來,抱住我,嘴還往我臉上親」,何滿拼命掙脱後逃走。次日,信力建「竟然泰然自若,好像啥事也沒有發生,還讓我坐過來,簡直讓人髮指」。

公益界 MeToo 運動爆發之後,信力建曾在朋友圈發帖表示「不能因為此事就抹殺了他們為公益所做的貢獻,私德與公益要區別看待。」「世上的羅生門太多,一個不具名的女生三年後的爆料還原度究竟有多高,當時不公開為何現在公開,事實真相取證應交給公檢部門。」「要警惕別有用心者趁機搞亂和抹黑公益界,而激發誤解與矛盾。」

何滿稱,正是看到這些言論後令她十分憤怒,決心講出自己的經歷,「想戳破這種人的真面目」。目前信力建未對指控作出回應。

周非

世界自然基金會(WWF)一名女性前員工在微博公開指控基金會管理人員周非曾於2016年對她性騷擾強吻。周非當時為基金會中層管理人員,目前已升任項目主管(Chief Programme Officer)。

世界自然基金會隨即發布聲明,確認曾於2018年3月接到內部員工性騷擾的匿名舉報,並曾成立專案小組開展調查,但「調查報告顯示,對於舉報人所舉報的發生於西雙版納的性騷擾行為,沒有足夠的證據證實。同時,應舉報人的要求,也為尊重舉報人的意願,沒有公開調查報告。」

舉報人則回應稱自己未收到調查結果,也從未要求基金會不向公眾公開調查結果。

截至目前,周非本人未做出任何回應。

雷闖

7月23日,致力於消除對乙肝患者歧視的大陸公益組織——「億友公益」的創辦人雷闖也被一名女實習生匿名發表長文揭發,指控雷闖曾於3年前一次徒步公益行動中違背她的意願開單間大床房同住,並強行與她發生性關係。

雷闖先後發表了兩份自相矛盾的聲明,在第一時間面向公益圈同僚的聲明中,他承認性侵指控,願意承擔相關法律責任,還稱「考慮向警方自首」;但在隨後面向媒體的另一份公開聲明中,他又改口稱自認為兩人是「戀人」關係。

雷闖有關「戀人」關係的說法遭到當事女生否認。又陸續有女生站出來,表示也曾在另一次徒步行動中,遭遇雷闖未經她同意開單間大床房同住。

馮永鋒

7月23日晚,有環保公益人士發文指控大陸知名環保組織「自然大學」的發起人馮永鋒對其機構的多名女實習生及女性員工進行性侵犯,情節包括襲胸、暴打甚至強姦。

舉報人表示,被稱為「校長」的馮永鋒曾包庇機構內調戲多名女員工的「小流氓」,自己也曾多次侵犯機構內女性,甚至曾於2017年5月的月會上被一名女性當眾指責「老流氓,你個老流氓,你給我跪下,你給我賠禮道歉」。

馮永鋒隨後回應,承認自己多次犯案,向受害人表示道歉,但他又推託稱是因為醉酒導致。他稱,「喝醉之後,情緒就會失控,易怒、好鬥、容易與人發生衝突」,「酒有時候會藉機沖開我的防線,導致我去傷害一些女性」。

事發後,一家支持馮永鋒所創辦環保組織的公益基金會宣布立即停止資助;涉事環保組織員工稱,馮永鋒已不在機構內擔任職位,又稱基金會因個人事件的撤資行為不具有法律正當性。

南都公益基金會亦發表聲明,證實馮永鋒曾於2017年10月底對南都基金會的女性員工有性騷擾行為。基金會因此取消了馮原定的演講,停止了對他的資助,並決定不再邀請他參加南都基金會的任何活動。

袁天鵬

7月20日晚,一位自稱曾在「廣州市恭明社會組織發展中心」工作過的女性發布自述微信朋友圈,稱曾在2012年或2013年左右時被中國議事規則專家袁天鵬性騷擾過。

受害人自述表示,袁天鵬當時受邀做關於羅伯特議事規則的講座,而她負責接待和處理報銷。因袁所住酒店未安排接待,她便與其同行至住地。袁在路上開始對她說「跟性有關的話」,二人走至酒店房內後,袁便「開始動手動腳」,把她「往床上壓」,自述者掙脱後逃離。

該女性當天便對恭鳴中心的人表述了這件事,並要求不再安排女性接待袁,但她認為自己不是唯一受害者,「一定有比我更嚴重的案例」,「他這種嫻熟的手法和惡劣程度很罕見了」。

袁天鵬是美國議事專家協會(NAP)中國唯一會員,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會治理顧問、阿拉善SEE生態協會議事規則顧問、萬達公益基金會監事。目前,其尚未對以上指控做任何回應或表態。

張錦雄

7月24日,匿名舉報人稱蒐集到3則性騷擾舉報,指同性戀運動公益人士、香港彩虹及彩虹中國創辦人張錦雄涉嫌於分享會期間性騷擾一些男生。

化名為小L及實名Owen、小新的三位舉報人分別描述了張錦雄在分享會期間對其的騷擾行動,包括「摸大腿」、「蹭」、「摸胳膊」等行為,舉報文中亦指這並非對張錦雄性騷擾的首次指控,此前一些同志公益圈的朋友也曾有提及,但未有公開指責,「原因不外乎張對同志公益貢獻很大」等。

張錦雄分別在其個人微博、微信帳號中轉發了此篇舉報文,並稱已轉發至自己的數十個微信群組,但「暫不打算做任何回應」。下午,張又發布微博表示「擺情感第一位」的自己,不需要公關策略,最看重人與人之間那份關係,「說多無謂」。

「香港彩虹」、「彩虹中國」創辦人張錦雄,是一位公開出櫃的愛滋病病毒感染者,長年來致力於同志平權、HIV科普等。

#MeToo #MeToo 在中國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