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觀 深度

生死觀:車禍、懷孕、怪病——我與我的陌生身體

車禍在先,懷孕在後,孕期又罹患怪病,我面臨抉擇,害怕服食類固醇,會導致寶寶畸形,此時男友母親竟暗示我引產。一離開醫院,我對著肚子道歉:「對不起,媽媽竟然沒問過你的意見,擅自決定不要你!」我再也不想這麼做了……。


 圖:Tsengly / 端傳媒
圖:Tsengly / 端傳媒

生完孩子不到一週,我正因漲奶而全身發燒。一旁的老公,無心說了一句:「妳朋友說,她很少去醫院;每次去醫院,都是為了看妳。」多麼刺痛人的一句話。我啞口無言,心中卻又急又氣:「這才不是我!」

小時候我念體育班,打球、跑步都是我的強項,每年運動會,我幾乎包辦所有競賽項目。出社會後,我維持規律運動,「不健康」絕對跟我沾不上邊。

成為記者的第一年,我在趕著跑新聞的路上出了一場車禍,造成半年後頸椎間盤破裂。從脖子、肩膀、左手臂,到整片左半部上肢漸漸麻痺,醫生警告若不處理,則可能有半身不遂風險,需立即開刀清除骨頭碎片。

第一道傷口:「我不是不健康!只是經歷過一場意外……」

躺在病床上的我,轉頭看看左右的「病友」,全是上了年紀的長輩。我的「太年輕」,顯得格外突兀。自以為伸頭一刀就沒事了;沒想到被推進手術室的瞬間竟開始害怕,掉眼淚卻不敢哭出聲。從手術室被推出來時,白皙的脖子上,就留下了一道醒目的疤痕。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生死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