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者來函

讀者來函:魚肉留學記

他們覺得能僅用錢搞定孩子教育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成為了案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他們覺得能僅用錢搞定孩子教育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成為了案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圖為中國一名高考生步出試場一刻。 攝:Tao Zhang/Getty Images
他們覺得能僅用錢搞定孩子教育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成為了案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圖為中國一名高考生步出試場一刻。 攝:Tao Zhang/Getty Images

【編者按】有話想說嗎?端傳媒非收費頻道「廣場」歡迎各位讀者投稿,寫作形式、立場不拘,請來函community@theinitium.com,跟其他讀者分享你最深度的思考。

【作者按】全文情節由真實事件拼湊改編,其中Y同學以及「上海某中介」均為虛構

又是一年申請季結束了,上海的Y同學今年收到了5封Offer和15封Reject Letter,還有3份on waiting list,在一番考慮之後,她決定去UCLA。

UCLA: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分校,2016年在上海交通大學2016年世界大學學術排名裏,世界大學中名列第12名;在美國大學中排名第10名;2017年在《泰晤士報》世界大學排名裏排第13名。

此時Y同學的心裏還是有落差的,畢竟自己從小到大都成績優異,念的高中也十分不錯,每年高考一本率都將近百分之百。高二上學期決定出國時候的她也一直是年級前幾名,如果不出意外,想必是可以進清北復交的。

但是顯然,她和她的父母遠遠不滿足於此,因為在他們及很多人眼裏,清北復交的名校光環跟哈耶普比起來暗淡了許多。

三頭六臂蒐集留學「龍珠」

他們開始想象幾年之後自己的女兒成為商界精英或社會名流,完美乘坐上階級電梯直上雲霄,而眼前幾個人賣的,是一張階級電梯的票,是自己女兒的未來 。

Y同學高二時,他們聯繫了一家上海本地大有名氣的留學中介,辦公室在金茂大廈,所有的中國導師都是美國海歸,他們給Y同學的父母大概講解之後,拉出10多個白人,對Y同學一陣誇。Y同學的父母感到眼前一片光明,哈佛耶魯普林斯頓觸手可及,他們開始想象幾年之後自己的女兒成為商界精英或社會名流,完美乘坐上階級電梯直上雲霄,而眼前幾個人賣的,是一張階級電梯的票,是自己女兒的未來,但他們也知道精打細算,往下砍價,還貨比三家,最後交了不到二十萬,算是中介費,沒有學上全額退款,之後他們又找地方給自己的女兒報名了SAT和托福的課,交錢之後心中竊喜:「還好沒有在那個中介上課,虧他們還想套路我!」

然後Y同學就開始了準備留學的生活,但是她並沒有脫離學校生活,因為她的父母堅信,高考是人生中必要的一部分,好比是中國人的成人禮。Y同學也沒有想過為何會如此艱辛,彷彿自己有三頭六臂,但是想了想自己即將到手的哈耶普Offer,便告訴自己,再苦也要堅持下去。

中介告訴她,美國的大學非常看重學生的課外活動,而中國學生想要被他們看中,最重要的就是不能被當成Nerds,美國人是不喜歡Nerds的,因為Nerds就是Loser。這一句話刺痛了Y同學的心,心想:「確實,我在中國上了這麼多年學,被應試教育摧殘了這麼多年,是應該做出改變了。」

Nerd:怪胎、怪咖,是英語俚語中一個稍含貶義的用語,在美國中學和大學文化中則通指那些專心一致刻苦學習的學生,在華人圈內類似的概念是「書呆子」或「書蟲」。

於是她開始在中介老師的指導下,滿世界參加模聯、辯論、支教、USAD,還在學校自己建了一個社團,搞了兩次活動拍夠了照片就再無音訊。

模聯:模擬聯合國(英語:Model United Nations,縮寫MUN)是一種學術性質活動,藉倣傚精簡後的聯合國議規舉行模擬會議,使與會者瞭解多邊外交的過程,培養分析公民議題的能力。模擬聯合國活動廣泛開展於世界各地的中學生和大學生間,每年全球都會舉辦數十場國際性的模擬聯合國會議,參與人數超過四百萬人

USAD:United States Academic Decathlon,美國學術十項全能,是一個美國高中生綜合學術競賽平台,通過多種形式的競賽讓學生在10個不同的學術範疇展示其知識和技能。

她的父母也覺得夢想成真,但是極力保持鎮定,各發了一條語氣平淡朋友圈:「孩子馬上要去耶魯大學學習了,我們很高興!」

時間到了高二下學期,當她以為自己已經集齊了龍珠,可以召喚神龍的時候,中介告訴她,想要上美國最頂尖的大學,一定要提前上他們的夏校,夏校就像是人家哈耶普的預留位,每年都有烏泱泱的人去爭搶學位。Y同學聽完之後,決定開始申請夏校,因為她無法接受自己「缺一塊」,要麼不做,要麼就做到最好。於是她開始了夏校的申請。幾個月後,她收到了耶魯的夏校offer,激動的整個人蹦了起來,她的父母也覺得夢想成真,但是極力保持鎮定,各發了一條語氣平淡朋友圈:

「孩子馬上要去耶魯大學學習了,我們很高興!」

Y同學的父母這時候也想明白了,給她說可以不用參加高考了,專心準備美國大學,畢竟人家耶魯大學也不要高考成績。

去美國上夏校之前,Y同學的父母把Y的爺爺奶奶外公外婆都接了過來,一起把Y同學送到了機場。看到Y同學揮手,轉身,離開,全家都掉下了眼淚。雖然他們都清楚女兒只去一個月,但是他們還是希望把這次離別當作是一年之後離別的預演,一邊流淚,一邊心裡暗爽。

Y同學從美國回來後,緊接著就開始了ED文書的準備,這時的她十分自信,她的父母也是,因為已經集齊了龍珠,可以召喚神龍了,而準備文書就是把龍珠堆起來,喊口號召喚神龍的過程,而神龍代表著什麼,自然不言而喻。

ED:Early Decision,是美國本科申請批次的一種。當學生們申請ED的時候,在任何時間段,只能有一所正在進行的ED申請,也就是說,一位學生不能同時申請兩個ED的學校。

「龍珠集齊了也召喚不了神龍」

沒有常青藤可以上了,在她看來,就像是沒學上了。

終於,經過幾個月的漫長等待,哈耶普ED放榜那天,全家人都圍坐在Y的電腦面前,Y的父親在國外出差,也頂著幾個小時的時差看著。

快!快!中介說出榜了!

Y同學刷新了自己的郵箱,出來了好幾封英文的郵件,裏面的詞句晦澀難懂,大概意思是在道歉,就是沒有congratulation和admitted。全家人都傻了,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Y的父親把視頻電話掛掉了,說自己要去睡了,Y的爺爺奶奶也說該去做飯了,房間裏只剩下Y的母親,傻坐著不知道說什麼好。

這時中介打來了電話,跟Y同學說,今年情況確實反常,不過你不用擔心沒學上,前幾天UIUC(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已經給你發Offer了,還是應該祝賀一下。

Y和她的母親不知道的是,中介這句話的意思其實是:「你有學上了,我們的錢也就到手了。」

之後的幾個月裏Y同學過的很不好,到後來UC陸續放榜的時候,同樣是UCLA的offer,她的同學在朋友圈裏高興的不得了,而Y卻無論如何也感受不到喜悅。沒有常青藤可以上了,在她看來,就像是沒學上了。但是不論如何,全家人還是接受了這個結果,因為Y給他們看了美國新聞(USNews)排名,UCLA比Brown和Cornell都要高。

UC:加利福尼亞大學,簡稱加州大學或加大(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簡稱UC)是美國加州的一個公立大學系統。

Brown:布朗大學(Brown University),是美國八所著名常春藤盟校之一。

Cornell:康乃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是一所位於美國紐約州綺色佳的私立研究型大學,是著名的常春藤盟校成員。

Y同學發現自己被騙了,從自己決定出國的那一刻起就被騙了!

先是被中介騙,明明可以自己操作的申請系統被他們說得玄之又玄,事實上自己可以找人改文書;然後又是被排名騙,NU Bound的offer氣得Y想跳樓;最後又被各種課外活動騙,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龍珠,集齊了也召喚不了神龍!

NU Bound:美國東北大學一種offer,第一年是在中國的蘇州上學,第二年再去波士頓的東北大學讀書(GPA要達到3才可以轉過去)。

中國「看病」式留學

留學行業如同中國式看病一樣,有販賣信息的黃牛中介,有戴著「老師」面具的銷售,有「賣假藥」的課外活動公司,還有被玩弄得不像樣的排名。大家都帶著自作聰明的僥倖,卻沒有人真正去對國內的教育進行改革。

留學行業的水很深,如同中國式看病一樣,有販賣信息的黃牛中介,有戴著「老師」面具的銷售,有「賣假藥」的課外活動公司,還有被玩弄得不像樣的排名。但是歸根到底,這個市場的產生,還是因為大多數人的「病急亂投醫」。可是,就算不去「亂投醫」,病也還是一樣的急,有些家長早早地把孩子送進了國際學校,有些人則靠著四處打聽進行著提心吊膽的DIY,而又有很多人,因為當慣了被學校牽線前進的木偶,突然一下子斷了線便不知所措,所以沒隔多久要麼成為了中介手裏的牽線木偶,要麼又灰溜溜的跑回學校去高考。

中國的教育改革一直在進行,但是這改革卻更像是沉船最後的修修補補,與此同時,精英階層和中產階級都一邊喊著要改革,一邊拖家帶口往外跑。但是這些人沒有想到的是,金錢可以買來出國的機票,卻改變不了此前多少年養成的思維習慣,於是常青藤成了他們心中新的清華北大。

他們以為出國這條路要比國內高考輕鬆的多,卻最後陷入這種想法背後的單極思維,用「高考」來稱呼各種標準化考試。一邊認為「分是命根」,報名好幾次考試並且花大價錢去補習,另一邊又在分數不理想帶來的失望當中用「綜合評價」和「素質教育」來進行自我安慰。大家都帶著自作聰明的僥倖,卻沒有人真正去對國內的教育進行改革。事實上,中國的高中文憑以及高考成績與美國、加拿大、澳洲、歐洲以及香港澳門的中學成績比起來在國際上的認可度要低得多,中國的精英必須要參與到中國的教育改革中,否則今後想要往外跑都跑不了。

Y同學的父母在這場勾心鬥角的戰鬥中敗了下來,他們沒有想過,其實自從他們坐在中介的辦公室裏開始做白日夢的時候就已經輸了,哦不,是在他們覺得能僅用錢搞定孩子教育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成為了案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讀者來函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