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端 X 華爾街日報

華爾街日報:美中逐漸邁向「新冷戰」的各種信號

針對白宮所稱的中國多年來肆無忌憚的經濟侵略行為,特朗普政府正在從容不迫地予以反擊,從軍事、政治、經濟上瞄準北京,並暗示美中關係有可能進入一個更冷淡的新時代。


在特朗普上台後的前18個月裏,兩國關係主要圍繞如何約束朝鮮以及如何再平衡貿易的談判展開。但隨着中國在朝鮮問題上的協助作用減弱,同時美中貿易談判陷入停滯,美國的戰略開始浮出水面。 攝:Nelson Ching/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在特朗普上台後的前18個月裏,兩國關係主要圍繞如何約束朝鮮以及如何再平衡貿易的談判展開。但隨着中國在朝鮮問題上的協助作用減弱,同時美中貿易談判陷入停滯,美國的戰略開始浮出水面。 攝:Nelson Ching/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原題為:「美中關係逐漸邁向新冷戰時代」,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針對白宮所稱的中國多年來肆無忌憚的經濟侵略行為,特朗普政府正在從容不迫地予以反擊,從軍事、政治、經濟上瞄準北京,並暗示美中關係有可能進入一個更冷淡的新時代。

在特朗普上台後的前18個月里,兩國關係主要圍繞如何約束朝鮮以及如何再平衡貿易的談判展開。這些高調行動掩飾了白宮為採取更強硬的對華立場所做的籌備工作。現在,隨着中國在朝鮮問題上的協助作用減弱,同時美中貿易談判陷入停滯,美國的戰略開始浮出水面。

對美國白宮高級官員和其他政府官員的採訪明確了一點:美國最近看似新冷戰行動的連環出擊並沒有違背特朗普的對華政策宗旨。這些行動恰恰正是特朗普政府想要看到的。在這一背景下,特朗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11月一個多邊峰會上的會晤將引人關注。

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上周在關於美中關係的演講中猛烈抨擊中國,他說:「美國已對中國採取新策略,向中國釋放信號:本屆總統不會退縮。」

上周三,美國財政部公布了針對中國的新規,將收緊對外國在美投資的國家安全審查。同一天,司法部表示,已將一名在比利時被捕的中國情報人員引渡到美國,此人將面臨密謀從GE Aviation和其他公司竊取商業秘密的指控。這是美國檢方首次公開指認某位被拘人員為中國情報官員。

美國能源部上周四宣布收緊對華核技術出口的管控。政府最近還批准了司法部強制兩家中國官方媒體機構登記為外國代理人的指令。

分析人士稱,美國對華戰略朝着更具對抗性的方向轉變,速度之快令很多中國官員感到意外,中國政府疲於穩定兩國關係,美國政府則在添亂。

南京大學中美關係和國際安全專家朱鋒稱,美國變得越來越強硬,與中國全面對抗。他還說,中國政府應保持冷靜的頭腦,因為新冷戰符合中國的利益嗎?答案是否定的。

這些舉措表明美國政府的對華戰略出現重大轉變,1979年雙方建交以來美方一直保持着對華「建設性接觸」戰略,希望通過這一戰略逐步推動中國在經濟和政治方面的開放。

在這一戰略變化背後,是有觀點認為,中國自習近平2012年上台以來已經調轉航向,開始重新集中政治和經濟管控,習近平承諾將中國建設成一個世界強國。

去年12月份美國出爐的《國家安全戰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將中國、朝鮮、伊朗和聖戰恐怖組織共同列為美國的最大威脅,已經預示了美國的對華策略將更加激進。當時,這一策略與特朗普個人的外交風格形成對照。

特朗普在上任之初曾向習近平示好,大談他在就任之前收到的一張賀卡,2017年春天兩人還曾在海湖莊園招待晚宴上共享「最美的一塊巧克力蛋糕」。他沒有兌現競選總統時宣稱將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的諾言,稱不希望在面對朝鮮威脅之際破壞與一個潛在盟友的關係。

自那之後,白宮顧問團隊不斷調整,其對華態度變得更加強硬。並且特朗普也意識到,他帶有爭議的個人魅力攻勢,包括挽救中興通訊(ZTE Corp.)等舉措,並未帶來足夠多的回報。美國政府一名高級官員描述說,儘管特朗普與習近平曾多次通話、互致信函,還有幾次會面,但之後中方的反應不冷不熱,這樣的失望越積越多,最終惹惱了特朗普。

美國官員稱,由於中國購買俄羅斯蘇-35噴氣式戰鬥機以及與S-400防控導彈系統相關的設備,美國上個月決定對中國一個軍方機構及其負責人實施制裁,中國因此大怒。

中國對此做出的回應包括,向美國駐華大使提出嚴正交涉,召回計劃訪問華盛頓的海軍司令,同時拒絕一艘美國軍艦停靠香港的申請。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最近在美國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演講時表示,美國越來越擔憂中國將尋求全球霸權,這是一個嚴重的戰略誤判。

美國一名高級政府官員表示,只有達成貿易協定,這種局面才會結束;習近平開始關注這些並發現特朗普正在踐行他的諾言,他意識到必須採取行動了。

特朗普和習近平11月份的會面可能有助於緩解貿易緊張,但美國新立場軟化前景似乎渺茫。美國政界對中國的看法正普遍惡化,包括那些長期以來主張加強美中關係的團體。

例如,美國商界的很多人曾支持與中國「共同發展」的政策,希望該政策能為美國公司開啟進入這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大門。但這種樂觀情緒已轉變成了不信任感,主要是針對中國獲取美國技術的野心。

美國全國商會(U.S. Chamber of Commerce)已批評中國從美國企業竊取知識產權,包括發布一份嚴厲批評中國政府制定的「中國製造2025」政策的報告,該政策旨在將中國打造成全球製造業的領軍者。

在五角大樓,軍方高層歷來尋求與中國軍方建立一種能夠不受政治情緒波動影響的關係。即便美國國防部高官也表示他們已經達到自身限度。

美方通過展示自身實力來建立美中軍事關係的努力被中方加以利用。參謀長聯席會議(Joint Chiefs of Staff)主席Joe Dunford上將去年曾為促成美中兩國建立一個正式的軍事溝通機制訪問北京,之後他對這一點有了更清楚的認識:當時一位助手放在酒店房間的平板電腦被人篡改,這動搖了美國軍方對與中國往來的固有看法。

本月,在一艘中國驅逐艦在南中國海(中國稱南海)攔截一艘美國海軍艦艇之後,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Jim Mattis)的北京之行被取消。這趟行程此前已因相關方面無法就此行目標達成一致而遭到拖延。

在競選總統期間,特朗普曾擺出與中國相對抗的姿態,稱其為對手。

2015年7月,特朗普在南卡羅萊納州布拉夫頓的一場競選集會上表示:「我可以打敗從中國來的人——我可以贏過中國。如果夠聰明,你可以贏過中國。但我們的人不明所以。我們為中國領導人舉辦國宴。我說過,‘你們為什麼為他們舉辦國宴?他們搞得我們支離破碎。不如帶他們去吃麥當勞,然後再回到談判桌前。’說真的,真是這樣。」

這種觀點在其選民中頗受歡迎。根據《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 News) 4月的一項調查,自稱特朗普擁躉的共和黨人當中,僅有4%認為中國是美國的盟友,有86%把中國視為對手。

特朗普政府就職後不久就考慮對中國採取強硬立場,但後來注意力被分散了:朝鮮在特朗普上任百日內五次試射導彈並測試了火箭發動機。美國不僅與中國還與歐盟、加拿大和墨西哥爆發了貿易爭端。

早期也有人呼籲對北京採取更溫和的態度。時任艾奧瓦州州長的布蘭斯塔德(Terry Branstad)要求特朗普緩和一下激烈的言辭,因為中國和艾奧瓦州農戶之間有大量的貿易往來。布蘭斯塔德後被選為美國駐華大使。

前國務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在美國大選後曾與中國主席習近平會面,回國後他表示,不應要求特朗普兌現所有的競選承諾。基辛格向當時的候任總統轉達了中國領導人的問候。

特朗普的女婿兼高級顧問庫什納(Jared Kushner)幫助安排了特朗普去年的北京之行,並強調了兩國關係的重要性。財政部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在特朗普和中方面前稱自己能幫忙彌合兩國分歧。首任國家經濟顧問科恩(Gary Cohn)反對對中國加征關稅。

據知情人士透露,自那以來,姆努欽作為中間人作出的努力基本沒有取得成效,他在對華政策方面的影響力因此下降,這也顯示出與中國政府磋商的難度比此前預期的要大。科恩已經辭任,庫什納則已將重心轉向其他方面。

這令對華強硬派佔據上風,其中包括白宮幕僚長凱利(John Kelly)。據知情人士透露,凱利對中國的看法與鄧福德一樣,也是受到此前經歷影響變得更加堅定。

在去年秋季特朗普訪問北京期間,凱利曾與一名中國官員發生肢體衝突,當時這名中國官員試圖接近「核足球」(nuclear football),即裝着特朗普移動核導彈指揮中心的手提箱。凱利當時對同行人員稱,他拒絕接受道歉,除非一名中國高級官員到華盛頓在美國國旗下表示悔悟。

特朗普的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長期以來一直是對華強硬派,今年夏天他曾撰寫一份報告提交特朗普,指出中國的經濟侵略如何威脅到美國科技領域。他還曾向政府官員傳閱《百年馬拉松——中國取代美國成為全球超級強國的秘密戰略》(The Hundred-year Marathon: China's Secret Strategy to Replace America As the Global Superpower)這本書。

美國新上任的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長期以來都主張對中國採取強硬立場。據一名高級政府官員稱,博爾頓已經讓白宮首席亞洲顧問波廷格(Matthew Pottinger)推動對中國採取更有力的政策。

波廷格此前曾是美國海軍陸戰隊隊員,還做過《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記者,他的觀點在美國《國家安全戰略》中有所體現,該報告去年將中國與朝鮮和伊朗列入同一威脅類別中。波廷格還曾幫助監督一個研究項目,該項目詳細列出中國政府使用資金影響美國智庫、大學和地方政府的方式。

波廷格上個月在中國駐美國大使館的一個活動上表示,白宮已更新了其對華政策,明確承認兩國之間的競爭關係。他說,對於美國人來說,這種競爭不可忽視。

未來美國官員預計將繼續對中國施壓。美國早前曾討論懲罰那些幫助中國政府在南中國海(South China Sea, 中國稱南海)擴張的私營公司,但該計劃已被擱置。目前美國政府正再次評估此類制裁。

白宮官員稱,料將有更多來自情報界關於中國對美國選舉和網絡空間影響研究的資訊被解密。而美國商務部將加強出口管制,以防止美國監控技術被用來打壓中國的維吾爾族穆斯林。

此外,白宮預計會在大約一個月之後公布一份美國對外援助審查報告。一名高級政府官員稱,該報告矛頭將指向中國,並且將至少間接地指向中國的「一帶一路」基礎設施發展倡議。

彭斯已對部分與一帶一路有關的項目提出批評,稱其讓一些國家債台高築。他上周發表講話時說:「我們尋求建立一種以公平、互惠和尊重主權為基礎的關係。我們已採取迅速且強有力的行動來實現這一目標。」

端 x 華爾街日報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