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覃炳鑫:新加坡《人為破壞法》,以羞辱作為政治工具

早前,新加坡人權工作者范國瀚(Jolovan Wham)把兩張標語用膠帶貼在地鐵列車內的牆上示威抗議,被新加坡總檢察長辦公室於11月28日以「人為破壞」罪起訴。


2017年11月28日,新加坡人權工作者范國瀚(Jolovan Wham)涉嫌多次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舉辦集會,而遭當地警方起訴。 攝:Roslan Ragman/AFP/Getty Images
2017年11月28日,新加坡人權工作者范國瀚(Jolovan Wham)涉嫌多次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舉辦集會,而遭當地警方起訴。 攝:Roslan Ragman/AFP/Getty Images

新加坡人權工作者范國瀚(Jolovan Wham)涉嫌觸犯三項「非法集會」、三項「拒絕簽署警方口供」,和一項「人為破壞」罪(Vandalism),被新加坡總檢察長辦公室於11月28日起訴。事情在短時間內引發星國內外的批評,輿論多半關注新加坡公共集會法規的荒謬,以及星國政府打壓言論自由的意願,但也有不少人對「人為破壞」這罪名感到疑惑。

范國瀚曾經三次和平抗議,這項罪狀來自他的第二次行動。今年6月,范在新加坡地鐵列車上舉辦了一場「沉默抗議」,紀念「光譜行動」(Operation Spectrum)30週年。「光譜行動」發生於1987年5月,其時星國內部安全局(Internal Security Department,ISD)以涉及馬克思主義陰謀、企圖顛覆新加坡國家政權為由,逮捕和未經審判拘留了22名社會工作者和義工。被拘留者當時被剝奪睡眠、收押在低溫房間、被毆打,以及受到嚴厲審訊。新加坡政府至今沒有提出被拘留者與任何陰謀或罪行相關的證據。更有甚者,星國在人民行動黨(People’s Action Party,PAP)1959年掌權後,未經審判正式拘留了約一千多人(還有另外非正式拘留了約一千至一千五百多人),同樣未曾提出過任何證實拘留原因的證據。(註一)

2017年6月,范國瀚在新加坡地鐵列車上舉行了一場「沉默抗議」,為紀念「光譜行動」(Operation Spectrum)30週年。
2017年6月,范國瀚在新加坡地鐵列車上舉行了一場「沉默抗議」,為紀念「光譜行動」(Operation Spectrum)30週年。圖片來源:范國瀚 Facebook

范在這次抗議行動中,用膠帶把兩張紙貼在地鐵列車內的牆上。兩張紙上印了「馬克思陰謀?」、「#沒審判不可拘留」,和「為光譜行動生還者爭取正義」的英文標語。這個舉動並未損壞地鐵內牆,卻使他被控「人為破壞」。

范的罪名宣布後,臉書用戶開始分享街上難以去除的廣告貼紙(特別是新加坡常見的鎖匠貼紙廣告)、租房傳單和其他海報的照片。這些都是警察慣常視而不見的張貼物。而最讓人訝異的是,「人為破壞」的罪行與刑罰是非常不成比例的:在新加坡法律下,「人為破壞」最高可罰款新幣2000元、判監三年,和按罪行輕重而定,鞭刑三至八下,或以上兼施。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覃炳鑫