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 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華爾街日報精選:誰幫特朗普策劃了對華貿易行動?

美國總統特朗普針對中國貿易的強硬政策成形於去年8月份的一次白宮會議,當時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表示,數十年來與中國政府進行的談判都沒有取得成果,應該採取行動了。


3月22日,特朗普簽署總統備忘錄,威脅將對中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税。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是此強硬政策的核心策劃者。 攝:Andrew Harrer/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3月22日,特朗普簽署總統備忘錄,威脅將對中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税。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是此強硬政策的核心策劃者。 攝:Andrew Harrer/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原標題為《特朗普對華強硬政策是如何成形的?》。作為《華爾街日報》在華語地區唯一戰略合作伙伴,端傳媒獲授權轉載。

3月19日起,《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針對中國貿易的強硬政策成形於去年8月份的一次白宮會議,核心策劃者是一個經常被忽視的人物。

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當時在羅斯福室(Roosevelt Room)對參會的高級白宮顧問以及內閣官員表示,數十年的平靜談判並沒有取得成果。

萊特希澤稱,中國一直在耍弄美國。他所指的是中國經常承諾做出政策調整,但並未履行。他在講話時還用到了圖表,用以說明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是如何擴大的。

美國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Terry Branstad)通過視頻電話參加了這次會議,他當時請求再獲得一次機會,讓他基於自己與中國人建立的友好關係舉行另一輪談判,但幾乎沒有人支持他。萊特希澤稱,應該採取行動了,首先要就不公平的貿易行為對中國啟動正式調查。

數日後,特朗普宣布由萊特希澤牽頭對中國涉嫌侵犯美國知識產權進行調查,標誌着美國為迫使中國改變做法,開始採取幾十年來最引人注目的高風險舉措。這一政策變化在上週達到高潮,特朗普威脅對進口自中國的500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税,這一舉動也帶有萊特希澤的印記。

在中國威脅對等還擊之後,上週四特朗普稱中國的報復不公平,並稱或將再對1,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關税,令加徵關税的商品總額增長兩倍。中國商務部發言人上週五稱,如果美國公布新增1000億徵税產品清單,中方已經做好充分準備,將毫不猶豫、立刻進行大力度反擊。

去年11月特朗普經濟團隊訪華磋商時,中方就已經明確了萊特希澤的角色。特朗普讓這位美國貿易代表與中國最高領導人會面,其他人則在外面等候。

萊特希澤在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期間曾指出,美方認為以往的磋商沒有結果,美國總統對美國貿易赤字持續擴大感到擔憂。儘管美國官員認為萊特希澤的發言類似於律師辯護,但中國官員對此表示震驚。

萊特希澤目前正與中國高級經濟特使通信,探討中國可能採取哪些措施避免貿易戰爆發。談判可能持續好幾個月,這種不明朗的局面可能會攪動金融市場,並導致徵税清單上的產品價格上漲。

曾任政府貿易官員、現任職於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William Reinsch說:「特朗普與萊特希澤志同道合」。他把美國的談判策略總結為先用恫嚇和脅迫的手段讓對手服軟,然後再考慮達成協議。

萊特希澤的哥哥吉姆·萊特希澤(Jim Lighthizer)曾是民主黨政治家,照他的描述,萊特希澤喜歡直截了當,從不在小事上浪費時間。

萊特希澤不予置評。

許多美國企業表示,中國政府為本國公司提供補貼的做法有失公平,而且還通過強硬手段迫使其將技術交給中方合作伙伴,他們對此已經忍無可忍。不過這些企業擔心,美國政府的關税威脅可能適得其反,會令其容易遭到報復。

行業組織 Business Roundtable 負責人、小布什(George W. Bush)執政時期的前白宮幕僚長 Josh Bolten 稱,希望推動特朗普政府聯合朋友和盟友向中國施壓。他表示,如果只是美國對中國,那麼談判將是對抗性的,獲勝的可能不是國際貿易秩序,而是歐洲和日本競爭對手,後者或許會擴大對中國的出口。

最初在特朗普政府內,人們曾預計美國商務部部長羅斯(Wilbur Ross)將負責美國對華經濟政策。羅斯是特朗普的長期盟友,他曾在中國做生意。企業高管透露,羅斯曾私下說萊特希澤是他的律師,這種說法被認為是一種輕視;萊特希澤曾是一位貿易律師。一位商務部官員稱,羅斯的意思只是指他和萊特希澤之前曾在鋼鐵問題上合作過。

白宮高級官員稱,之前特朗普否決了羅斯與北京磋商達成的一套初步解決方案,理由是這套方案不過是重新包裝了之前的一些提議,羅斯的明星光環就是在這個時候黯淡下來的。高級政府官員稱,去年7月份,特朗普解除了羅斯在對華政策制定中承擔的角色並結束了談判,他對羅斯說:「結束吧。」

一名商務部官員稱,羅斯仍在從事中國問題方面的工作,他就美國應當向哪些中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税給萊特希澤提供了建議。

相比之下,萊特希澤則設法彌合了特朗普政府內部派系在貿易問題上的嚴重分歧。

3月8日,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和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席、總統貿易顧問 Peter Navarro ,在特朗普簽署對鋼鋁進口產品全球徵稅的行政命令前交談。
3月8日,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和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席、總統貿易顧問 Peter Navarro ,在特朗普簽署對鋼鋁進口產品全球徵稅的行政命令前交談。攝:MANDEL NGAN/AFP via Getty Images

貿易顧問 Peter Navarro 是所謂的民粹派,這一派官員恨不得快一點對中國採取行動,在他們眼中,萊特希澤是對華鷹派人物。 Navarro 足智多謀,他認為自己的職責是確保白宮實施特朗普競選時做出的承諾,不讓美國任由中國宰割。萊特希澤管理的是貿易部門,謀劃策略並付諸行動。二人進行合作,共同研究對華政策,但有時候也在戰術上存在分歧。

對於前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主任科恩(Gary Cohn)等所謂的全球主義者來說(他們擔心貿易戰對市場的影響),萊特希澤既是經驗老到的律師,也是一位了解美國政治運作的前國會助理。

對於特朗普來說,萊特希澤與他在貿易問題上志同道合,並且不喜歡公眾的過多關注。這兩個憤懣不平的人一拍即合。萊特希澤會搭乘空軍一號返回佛羅裏達州的家中。白宮官員稱,特朗普會定期在總統辦公室召見萊特希澤討論貿易問題。

白宮首席經濟學家 Kevin Hassett 稱,萊特希澤得到了所有人的信任,不管在貿易問題上的觀點與他是否一致。

他的哥哥,吉姆·萊特希澤稱,羅伯特很會經營與上司的關係,他知道誰說了算。

在世達律師事務所(Skadden Arps, Slate, Meagher & Flom LLP)做律師時,萊特希澤曾代表那些認為進口自中國的商品因享受補貼而損害到美國相關產業的鋼鐵行業客戶。在1997年的多篇專欄文章中,萊特希澤反對以當時正在談判的條款讓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特朗普曾稱 WTO 對美國來說是一個災難。

萊特希澤所扮演的角色較近幾屆政府的情況有所變化。之前的幾屆政府讓中國問題專家來處理美中經貿關係,比如小布什政府的財政部長鮑爾森(Henry Paulson)。在加入小布什政府之前,鮑爾森曾擔任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首席執行長,並幫助中國進行了最早期的私有化交易,現在仍與中國領導人會面。

而萊特希澤則是一位精通國際貿易訴訟的律師,更像是前美國貿易代表 Charlene Barshefsky 。 Barshefsky 參與了中國加入WTO的談判。特朗普的團隊認為,中國問題專家在與中國的談判中太早做出讓步。

在去年5月份萊特希澤上任時,美國政府內部正在激烈爭論是否要對全球鋼鋁產品加徵關税的事宜。對華政策問題暫時擱在一邊。

美國官員稱,雖然萊特希澤相信造成鋼鋁產品氾濫的原因是中國產量過剩,但他認為,在那個時候作出反擊會適得其反,因為大家關注的焦點將是美國關税,而非中國的貿易和投資做法。對所有鋼鐵出口國加徵關税,當中的許多美國盟友會把美國而不是中國看作惡人。

對於將鋼鐵關税視為兑現競選承諾的特朗普,萊特希澤不是去冒險激怒他,而是悄然與科恩和其他人合作,將此事讓位於其他優先事項。

美國貿易代表通常將自己看作美國出口商的律師,力圖開拓新市場。萊特希澤看法不同,他把美國大公司視為工作外包商,有時必須加以約束。

在去年9月份美國商業圓桌會議(Business Roundtable)組織的、有約100名 CEO 參加的一次會議上,他說他能夠理解, CEO 都要努力實現利潤最大化,而這有時候意味着要把就業機會輸出到國外。據與會人士,他對這群人說:「我的工作跟你們不一樣,我的工作是代表美國的工人。我們的看法會不一樣。」聽眾中有人覺得他的立場太傲慢。

由特朗普提名的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在2017年3月14日的任命確認聽證會上表示,美國將利用所有現有的工具,讓中國和其他國家為不公平貿易做法承擔責任,同時考慮新的工具和立法。
由特朗普提名的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在2017年3月14日的任命確認聽證會上表示,美國將利用所有現有的工具,讓中國和其他國家為不公平貿易做法承擔責任,同時考慮新的工具和立法。攝:Zach Gibso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

現年70歲的萊特希澤在俄亥俄州的阿什塔布拉長大,這是伊利湖邊的一個港口城市,進口給這個城市造成了很大打擊。雖然他的父親是一名醫生,但他仍認為自己是個藍領,他曾經乘跑車環遊西弗吉尼亞,據政府備案文件,他擁有的金融資產總值在1,000萬到3,800萬美元之間。

跟他的老闆一樣,他也是一個直來直去的人。1980年代中期,他在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任職,當時正在與日本進行談判,有一次他特別沮喪,就拿起一份日本的建議書,折成紙飛機,還開玩笑地把飛機投給日本談判人員。在日本,他有了「投射者」這樣一個綽號。

在上個月一場參議院聽證會上,華盛頓民主黨參議員 Maria Cantwell 稱萊特希澤的對華策略可能會衝擊美國飛機製造商,萊特希澤把這一擔憂斥為「謬論」。

在去年8月羅斯福室那場會議之後,隨着美國去年秋天起轉而與中國抗衡,萊特希澤也在努力確保政府內部團結一致。往屆美國政府通常不願與中國抗衡,擔心強硬對抗會重創全球經濟,並降低中國在多個美國國家安全問題上的合作意願。

據了解國防部長馬蒂斯(Jim Mattis)想法的知情人士稱,馬蒂斯支持對華採取強硬立場,因他擔心中國正非法獲取美國科技,並且可能在軍事上獲得優勢。其他國家安全部門人士認為,中國在朝鮮和其他安全問題上無法兑現承諾,這令他們失去了耐心。

美國官員稱,曾任特朗普首席經濟顧問的科恩也對中國感到無奈。長期擔任高盛總裁的科恩曾希望能在中國全面展開經營,為此不斷遊說,但始終沒有獲得所需的批准。

2月底,中國派出首席經濟特使劉鶴出訪華盛頓,試圖重啟中美對話。他當時準備承諾中國願意開放金融市場。

但他的美國之行遭到冷遇。中國大使館原本向美國申請了40份簽證,以便讓劉鶴率領全體陪同人員訪美,但美國國務院最終只為其中的少數人發放了簽證。

劉鶴未能獲得與特朗普會晤的機會。他只會見了萊特希澤、科恩和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據知情人士透露,這三人傳達了一個簡單的信息:現任美國政府不會像往屆政府那樣任人利用。

美國希望貿易做法和貿易壁壘方面出現重大改變,萊特希澤對此作了詳細說明。其中包括將中國對進口汽車的關税自25%下調至接近美國2.5%的關税水平。美國還希望將其與中國之間3,750億美元的年度商品貿易逆差削減1,000億美元。為強調這些要求,美國政府計劃對中國進行關税威脅。

至此,還有一個障礙需要清除。特朗普此前對鋼鐵關税事宜無限期推遲感到不滿,他贊同 Navarro 和羅斯有關應在該問題上採取行動的觀點。特朗普在3月初表示,他將對任何國家出口至美國的鋼鋁產品分別徵收25%和10%的關税。

在美國盟友紛紛抱怨受到不公平的對待之際,國際社會的反應可能淹沒針對中國的行動。

萊特希澤這次的態度與羅斯一致,要求採取另一種選擇。與會人士稱,他們提議給予除中國外的幾乎所有國家臨時性關税豁免,但之後通過配額限制這些國家的出口。這將讓美國在鋼鐵談判中看起來更通情達理,有利於建立一個針對中國的聯盟。

會議留下了備忘錄,不同的意見都被清楚地記錄下來了。特朗普站在萊特希澤一邊。

隨着鋼鐵關税問題緩和(至少暫時如此),特朗普3月22日威脅將對中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税。他對萊特希澤的幫助表示感謝,並邀請他講幾句話。

萊特希澤稱,這是一項極其重要的行動,對所有行業乃至整個國家的未來都意義重大。

未來幾個月美國能否保持對中國的施壓態勢將取決於市場的反應、美國企業和農民的反對情況以及中國針對美國企業的報復舉措。據最近與中國領導人會晤的美國人稱,中國領導人表示有信心打贏貿易戰,並認為特朗普做出這些威脅是為中期國會選舉拉票。

華盛頓顧問、前墨西哥駐華大使 Jorge Guajardo 曾近距離感受過中國政府如何對企業施壓以及逐漸說服他國政府。他說:「重要的是,美國會動搖嗎?還是會堅持到底,迫使中國明白做生意的新方式。」

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同時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密切追蹤中美貿易戰局勢,立即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

中國大陸 端 x 華爾街日報 中美貿易戰 美國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