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深度

一週圖片精選

從它存在的那一瞬間起,白就已經開始向黑而生了。


2018年1月5日,俄羅斯城市科洛姆納的克里姆林宮中央廣場蓋滿了厚厚的積雪,白鴿在廣場上空到處飛。 攝:Mladen Antonov/AFP/Getty Images
2018年1月5日,俄羅斯城市科洛姆納的克里姆林宮中央廣場蓋滿了厚厚的積雪,白鴿在廣場上空到處飛。 攝:Mladen Antonov/AFP/Getty Images

無論多麼白的白,也不會有真正白的先例。在看似沒有一點陰翳的白中,隱匿著肉眼看不見的微黑,通常,這就是白的結構。我們不妨這樣理解,白非但不敵視黑,反而白正因其白才生出黑,孕育黑。從它存在的那一瞬間起,白就已經開始向黑而生了。

——節錄自 谷川俊太郎 <關於灰之我見>

2018年1月8日,俄羅斯首都莫斯科,市民在-2度的大雪中行走,但因濕度和風勢影響,體感溫度只有約-6度。
2018年1月8日,俄羅斯首都莫斯科,市民在-2度的大雪中行走,但因濕度和風勢影響,體感溫度只有約-6度。攝:Kirill Kudryavtsev/AFP/Getty Images
2018年1月6日,印尼北蘇門答臘省卡羅縣,錫納朋火山噴出厚厚的濃煙,一名男子在菜田上收割蔬菜。
2018年1月6日,印尼北蘇門答臘省卡羅縣,錫納朋火山噴出厚厚的濃煙,一名男子在菜田上收割蔬菜。攝:Ivan Damanik/AFP/Getty Images
2018年1月5日,哈爾濱冰雪節開幕,遊客在用冰做的路上滑來滑去。
2018年1月5日,哈爾濱冰雪節開幕,遊客在用冰做的路上滑來滑去。攝: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2018年1月4日,美國馬薩諸塞州城市波士頓受寒流侵襲,下暴風雪,一名無家者在一家咖啡店外徘徊。
2018年1月4日,美國馬薩諸塞州城市波士頓受寒流侵襲,下暴風雪,一名無家者在一家咖啡店外徘徊。攝: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2018年1月6日,美國伊利諾伊州城市芝加哥受寒流侵襲,晚上氣溫跌至-20度。
2018年1月6日,美國伊利諾伊州城市芝加哥受寒流侵襲,晚上氣溫跌至-20度。攝:Bilgin S. Sasmaz/Anadolu Agency/Getty Images
2018年1月6日,加沙拉法口岸,暴風雨過後,一名男子站在露台上,望著被被雨水掩蓋的街道。
2018年1月6日,加沙拉法口岸,暴風雨過後,一名男子站在露台上,望著被被雨水掩蓋的街道。攝:Mustafa Hassona/Anadolu Agency/Getty Images
2018年1月6日,哈爾濱,泳手在結了冰的松花江上參與一個冰水游泳比賽,是哈爾濱冰雪節期間的項目之一。
2018年1月6日,哈爾濱,泳手在結了冰的松花江上參與一個冰水游泳比賽,是哈爾濱冰雪節期間的項目之一。攝: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2018年1月11日,波蘭城市扎科帕內,遊客在雪迷宮裏找出口。雪迷宮於2015/16年冬季首次建成,當時面積有2,500平方米,是全球最大的雪迷宮。今年主辦當將迷宮範圍擴大至3,000平方米,繼續蟬聯全球最大雪迷宮的紀錄。
2018年1月11日,波蘭城市扎科帕內,遊客在雪迷宮裏找出口。雪迷宮於2015/16年冬季首次建成,當時面積有2,500平方米,是全球最大的雪迷宮。今年主辦當將迷宮範圍擴大至3,000平方米,繼續蟬聯全球最大雪迷宮的紀錄。攝:Omar Marques/Anadolu Agency/Getty Images
2018年1月6日,希臘首都雅典,東正教教徒在對出的海面尋找一個被仍進水裏的十字架。這是東正教慶祝主顯節的傳統儀式,牧師將一個十字架仍進水裏,尋回十字架的人以及參與儀式的人在來年都會身體健康。
2018年1月6日,希臘首都雅典,東正教教徒在對出的海面尋找一個被仍進水裏的十字架。這是東正教慶祝主顯節的傳統儀式,牧師將一個十字架仍進水裏,尋回十字架的人以及參與儀式的人在來年都會身體健康。攝:Louisa Gouliamaki/AFP/Getty Images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