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文化觀察

樂評人手記:我見證了中國搖滾樂雜誌的退場

中國搖滾樂雜誌經歷了近二十年的萌芽,發展,壯大到衰落,退場,就如同幾個世代的青春與記憶:成長,又消逝。


《通俗歌曲》雜誌封面。 圖:設計圖片
《通俗歌曲》雜誌封面。 圖:設計圖片

【作者按】近日,中國最老牌的搖滾樂雜誌《通俗歌曲》官方發佈了停刊的消息,自此中國搖滾樂雜誌經歷了近20年的萌芽,發展,壯大到衰落,退場,如今已沒有任何一個官方的搖滾樂雜誌品牌。裹挾了60後/70後/80後和部分90後搖滾青年記憶與成長軌跡的傳播脈絡就此終止,中國搖滾雜誌的發展和衰落,是與我們這些中國80後青春的成長和逝去是同步的,慶幸自己在青春時代被這些搖滾雜誌打開了認知的大門,在扼腕這些傳統雜誌退場的同時,我們也應去保持當年遇到這些雜誌和它介紹的那些偉大音樂時的產生的無限驚喜和好奇心,繼續挖掘、探索那個未知的世界和自己,去洞見人生發展的真理和可能。

2002年的夏天,我在石家莊的姑姑家借宿,一個新聞系的實習生開始了在家鄉省會實習並試圖找工作的生涯。

每天姑姑給我兩個一塊錢的硬幣,我坐公交車穿越半個石家莊去城市另一頭的一個大院裏上班,那個像國營單位的院裏的水泥地都開裂了,有野草在瘋長。石家莊的夏天特別炎熱,新買的藍色匡威帆布鞋一個夏天就被曬成了水藍色,狹小老舊的辦公室內蚊子橫行,吊扇一開全都是土,我挨過中午就走路去旁邊的小賣部買瓶綠茶,隔個兩三天就會中一個「再來一瓶」,所以我一直堅持着在那裏沒走——也許我的好運就是從那個夏天開始的吧。

這個荒草叢生的國營單位大院就是《通俗歌曲》雜誌社,《通俗歌曲》當年的口號是「中國搖滾第一刊」,作為80後的搖滾青年,我是讀着這本和其他雜誌度過青春期的。這是我第一份正式的跟搖滾雜誌有關、跟所學專業相關的工作,也是人生一扇大門真正被開啓的地方。

我是在等車的報刊亭上看到那期《通俗歌曲》,封面是我很喜歡的「舌頭」樂隊。照着版權頁上的電話打過去,一個好聽的男中音接的電話,很正經地跟我介紹了一下雜誌社狀況,我聽着不像騙子就過去了,後來知道這個人就是——李宏傑,更之前,我是托姑姑的關係,在河北省的黨報黨刊實習,姑媽還試圖說服領導讓我畢業了就留在那混個鐵飯碗,但這樣的日子無疑我是不想過的。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