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k-Up 特約企劃

從《紫釵記》到《紫玉成煙》:舞蹈劇場的選擇實驗

走進劇場,在不到三米闊的十字形舞台上,聽著經典粵劇《紫釵記》。慢著,為什麼有幾個霍小玉、李益,呈現出不同的狀況與結局?這是香港舞蹈團和桃花源粵劇工作舍的作品《紫玉成煙》。驟眼看,你以為舞蹈劇場 x 簡約粵劇很創新,但兩位導演卻告訴你:這件事傳統到不能。


 《紫玉成煙》劇照。(香港舞蹈團提供)  Photography: Ka Lam
《紫玉成煙》劇照。(香港舞蹈團提供) Photography: Ka Lam

進場前,請先選擇...

「一萬個人就有一萬個結局」,觀眾投入故事,找出屬於自己的結局。 購票前,你已需面對艱難的抉擇:欲成為表演的一部分;還是以全知角度看清一切?《紫玉成煙》將觀眾分為「堂座」及「閣樓」兩部分:堂座跟舞台距離超近,將演員看得一清二楚,但由於距離太近,只能管中窺豹,局部欣賞。相反,站在閣樓的,視野廣闊,能看到每個角落發生的事情。

「你以為在閣樓真的能看清一切嗎?」吳國亮先生反問。他是桃花源粵劇工作舍的靈魂人物,《紫玉成煙》的聯合導演及文本作者。「『實驗劇場』千變萬化,你會選擇跟演員一起經歷未知的情感;還是選擇以局外人身分參與?」所謂的當局者迷,這次不只演員才會經歷到。

《紫玉成煙》劇照。(香港舞蹈團提供)
《紫玉成煙》劇照。(香港舞蹈團提供)Photography: Ka Lam

什麼是觀眾?什麼是表演?

傳統上,表演藝術者似乎是單方面的跟觀眾傳遞訊息;但《紫玉成煙》的演員和觀眾將牽引彼此的一呼一吸。 「到底表演是什麼?」香港舞蹈團藝術總監、《紫玉成煙》的導演及編舞楊雲濤先生有此疑問。「我不相信『觀眾』二字,說到尾,我們自己也是觀眾。尤其在實驗劇場,進來的觀眾就是要看一種『不確定性』。表演藝術經歷多年發展,形式上開始進入困局,實驗劇場有空間讓表演者探索和實踐。」觀眾期望得到的,不一定是燦爛的「花火」,反而是一同經歷變成「火花」的過程。「但我們不是為搞噱頭而搞噱頭,你看《紫玉成煙》有很『潮』的元素嗎?用搖滾唱粵劇可能是噱頭,但我們呈現的,反而是舞蹈跟粵劇中最美、最傳統的面向,我們要捍衛兩者最好的一面。」

 《紫玉成煙》劇照。(香港舞蹈團提供)
《紫玉成煙》劇照。(香港舞蹈團提供)Photography: Ka Lam

從劇場的發展,看得出吳楊二人的默契,「我們愈玩愈清晰,愈能發掘自己最好的一面。」楊雲濤覺得,作為藝術工作者就有責任去帶領觀眾一起實踐,「不推動社會,只懂不斷『翻炒』『成功』的例子至死,這不是跟病毒沒兩樣嗎?」 他深信選擇小劇場的觀眾,已經不單能把故事看懂,「觀眾內化演出後,能進一步作個人投射,在熟悉的文本中尋找未知。」這也是吳國亮所講的提昇,而非單純的噱頭,「因為噱頭很快會被忘記,如果是一個完整而立體的劇場體驗,有觀眾的參與,你卻不會忘記。」 要達致立體的劇場體驗,演員相當重要。其實他們都未必知道「事實」的全部,「我們只知道角色的心理狀態及可用道具,需由我們自行發揮,演繹當刻的心情,再運用道具及動作,去表達內心的世界。」李涵飾演其中一位「李益」,他認為這可以給予舞者及觀眾更遼闊的想像空間。但他和其中一位「霍小玉」潘翎娟還是認為,這種「零距離」是有點壓力。「太近了!」二人異口同聲說。潘翎娟認為,這提高了對舞者的技術要求,「這個新嘗試對我而言挺有趣的。傳統的舞台表演跟觀眾的距離遠,令演員需要放大感情。但這次距離近,情感的表達直接得多,演員不用將情感表演化,如此得來更真實的表達。」

《紫玉成煙》劇照。(香港舞蹈團提供)
《紫玉成煙》劇照。(香港舞蹈團提供) Photography: Ka Lam

從劇場得到什麼,視乎你選擇什麼

觀眾同時在解讀文本。同一個家傳戶曉的故事,時人可能讀出小玉搶婚是「太盲目」;後來,又有人讀出小玉挑戰強權的「大無畏」。「《紫玉成煙》作為一個愛情故事,只是表面的一層。這次更想探討的是『可能性』。今年正值粵劇作家唐滌生誕辰101周年,這個耳熟能詳的故事,大家還可以再發掘新的觀賞角度嗎?」楊雲濤說。他希望《紫玉成煙》要跟時代、觀眾產生共鳴,也呼應當代社會及價值觀。「這是一個跟社會很有關係的版本,跟主角的選擇變數有關。香港不也是正經歷一個多變的時代嗎?我們在這時代又可以選擇什麼?」 看着小玉跟李益愛得痛苦,是否源於不同的價值觀?身為李益,李涵感受到當中的那份愛。「我相信二人的一見鍾情是真的,只是後來李益多了功名、成就的考量,而小玉則停留在愛情至上。但不能怪小玉,在那個封建年代,一切悲劇發生前,小玉已將自己都給了李益,對於當時的女性來說,這就是生命的全部!」

香港舞蹈團和桃花源粵劇工作舍作品《紫玉成煙》。
香港舞蹈團和桃花源粵劇工作舍作品《紫玉成煙》。Graphic Design: Alfie Leung|Photography: Michael C.W. Chiu

霍小玉跟李益的故事還有弦外之音,最重要是人選擇相信什麼:選擇只看到童話?還是選擇張開雙眼,迎接殘酷現實?很多人批評李益是負心漢,為名利放棄愛情,但如果故事發生在現代呢?「現代情侶不也是由互相喜歡開始,然後根據現實條件而加加減減嗎?你有好職業加分,好脾氣又加分。」兩位演員似乎都感同身受。畢竟,除了愛情以外,李益仍然需要功名來定義自己。 正如這次實驗劇場,觀眾能更深入體會角色的選擇困難:經歷的狀況不同,最後的選擇也會不同;沒有對或錯,只有拋開雜念,回到初心,您才能在實驗劇場過後,走出屬於自己的無悔結局。

Pick-Up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