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端 x 華爾街日報

特朗普放鬆對中國投資實施新限制的要求

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他將取消對中國投資美國科技行業實施新限制的計劃,而主要依靠現有的一些工具。特朗普的一些顧問曾指出,這些工具不足以防範中國購買和竊取對美國經濟至關重要的創新。


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表示,他將取消對中國投資美國科技行業實施新限制的計劃,而主要依靠現有的一些工具。圖為2018年6月25日,特朗普在南卡羅萊納州一個集會上發表講話。 攝:Mandel Ngan/AFP/Getty Images
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表示,他將取消對中國投資美國科技行業實施新限制的計劃,而主要依靠現有的一些工具。圖為2018年6月25日,特朗普在南卡羅萊納州一個集會上發表講話。 攝:Mandel Ngan/AFP/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了解中美貿易戰的最新動態,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表示,他將取消對中國投資美國科技行業實施新限制的計劃,而主要依靠現有的一些工具。特朗普的一些顧問曾指出,這些現有工具不足以防範中國購買和竊取對美國經濟至關重要的創新技術。

特朗普週二在白宮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美國有全世界最棒的技術,有人來竊取它,美國就不得不保護這些技術,而這可以通過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S., 簡稱CFIUS)做到。CFIUS是一個跨部門機構,負責評估外國投資是否危害美國國家安全。

特朗普將《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最近刊登的一篇文章稱為「一個糟糕的泄漏......可能只是編造的」。這篇文章稱,除依靠CFIUS外,特朗普政府正計劃其他兩項舉措,以防止中國政府獲得先進的美國技術。

週日,一些政府官員及其他與政府密切合作的人士還曾表示,限制中國在美投資的計劃正持續推進,但特朗普尚未批准該計劃。

如果特朗普的上述決定得以維持,則意味着其向中國發出的威脅大幅鬆動,並且可能是7月6日對中國商品加徵第一波關税前向中國政府伸出的橄欖枝。

經常與中國官員交流的康奈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經濟學家Eswar Prasad稱,這暗示美國在採取貿易和投資限制措施時可能恢復一些理性。他表示,但這並不一定意味着美國會軟化對中國的強硬立場。

CFIUS之外的投資限制措施長期以來一直是美國政府計劃的一部分,目的是阻止中國推進「中國製造2025」 (Made in China 2025)戰略中所列出的項目。該戰略力圖使中國成為信息技術、航空航天、電動汽車、生物科技等10大科技領域中的全球領導者。白宮5月29日發表聲明稱,美國相關政策將針對那些尋求獲得「具工業重要性技術」的中國個人和實體。

致力於一項CFIUS改革議案的議員在政府會議上也認為,沒有必要採取額外的投資限制措施。參議院多數黨黨鞭、得州共和黨議員John Cornyn在接受採訪時表示,這項立法改變旨在處理軍民兩用技術這個狹窄但卻重要的方面,這方面正受到中國等國戰略投資的影響。

加強CFIUS的一項議案週二以400票對2票的優勢在眾議院獲得通過。一項類似的措施也已經在參議院獲得通過,現在這兩項議案需要進行調和。這將確保CFIUS評估更多交易,特別是涉及國有企業的交易;此外,還將設立一個新的出口控制機制,以評估海外合資企業是否不恰當地將關鍵技術轉讓給外國公司。

行業說客和中國問題專家認為,特朗普態度之所以發生轉變,一方面是因為最近股市出現了下跌,另一方面,在美國與歐盟、加拿大、墨西哥和中國的貿易衝突中,關税舉措開始重創美國企業。

特朗普週二早間警告哈雷戴維森公司(Harley-Davidson Inc., HOG)稱,把生產轉移到海外將標誌着這個標誌性品牌「末日的開始」。週一,這家制造商表示,為了避開歐盟的關税,打算把更多摩托車生產轉移到海外。

據了解特朗普政府想法的知情人士說,特朗普並不是受到市場走勢的影響,其實新限制計劃已經遇到了一些法律障礙以及其他一些問題。

道瓊斯指數週二小幅上漲,收於24283.11點。

威斯康星州梅諾莫尼的哈雷賽維森工廠。
威斯康星州梅諾莫尼的哈雷賽維森工廠。攝:Scott Olson/Getty Images

如果特朗普最終決定主要還是依靠CFIUS來保護美國技術,這對美國財長史蒂文·姆努欽(Steven Mnuchin)、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庫德洛(Larry Kudlow)以及其他一些此前試圖掐滅美中貿易戰苗頭的美國官員來說將是一場重大勝利。姆努欽一直擔心,海外可能把這些投資限制解讀為美國關閉市場大門的第一步。

他在6月份告訴外國投資者,美國是全球投資環境最開放的國家之一,未來仍將是國際投資的主要目的地。

該決定還標誌着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和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代表的所謂民族主義勢力的主導地位暫時結束。數月來美國政府內部這兩大陣營就中國問題爭權奪勢,而這種鬥爭必將持續。

例如,萊特希澤已將投資限制視為美國貿易武器中的一個重要部分。他6月份在Fox Business Network上表示,從國家安全方面來說,CFIUS有局限性。對於現在已經被取消的新投資限制計劃,他說,新限制對國家安全有更廣泛的定義。

曾供職奧巴馬政府的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亞洲問題專家Matthew Goodman稱,新的投資限制是有用的,因為CFIUS只關注國家安全,並不關注經濟競爭力。Goodman表示,取消新投資限制計劃似乎是放棄了一個有助於應對特朗普政府描述的中國問題行為的工具。

通過利用CFIUS,奧巴馬和特朗普政府基本阻止了中國收購美國半導體公司的努力,並從總體上大幅阻礙了中國投資。根據市場調研機構榮鼎集團(Rhodium Group)的數據,受中國信貸限制以及美國對中資交易的審查影響,2018年上半年中國投資額同比鋭減92%,至18億美元。

然而,納瓦羅以及其他特朗普政府人士擔心,CFIUS未能有效阻止中國收購生物技術,以及對可能產生新技術的公司進行的小規模風險投資。

中美在貿易問題上的爭執仍在繼續。美國將對規模5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徵收25%的關税,中國已威脅對美採取對等措施。特朗普則威脅稱,如果中國真的這樣做,美國將對多達4,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10%關税。

北京可通過多種方式向美國施壓,如加強美企監管審查、向美企競爭對手發放在華經營許可證以及組織消費者抵制美國商品。

康奈爾大學中國問題專家Prasad表示,考慮到美國的反覆無常,北京仍將在試圖與美國達成協議方面小心翼翼。他表示,這或許會促使中方認為,應繼續與美國政府中貿易保護色彩不那麼濃的力量接觸,以防緊張局勢不斷升級;但對中國政府來說,接受這樣的觀點沒那麼容易。

端 x 華爾街日報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